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169章 不得了的師門

第169章 不得了的師門

        想到司馬蘭庭當時那失望的神色,云阮真是哭笑不得,她還當好人安慰了人家半天呢,沒想到自家師父竟然只是逗人家玩兒的。

        元清真人皺了皺眉頭,“不要總是欺負蘭庭嘛,好歹是紫陵道長最喜歡的小徒弟。”

        “是是是。”江熙宸敷衍著,心里卻是計較司馬蘭庭這個廢物自己落魄就好了還把他家阮阮弄的亂七八糟的,不過就是開個小玩笑嚇嚇她。

        鬼戲鈴的仿制品是有了,現在還需要引魂燈。引魂燈是冥界之物,少不得要去一趟塑夜那里,元清真人便說:“荀瑯,你和阮阮去一趟酆都,找塑夜借引魂燈。”

        “不行。”江熙宸想也不想,擰著眉頭,“不能讓阮阮一個人去。”經過時間洞里那段記憶,他就不信塑夜不會起疑心,若是沒有這段小插曲他無非就是擔心現如今的塑夜對阮阮起什么不該有的心思,而現在,除了擔心這一點,他也怕塑夜想起來點什么不該記得的,簡直令人心煩氣躁,他都想什么時候偷偷給塑夜再灌點醉夢三生了。

        荀瑯委屈地撇撇嘴,指著自己,“大師兄這話說的,我不是人么?”

        你是么?江熙宸挑眉看他,荀瑯哼唧兩聲,不敢對視,輕飄飄地看向別處。

        云阮歪歪頭,看著委屈的荀瑯,有點不忍心,卻不知道江熙宸擔心的是別的事,反而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證:“師父,之前大帝已經給我的鬼王令加了符文,說我以后去冥界的話只要給別人看鬼王令就好。你就放心吧,小師叔跟著我肯定不會有事的!”

        “如此……大師兄就放心吧。”荀瑯似笑非笑地看了江熙宸一眼,轉頭又樂呵呵的看著云阮,心想果然還是有小師侄的時候有意思啊。

        放心個鬼!江熙宸瞪眼睛,什么時候加的符文啊?他都已經把人看得這么緊了,還有他們獨處的時候是他不知道的?

        云阮卻沒想那么多,得意地掏出來鬼王令給好奇心重的荀瑯看,二人看起來年齡相差不大,雖然隔著輩分,但荀瑯不像江熙宸那樣有成熟感,反而像個小孩子,很快就和云阮玩在一處。

        元清真人卻是有另一層考慮的,道:“塑夜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看到這封信他定然會借出引魂燈。”他說罷,塞了一張折的簡簡單單的黃紙信封遞給荀瑯,又對江熙宸說:“你還有更重要的事做,借引魂燈的事就交給他們兩個孩子吧。”

        這更重要的事江熙宸心中有數,這引魂布陣,自然是需要他來做的,師尊他老人家只管安排。

        元清真人閉關的這段時間,道觀上下全都靠荀瑯一人打點,他小孩心性,志向可不在繼承道觀,早就憋得無聊透了,此時有機會去冥界走走,再加上有個戴著鬼王令的小師侄,自然是腳底抹油一樣地拉著云阮就走。

        待二人離開,江熙宸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元清真人,“師尊,您是故意的吧。其實您心里還是偏袒塑夜那個混蛋,覺得他比我好。”

        元清真人拂塵搭在手臂上,哼了哼,他是那么胳膊肘往外拐的人么?不巧了,他可能還真是,要不然他怎么想著把阮阮往塑夜那邊推呢?不過這執念來的的緣分,勢必要經過考驗,既然這是注定的孽緣,他攪上一攪說不定還幫了自己這個傻徒兒呢!因為據他的經驗來看,越是看起來平順的過程,越是有不好的結局啊,過去不就是么?

        這種心思,元清真人才不會告訴這個傻徒兒,誰讓他總是坑自個兒呢。

        臭小子,你自己上輩子挖的坑,這輩子好好嘗嘗滋味兒吧,不然為師就枉擔了這么多年的教導之責!讓你上輩子坑人家!好好補償吧!

        元清真人輕咳一聲,裝模作樣地說:“你以為你只欠阿阮一個人的?那塑夜呢?”

        “他……”江熙宸微惱,“阿阮本來就不喜歡他,從未!”

        元清真人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你確定?”

        ……他還真不敢確定,畢竟上輩子,阿阮和塑夜是拜過天地的。

        一想起這件事,江熙宸怒氣上來,眼睛發紅,卻還是壓抑著,對元清真人不屑道:“說起來,師尊從不在紅塵中,又哪里懂得情愛的事。”

        元清真人覺得更好笑了,正所謂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還非得入紅塵,有情事才能懂?姜還是老的辣,他帶著不明地笑意,將江熙宸上下掃了一眼,“為師我不懂,你又懂紅塵了?”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江熙宸原本的怒氣變成了羞惱,不僅眼睛紅了,臉也紅了,不過也就是片刻,他反應過來元清真人是故意耍他,又挑開他的注意力,恨恨地咬牙:“師尊說的如此冠冕堂皇,可別是為了自己報復徒弟,看我笑話吧?可別怪徒弟不尊師,今生您要是真敢幫塑夜,就等著徒弟欺師滅祖吧!”

