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174章 打擾了,告辭

第174章 打擾了,告辭

        云清山上,云阮托著下巴看著江熙宸慢條斯理地吃著自己煮的湯,元清真人和荀瑯嘲風則臉色發綠地捧著自己的碗,一旁還坐著個六七歲的小男孩。

        白面團子一樣的小男孩嫌棄地往外推了推自己的碗,撇著嘴說:“老子不喝。這啥玩意兒,喝了感覺不死也會丟修為。”

        云阮笑得慈愛極了,伸手就揉小男孩的臉蛋兒:“哎呀,我們胖胖修成人身竟然這么可愛,來給姐姐笑一個。聽話,乖,你正是長身體的年紀,好好吃飯才能向我這樣長得快。”

        白面團子:……

        幾年前原本修為盡失的胖胖,經過多年的折磨……哦,不,是多年的監督指導,終于再度修成了人身,畢竟做過犬神,雖然根基還在,但后來損的也太多,即便修成人身,也不再是過去威風凜凜的武神大人了。他自己失憶不記得自己做過犬神,不知道自己是武神,但就算不記得,現在這副軟萌的樣子也足夠他生悶氣的了。這不,一個不開心就又耍脾氣了……

        “不玩了不玩了,人身有什么好,努力修行這么多年,就化個豆丁兒,還得吃這種亂七八糟的食物……老子不做人了,寧愿做狗吃狗食。”

        云阮不答應了,反正現在胖胖看起來比她小,一邊做姐姐的心思直冒粉紅泡,一邊又忍不住想欺負欺負他,戳戳他的臉,“今天狗食也是剩飯哦!”

        靚仔胖胖:……

        一聽剩飯有人吃,元清真人立刻放下了飯碗,一本正經地捋著胡須說:“今天老夫辟谷中,以增進修行。雖然剩飯很不對,但恐怕還是要剩上一剩了。”

        荀瑯:“不巧,我也辟谷中。”

        嘲風:“很巧,我也辟谷中。”

        胖胖學的快:“老子也辟谷。”

        云阮再心大,也沒法裝傻了,扭頭很不服地問江熙宸:“師父,我做的飯就那么難吃么?你看他們……”

        江熙宸仰頭喝完自己的湯,面不改色地把碗往桌子上一磕,一句話說得輕飄飄的,卻驚得幾個人心里一跳,眉頭也跳。

        “沒有,好喝的很。既然他們幾個人辟谷,明日咱們也辟谷。怎么能只有他們修行,咱們拖后腿的道理,一會兒把山上的存糧都扔到山下。等他們哪日不辟谷了,你再做給他們吃。”

        云阮喝了自己碗里的湯,起身就道:“嗯,那阮阮現在就去扔!”

        “慢著……”元清真人縮回想要去廚房的腳,撂下拂塵,端起自己的碗:“老夫修行多年,也不差這一天兩天。”

        荀瑯瞪眼:……老不要臉,你不是這山頭輩分最大的么?怎么這么慫?

        無奈,荀瑯笑得勉強,看了看那師徒二人,對云阮柔聲道:“小師叔本來就不喜歡修行。”真是信了他們的邪,要是把存糧都扔下去,他們想偷吃都沒的吃,以前只有大師兄一個壞心腸的,現在可好,教出一個同樣壞心腸的徒弟,關鍵是師父是真的壞到骨子里,徒弟則單純可愛,壞的不知不覺為虎作倀,讓人吃啞巴虧,真是太壞了!

