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錦衣挽唐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心疼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心疼

        上山之路易行,雖一路小心四顧,但心懷著如此的擔憂,明夷絲毫都沒感覺到疲累。到山頂,只用了大約一個時辰。

        接近山頂那懸崖,明夷覺得自己快要暈厥過去。她見到了時之初的馬,系在懸崖邊的樹上,十分無助。他騎術強,竟是把馬騎到山頂。可,馬在,人呢?這說明他一定是沒有再回來,過這懸崖。

        這是她最害怕的,不是因為自己的安危。而是想到,如果時之初在此地突然病發,就像那些武俠電影中,走火入魔一般,腳下一步不穩,就是萬丈深淵。她拿過成言的火把,往懸崖下照,那是無邊的黑暗,完全見不著底。像是長大嘴巴的巨獸,只要一下去,就尸骨無存。

        成言猜透她的心思,拍了拍她肩膀:“不用擔心,不可能的,師父福大命大。何況他是謹慎小心之人,如果感覺不對,定會找個地方休息,絕對不會以生命涉險。”

        是啊,她同時也安慰自己,時之初之所以值得托付,不僅是因為身手,更重要在他心思縝密,行事妥帖,絕不是孟浪之人。她深深呼吸:“麻煩你了。”

        成言明了,攜明夷幾步輕點,越過懸崖。到腳踏實地處,再往下走。

        繼續喊著他的名字,依然沒有任何回響。但明夷心里有一種強烈的感覺,他就在附近。是的,如果他是身體有了問題而不能出山回家,那極有可能他會在攀過最危險的懸崖之前就發覺自己身體不妥,如果這樣,他會怎么做?必定是找一個較為安全防風的地方休養一會兒。

        她腦中閃過一個地方,帶著成言直奔而去。

        對,就是那個他們曾經避雨的山洞。能坐得下一人,擋得了風雨。

        走近那山洞,明夷的心跳越來越劇烈。直到見到一片亮色,她制止自己尖叫出聲,踉蹌著跑了過去。是他的衣裳在月色下的反光,露出一片在山洞之外,可他對他們的呼喊一直沒有反應,明夷已經有了很壞的打算。

        成言跟著她過來,見到時之初盤坐在地上,身子歪斜著,靠在山石之上,未曾動彈。

        明夷的手顫抖著,想扶起他,手卻像是斷了一樣,絲毫使不上力,她恨自己為何如此無能。成言的火把照亮了時之初的臉,他的臉色一片煞白,嘴唇也毫無血色,眉頭緊緊皺著,閉著雙眼。

        成言看明夷一副嚇呆了的模樣,只得將火把插在泥土之中,蹲下,喚著師父,將隨身的水袋送到他嘴邊。水從他嘴角滑下,他咳嗽了聲,低沉的聲音:“你想做什么?嗆死為師嗎?”

        “師父!”成言直接撲了過去,又哭又笑,“嚇死我們了!你明明醒著,干嘛裝死啊!師娘都快被你嚇傻了!”

        時之初側過臉看著明夷,露出一個非常艱難的笑容:“我的明夷永遠都那么聰明,怎么會傻!”

        明夷此時才算是透過了氣,跟受了極大委屈的小孩兒一樣,一屁股坐到了泥地里,嚎啕大哭起來。

        反正天黑,仰著頭對著天哭,哭得樹上的鳥撲騰著翅膀離開窩。又覺著丟人,抱著膝蓋哭,哭得嗚嗚咽咽喘不過氣。她雖也掉過幾次淚,但這半年多來,哪有如此酣暢淋漓哭過,一切的緊張、委屈、恐懼,都在此刻完全釋放了出來。

        時之初靜靜等她哭完,溫柔得說了句:“讓孩子看笑話了。”

        明夷抹了把臉,看這成言。成言轉過頭:“我什么都沒看到沒聽到。”

        明夷沒再理會他,只看著時之初,心疼不已:“你臉色那么差,怎么辦?”

        時之初招了招手,讓她過去,明夷也顧不上地上臟了,挪動膝蓋爬到他身邊,成言知趣,拿起火把站得遠遠的,只給他們照著一丁點兒的光。

        時之初給明夷理了理亂發:“你肯定嚇壞了吧?對不起。”

        明夷搖頭:“只要你沒事就好,現在你這樣子,得回醫廬去吧?”

        時之初點了點頭:“我太高估自己了,本以為能駕馭身體里的內力。結果到這附近,突然體內有異動,我只得找地方坐下調息,雖保住心脈,但也已氣力全無,不得動彈。”

        明夷見他沒有生命危險,終于也收拾了慌亂,找回了理智:“我恐怕架你下山太困難,讓成言帶你下山,然后道山谷中,我攙扶你回醫廬,讓成言先回去,到你農舍住一宿。如此,四娘也少生些氣。”

        時之初苦笑道:“我不聽她的話,太逞強,氣總是要生的。倒是真不適合帶外人進去,就按你說的做吧。”

        到了洗心谷,明夷把成言打發回去,而后扶著時之初,在谷底艱難行走。

        一路走,她一路眼淚掉個不停,時之初的手搭在她肩膀上,不小心觸碰到她的臉,都是淚水。歉疚道:“對不起,嚇到你了。是不是很辛苦?”

        明夷使勁搖頭,抬臉看進他眼里:“我不辛苦,但是我好心疼,真的,疼。不要再讓自己陷入危險,好不好?”

        時之初的眼眸亮閃閃的,在他眼里,明夷的眼睛盛滿淚,泛著紅,讓他不忍,低頭親了親她的眼瞼,聲音依舊有些虛弱:“這么多年,從未有人為我心疼過。”

        明夷聽此話,胸口更是酸痛不止,抱緊了他:“從此,你每一寸,每一分都是我的,絕不可讓自己再受傷。“

        他默默點了點頭。

        醫廬已經一片黑暗,明夷叩門,知道四娘睡得淺,不敢太用力。叩了三次,四娘舉著燈臺開了門,見她,一臉驚訝:“怎么是你?”

        再看到她身上靠著的時之初,繆四娘愣了會兒,嘆了口氣,和她一起把時之初攙扶進去。先取了藥丸給他吃,而后訓斥道:“好,不自量力。今晚就扎一晚吧!”

        明夷看四娘如此生氣,不知所以,也不好多問,只看時之初苦笑著:“姑母說得對,以后再不任性妄為。”

        繆四娘拿他沒辦法,扶他躺下,拿出整套銀針,看樣子要有大動作。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0/2187114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重庆快乐十分 永利棋牌游? 天天红包赛12000步 pk10牛牛 中国股市现状分析 广东麻将买马计算教程 雪缘网 nba比分直播 德甲积分榜上赛季 股票软件排行 北京麻将规则 重庆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奖 北京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