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大叔,輕點撩 > 第596章想死你這只小妖精

第596章想死你這只小妖精

        “老厲,我可是拿出我們整個嘉城來和你一起算計厲崢啊,這件事如果成功也就罷了,如果失敗,你是沒什么損失,我可是很有可能會破產的。”

        “厲崢的脾氣就和他爸一樣,有仇必報,你覺得到時候,他會容的下我們嘉城?”

        “老錢,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厲邵搖著頭,不屑冷笑著,又往杯中倒滿一杯紅酒。

        “厲崢現在是求助無門,除了我,誰還能幫他?

        “如果他能拉的下臉去求他那個“名義”上的舅舅韓曜也就罷了,可你我都了解他那個脾氣,自視清高傲慢的不行。”

        “當然,他也可以干脆退出這個項目,至少還能保住如今這個地位,剩下的錢也足夠他活下輩子了,可他被吳檬這個女人戲耍,泄漏公司機密的事情我已經讓人散播出去了,以后,不止凌天集團的股東們不會相信他,看不上他,他會成為整個羅湖的笑柄的,你覺得,他會放棄嗎?”

        “就算是打腫臉充胖子,硬著頭皮厲崢都不會放棄這個項目,他還要證明給其它人看,他不蠢,更不是一個只會被女人戲耍的廢物!”

        “哈哈哈,所以,這次我們的計劃怎么可能會失敗呢,你想太多了!”

        他舉起酒杯和錢志豪的酒杯相撞,眼底滿滿的都是志在必得的得意。

        等大局已定,他將厲崢徹底的踩入泥里。

        到時候,還怕凌天集團不會是他的嗎?

        厲邵笑的有些得意。

        錢志豪看著門縫里不停飄動的衣角,早已經心癢難耐,躍躍欲試。

        厲邵笑了會,見錢志豪的目光不在自己這里,狐疑的轉過頭。

        結果,他也看到門縫里那個不知偷聽多久的“人影”了。

        再看錢志豪毫不掩飾如狼一般的眼睛,當下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同是男人,哪個會不好色?

        面對美人又有幾個能把持的住?

        而對于厲邵來說,只要能助他成大事者,沒什么是不能舍棄的?

        而且,他本來也是打算將來給厲娜找一門好親,可以給他帶來更多利益的那種。

        現在……

        厲邵轉過頭,沒有開口,等著錢志豪主動開口。

        “不管怎么說,事情成功與否,到時候你能得到凌天集團這塊大肥肉,而我只能拿到3000萬和凌天集團10%的股份,怎么算還是我吃虧,畢竟,什么事情都有個萬一,萬一我們失敗了呢?萬一我們輸了呢,我整個嘉城都要賠進去,風險太大了,和收獲不成正比啊老厲!”

        “所以呢?”厲邵目光淡淡的看著他:“你想怎么樣?”

        老謀深算的眼睛早已看透了他的目的。

        “我覺得,你還是出一點更珍貴的東西才顯得你有合作的誠意啊。”

        “比如

        呢?”

        錢志豪笑了笑,眼睛往書房門口瞟去。

        “你啊!”厲邵也笑了,手指輕點著他。

        用一種你這個老色鬼的眼睛盯著他,淡淡笑著,拿起酒杯轉過頭,看向窗外。

        這個動作,等于默認了他的齷齪心思。

        而厲娜這邊,聽著里面突然沒有動靜了,害怕被他們發現,正準備轉身離開。

        “小姐,你醒了啊?怎么站在這里?”一個女傭端著紅酒上來,看厲娜趴在門口,意外叫道。

        女人猝不及防,躲都來不及了。

        狠瞪一眼小女傭,快速小跑著回到自己的房間。

        關好門,靠在門上,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

        她沒想過,泄漏集團標底的事竟然是父親做的。

        父親對凌天集團一直有野心,不甘心只是當一個集團的副總,一直想將厲崢取而代之這些厲娜都明白。

        可她沒想過,父親會做的這么絕,聯合外人竟想送厲崢去坐牢。

        雖然厲崢不喜歡她,可她對厲崢卻是真心的……

        厲娜很糾結,她該怎么做?

        一邊是自己的父親,一邊是自己喜歡的男人,她已經不知道要站在誰那邊了。

        就在她躊躇著不知該如何選擇的時候,敲門聲突然響起。

        厲娜嚇了一跳,緩了一會反應過來,一定是父親剛剛發現她在外面偷聽了,跑過來興師問罪的。

        想也沒想的打開門,結果,門外站著的人竟是一臉猥瑣肥肉的錢志豪。

        他盯著厲娜的吊帶真絲睡衣眼珠子直放光。

        厲娜被他盯的非常不自在,恨不得把他的眼珠子摳出來。

        錢志豪50多歲,好像比自己的父親還要大4歲,已經是個半糟老頭子了,禿頂又矮又肥不說,長相也是看了就讓人做惡夢的那種。

        說實話,要不是爸爸“需要”他,厲娜早就讓人把他扔出去了。

        “你干什么?這里不是客房!你走錯了!”

        厲娜還以為爸爸留他在家里住,而他只是走錯房間了而已。

        上前一步,就要跨出門叫女傭帶他去該去的地方。

        可是,沒等她開口。

        在她走過錢志豪身側時,男人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那粘膩膩的觸感。

        “啊……”厲娜大叫。

        錢志豪卻是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抱著她一口一個寶貝的叫,絲毫沒有忌憚與恐懼,甚至用力將她向房間里推去……

        厲娜嚇壞了:“爸!爸……錢志豪,你是不是瘋了……爸!”

        可是,不管厲娜怎樣呼喊,都沒有一點回應。

        “來人,來人啊……啊!”

