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大叔,輕點撩 > 第449章屁股還疼

第449章屁股還疼

        寂靜的別墅外,幾輛車停在那里。

        其中一輛車上,韓曜安靜的看著躲在車后的那兩個人。

        管家陳哲一直在他耳邊絮絮叨叨,聽的他煩躁不已。

        “三少爺,這個時候你絕不能婦人之仁,我知道,你對那位孫小姐很有好感,可今天只有他們死了,我們才能抓到李傲的把柄逼他下臺。”

        “厲耀宗已經沒了,孟娜也被他們的人帶回去,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付諸東流,現在,只有孫一柔和厲偉死在這里,我們才又有了勝算。”

        “別忘了,韓興還在虎視眈眈,叢珊也一直把你看做眼中釘,肉中刺,想要除之而后快,老爺子當年敗了,敗就敗在老爺子太固執,什么都要擺到明面上來,可是,對付那樣一個陰險小人,這是大忌,三少爺你不能再……”

        “救人!”韓曜開口。

        “少爺?”陳哲一愣,眼眸撐大。

        還不待反應,韓曜已經拿槍下車。

        陳哲立刻跟了下來,還要上前阻止:“三少爺!”

        韓曜一把將他推開,吩咐保鏢:“看住他!”

        說罷,他拿著槍就朝別墅里跑去,其它保鏢快跟上。

        厲偉用力的吻著孫一柔,將她的嘴唇都吻腫了,才戀戀不舍的放開。

        他的手順著她的手臂向上,握住她的手,順走她的槍。

        “厲偉?”孫一柔驚呼。

        厲偉看著里面剩下不多的子彈。

        后面還有13個人,這子彈根本不夠。

        事到如今,只能打死幾個算幾個了。

        等他找機會從他們手里搶到槍……

        他轉過頭,捧住孫一柔的臉,噴出的熱氣在她眼瞼處擴散。

        凝重而嚴厲的警告:“待在這里別動,聽到沒有?”

        孫一柔咬牙,扯住厲偉衣袖:“你不會死的,是不是?”

        男人咧嘴笑笑,露出一口白牙。

        “不會。”他在她的額頭處落吻,聽著身后的腳步聲越逼近,臉色陰沉到底,眼底升騰起殺人的戾氣。

        突然放開她,在地上一個空轉,翻出車身,趴在地上,打死第一個靠近的男子。

        對方撐著眼睛,還來不及痛呼就朝厲偉的方向倒去,死不瞑目。

        他掉落的槍被厲偉利落的接了,以這男人的尸體當擋箭牌,不斷的朝前走著,又連續打死了4個男人。

        對方人多,他寡不敵眾,胳膊中了一槍,冒出鮮紅色的血。

        血色氣息漫過鼻尖,槍聲不絕于耳。

        孫一柔在車后偏過頭,閉上眼,不聽也不看。

        她知道,此時自己出去不過是讓厲偉分心而已。

        她相信厲偉,她相信他!

        厲偉一直在車尾附近徘徊著,沒有跑太遠,他怕他們窮兇極惡最后會傷了柔柔。

        明明,他快跑幾步就能翻過綠色的植被,找到掩護,可他為了孫一柔沒有那么做。

        手臂受了槍傷,疼痛酸麻,厲偉放槍的準確度被降低了。

        他隱身在尸體身后,看那人被打成了篩子。

        這些人出手這樣狠辣,看來是接了死命令,今天非要把他的尸體帶回去了?

        呵!

        厲偉的手臂受傷,流血流的開始暈眩。

        他正想著如何帶孫一柔脫身之際,突然,遠處響起槍聲。

        對方的人有3個倒地,那群男人就慌了,被厲偉和一群不明人士前后夾擊,不知防備哪里是好,成了甕中之鱉,13個人活下來的越來越少。

        厲偉趁空開槍,又打死2個人。

        現在,他們只剩下3個人在做最后的抵抗。

        其中一個男人被打紅了眼,什么命令都顧不上了。

        舉著槍就朝車后的孫一柔奔去。

        厲偉在他剛剛有動作時立刻有了反應,飛身撲起側躺在地上朝男人開槍,一槍爆頭,對方死不瞑目的躺在地上。

        同伴看到又一個人死了,全都瘋狂了,不顧身后的子彈瘋狂的朝厲偉的位置射擊。

        好在,韓曜及時干掉了那兩個人,讓那兩個人的子彈都偏離了軌道,一顆子彈打在厲偉腳邊,另一顆子彈打到了車上。

        孫一柔撲到厲偉身上時,他們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男人的手臂雖然傷了,可此時他已經忘記了疼,面無血色的爬起來,手往她的后背處摸去,沒有摸到血,又看到了她的笑,厲偉這顆心才算落了地。

        剛剛她撲過來時,他甚至沒有時間阻止。

        那樣的絕望與慌亂讓他恐懼極了,也憤怒極了。

        她永遠都能拿他的話當放屁!

        厲偉拽倒了孫一柔,當著韓曜以及正檢查尸體的保鏢的面,啪啪啪的在她的屁股上打了3下,掌掌用力,打的孫一柔眼圈都紅了,憤恨的瞪著他,足見有多疼。

        厲偉也是真的被氣急了,也嚇瘋了。

        “你是真想讓我打折你的腿,才能學會什么叫乖嗎?”

