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179章 勞燕分飛,分離之兆

第179章 勞燕分飛,分離之兆

        正要去找云阮的荀瑯被江熙宸撞了個趔趄,瞧他直往天池里扎,再看看屋里飄著酒香的云阮,露出一個古怪的微笑,聽那床上的小丫頭呢喃著什么,抬腳就進了屋子,趴在枕邊細聽。

        “師父,阿阮錯了……阿阮不該偷親師父……”

        嘖,不得了啊。再度看了看天池里的大師兄,荀瑯將云阮用被子一裹,直接扛到了大師兄的屋里。

        不多時,便聽得哐啷一聲,江熙宸壓抑著憤怒地吼聲便傳來:“荀瑯!你要死!”

        荀瑯捂住耳朵哼著曖昧的調子,踏著月華,背著藥簍子,趁夜去采月靈芝去了。

        云阮做了個羞羞的夢,夢里師父江熙宸穿的頂騷氣的大紅色袍子,她也穿著大紅色的袍子,笑嘻嘻地和他說:“師父,阿阮也是紅色的,您看像不像是兩個人成親?”真是大膽啊!不過更大膽的是后面,師父喝醉了,那叫阿阮的偷偷親了師父!夢里云阮舔舔嘴巴,臉上微微泛著紅暈,也不知道是夢里在害羞還是喝酒的緣故。

        **

        委托人那頭很好說話,爽快地答應了和何榮啟見面,云阮原本還以為對方之前不愿意透漏消息給當事人是不想讓對方知道呢,誰知現在面都可以見,也是感嘆還真是什么樣的委托人都有。

        晚上云阮又去了古玩街,依舊是一身紅色練功服,斜跨著一個織錦的小包,帶著墨鏡盤坐在地毯上,因為沒有任務,也不打算做生意,先前為了應付何榮啟現做的一副簽正好拿出來再修修,削去毛刺,正兒八經地寫上簽文。

        何榮啟很快便來了,依舊笑呵呵地蹲在攤子前,休養了一日他精神還未恢復,不過瞧著也是捯飭過得,看起來沒那么慘。

        “小仙姑,委托人同意了么?”何榮啟期待地眼神看著云阮,不知道為什么盡管云阮口中說的那人與前妻方琦不同,但是他就是覺得肯定是她,若不是她,誰還會在乎他的死活?經歷過狐貍精這么一樁糟心事之后,他覺得自己越發想念她了,想念她的好,想念她與自己共同患難的日子……

        云阮磨好了手里的簽,隨手丟進簽筒里,笑道:“同意的,她和我師父一道來。咱們在這里等一下就好。”

        何榮啟自然是有耐心等的,看了眼身前的簽筒,想起自己之前來的時候抽出了一個桃花劫來,小仙姑既然一早就知道自己的情況,這簽估計也是應付他的,百無聊賴,他隨手抽了一只簽來,白色的簽頭,畫著兩只燕子,雙飛燕?倒是挺有意思,心情莫名地好起來,正準備插回簽筒,被云阮攔了下來。

        往下扒拉了一下臉上的墨鏡,云阮挑眉道:“你這簽……不吉利啊。”

        何榮啟不免正色起來,“怎么個不吉利法?”

        云阮淡淡地道:“有分離之兆。”

        一聽這話,何榮啟不服氣地指著簽頭的兩只燕子說:“怎么是分離之兆呢,明明是雙飛燕啊!多好的寓意!”春暖花開,燕鳥雙飛。

        云阮不贊同地搖頭,拿過簽文與他解釋:“你看這兩個燕子,是背對背的,而且想去甚遠,各自去往兩個方向,誰也不追誰,是分離之兆。勞燕分飛。”

        一旁的黃文揣著手湊過來看,確實是說的通,只是她這簽和別人的都不一樣,看著怪好玩的。

        何榮啟臉色暗了暗,咬了咬唇,不服氣地將木簽丟回簽筒,“隨便抽出來的,不作數。”

        云阮聳肩,也無所謂的樣子。倒是黃文熟稔地勾上何榮啟的肩膀,擠眉弄眼地問他:“喂,兄弟,你是還有相好兒的呢?艷福不淺啊。”

        “什么相好兒的……是我前妻。”之前兩人也算是有了一場烏龍的革命友誼,何榮啟也沒生氣,卻不喜歡他的用詞,只是趕趕他,省的他過來煩人。

        黃文還要再騷擾過去,便聽得一人喚:“阮阮。”語落,身旁紅色影子一閃,聽到一聲甜絲絲的:“師父!”

