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大叔,輕點撩 > 第154章 你這個月的例假來了嗎

第154章 你這個月的例假來了嗎

        厲偉走進洗手間,嘩嘩的水聲中,他把手指清洗干凈。

        出來時,林雪的臉依舊很紅,很紅。

        要比不要臉,厲偉果然是天下無敵,無人可比。

        只是,林雪猜不透,一貫冷臉冷心的他,為什么會對那個叫做王清的女人和顏悅色,以他的性子,如果不喜歡一定會讓對方滾蛋的不是嗎?

        為什么偏偏對她就……

        晚上,王清和王快嘴都來了,不止帶了糖醋排骨,還有滿滿一桌子的好菜,還有兩瓶紅酒。

        林雪看著那兩瓶后勁很強的紅酒,冷淡的笑了笑。

        這是想把誰灌醉不成?

        將菜一一擺上桌,王快嘴自顧自的坐下來,大言不慚:“都坐下,都坐下吧,這菜還是熱著好吃,涼了味道就不一樣了。”

        說完,她朝女兒打個眼色。

        王清將紅酒倒進厲偉的杯里:“厲哥,這次回國能遇見你,也是我們的緣分,我先敬你一杯。”

        改了稱呼,不叫厲先生而叫厲哥了。

        林雪笑而不語,厲偉諱莫如深。

        王清見他不動,哎喲一聲:“還怕我在你的酒里下毒啊?”

        說罷,她直接拿起厲偉的酒杯一飲而盡。

        “喏,現在放心了嗎?”

        酒杯上粘上王清的口紅印,看上去幾分曖昧不明。

        林雪瞟了眼,默默轉開視線。

        厲偉將酒杯直接扔進垃圾桶,拿過林雪的酒杯小小的抿了口。

        動作自然而然,快如閃電。

        王快嘴看了看女兒的反應,見她笑臉僵下,臉色越發難看。

        桌子下用力拍拍她的腿,安撫,看向林雪笑道。

        “說起來,林小姐和之前的孫小姐長的還挺像的,如果不說,我還以為是同一個人呢,呵呵,呵呵!”

        林雪笑臉相回,這娘倆,一個堂而皇之的勾引,一個笑臉逢迎的挑唆,可真是……煞費苦心啊!

        “孫一柔是我姨媽家的孩子,雖然我們沒見過,不過從血緣論,她是我表妹。”

        “哦,表妹啊,原來如此,難怪長這么像呢。”王快嘴呵呵笑著:“我就說嗎,之前厲先生和孫小姐感情那么好,怎么說變就……哦……對不起,你看我,年紀大了腦子不好使,又說錯話了。”

        王清在一旁接口:“媽,看你,怎么說話呢,說的好像厲大哥只把林小姐當做孫小姐的替身似的?”

        電視小說電影里可都是這么演的。

        一個男人深愛一個女人,之后,那個女人因某種原因消失后,情深款款的男主就找了另一個和女主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做替身。

        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女人會甘當替身的。

        林雪也是如此。

        這娘倆,一唱一和的挑撥離間,如果不陪她們玩一玩,豈不辜負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勾起額前碎發掛到耳后,林雪莞爾輕笑:“厲總知道我妹妹在哪里,又何必找替身這么麻煩,只不過……”

        “孫一柔回……回來了?”王快嘴的表情像是見了鬼似的,很意外。

        她真不知道孫一柔回來了,可是,如果那個女人回來,厲偉怎么還會和這個女人結婚?他不是很愛孫一柔的嗎?

        王清冷下視線,像吞了一只死蒼蠅似的逼問:“只不過什么?”

        “只不過,我比我妹妹更愛厲總,所以,為了愛情,也只能對不起親情了。”

        “你是說,你搶了你妹妹的男人?”

        王清厭惡鄙夷的瞪她,這它馬什么神轉折?

