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大叔,輕點撩 > 第527章孫一柔手術

第527章孫一柔手術

        李蕊獨自一人去了醫院。

        保鏢開車,下車后又幫她拿著文件,拎著水果。

        站在病房前,看著自己的親生母親,剛剛出院不久的高貴的總統夫人正背對著她在給孫一柔削蘋果。

        張家母女劉雪晴與張思諾也在,幾人說說笑笑,家長里短,好似一家人,而她李蕊不過是個外人罷了!

        女人的臉色陰沉,站在門口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

        內心焦灼,無處泄。

        可是,一想到蘇秦的話,想到她們的那些計劃。

        不行!

        現在還不是時候翻臉,否則,她們做的那些準備就要前功盡棄了!

        李蕊拽了拽衣領,撫平衣服,從保鏢的手中接過文件與水果,唇角上揚掛起勉強微笑,敲敲門,禮貌的推門進去。

        “姐,你身體怎么樣,我來看你了!”

        *

        厲偉不過是去和醫生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孫一柔的病房就鬧開鍋了。

        他高大的身姿站在一眾記者面前,太過矚目耀眼,微皺著眉頭,滿臉的不悅。

        不知道這群記者是突然從哪里冒出來的。

        就要給孫一柔做手術的醫生身材矮小,被擁擠的記者擠的前趔趄后推倒的,手扶著眼鏡,眼鏡都快被擠掉了。

        厲偉大怒,打電話叫來保鏢。

        長手一抬把醫生拎到自己面前。

        越靠近病房,越能聽到李蕊歇斯底里的爭吵叫喊。

        “媽,我這也是就事論事,我知道她就要動手術了,這時候不應該拿這些公事找她,可我也是沒辦法,逼不得已,迫在眉睫。”

        “在其位謀其政,這些是我的職責,我的分內事,我必須要這么做。”

        “我手里的這些資料,關系到這群孩子的未來與前途,也關系到我們國家的未來與前途,非常重要,媽,我不能不急啊。”

        “我知道,表姐她幼年沒有父母,是在福利院長大的,之后養父母去世,還是福利院把她接回去撫養,養到了成年,她對福利院有感激之情,在款項的選擇上有所偏頗,私心一點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蕊?”孫一柔皺眉。

        “可是,我們做福利院這一塊已經做了許多年了,現在基金會的財力有限,南方天災我們阻止不了,多盡一份心多捐一些款項也是應該的,那余下的呢?”

        李蕊打斷她,繼續咄咄逼人。

        “余下的款項我們為什么就不能給這些上進努力想要出國留學的孩子們呢?她們的前途,她們的未來就在我們的一念之間,為什么就不能給這些孩子一次機會呢?”

        “我們做外事的,每年往其它貧困國家捐出的款項也不少,對別的國家的孩子尚且如此,為什么就不能對我們自己國家的孩子也仁慈些呢?”

        “福利院即便沒有我們,也會有許多慈善人士義務捐款,可是這些有志向想上學,想出國學成回來報效國家的孩子呢,有誰管?有誰在意?”

        “基金會今年確實財力有限,南方天災,又是地震又是水患的,做為基金會的臨時會長,我也想讓這個國家的孩子們都能吃的飽穿的暖,都能去上學。”

        “可現實的情況擺在這里,在上學與吃飽穿暖的選擇上,我們只能擇其一,對于窮孩子來說,吃飽穿暖才是第一位的,而對于我們慈善基金會當初成立的宗旨來說,不讓孩子們餓肚子才是第一民生。”

        “這批款項還是照原定計劃投給福利院,至于那些想上學又沒有錢的孩子,等我出院后會另想辦法的!”孫一柔義正言辭的道。

        “哈!”李蕊冷笑:“等你出院那要等到什么時候?”

        “你等的起,這些孩子等的起嗎?出國留學的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的,

        我這么做也是想為國家聚攏人才啊媽!”

        “不是人才,不能出國留學的人難道就該被活活餓死嗎?”

        “孫一柔,你這是強詞奪理,福利院沒了我們這筆款項,就會餓死嗎?他們網站的那些募捐呢那些慈善人士的捐款呢?都哪去了?不會都被某些有心人給私吞掉了吧?”

        “李蕊,把話說清楚,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孫一柔冷下臉。

        見門外堵的水泄不通的記者正朝里面拍照,狠狠皺眉,看著李蕊的目光又多了幾分防備與探究。

        李蕊被她看的心虛,虛張聲勢的喊:“我沒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只是想為這些想上學的孩子多爭取一些福利,我這樣做有錯嗎?媽,我這樣做有錯嗎?”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沒有錯,是我錯了行不行?”

        周荷氣的頭疼,手指一直在太陽穴處輕撫。

        劉雪晴和張思諾對視一眼。

        劉雪晴按住孫一柔,安撫她的情緒。

        而張思諾沒等靠近李蕊,李蕊就防備的瞪著她,警戒的后退一步。

        她可沒忘記先前張思諾利用她,借她設計孫一柔與黃子鳴的事,最終卻害的她沒了最寶貴的第一次。

        張思諾站在李蕊兩步之外,朝自己的母親聳聳肩,心里卻在暗諷李蕊的白癡,杯弓蛇影。

        “好了好了,知道你們兩個都是為這個國家,為這個國家的孩子們著想,款項的事我們再想想辦法,實在不行,再舉辦一次募捐好了!”