        何榮啟趕緊回過頭去看……愣了一瞬,他很快回過神來,笑著說:“方琦,我就知道是你!”是啊,除了她這個結發妻子,誰還會理會他的死活?畢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呢。

        站在江熙宸身旁的女人個子高挑,長的一般,但是臉上的妝容修飾的恰到好處,將她襯托的更加明艷,精心設計過的發型,貼合她的臉型,短發利落,一看便是事業型的干練女人。

        何榮啟上去就想拉住方琦說話,誰知方琦紅唇微抿,側身對江熙宸說:“江會長,我們找個地方坐下說吧,恐怕三言兩語說不完,當街站著算怎么回事兒啊。”

        尷尬地何榮啟收回了自己的手,訕訕地說:“是得找個地方坐下來說。”

        江熙宸點頭,指了指旁邊的茶樓,道:“不如就上去坐會兒,喝喝茶,你們慢聊。”

        方琦皺了皺眉,有些為難的樣子,挽留道:“江會長也是知情人,您徒弟又是執行人,不如一起上去坐坐,一次說通透了也好。”

        江熙宸看得出來,這人是不想單獨和何榮啟一起啊,想了想,他拉過云阮同意了方琦的建議,拉著云阮徑直上了樓。

        黃文也屁顛兒屁顛兒地跟了上去。

        “你怎么也來了?”何榮啟看見黃文眉頭皺的更緊,原本是想和前妻說幾句私房話的,現在可好,這么幾個燈泡塞著他還能說出來什么。

        四座的桌子,方琦和云阮坐在了一處,江熙宸只好和何榮啟坐了,黃文好脾氣地拉了把椅子坐在一旁:“你們聊,好歹我也是經歷了收服狐貍精的,坐在這聽個熱鬧,保證不打擾你們。”

        無奈,何榮啟雖然心塞,還是先開了口。

        “琦琦,你……你還好么?”想了半天,想問她怎么知道曼莉是狐貍精的,想問她找人救他的命是不是心里還有他,相問她能不能原諒他和他繼續過日子,可是話到嘴邊,也就只問了一句沒有用的。

        方琦秀眉緊了緊,七年戀愛,從學校到社會,從他一無所有到成立公司,她都一直在他身邊,原本以為經歷了七年之癢的婚姻經歷了共苦的婚姻會更勞固一些,為了他她甘愿成為他的后盾,辭去工作放棄事業,成就他的一片江山,可誰知,自己共苦過了,卻讓別人與他同甘了,那狐貍精雖是精怪,但到底迷惑了人心。

        沉默了片刻,方琦冷淡地說道:“你還是叫我方琦吧。我現在挺好的。”她抬頭,視線落在何榮啟身后的玻璃鏡上,鏡中的女人短發俏麗,妝容得體,眉梢都是輕松,沒什么不好的。原以為這輩子都離不開的人,離開了,其實也能生活下去。

        何榮啟口中發澀,能不好么?她現在看起來,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光彩,一如他初見她時,那樣有活力又出彩,他一直都知道她對自己好,所以仗著那份喜歡,忘了家里那個不修邊幅的黃臉婆也曾是這樣令他心動。

        “哦,好。挺好的就好。”他囁嚅一句,有些恍然,不知道自己為何當初會瞎了眼,被狐貍精迷惑了,放著與自己一路走來的妻子不要,要了那狐貍精。

        “方琦,你變了。”何榮啟抿唇,不是很喜歡她現在的樣子。她以前不是這樣的,她為他留著長發,因為他不喜歡脂粉氣她經常都是素顏,她也不會穿高跟鞋,從來都是運動鞋,為他鞍前馬后,工作應酬,家里的大笑事物,她都做得井井有條。

        方琦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樂了,“我以前就是這樣的,只是為了你才變成你喜歡的樣子。現在離了你,變回自己喜歡的樣子,有什么不對么?真正變了的人是你才對。”自己不過是外在形象的改變了他都這樣看自己,那他心都變了又該怎么看自己。

        何榮啟知道她說的是什么,頭低了下去,有些無地自容。

        “你以前就相信這些神神鬼鬼的,錢包里總是給我放吉利數,以前錢少,就放八塊,八十,后來都是給我放八百,要是我花了,你就會再給我補上,家里大事小事全都靠你操持。”何榮啟沒頭沒腦地說了這么一句。

        方琦吸了口氣,像是不愿多想,接過他的話說:“是,就是因為我相信這些,所以發現那個女人有異之后便請了道長試探她,知道她是害人命的狐貍精,這才找到了玄門總會,請他們捉妖。”

        說到這,方琦贊嘆地看了一眼云阮,“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這么厲害。怪不得叫你小仙姑呢。”原本以為是暫代會長的江會長親自去的,沒想到竟然是他的徒弟,兩人看起來年齡相差不大,沒想到竟然是師徒。

        云阮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發梢,“都是師父教的好!”

        江熙宸呵呵笑出了聲。

        何榮啟也笑了,“是,多虧這位小仙姑,不然我命都沒了。”

        黃文忍不住插話道:“就是,這狐貍精采補聽著是個占便宜的事,殺人無形啊!”

        何榮啟臉色難看,踩了黃文一腳:“你不是說你不說話!”