        時間更晚一些。

        厲偉和孫一柔被韓曜送回霍城的城堡。

        霍城叫來醫生給厲偉的手臂取子彈,包扎,而孫一柔則去了霍蕓兒的房間,因為她不想看到厲偉。

        韓曜問厲偉,黃子鳴要怎么辦,他的小腿受傷了,是孫一柔開槍打的。

        想到那個女人,韓曜的臉上就不自覺的帶了笑,他果然沒看錯,孫一柔根本不是什么軟弱溫馴的小綿羊,而是一條冷血的狼,至少,在黃子鳴的眼里,她一定冷血極了。

        厲偉沉默著,沒有開口,霍城說先把黃子鳴關起來,厲偉也沒有反對。

        包扎完,回到霍城安排給他們的房間,孫一柔已經躺到床上了,背對著門口。

        小小的軟軟的身子蜷縮成一團,縮在被子里,看起來委屈極了。

        厲偉上床,掀開被子去拉她的衣服,要看她腰側的傷。

        孫一柔掙扎著蹦起轉身就要下地,厲偉要拉她沒拉住,氣的臉都青了。

        孫一柔走到門口時才被厲偉抓住,二話不說一把抱起她扔到床上,整個身子欺壓上去,雙臂支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剛剛包扎好的傷口又流血了,他也不管。

        低著頭,抿著嘴,看孫一柔氣鼓鼓的小臉以及微紅的眼,厲偉心中的憤怒一點一滴消散,只剩無奈與嘆息。

        “還生氣……”

        他話沒說完,孫一柔卻把腿頂了起來,意思很明顯……

        厲偉蹙眉,目光向下,面色鐵青,咬牙切齒的道:“來!”

        孫一柔用力咬緊嘴唇,與他對視,兩個人都倔強的誰也不肯退讓一步。

        女人的眼睛斜視著掃過他帶血的手臂,到底沒忍心。

        她慢慢放下腿,委屈的閉上眼睛。

        厲偉從她的身上坐起,伸手去拽她的裙子。

        女人不滿,剛剛掙扎就被他按了回去。

        他扯開裙子,看她屁股上三個巴掌紅印,竟有些青了,微微瞇眼。

        當時,他是真的氣壞了,打的時候也是真的用了力氣,現在看她傷成這樣,又心疼的不行。

        “屁股還疼?”

        厲偉放下她的裙子,心疼的大掌在她屁股上輕揉。

        孫一柔哭了,又推又打的想要離開他的懷抱。

        “厲偉,你就是個混蛋,流氓!”

        厲偉沒說話,任她打,任她哭,只是手下輕揉的動作又憐惜了幾分。

        這一夜,睡睡醒醒,孫一柔的惡夢不斷,厲偉摟著她,輕輕拍她的后背安撫,不知道折騰到幾點,她的呼吸才漸漸平穩,進入夢鄉。

        厲偉卻睡不著,哄她睡著以后,起身來到露臺,前傾著靠在墻上抽煙。

        這一夜,同樣睡不著的還有李傲。

        他已經在書房里抽了大半宿的煙了,地上散落著各種文件,花**,以及花**里的花。

        周荷推開書房的門,看著地上的一片狼藉,默默轉身關上門,阻隔了女傭們的視線。

        李傲說:“你找的那群人都是一群廢物,酒囊飯袋。”

        14個人,14把槍,竟然殺不死厲偉,留著還有什么用,干脆死了干凈。

        周荷沒有說話,彎腰撿起地上的文件,放到他面前。

        她剛放下,李傲就眼眸紅紅的把文件都掃到了地上,扯住周荷的衣領。

        “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為了你的女兒選擇了放水?婦人之仁?什么殺手,什么頂級,我看全特馬是狗屁,那么多人竟然殺不死一個厲偉,反倒被人給團滅了。”

        “好,他們死光了也好,不然的話,如果被哪個居心叵測的人抓住他們,你是嫌我這個總統做的太安逸是不是?”

        “就算他們被抓到,也不會牽連到你,這是他們的行規,不會供出雇主。”

        “他們是什么人,會跟你講信譽……”

        “這么多年,我替你做的不只這一件事,你不相信我?”

        周荷抬眼,不慌不忙,鎮定而冰冷的看著他。

        李傲被她看的愣了愣,緩緩松開手。

        他知道,周荷沒這么蠢,他也是被厲偉和那群人氣極了才會這樣。

        這么多年,他在外面女人遍布,周荷的地位卻一直無法撼動的原因就是因為此。

        任何一個男人都需要一個理智而聰明的女人在背后幫襯著,才能走的順風順水,也更容易走向成功。

        而周荷,就是這樣一個女人。

        她不會為了所謂的親情束手束腳,更不會為了那所謂的兒女情愛而不忍下手。

        失敗,只是他們派出去的人都是廢物,是蠢貨,與周荷無關。

        李傲雙眼通紅,失力的癱坐回椅子上。

        周荷重新撿起文件,擺放整齊的放到他面前。

        “厲耀宗已經死了,也許,孟娜說的是真的,厲耀宗真的只是為了保命在騙你,你不用這么擔心……”

        “你懂個屁!周荷話未說完,李傲便氣急敗壞的打斷她:“你真以為我那么蠢,會因為他區區幾句話就被威脅住,而一直縱容他到今天嗎?”

        “他手里有錄音,有視頻,是我親眼看到聽到的,你說他沒有證據,那只是孟娜那個廢物沒有找到罷了。”

        “呵,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陪那個老家伙睡了那么久,卻連個屁都沒有查出來,比廢物還不如,留著也沒用了,趕緊處理了,別讓有心人抓到她,成為你我的掣肘。”

        “好,知道了。”周荷默默點頭:“你確定,厲偉手里真的沒有你要的東西嗎?”

  http://www.ukgpxp.com.cn/book/32603/2779563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日照股票配资公司 重庆快乐十分 币配资 二分彩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 宝尚配资 富深所配资 超级体育比分网 三级片做爱片 球探比分直播 日本黄色片子 好看的日本电影一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