        本想挑撥離間的,結果面前卻坐著一對渣男渣女大集合,一個搶了表妹的男人不知廉恥,一個背信棄義始亂終棄。

        為了配合自己設定的角色,林雪還故意夾了一塊魚肉送進厲偉嘴里。

        “親愛的,小心魚刺,不要被刺到,我會心疼的。”

        厲偉笑,扯過林雪直接將魚肉送回她的嘴里,卷著她的舌頭逼她吞下去。

        無恥,林雪可以演,卻不能做到真的無恥。

        見王快嘴尷尬的愣住,王清像吃了屎似的臉色難堪到極點,她的臉也跟著脹*紅,而厲偉,是唯一一個自在的不行,可以將無恥發揚光大的人。

        晚上,林雪洗完澡坐在床上,突然偏過頭問:“厲總不喜歡王清那樣的女人?”

        正看報紙的男人轉過頭:“她是什么樣的女人?”

        “胸大,屁股大,身材豐滿妖嬈……”

        “吃醋了?”厲偉大笑,將報紙扔到桌子上,長手一伸攬過她。

        挑著她的下巴,指尖在她細致的皮膚上摩挲,愉悅的在她唇角吻了下,悄聲湊近:“我更喜歡水多的。”

        “厲總?”

        這話,簡直接不下去。

        林雪想直接睡覺。

        然,她剛要從男人的身上下去,厲偉卻向側一倒,將她壓進床里:“你該盡義務了,水姑娘。”

        *

        于是第二天,當他們再次在早市里遇到王清時,林雪已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幾日,兩人一直待在303過著他們清凈的小日子。

        厲偉不讓她看手機,也不讓她刷消息,甚至看電視,都只是看些沒營養的娛樂節目,哈哈一笑也就過了。

        即便她不關注,可慕婷婷的事情卻在持續發酵中。

        警察從慕婷婷的體內檢驗出含有大量安眠藥的成分,而路人在江邊的灌木叢中撿到一瓶安眠藥,從瓶身上檢測出了慕婷婷的指紋,以及另一個人的。

        “慕部長。”有人把指紋鑒定拿給慕敬喬看,對方的目色一沉。

        “還不申請逮捕令,將人緝拿歸案!”

        “可是,這里是羅湖。”

        羅湖,是厲偉的天下,是凌天集團的天下,想要抓人不容易。

        更何況,這指紋可以當做證據,卻不是決定性的證據。

        即便上了法庭,對方也可以推卸責任說這是她丟的東西,被小姐撿了去,或者說是被小姐偷去的也不無可能。

        慕敬喬沉吟,混跡官場這么多年,各種陰暗手段他都見過。

        “回京南。”

        “是。”

        他就不相信,憑他在京南的地位,還扳不倒一個凌天集團。

        女助理悄悄查看了下周圍的環境,躲進衛生間給聶佑琳打電話。

        “慕部長私下聯絡了幾位高官,好像要對凌天集團進行封殺,聶小姐,我只知道這么多。”

        “好,謝謝。”聶佑琳半轉過身:“10分鐘后,300萬會直接打入你的賬戶。”

        “好。”

        掛斷手機,聶佑琳直接將手機砸在墻上。

        “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做的?”她瞪向李桐:“是不是你的人?”

        李桐搖頭。

        他一向以聶佑琳的命令惟命是從,她沒吩咐的事,他不會做,他的手下也不會。

        不是他,不是自己,還有誰會這么恨林雪?

        聶佑琳怎么也想不通。

        眼下,凌天集團卻要被林雪連累了,該死!

        *

        厲偉被承子叫走了,林雪打掃了一遍房間,出門倒垃圾時,發現門口有一個黃色的紙盒。

        直起腰板,她往樓道的左右看了看,安靜如常。

        拿起紙盒,警戒的晃了晃,很沉。

        不過,這樣微微晃動后,一股奇怪的臭味散了出來。

        林雪皺眉,不會又是一只死貓吧?