        幾人正說著,門外突然傳來整齊的腳步聲。

        記者被臨時調來的保鏢“客氣”的請出醫院,照片,視頻,都被勒令著全部刪除。

        厲偉長腿闊步走進門里,見這么多女人圍著柔柔,當即冷下臉。

        “石謙,把大家都“請”出去!”

        “可是,款項的事還沒有說清楚……”李蕊不想走,堅持著要孫一柔給出一個說法。

        厲偉坐到孫一柔床邊,管她這夫人那夫人的,一個都不看在眼里。

        背對著眾人喂孫一柔喝了口水。

        “如果有不愿意出去的,直接讓人把她丟出去。”

        “厲偉,你……”

        “好了!”周荷沉著臉怒喝一聲,和劉雪晴一同起身。

        “還嫌丟臉丟的不夠是不是,跟我走!”

        周荷拉住李蕊的胳膊,強行將她拽了出去。

        回廊上傳來李蕊委屈的控訴:“我怎么了?我到底哪里做錯讓您看不上眼了?媽,我為這些想留學又拿不起錢的孩子努力爭取機會難道有錯嗎?為什么不管我說什么,做什么都是錯的,而那個孫一柔她就做什么都是對的。”

        “媽,到底我是您的女兒,還是她是您的女兒啊?”

        聲音越飄越遠。

        病房里也終于安靜下來。

        醫生站在床邊,小護士上前檢查了一下孫一柔的體溫與各項數據,可以手術。

        厲偉吩咐石謙把這一層清場,除了醫生護士以外,不許任何人上來。

        他還特意安排了幾個保鏢守在電梯口以及安全通道的出口處。

        醫生護士在手術室里做準備,孫一柔躺在病床上等待。

        她看到厲偉在窗邊不斷的走來走去,嘴里嚼著戒煙糖,面上卻崩的很緊,一副很緊張的狀態。

        女人笑笑,朝他招手,聲音微微嘶啞:“老公,你過來!”

        “要什么?”厲偉吐了戒煙糖快步朝她走來。

        孫一柔拉他在身側坐下,安撫般攥緊他的手。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當初被聶佑琳放火燒的臉上大面積燒傷,身上也疼的厲害,可我不都挺過來了嗎?這次和之前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

        是呀,她被聶佑琳殘害,毀了臉,又沒了孩子,最無助的那5年,不是他在身邊陪伴。

        她懷孕生下第二個孩子時,他也因為各種原因不在身邊。

        算起來,他可真不是一個好男人!

        在女人最需要他時,永遠不在身邊。

        厲偉內疚的摟住孫一柔的頭,在她的額頭處輕輕的吻。

        “怕嗎?要不要,我陪你一起進去?”

        這又不是生孩子,可以讓他看到孩子出生的第一眼。

        這是手術,血淋淋的手術,要把腫瘤從她的身體里挖出來。

        想想都覺得那畫面太過血腥難堪。

        孫一柔笑著搖頭:“不要,我可不想被你看到我那么難看的一面。”

        呵,厲偉笑了,被氣笑了。

        大手輕揉的撫摸著女人的頂:“老子什么時候說你好看了,一直都這么難看!”

        “厲偉!”孫一柔瞪大了杏眼,氣的腮幫子鼓鼓的:“你想找我吵架是不是?”

        呵呵!

        厲偉見她放松了心情,才沉沉的嘆一口氣。

        女人大概忘了,厲偉是這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

        雖說,她確實經歷了許多事,可這次的手術同樣也是生死一劫,孫一柔怎能不擔心不憂慮不害怕,而一向最了解她的厲偉又怎會看不出來呢?

        等待,是漫長而心焦的。

        厲偉獨自一人站在手術室門外4個小時,孫一柔才被安安穩穩的推出來。

        全身麻醉,她現在還是昏迷的狀態。

        切除的兩個腫瘤被送去化驗,醫生說她的子宮還完好無損的保留著。

        手術基本算做成功,接下來,就要看化驗結果了。

        加護病房里,醫生說孫一柔的麻醉要到明天早上才能醒。

        怕她身子局步麻痹,叮囑厲偉可以隔一段時間輕輕給她按一按,捏一捏。

        嘴唇干裂,也可以用棉簽蘸著水給她潤一潤,又仔細交待了一些細節后離去。

        夜里11點,厲偉接了熱水給孫一柔擦臉,又拿著水杯蘸濕棉簽給她潤唇。

        掀開被子一角,抓住她的四肢輕輕揉捏。

        石謙拿著剛剛買來的晚餐站在病房門外看了許久,都不忍心進去打擾了。

        厲總手臂上還有傷,卻固執的拆掉了繃帶,非要親自照顧太太才安心。

        石謙擔憂又不敢上前阻止,只能這樣遠遠的看著,心力交瘁。

        厲偉給孫一柔捏完腿,起身幫她蓋好被。

        洗洗手,回身瞟一眼門口:“你要在那里站到天亮?進來!”

  http://www.ukgpxp.com.cn/book/32603/2910730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杠杆配资 昨天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众鑫盈配资 配资平台选恒利配资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必发足球指数 老11选5 三种股票指数 云天华城配资 篮球比分直播雷速 有版深雪2019最新番号 香港三级片叶玉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