ABC小說網 > 我和我的冒險團 > 26:吾道不孤

26:吾道不孤

        既然米杉說了值得親自招募,那么只要沒出啥意外,米杉肯定會抽出一些時間去親自邀請那位和自己風格近似的智械僧侶。



        數艘折躍棱鏡當著所有圍觀勢力的面飛到了這個世界的喜馬拉雅山脈南麓,在位于尼泊爾境內的香巴里寺廟門外展開能量場。



        上一秒還在澳洲大陸的米杉帶著護衛隊出現在了折躍棱鏡展開的能量場中。



        這一系列完全不遮掩的行為,相當于在告訴那些本地勢力,我們就是星靈,并不是什么cos星人。



        為了更好的證明這一點,米杉沒有帶禁衛出來,而是帶著佩托絲還有那群喊自己主公的普陀寺高僧一起過來的。



        都已經把圣母艦開到大氣層內了,再偽裝成人類也沒有什么必要了。



        只是那些普陀寺高僧們,很好奇為何自己的主公,偉大的戰爭領主米杉要變成人類的樣子。



        (米杉:這是我本來的樣子,算了,你們愛怎么認為就怎么認為吧)



        按照正常的套路,像這種深山大寺里的高僧面對大佬拜訪的時候,肯定會把自己的逼格搞的很高。



        然后再打個禪機什么的……



        而禪雅塔的回應很特別,沒等米杉走到禁閉的香巴里寺廟門前時。



        一陣機械馬達的聲音,至少一百門各式各樣的武器從很隱蔽的地方升了起來對準了米杉一行人。



        原本位于喜馬拉雅山脈半山腰,表面上看起來清幽的寺院瞬間變成了一座戰爭要塞。



        “……你以前就是住在這種地方的?”沒有在游戲里見過這種場景的米杉疑惑的對身邊的源氏問道。



        “……我也不知道。”在這里隱居了好些年頭的源氏也很愣神。



        “嗯”米杉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要么就是源氏被瞞住了……這不太可能,他好歹也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忍者。



        忍者是什么?就是探子啊,在源氏生活的環境里設置這些東西,而且好幾年沒有被源氏察覺,這個可能性很小很小。



        要么就是這些武器是最近在安置的,這個可能性很大。



        禪雅塔的師兄……也許是師弟,那位一直活躍在世界上,希望可以緩和智械危機之后智械和人類的關系的智械圣僧不久之前被黑百合刺殺身亡了。



        原本就是行動派的禪雅塔會把自己的駐地改造成軍事要塞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且從這些豎起來的武器可以看出,禪雅塔并不想跟米杉談話,即便米杉把他的徒弟源氏帶在身邊也一樣。



        剛好,米杉也是行動派,等了一會沒等到對方有聯系打算的米杉對佩托絲還有那些普陀寺高僧們下達了一個命令:



        “拆了”



        然后兩個世界兩個物種兩個文明之間的宗教戰爭,在持續了十分鐘之后就宣告結束了。



        在一群普陀寺高僧有理有據的說服(靈能)下,米杉坐在了禪雅塔的對面喝起了本地產的奶茶。



        雖然守望先鋒世界的智械在情感上完全不輸那些無毛直立猿,有喜怒哀樂,會有戰爭后遺癥,會搞政治斗爭。



        但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沒有表情……



        也許存在那種把面部做的給人類一樣的特殊信號,但智械圣僧禪雅塔是沒有表情的型號。



        所以坐在禪雅塔對面的米杉并不知道被自己抄了家的圣僧是什么心情。



        ……也不算是抄了家,只是把所有的防御體系給拆掉了。



        也許有幾位普陀寺高僧在拆的時候用力過猛摧毀了幾棟房子,但總的來說,香巴里寺廟還是保持原汁原味的。



        那幾位普陀寺高僧已經被趕過去修房子了。



        禪雅塔用著平靜的眼神注視著不請自來的米杉,米杉也這么注視著禪雅塔。



        一人一智械就這么平靜的注視著,跪坐在旁邊的源氏似乎感覺到了一種平衡的寧靜和祥和。



        一直到佩托絲說道:“吾主,所有的防御力量都被清理完畢。”



        ……



        源氏感應到了寧靜突然變成了風暴。



        “給禪雅塔大師上一杯瑪格麗塔油。”在風暴即將轉變為驟雨之前,米杉開口說道。



        作為人革聯拳頭出口產品的瑪格麗塔油,源氏已經用過了,效果非常棒。



        “你為何而來?”閉口禪繼續不下去的禪雅塔說道。



        “為你而來。”米杉笑著說道。



        “我為何?”禪雅塔接著問道。



        “……”看到一個很純粹的機器人用這種禪機一般的語氣和自己說話,米杉略有點不適應的說道:“因為我覺得和你有共同語言。”



        米杉如此直白的用語讓禪雅塔停頓了一下問道:“哪方面的?”



        “南無加特林菩薩這方面。”米杉直接把心里所想的給說了出來。



        “……”原本緩慢漂浮在禪雅塔身邊繞圈的念珠突然加速了一下。



        “哦,我是說,在某些態度方面。”米杉說道:“你的同伴太想當然了,他的結局是他咎由自取,人類和智械的和平相處從來就不是靠著某一方的退讓,某一方的容忍或者某一方的放下武器。”



        香巴里寺廟里的智械僧侶絕大部分在處理人類和智械問題上都如同米杉說的那樣。



        他們揪著智械危機的過去不放,每天都如同傳道一般宣傳人類和智械不能再次犯下過去的錯誤,應該回到以前,和睦相處巴拉巴拉。



        唯獨禪雅塔的態度是人類和智械沒有區別,智械危機并不是工具和主人之間的戰爭,是相同天空下同一個文明不同的族群之間的戰爭。



        這樣的戰爭人類早就發生過無數次了,單獨摘出來反而是在區分智械和人類之間的關系。



        換句話說,禪雅塔的思想在這個世界所離經叛道的地方,就是智械也是人類,不同的軀體,相同的靈魂,和人類是人類沒有任何區別。



        除此之外,更關鍵的是和其他智械僧侶只會說……甚至為了讓更多人類接受,主動放下武器相比。



        禪雅塔表示你不信我沒關系啊,我先請你吃一頓滅亂元氣彈,吃完了咱再坐下好好談吧。



        這樣的心態在這個世界有點離經叛道,甚至會被當做智械危機的潛在分子。



        但這是要在米杉的人革聯,絕對是泛人類主義的先驅。



        源氏有些呆滯的看著自己的師父渾身冒光的喊道:“吾道不孤!”



  http://www.ukgpxp.com.cn/book/30437/2320596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快三稳赚技巧计划方法 巴蜀麻将上分模式 铁骑冲锋怎样赚钱 东京必去 黑红梅方经验打法 3分pk拾是真还是假的 秘卷软件怎么使用赚钱 捕鸟达人电脑单机版 cf小丑模式打裤裆怎么 谁有买北京pk10的网址 上班之余干点什么赚钱 11选五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