        不管她如何掙扎,始終逃不開男人一雙惡心的手。

        厲娜被錢志豪抱起扔到了床上……

        昏暗的天花板,搖曳的燈光。

        女人躺在

        床上,徹底絕望!

        *

        同一時間,厲崢一個人正坐在書房里。

        他沒有睡,視頻中的徐慕千也沒有睡。

        “厲總,錢志豪留在厲邵的別墅里,到現在都沒有出來,我猜,他今晚是不會出來了。”

        “嗯。”

        厲崢目光專注的盯著眼前的文件,黑色的簽字筆在文件上圈出一個又一個名字。

        “繼續監視,看看還有誰?”

        這一次,他要將集團里的毒瘤徹底清理干凈。

        處理完眼前的名單,厲崢疲累的揉了揉太陽穴,靠進座椅。

        目光落在左側桌角上的那張照片,輕輕拿起。

        那時候的孫一柔還很年輕,只有18歲。

        說實話,吳檬的五官只有5分像媽媽罷了,可不知道為什么,厲崢總是能在她身上看到母親的影子。

        腦海中不知何時又閃過她和李醇站在一起的畫面,那畫面別提多和諧,多刺眼了!

        看著他們有說有笑一起去吃飯的模樣,厲崢的心里說不出的煩躁與壓抑。

        是因為她是自己的第一個女人么?

        難道他的骨子里,也像爸爸厲偉一樣是個情種,認準一個女人就不會改變了嗎?

        呵!

        厲崢自嘲的笑了笑,放下照片。

        重新把目光定格在電腦上。

        “厲總,總統那邊已經安排好了,現在就等著大魚上鉤了。”

        “知道了。”

        厲崢關掉電腦,轉過身子看向窗外。

        掌心里不知何時多出一枚小小的耳釘。

        耳釘看上去挺普通的,就一個珠子,也不是什么金啊銀啊的材質。

        像珍珠般大小的珠子,不是珍珠,白白的一個普通的塑料珠而已,珠子里有一些像是流沙般七彩的東西,燈光下,可以閃耀出淡淡的七彩色澤。

        她那天找的,就是它嗎?

        厲崢舉著這枚耳釘一看再看,總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可一時之間,竟想不起來。

        *

        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吳檬的演技越發醇熟。

        而她也一個星期都沒有見過厲崢了。

        報紙新聞倒是每天都在報道他的最新消息,據說他和厲娜每日出雙入對,甚至還傳出了他們就要定婚的消息。

        吳檬回到休息室時,小助理正在看手機新聞。

        聽到開門聲,她臉色慌亂的把手機關掉了。

        吳檬笑了笑,絲毫沒有在意。

        過兩天就是李醇的生日了,她想著,也該去給李醇買個生日禮物。

        畢竟,她現在住酒店的錢都是跟李醇借的,說收到片酬就還給他。

        這個年代,能借錢給你的人都是“真朋友”。

        吳檬也該“知恩圖報”才對。

        坐到化妝臺前快速卸了妝,見小助理還尷尬的站在身后望著自己。

        停下手上的動

        作,對著鏡子笑了笑。

        “不是說今天有約會么,還不走?”

        小助理一陣臉紅:“可是你不是……”

        “我要先回酒店取點東西再去商場,估計要耽擱一會,不用你送我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

        “檬檬姐?”

        “行了,走吧,我被“踹”了不要緊,如果再耽誤你約會豈不是更造孽了?”吳檬一臉自嘲的笑道。

        小助理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的,替吳檬打抱不平。

        “檬檬姐,那些人閑來無事就愛四處嚼人舌根,你不用聽她們的,就算你生氣,她們也只會幸災樂禍……”

        “行了,我才懶得和她們生氣呢?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可改主意了?”

        “走!走!我馬上走!”

        小助理感動的不行,扭捏著上前一步。

        “其實,檬檬姐,你一點也不像大家背地里說的那樣,你一點也不清高,更沒有因為和小厲總的關系就目中無人高高在上,其實我還挺喜歡你的。”

        “謝謝你的喜歡。”

        “那,我真的走了……”女孩低頭抿唇,還有些不好意思。

        “去吧。”吳檬笑著朝她擺手:“玩的開心點!”

        “嗯。”小助理拿著包歡快的跑了。

        她的快樂似乎也感染了吳檬。

        房門關上,盯著鏡子里笑容淡淡的自己,依舊是形單影只的一個人。

        吳檬,你的確不該太貪心,如今你擁有的一切,不都是粘了他的光了嗎?

        人不能太貪得無厭的,不是嗎?

        *

        回房間取完東西,吳檬便來到電梯口。

        抬頭仰望著電梯上的數字始終在一樓沒有變,吳檬看了眼時間,還是覺得走樓梯比較快。

        反正這里是9樓,又是下樓梯,應該也不會太累。

        推開樓梯間的門,吳檬正要往下走。

        突然,樓上一聲猝不及防的尖叫嚇的吳檬渾身一激靈。

        “寶貝,我可想死你了,你有沒有想我啊?”

        “錢志豪,你是不是瘋了?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就敢胡來?一會厲崢還要過來,你就不怕被他看到你……”

        “一個就要完蛋的窮小子,老子會怕他?更何況,他在頂層,而我們在樓下,他那樣的大少爺只會坐電梯哪會走樓梯啊,他發現不了你我的,放心吧,寶貝!”

        “你都不知道,老子都要想死你這只小妖精了,來,先讓哥哥親一個……”

        “啊……錢志豪,你這個瘋子!”

        (本章完)

  http://www.ukgpxp.com.cn/book/32603/3355296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快播日本女优高清 福建22选5 正规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 金铺子配资 美欣达股票股票行情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球探网指数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球探比分 湖北30选5 3d试机号 中国期货配资证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