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大叔,輕點撩 > 第136章 知道疼,就該長個記性

第136章 知道疼,就該長個記性

        厲偉收到林雪失蹤的消息時,已是半個小時后了。

        片場休息室,他目光陰鷙的掃過身后的6名保鏢:“人呢?”

        保鏢們紛紛低頭,愧疚不已。

        厲偉轉過身,眼眸冷銳如冰:“我讓你們保護的人呢,在哪里?”

        *

        同一時間,郊外別墅。

        林雪從醫生的手里接過藥,扶起床上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喂他喝進去。

        喉結滾動,發出有力聲響。

        泛著苦澀味道的湯很快見底,林雪接過,又遞給身后的女傭。

        瞥了眼他赤果胸膛上的兩處繃帶:“誰干的?”

        程子煜。

        消失了一段時間的程子煜,沒想到他竟然躲在郊區的別墅里。

        心臟偏左的位置,下腹部,各中一槍,傷勢非常嚴重。

        喝完藥,他擺擺手讓醫生和女傭退下去。

        偌大的房間只剩林雪,他,和他的心腹胡揚。

        程子煜想起身,卻因身上的傷動的有些吃力。

        胡楊上前,將他扶起。

        程子煜摸了摸略顯狼狽的青色胡渣,眼神冷冽的道:“我查到你爸爸在哪兒了,本想把人帶回來的,結果,和對方打起來了。”

        林雪蹙眉:“是誰,竟然朝你開槍?”

        現在可是法制的年代。

        不僅公然把人擄走,還明目張膽的使用武器。

        程子煜挑眉,似笑非笑:“如果我說是厲偉,你信嗎?”

        聞言,林雪的心一顫。

        逃避般的轉開目光:“所以,你才讓胡揚悄悄把我帶過來,還要甩開那群保鏢?”

        “不然呢?”程子煜冷笑:“我可不想再被他殺一次,我還沒活夠呢!”

        “是他開的槍?”林雪又問。

        此時,程子煜或許是因為太過陰戾,喘息有些費勁,胡揚繼續道:“因為天太黑,沒看清是不是他親自動的手,不過,他的確和那群劫走你父親的人在一起,也可以說,你父親應該就是被他帶走的。”

        林雪抿唇,臉上閃過不確定。

        程子煜看著她的表情,不禁動怒,語氣低沉。

        “你到現在還對他戀戀不忘,林雪,別忘了你這次回來是為了什么?”

        他的臉色青白,捂著心臟偏左的位置,狠狠的咳嗽起來。

        比起林雪的恨,程子煜的恨意更甚。

        林雪低頭,拿起床頭柜上的紙巾替他擦嘴:“我的想法沒有變,你不用這么生氣。”

        她的安撫,程子煜并不相信,盯著她低垂的眉眼瞅了會:“林雪,不要讓我對你失望,不然,我連你一起殺。”

        呵!

        女人拉扯唇角苦笑:“現在你可沒這個能力,還是養好身體再說吧。”

        她的手指抵在程子煜的腦門上,將他按回枕頭上。

        “提到這個,你還是先解釋一下你和慕婷婷又是怎么回事吧?外界可都在傳,說我和你合謀迷女*干了慕婷婷。”

        “誰是慕婷婷?”程子煜莫名其妙。

        *

        回程的路上,林雪一直在想林忠的事,所以胡揚叫了她兩次才聽到。

        “嗯?”

        胡揚笑笑:“林小姐,這離公寓還有500米,只能麻煩您自己走過去了,您也知道,現在我不方便出現。”

        “我明白。”林雪推門下車,朝車里揮手,手里攥著一款新式手機:“如果他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好的。”胡揚開車離去。

        5分鐘前。

        “厲總,我們看到太太了,她在胡揚的車里。”

        “跟著他,找到程子煜。”

        “是。”

        林雪進門,還在想林忠。

        如果真像程子煜所說,林忠在厲偉手里,那她更不能輕舉妄動。

        手指剛按上玄關門口,還沒換鞋,胳膊就被一股力道扯住,強行扯上樓梯。

        林雪一邊掙扎一邊大叫:“好痛,厲偉,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就該長個記性。”

        厲偉將她拉進臥室,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鄭佩兒從客房里出來,輕輕吹干剛剛涂好的指甲:“呵,活該!”她退回房里,同樣砰的一聲關好房門。

        主臥,厲偉將拽著門口的林雪抱起,毫不溫柔的扔到床上。

        拉高她的褲腿:“腳鏈呢?”

        那條時刻綁著她,監禁著她的枷鎖。

        林雪撥撥頭發,漫不經心的道:“可能掉在片場了吧,找不著了。”

        厲偉的氣息低沉,看著她不慌不忙的說謊。

        “說去拍廣告,人卻不見了,一天時間,去哪兒了?”

        “心情不好,出去走走。”

        “為什么心情不好?”

        林雪抬眸:“我爸爸生死未卜,到現在連人都找不著,如果是厲總,心情會好嗎?”

        男人瞇著眉眼,目光犀利的盯在她臉上,似要將她的臉穿出一個洞來。

        林雪硬著頭皮頂著他的洞察,躲開他的手,從床上站起。

        她要去洗澡。

        然,林雪剛邁出一步,聽見身后道。

        “你見到程子煜了,他和你說什么了?”

