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57章 死亡庭院,身陷殺局

第57章 死亡庭院,身陷殺局

        “你不是也能看見么,有什么好奇怪的。”司馬蘭庭回答地平淡,仿佛見鬼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而后,他從懷里摸出一張黃符,隨意地往井里一丟,黃符遇水反而燃燒起來,爆出藍紫色的火光。

        司馬蘭庭嘖了一聲,“有些麻煩。你會法術么?”

        云阮從他帶來的小震驚里回神,哦了一聲,頗為驕傲地挺著小胸脯說:“我會九字真言!是熙宸哥哥教的!”

        “江熙宸啊……”司馬蘭庭若有所思,看著云阮,像是看一個小傻子,“江熙宸沒有告訴你,九字真言實則算不上法術么?”

        云阮一愣,試圖倔強地辯解:“熙宸哥哥說我用的很好!”

        司馬蘭庭瞧她那可愛又別扭的樣子,總覺得和江熙宸好像有些相像,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語著:“熙宸哥哥?江熙宸這個變態怪胎從哪找來這么個可愛的小東西,真是有意思啊。”

        云阮未聽到他說什么,只知道他反復提起江熙宸,又因為他和孟賀明幫了她,對他頗有好感,自然而然地問道:“你認識熙宸哥哥?你是熙宸哥哥的朋友么?”

        司馬蘭庭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爽的事,嘴角抽了抽,語氣與他一貫的平淡大為不同,有些恨恨地說:“當然認識了!不過朋友算不上,倒不如說我們的師父是朋友。這個變態,三歲能畫符,七歲可結陣,十歲已伏魔,十三歲召喚五方鬼差,十五歲習完五系法術……”

        云阮點頭,“我就知道熙宸哥哥最厲害了!不過,想不到蘭庭你也是天師!你應該也很厲害吧?”

        司馬蘭庭:“……我三歲能畫符,七歲能畫符,十歲能畫符,十三歲……畫的一手好符。”

        云阮默了一會兒,安慰道:“……畫的一手好符,也是好的。”

        聽她這么說,司馬蘭庭反而笑了,又恢復成一貫的清秀寡言,正色道:“先不說這些了。如你所知,我法力不濟只懂畫符,若是一會兒發生什么變故,估計只能緩上一緩,到時還需要你迅速下山找江熙宸。”

        他說的過于認真嚴肅,讓云阮不自覺地繃直了身子,朝井下望了望,問道:“什么變故?這井下的水鬼,很棘手么?”

        司馬蘭庭道:“不是水鬼。看到剛才的藍色火光了么,有人在水下部了結界,這些魂體恐怕是被法術困在了結界里。我想你也注意到了,這個庭院的布局極其詭異,主屋朝西,向死門,西南又有這口井,扼陰魂。”

        他說著,指向天空,繼續說道:“云遮月,風勁涼,招陰。”

        他頓了頓,“這個院子里,還有招陰的人。”這么多的巧合,太可疑了。

        云阮緊張道:“我,我的血……”是了,她的血會吸引陰邪之物,令其垂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有招陰的作用。

        司馬蘭庭瞥了她一眼,心道原來不僅她的眼睛可以視陰,血還能招陰?只是……

        “不是你。”他朝主屋望了一眼,“有人今日過了陰,上過身。”

        云阮也朝主屋忘去:“是冷一凡!可是舒淼的魂魄并不……”

        司馬蘭庭打斷她:“我沒說舒淼,他只是出竅,且又沒有怨氣,不至于。是更陰邪的東西。”

        他說了這么多,云阮卻還是沒想明白,“可是這個院子里并沒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啊,除了兩只不成氣候的小山魈,我什么也沒看見。”

        司馬蘭庭語氣平穩地耐心解釋道:“荒山野嶺里一個過于干凈的廢棄院落,難道不奇怪么?這座院子本身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毛病,但若是有人故意動了手腳呢?如果原本的主屋并非是朝西的那間呢?”

        云阮恍然大悟,睜大了眼睛,心里隱隱有了一個可怕的猜測,忍不住道出:

        “這座院子原本的主屋是朝北的,有人改變了院門的位置,還將朝西這間房子地基抬高重建了!我記得書上有記過一種用來聚陰的殺局,就是這樣!

        如果說西南方位的水井只是作為容器,是有人故意被設置用來扼陰魂令他們無法自由活動的,那么這個有心之人肯定有什么觸發的方法,一旦催動陰靈,所有陰靈會沖向朝西的主屋,在主屋里的人就會被強大的陰氣蠶食,其亡靈會充滿怨氣,和其他陰靈一起再度被人利用。

        整個院落就像一個捕捉器!是一個將其內的活人吞噬,使其成為陰靈后困其永世的法陣!”

        司馬蘭庭驚奇地看著她,他之前只是將自己以為的可疑之處講出來,也是剛剛才想到這個殺局的,她居然也想到了,還比他知道的更多。

        “不錯,正是‘死亡庭院’,又被稱作‘黑寡婦’,一種通過方位布局利用陰靈反復制造更多陰靈來聚陰的殺局。因殺虐過重有損功德,被列為玄門禁術,只留了個名號傳世,我也是聽我師父提起過這么一兩句,雖是殺局,但若是走運的話,未被催動也能平安離開。你怎么知道這么多?在哪本書上看到的?”

        云阮道:“還是禁術啊。我從一本古書上看的,沒有什么名字。”那古書是本殘卷,所以不知其名,祖母交給她的時候也沒有告知書名,她是真的不知道,亦不知原來“死亡庭院”竟然還是禁術。

        道法相傳千年,誰都說自家才是玄門正宗,雖然已經成立了玄門聯盟總會,統一制定了玄門眾家需要遵從的法制以便管理,但各門各派誰家沒有個秘籍什么的,不能也不想為外人傳道。

        司馬蘭庭當她是門內秘籍不想外傳,便也不再多問。

        云阮發愁道:“只是,胖胖和舒淼要怎么才能出來?”

        至于這個殺局,她倒是心里存了一絲僥幸,不是太擔心。因為這“死亡庭院”又被稱為“黑寡婦”,整個院落就像是黑寡婦蜘蛛的蜘蛛網,黑寡婦雖毒,卻不一定致命。正如司馬蘭庭所說,若是這布局之人并不催動陰靈,也就能安然離開了。

        當然,云阮還是年紀小,想的太過天真,能在蛛網之上逃脫的獵物又有多少呢?

        她話音剛落,林中突然飛起一群飛鳥,撲撲啦啦地聲音在寧靜的夜里擦刮著耳膜,哇哇的叫聲令人心驚膽戰,空洞的銅鈴聲沉悶地響起,叮咚,叮咚——

        司馬蘭庭眼疾手快,將身子探在井口上的云阮猛地往后一拉,擰眉道:“不用擔心了,他們出來了。很不走運,看來還是有人催動了井下的陰靈。”就說怎么會那么多巧合!

        井下的陰靈比他們所能見到的預想到的還要多!黑夜中,數不清的陰靈從井下騰空飛起,帶著井下污泥的惡臭腥氣,直沖入夜空!

        二人毫不遲疑地迅速沖向主屋,卻見冷一凡突然破門而出,在一眾人激動地呼喊聲中將所有人關在了屋內!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455589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打杭州麻将必胜绝技 朋友局河南麻将外挂 唐山股票配资 杭州麻将技巧图解 甘肃十一选五 qq哈尔滨麻将 北单比分平其他是什么意思 成都麻将下载官方网站 河南11选5开奖 2013中超比分 卡五星麻将记牌心得 上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