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73章 兩個司馬(1)

第73章 兩個司馬(1)

        滅靈術主要針對陰靈,按道理來說對鬼蛛這種僵尸類的邪祟是不痛不癢,可云阮的火系滅靈術帶了鬼王熾火,一切陰邪之物都極懼鬼王熾火,地獄之火也遠不如鬼王熾火的殺傷力。

        雖然云阮法力不高,只是借到了那么一星半點的鬼王熾火,但這些鬼蛛等級也不高,對付他們已是綽綽有余,一旦被擊中便被灼成了黑灰。

        “好好好。”元清真人摸著胡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心道:果然是個好苗子。拋去這來路不明的鬼王熾火不說,反應快,聚氣快,起陣快,施術快,總之很好!他拂塵一掃,拂過云阮的肩頭,而后是雙膝,道:“穩住呼吸,雙腳打開,肩膀放松,施術雖然講究快,但基本功還是要再扎實一些,不可過于急躁。”

        云阮恭敬地受教,當下便按照元清真人所說的進行了調整,果然連續施術的時候順暢了很多,命中率更高了。

        突然,銅鈴聲響起來,有節奏的叮當聲,令鬼蛛殘肢開始重新拼接,異常詭異。

        “師尊,這鬼蛛陣有些古怪。我們離開再說。”江熙宸雖欣慰云阮能夠入師尊的眼,可當務之急是先脫身。他放下司馬蘭庭,表情認真起來,長劍揮出,身法極快地將陣法上不斷涌出的鬼蛛紛紛斬落,果斷地刺中他們的頭顱,腦漿迸裂的鬼蛛,沒有了頭部的殘肢再也無法動作。

        元清真人點了點頭,他常年清修,也是最近出山,很久不用殺招,兵器也早就換了拂塵,從來都是度化為主,不主張殺戮,木系法術也是由他開創扶持起來的,是以才有了最心慈的道長這么一說……

        相比元清真人清風明月,年少的江熙宸則是一身殺伐,毫不留情,而云阮則跟在他們師徒二人身后,將那些仍有不甘掙扎著要爬起來的鬼蛛一一焚燒,胖胖背起司馬蘭庭守護在她身側,很快,幾人便從鬼蛛陣脫身。

        古樹樹洞中,走出兩個男人,一個人年紀大些,情緒暴躁,另一人則渾身纏滿了繃帶,罩在寬大的外套里。

        “都怪你,怎么能放她走!我需要她的血!還任由她帶走我要的容器!”

        “你這話說的,難道是我把她放走的?兩個小孩子而已,再抓就是了。對你來說應該不難吧?”駱奇抱臂,頗為不滿。

        “哼,我不和你說!嵐霆,你給我出來!你這次真的過分了!我做這一切還不是為了你!”那年紀大的男人暴躁地吼叫著回到洞中。

        駱奇纏繞著繃帶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露在繃帶外面的一雙鼠目,朝云阮等人離去的方向瞇了瞇。圣慈孤兒院毀于一夜之間,多年的經營付之一炬,自己變成了這副鬼樣子,只得暫時收手,原本以為會被組織上面責罰,誰知卻被派來讓他監視著一個小女孩。這倒不算什么,令他意外的是,那小女孩曾在圣慈孤兒院待了六年,自己居然從未注意過她。

        他收回神思,也隨著那男人進了樹洞,洞口在他身后收緊平復,樹下的鬼蛛陷入泥土,很快便消失不見,一切恢復如常。

        **

        回到學院宿舍樓,幾人整頓一番,來到元清真人的房間碰面。以防萬一,司馬蘭庭的身體也暫時放在了他的房間。

        幾人這才有時間好好坐下來說起今晚的事。

        元清真人有些好奇地問:“你們怎么那么快就出來了?老夫聽到鬼戲鈴的聲音。竟沒有遇到阻攔?”

        “鬼戲鈴?”云阮歪歪腦袋,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她看了一眼江熙宸,說:“當時熙……當時江學長去找我的時候,我剛好跟著一個人,嗯……應該算是一個鬼魂吧……對,一個鬼魂,他帶我走了一條小路,我沒走多遠就遇到了江學長。”

        江熙宸簡單地解釋道:“鬼戲鈴是一個玄門弟子煉制的法器,惹出過大亂子。山上的死亡庭院,也是鬼戲鈴觸發的。”

        死亡庭院的事,元清真人聽說了,也去看了,順便改掉了那里的布局,凈化了那口井,只是沒想到觸發死亡庭院的居然是失蹤多年的鬼戲鈴。

        云阮將自己在洞穴里看到和聽到的都說了出來,只是沒敢說自己手環弄丟了,還被人拿著匕首取血的事。當時她原本是想嘗試尋找蘭庭的魂魄,念著蘭庭的名字,沒想到竟然招來了另一個人的魂魄,死時應還是個少年,看起來不過十幾歲的樣子,一張清秀白凈的臉隱沒在斗篷的兜帽里,全身被黑色的斗篷遮蓋著,話不多,語氣也十分冷淡。

        她還沒多問幾句,他便拉著她催她快走,情況緊急,她硬是憑著一股子毅力將冰棺棺蓋推開,用小小的身子背起了司馬蘭庭,半拖半拽地跟著他七拐八拐地在黑暗的通道里走,竟也沒有遇到那兩個男人,反而遇上了前來營救的江熙宸,他只對他們說了一聲快走,便消失不見了。

        江熙宸回想起看到云阮的那一刻,十分心疼,小小的她努力地抓著司馬蘭庭的衣服,為了將他的身體帶出來拼盡了全身的力氣,他接過司馬蘭庭的時候,碰到她,因為摩擦而發熱的小手過度用力之后在不住地顫抖……

        阮阮的手環被對方拿走了一只,若不是她丟在外面一只,恐怕這一對手環都要被拿去。說明對方對這副手環有所了解,故意對阮阮心存不軌,并非偶然。江熙宸心思浮動,忍不住握緊了拳頭,隱隱動了殺氣。

        “不孝徒兒,看不出來你這么喜歡蘭庭,不過,他好像不怎么喜歡你啊。”元清真人古怪地看著溢出殺氣的江熙宸,自己這不孝徒沒在乎過什么人,能為了司馬蘭庭殺氣都控制不住了,難道是真愛?

        江熙宸無語:……師尊,您想多了。

        元清真人嘆了口氣,看了一眼平躺在床上的司馬蘭庭,因為在冰棺里待了幾日,他身上溫度很低,整個人毫無生氣,像是個安靜地玩偶。但所幸冰棺不過是降低了他的生命指標,人還活著,只不過魂魄被分離了。

        江熙宸懶得和元清真人解釋,想到在洞穴里遇到的鬼魂,有些疑惑地問道:“師尊,司馬蘭庭可有什么早亡的兄弟么?”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537734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