        元清真人還就真是為了自己故意氣他的,可卻反過來被他氣得吹胡子瞪眼睛,還欺師滅祖?他敢!拂塵一出,元清真人捆著自家孽徒一勾,“少廢話,干你的活兒去!”

        冥界。

        荀瑯一路笑瞇瞇地看著身邊的小姑娘,可能是因為鬼王令的關系,她倒是對冥界的結界熟悉的很,見了守城的鬼差,拿出鬼王令便被迅速放行,著實厲害啊。

        云阮被荀瑯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指指鬼王令說:“這個是師父的奶奶給的,好像可以召喚大帝,不過我也只是暫時保存罷了。”

        “我能看看么?”荀瑯表現地很是好奇。

        “當然能了!”

        荀瑯笑著接過,手中微微有光,但很快便不見了,云阮以為是自己眼花,并未在意,待荀瑯看罷還回來就重新掛在了胸前。

        一個小小的鬼王令,竟然被加了這么多道禁制,不僅有禁制,還有密文符文……荀瑯嘴角抽了抽,這回他幫誰呢?不過,先不說他要幫誰,但這橫插一腳的天地姥姥又是怎么回事?

        “小師叔?咱們到了。”云阮停下來,看了看落在后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荀瑯,指著前面的大殿,這是塑夜的大殿,上次她來的時候還是和師父江熙宸一起來的,前殿的人見了鬼王令,便知來人身份,迅速通報。

        荀瑯收起了心思,又恢復成了一個歡脫少年郎,一蹦一跳地就跟了過去。

        塑夜昨日破天荒的做了一夜的噩夢,醒來時已經不記得噩夢的內容,卻是冷汗涔涔,內心恐懼又疼痛,凝神半天,又用憶夢香熏了半天,愣是一點痕跡也沒尋到,一整天都臉色陰沉,嚇得殿里的小鬼都不敢去煩他。此時卻聽外面有人來報,說是拿著鬼王令的人來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誰,隨手披了袍子就往外走。

        “塑夜哥哥!”

        還未見到那人,卻聽到一聲久不曾聽到的稱呼,塑夜驚訝,“荀瑯?”

        荀瑯本就長著一張喜氣洋洋的笑臉,眼角是自然的月牙狀,任誰見了都不忍心對他發脾氣,只會對他笑,塑夜雖沒有笑,但也看得出來臉上表情是有驚喜的。

        云阮好奇,原來荀瑯也不是尋常人呢!不過跟在江熙宸身邊,也算是見怪不怪了,她的世界觀,已經完全被身邊這些人打破重造,仿佛和他們在一起的世界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

        “荀瑯,好久不見,想起來,你以前還經常找本王問課業。”塑夜感嘆,這一晃,竟然這么多年過去了。

        “哈哈……是啊,塑夜哥哥教的好。”荀瑯撓撓頭,他留戀六界植物,當年尋彼岸花來以課業為名又搬出元清真人,塑夜倒是幫了他很多,雖然這課業他自己起的頭又自己放棄了。

        不知怎么地,就突然想起令自己頭疼的寒假作業,云阮痛苦地扭了扭脖子,她怕是要辜負邢叔叔的希望,因為她真不是讀書的料,背文言文都沒有背符咒背的快。

        “阮阮,你也來了。”塑夜如今再瞧云阮,總覺得心中柔軟了不少,不知道是否是時間洞里瞧見的那個小乞丐太過可憐,還是因為鬼王令在她身上。

        “大帝,師公叫我們來找您你借引魂燈。”面對大帝,云阮規規矩矩地站好,說明了來意。

        塑夜瞧著她這副乖順的模樣,在他面前,她總是這樣恭恭敬敬的,雖然也很不錯,但他心里卻隱隱有些羨慕江熙宸,因為面對江熙宸,她總是那么隨性可愛。

        荀瑯悄悄看了看他二人一眼,從懷中掏出元清真人給的信封遞了過去。

        巴掌大的黃紙,塑夜打開來看了一眼,朱紅色的字跡脫離黃紙浮在空中,沒一會兒就消失了,那沒了字跡的黃紙呼啦一聲自燃起來,不出片刻便了無痕跡。

        塑夜點點頭,“本王知道了。你們隨我來。”

        沒過一會兒,云阮抱著引魂燈出了冥界結界,她看看荀瑯,師公這么厲害,一封信就能借到冥界的東西,他們話都不用多說,師父強大自然不用說,小師叔還被大帝輔導過課業,她感覺自己真是入了不得了的師門啊!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767098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