        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指微微攥緊,林雪轉身,莞爾:“厲總在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嗎?”厲偉也笑,不過,卻是冷笑。

        “那就做到你能聽懂為止。”

        林雪驚愕,感到危險想要后退時已經晚了。

        輕易被他抓住手臂,拉到床上。

        “厲偉?”林雪大叫。

        身子被他壓著,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布帛撕裂的聲音好似把她的心也跟著一起撕裂了。

        他維護另一個女人,隱瞞她爸爸的事,林雪對他的想法越來越復雜,壓抑了許久的恨也有崩裂之勢。

        “厲偉?”

        胸前一片疼痛,留下他粗魯的齒痕。

        林雪疼的眼圈都紅了,額頭冒出冷汗。

        “我說沒說過,再敢隨意甩開保鏢,我饒不了你。”

        他的手,禁錮著她纖細的腰,濕熱又帶著懲罰般的吻遍布全身。

        這一夜,林雪在他的百般折磨下累的筋疲力盡,眼角有眼淚滑過,流下干涸的痕跡。

        她疲累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看著她安靜的睡顏,厲偉的理智才一點一點回到腦海,想到程子煜,他的目光又晦暗幾分,懲罰般的捏她的臉。

        林雪在睡夢中嚶嚀。

        “再去見他,我打折你的腿。”

        說罷,他起身下地。

        看了眼時間,才凌晨3點。

        厲偉來到書房,打開電腦。

        “爸爸!”一道稚嫩的童聲響起。

        厲偉的臉色緩和,側低著頭,點了根煙,吞云吐霧間:“起這么早,不怕保姆跟你舅舅打小報告?”

        *

        清晨,林雪渾身酸痛的從床上坐起,厲偉并不在。

        床上的凌亂,說明了昨夜的瘋狂與折磨。

        林雪偏頭,看著身側的位置沉吟兩秒,理智回籠。

        昨晚,他好像沒在臥室里睡。

        去哪兒了?

        想了想,又覺得自己很可笑,他去哪里睡,和她有什么關系?

        林雪下地,走進浴室洗漱。

        剛推開門:“啊……”她驚叫著退了出來。

        正坐在馬桶上拉屎的厲偉:“……”

        幾分鐘后,他皺眉走出衛生間。

        見林雪呆坐在床上,徑直走到衣柜前,翻出今天要穿的衣物。

        剛剛,他渾身上下只穿了條悶騷的緊身褲,彎腰套上長褲后,見林雪還坐在床上沒動。

        “不是要去洗臉?”

        林雪僵硬的目光動了動:“放放味。”

        “我開了排風扇。”

        “那也等一會。”

        厲偉額角的青筋崩了崩,突然覺得,她就是欠干!

        而林雪淡淡笑著,昨晚的陰霾煙消云散。

        她突然覺得,厲偉也不過是個普通人!

        吃早飯的時候,鄭佩兒幸災樂禍的又來挑釁:“聽說雪雪姐昨天突然在片場里失蹤,大家都很緊張,還以為你被綁架了呢?”

        “特別是大叔,派出所有人去找你都沒找到,雪雪姐你去哪了,不會……真和別的男人出去約會了吧?網上說……”

        “你現在已經不怕我了嗎?”林雪扭頭打斷她,笑著問道:“我還以為你會一直裝下去。”

        聞言,鄭佩兒的臉色青紫,下意識的看向厲偉,又狠瞪了林雪一眼。

        她可記得,厲偉是因為之前的事覺得對她有所虧欠才留她在這里住的,如果現在的她不怕了,那他會不會……

        “有大叔在我身邊,我當然就不會怕一些惡人故意害我。”鄭佩兒理直氣壯的靠過去,挽住厲偉的手臂。

        “大叔,你答應我爸爸會保護我的,是嗎?”

        林雪冷漠的看著,輕蔑的笑笑:“也是呢,你的大叔,的確可以“保護你”,不然的話,呵呵……”

        “吃飯!”厲偉抬眸,警告般的看她,還順手夾了一塊雞胸肉放進她碗里,要堵她的嘴。

        “似水還似呼吸,似夢似真……”

        一時寂靜的餐廳里,突然響起突兀鈴音。

        緊接著。

        “為所有愛執著的痛,為所有恨執著的傷……”

        伴隨著那道鈴音,同時響起的還有鄭佩兒的手機。

        兩個電話同時響起。

        女孩的小臉一慌:“我……我去衛生間。”鄭佩兒攥著睡衣兜里的手機慌忙回到房間。

        厲偉瞧著她的背影,臉色有些黑沉,從搭在餐廳椅背上的上衣兜里摸出林雪的手機,看著屏幕上閃動著程子煜三個字,陰冷的接起:“喂……”

        對方直接掛斷。

        10分鐘前。

        林雪下樓來時,故意從鄭佩兒的身側走過,看到她睡衣兜里的東西。

        問厲偉:“今天可以把我的手機還給我嗎?我還要去片場拍戲,沒有手機真的很不方便。”

        厲偉沒有回答,沉默間,她瞧見她的紫水晶手機鏈蕩在厲偉的外衣兜外面。

        揚唇笑笑:“我的劇本落在房間了,我去取一下,你們先吃飯吧。”

        回到臥室里的林雪,拿出昨晚程子煜給她的手機,躲進衛生間里發了一條短信。

        “胡揚,打個電話到我以前的手機上。”

        “好的,林雪小姐。”

  http://www.ukgpxp.com.cn/book/32603/1520896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大赢家竞彩比分直播 手机看片1204欧美日韩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一万元股票买卖手续费多少 配资炒股使用什么方法 中国配资服务网 近期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像莉亚迪桑的av女优 甘肃11选5 圣农发展最新股价 股票配资排名 航心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