        這采補是什么采補除了云阮那個不通事的人不知道之外,其他人還能有不明白的?明擺著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果然,何榮啟偷偷去看方琦的臉色,見她眉頭皺的更緊,仿佛臉看他一眼就是折磨了。

        捏了捏拳,何榮啟還是心存希望,至少她去找人救他的,她是不想自己死的,單這一點,還不能說明她心里有他么?當初結婚的時候她什么都沒要就嫁過來了,不是愛他的話哪個女人如今能夠做到這樣,婚后更是為了他辭職在家,為了輔助他工作,他說孩子晚些要她也同意了,每天晚上都會等他一起吃飯……

        她到底還是愛自己的。何榮啟想著這些過往,心里也安定了幾分,自信了幾分。

        云阮被人謝來謝去的一點也不輕松,最怕人家說什么救命恩人之類的話,生怕被纏上,趕緊指指方琦道:“你要謝也是謝她,我只是拿錢辦事而已。”

        何榮啟心里又是一軟,她到底是顧念著他們夫妻一場,過去是他錯了,他愿意用一生來彌補她,只要她愿意回到他身邊。

        “方琦,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何榮啟帶著希冀出口。

        方琦正捏了茶杯往口中送,像是被噎了一下,杯子落下,發出一聲不悅的噪聲。

        “我找人救你不過是因為知道了這件事圖個心安罷了,并不是對你余情未了。還請何先生自重。”

        好歹是做過夫妻的,何榮啟了解她,她是有一副好心腸,若是知道了別人有危險,不可能自顧自的離開的……

        只是難以死心,不肯相信事實……

        “方琦,過去是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不該貪圖美色被人迷惑,你都說她是狐貍精了,我怎么能抵抗的了呢?你回來,咱們重新一起過日子好不好?”何榮啟的聲音幾近哀求,原本凹陷的眼睛淚光閃動,看著叫人不忍。

        就連云阮聽著都覺得可憐了,有些著急地看著對面的師父,哪知江熙宸根本沒在關注,反而晃著自己的茶杯,輕輕掀了茶蓋聞茶香,悠哉地品茗。

        黃文也有些不忍了,勸到:“妹子,男人嘛,他都這樣了,你也愿意救他,還是心里惦記的,浪子回頭金不換,你就原諒他吧。”

        方琦冷笑一聲,盯著黃文:“您老肯定是沒被人真心愛過。”

        黃文撇嘴,怎么就成了您老呢……他真沒多老好么?!再說了,誰說他沒被人愛過!

        方琦看著黃文,話卻像是對別人說的,“就是因為付出過真心,被人糟蹋了,才重新撿起自尊來,收好自己的真心給對的人。你也說是狐貍精,抵抗不住,可是那時面對狐貍精的時候,面對我的時候,那些傷害也是狐貍精作祟么?人心不足蛇吞象,溫飽解決了,事業成功了,驕奢淫欲便上來了,哪有那么多狐貍精,還不是你們男人精蟲上腦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和我談什么浪子回頭?我這里只有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若是合同乙方不遵守合約,你作為甲方還會和乙方簽第二次合約么?”方琦轉向何榮啟問道。

        何榮啟垂眸,他生意上一向不喜歡毀約的人,所以遇到毀約,即便對方給出的條件再好,也不會再有第二次合作了。他明白,方琦說這話的意思是不準備再要他了。

        “何榮啟,你我結婚的時候我什么都沒有要,我要的只有一句白頭偕老不離不棄的承諾。我們之間,是你先毀約了。”方琦喝了口茶,突然有些輕松地道:“你也不用太糾結我為什么請人救你,請人的錢是用你結婚紀念日的鉆戒付的,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了,今天我來就是為了告訴你,咱們兩清了。”

        那戒指是最初出軌時,因為內心愧疚補給她的,想必她是那時候就知道了吧,也不知道她當時是什么樣的心情才能笑出淚來,他原本以為那是興奮的眼淚,如今想著該是多傷心絕望。

        何榮啟覺得,自己是沒有臉再求她回頭了,沉默著,算是接受了她說的話。她當初拼著家里不同意一分錢聘禮都不要地跟了他,如今自然也有魄力什么都不要的和他分道揚鑣,雖是柔弱女子,卻是做事果決。這就是一直扶持著他的結發妻子啊,他怎么就那么狼狽地把她丟了呢?

        一時間氣氛低沉。

        直到方琦離開,何榮啟都沒能再說出一句挽留的話,腦子里只有一句:小仙姑的簽,果然還是說準了。

        勞燕分飛,分離之兆。

        江熙宸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對何榮啟和方琦的事毫無興趣,拉了云阮就走。云阮有些情緒低落,說不上來是該勸何榮啟放手好,還是勸那方琦原諒何榮啟才好,覺得很是復雜,腦子想不過來,不過有件事她很在意——

        “師父,你也是男人……那,你也會被狐貍精勾引,難以抵抗么?”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794673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