        嘲風表情嚴肅地看了看自己碗里灰綠色的不明物,終于認命地端起碗一飲而盡,然后咚地一聲倒地吐沫。

        胖胖最是雞賊,化了形,變回原身,哇哈哈地就笑著跑了出去,老子抓兔子去,不陪你們玩兒了~

        吃過飯各自回房,江熙宸拎著小丫頭像小時候那樣將她放在腿上。云阮也習慣了這種相處方式,不躲不避也沒什么害羞的,只覺得這是正常的,抱著他的脖子匯報自己這兩天的戰況。

        “你有沒有想過,何榮啟根本不會在門上貼那張符?對方是有修行的精怪,你這樣做貿然驚動了她,可不是什么好事。”

        云阮不以為然,“那符他貼不貼都沒什么影響,可是,身邊有妖精難道不害怕么,他為什么不貼?”再說了,前一天她已經鋪墊了,他該相信她的啊。

        江熙宸搖了搖頭,“你不懂男人。妖精當然人人怕,但是有種妖精……男人并沒有那么怕,反而會喜歡。”

        “也對,像兮顏那種狐貍精慣會捉弄人的,一肚子壞水,可他長成那個樣子,沒人不喜歡。”妖精嘛,狐貍這種多半是美的很。云阮覺得理所當然,只是她心里設定是何榮啟一定會貼,那張符能夠讓狐貍精法力顯現,還能形成一個保護結界,讓她無法跨入。她就不信何榮啟看到了狐貍精還能把她留在身邊。

        哭笑不得,江熙宸也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釋才好,只是眼瞅著她這個計劃可能不會如她的意,不過她不想自己插手,便繼續看看再說吧。反正這個何榮啟也是自作自受,且受著好了。

        讓云阮沒有想到的是,何榮啟不僅沒有貼,還把黃符團成一團弄壞了……被破壞了的黃符,法力大減,雖然還能有個蒼蠅肉的作用,但是結界是不成了……

        第三天,云阮又去出攤,結果那倒霉的何榮啟是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讓她心里漸漸不安起來,想起江熙宸說的話,她拉著旁邊的黃文問道:“黃伯,你是男人你也有經驗的吧,狐貍精這種東西,是不是男人不會害怕,還挺喜歡的?”

        黃文被她坦誠地問話弄的有些尷尬,狐貍精……這種東西?若是那種妖嬈性感的“狐貍精”,就算采陽補陰,也沒吃人的妖怪可怕,又不吃虧,當然喜歡啦。

        “這……你小姑娘懂什么。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狐貍精又不害命,采補個陽氣什么的……就采唄,男人喜歡也正常。”黃文支支吾吾答得隱晦,他倒是想被采,沒人采啊。

        云阮倒是沒想那么多,見他這么回答就是一聲嗤笑,“師父果然說的對,你們這些男人就是好色不要命。”

        什么叫你們這些男人……她師父?昨天那個年輕男人?他自己不也是男人么?!黃文忍不住翻白眼,怎么總感覺她這師父作為一個男人說這話沒安啥好心呢。

        過了夜市最熱鬧的時間段,何榮啟還是沒有來,云阮想著昨天江熙宸和她說的那些話,有些坐不住了,起來把攤子一收就準備走,黃文好奇道:“你不是要等前兩天那個人?不等了?”

        云阮點頭,“不等了,總感覺要發生點什么,他不來,只能我去找他了。”

        黃文也趕緊開始收攤子,一邊收還一邊奇怪:“人家住哪你也能算出來?”那還真是小仙姑了!

        云阮頭也不抬,抿唇不答,這種事哪能算出來,當然是總會那頭的信息了。

        黃文當她是不想泄露自己怎么算的,也不追問,諂媚地笑著湊過來,八卦地擠眉弄眼:“帶我一個唄。說不定還能幫上你的忙呢。”

        “你能幫什么忙?”云阮皺了眉,倒不是嫌棄這位黃伯,只是他頭發胡須灰白,看起來就屬于老弱病殘的一類,她是去除妖的,帶上他別說幫忙了,別再出什么事才好。

        “我有車!能送你過去!”黃文得意地叉腰,不由分說就拉著云阮拐進后面的小胡同里,倆人都掛著一個小包袱,看起來有些搞笑,云阮被他扯著,沒走多遠就看見巷子后的垃圾箱后面停著一輛三蹦子……

        還是敞篷的,沒有封閉的小車廂,只有半個遮陽蓬……

        剛想問這能坐人么,就見黃文將他倆的小包袱往車座下面一塞,拍了拍只有一個墊子的車座:“上來吧。”