        她拿好鑰匙,將門鎖好,抱著紙盒下了樓,來到垃圾站旁。

        深吸一口氣,將紙盒打開,里面是一個黑色的塑料袋。

        身后有人路過,是一個中年母親帶著女兒攙著老人走過,林雪動作微頓,等她們走遠后才將塑料袋打開。

        “嘔!”

        她從地上站起,沖到垃圾站旁的墻角位置猛吐起來。

        小區里有人來扔垃圾,看到那一袋子的死老鼠,驚叫出聲:“啊!”

        袋子里大概有20多只死老鼠,被切的血肉模糊,不過老鼠腦袋清晰可見,臭味撲鼻,驚悚異常。

        對方立刻拿出手機給社區打電話:“不知道是誰扔了一袋死老鼠在垃圾站,老鼠被切的血肉模糊的,這要是被哪個孩子看到嚇到怎么辦?你們能不能派人來處理一下……”

        那人的聲音漸漸遠去,林雪也吐的差不多了。

        輕撫胸口,直起腰板,又掃了眼那個黑色塑料袋,心口的跳動還沒有平緩。

        小區花園,厲偉正闊步往回走,遠遠看到林雪的身影剛剛走進樓道。

        他駐足停下,看到幾個社區的工作人員和一個年輕女人正一邊說話一邊往垃圾站走。

        “也不知道是誰那么缺德,弄這種東西丟在這里,剛剛我看到都嚇了一跳,萬一嚇到孩子和老人,萬一那些死老鼠有病毒怎么辦?”

        厲偉回到303,林雪正在洗衣服,不過,她的臉色很白很不好。

        厲偉扯過她,捏了捏她的臉:“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林雪仰頭笑笑,裝傻充愣,死老鼠的事,她不想讓厲偉知道,也不知道為什么。

        厲偉見她不說,也不強迫,看了眼洗衣機里的床單被罩:“出去吧,把午飯做了。”

        “你洗衣服嗎?”林雪問。

        厲偉卷起衣袖,促狹看她:“怎么?”

        林雪笑著搖頭:“沒怎么,那我去做飯,厲總想吃什么?”

        “隨便。”

        “沒有隨便這道菜。”林雪難得的開起玩笑。

        厲偉彎腰在洗衣機前的身影微微一頓,挑動眉梢:“那我……吃你?”

        “那還是吃面吧。”

        林雪笑著退出浴室,走進廚房時,臉上的笑意完全退去,只剩冷漠與狐疑。

        之前的視頻,后來的死貓,還有今天的死老鼠,這些到底是誰做的?

        之前,她猜過是慕婷婷,之后又覺得是聶佑琳,可現在,慕婷婷死了,而聶佑琳……顯然她不會做這么無聊的事,殺貓殺老鼠,她不會白費力氣,要殺也是直接殺人。

        林雪搖頭,推翻自己的猜測。

        可是,怎么想也想不到會是誰了。

        索性,還是先做飯喂飽那個男人再說。

        她從冰箱里拿出之前厲偉從超市里買來的魚罐頭,打開一盒。

        剛打開,魚罐頭有些腥臭的味道散出來,林雪的嗅覺將她引向之前死老鼠的味道,女人退后一步,蹲下身體,趴在垃圾桶前大吐特吐。

        “嘔!”

        厲偉雙手粘著洗衣粉泡沫急速走來:“怎么了?”

        看了看灶臺上的魚罐頭,又看了看正趴在垃圾桶前大吐特吐的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眉一皺,退到客廳里拿紙巾擦手,之后走過來,拉起她,又用紙巾給她擦嘴。

        居高臨下,語氣惡劣:“這么沒用?”

        幾只死老鼠就被嚇到了,還以為她多能耐呢!

        想了想,厲偉給她擦嘴的動作一頓,目光向下,瞟了眼她的肚子。

        該不會是……

        “你這個月的例假,來了嗎?”

  http://www.ukgpxp.com.cn/book/32603/155017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发行股票融资风险 鼎天配资 分分彩 张豹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美欣达集团 电竞比分007 湖北11选5 股票涨跌幅计算软件 淘财网 日本av明星 福建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