        云阮:……

        心想這黃伯還真是腿腳利索,走的虎虎生風的,還能開這么簡陋的三蹦子,云阮抓緊了后座的扶手,報了地址,原本還以為要開個導航指個路什么的,沒想到黃伯七拐八拐地走著不知名的小路,竟然用時比導航上預計的時間還少了十幾分鐘,就是坐三蹦子飆車太驚險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云阮盯著黃文,有些好奇。

        黃文摸摸鼻子,有點不好意思:“這個這個……都是為了賺錢營生嘛,我有好幾份工,早上送送牛奶,做個三蹦子的接送散活兒,鐘點工啊,要飯工啊……晚上去古玩街騙騙錢多的……”

        云阮哭笑不得,看他面相,知他不壞,也算是個苦中有福之人,也不再多問了。

        何榮啟住的小區是一處高檔高層,雖然一梯四戶,但是四戶卻擁有整整一層,非常寬敞的一層,像極了大公司的走廊。因為之前向委托人要了密碼,云阮帶著黃文上去也很順利。

        黃文心覺奇怪,但也沒有多說什么,跟著云阮來到了一戶門前。

        何榮啟果然沒有在門上貼那張黃符,云阮想了想,對黃文說:“黃伯,一會兒你去按門鈴,就說是何先生的……父親。”

        黃文嘴角抽了抽,指著自己:“那個何先生都看著三四十了,我哪能當人家爹?”他只是沒有保養,但也沒那么老好不好。

        云阮看了看他粗糙的臉,扯了扯他灰白的頭發胡須,黃文敗下陣來,好吧,他也就是懶得捯飭,再說,當別人爹也不委屈。

        資料里說何榮啟家境一般,父親在老家獨居,不想拖累兒子。云阮便賭那狐貍精沒見過何父。

        黃文上前準備去按門鈴,卻被云阮一把攔下了,他莫名地看過去,小聲說:“怎么了?”

        云阮看他一眼,“來捉狐貍精,總要先布置一番。”

        有道理。黃文點頭,卻又突然抬起頭來,捉狐貍精?這么直接的上門來捉么?他原本還以為她是來找姓何的呢?小小姑娘就會捉奸,厲害厲害。不過,下一秒,他看見厲害的小姑娘開始在門上貼符紙,符紙上寫的當真和鬼畫符一樣,和他從網上買的符箓冊子很不一樣。

        嘴巴張大,黃文摸著腦門兒,臉色變了變:“真……真的要抓狐貍精?不是那種狐貍精,而是真的那種狐貍精?”

        云阮被他說的頭暈,什么那種那種的,還不是同一種么?他說來幫忙不就是來幫忙捉狐貍精的么?都是一個地方擺攤子的,看他那么熱心還一副了然的樣子,云阮當他也是有修為的天師呢,怎么這會兒瞧著臉色不像呢。

        “黃伯,你不是天師?”

        黃文楞住:“什么天師?”

        這誤會可大了,他原本八卦好奇,以為能看一出抓奸的好戲,小姑娘的身份他都猜好了,比如那個師父喜歡她,她卻喜歡自己的偶像——姓何的,而這姓何的又被狐貍精勾引了,所以小姑娘一生氣,趁她師父不注意,作為一個合格的粉絲,裝神弄鬼的唬不住對方,便就來抓奸來了……

        好好的一場抓奸大戲,變成抓妖了……黃文苦著臉離門遠了些,早知道不來了,他從小就最怕妖魔鬼怪了,擺攤算命相面也就是糊弄人混口容易吃的飯而已,本來還想著抓奸好玩順便要點勞苦費,現在抓奸變真抓妖不是要命么?!

        “打擾了。告辭!”黃文抱了抱拳轉身就走。

        ------題外話------

        抱歉今天修文上傳慢了一點。

        書城的評論回復不了,在這里和書城的讀者說聲謝謝~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777834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