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183章 你不是要追我吧

第183章 你不是要追我吧

        第二天,云阮像往常一樣早早起來練功,不敢懈怠,路過園子的時候掃了一眼,卻現昨天大帝送來的彼岸花全都枯萎了,不止是枯萎,慘兮兮的殘肢一地,荀瑯背對著她蹲在那里摸索,想是正清理著準備移出去,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傷心。

        “小師叔,怎么才一晚上這花就死了?”云阮隨口問道。

        荀瑯背對著她,忍著笑,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地說,“哎呀,就是就是!許是只能生在冥界,不受咱們云清山的歡迎吧。”

        冥界只有彼岸花,彼岸花只生于冥界,這樣一想倒也正常。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云阮想起昨晚那美麗的花朵兒,有些唏噓,要是大帝知道他親自送來的彼岸花就在人界活了一晚上,不知道會不會很失望。

        “你喜歡冥界的花?”江熙宸語氣酸酸的,他忍不住有些生氣,人界那么多五顏六色的花她不喜歡,偏去喜歡冥界的花?云阮哪里聽得出來,見他來了高興地跑過去抱著他的手臂:“師父!”

        “也就是覺得可惜罷了,算不上十分喜歡,可是小師叔喜歡嘛,明明是大帝送給我的,他偏偏拿過去了……”哎,不小心還是告了小師叔的狀,云阮及時打住,呵呵笑了一下:“就是……就是剛才聽小師叔說昨天辛苦種的,這會兒沒了,有些心疼小師叔,呵呵……”

        這話說的也不算得罪小師叔了,云阮直沖荀瑯眨眼睛:好師叔,我錯了,說了不告你狀的,你大人大量,別拆穿我啊,心疼你,給你賠罪啦!

        荀瑯好脾氣地看著她,似笑非笑地對江熙宸捧著心說:“大師兄真是收了個好徒弟,瞧瞧,還會心疼我。”

        江熙宸臉色陰沉,輕哼,心疼你個鬼!

        云阮尷尬地笑笑,晃著江熙宸的手臂心虛地問:“師父昨天什么時候回來的?”有沒有看到她破了宵禁呢?

        這話帶著關心,也讓江熙宸心情好了一些,柔和了幾分,道:“昨天回來的晚,你已經睡了。”

        “這樣啊。”云阮心里松了一口氣,笑嘻嘻地說:“說起來昨天阮阮做噩夢了呢。”江熙宸僵了僵,卻沒有讓她察覺,只是淡淡說道:“是么。”

        云阮不覺有異,皺了眉想了想,“是啊,好久不做噩夢了,可能都不擅長了,夢里覺得那么難受,醒來卻什么都不記得了。”

        江熙宸失笑,做個噩夢還有擅長一說?垂了眼睫,心道:不記得,那就好。

        云阮又纏著他說了幾句有的沒的,確定自己昨天沒被現,這才乖乖去練早課。

        園子里,荀瑯笑吟吟地收拾了彼岸花,看著表情冷漠的江熙宸摸了摸鼻子,忍不住有些心虛,討好道:“哎呀,大師兄,別這樣看著我啊……這次,我是幫你的!真的真的!”是啊,是幫你的,所以有些事,與其讓那兩人忘記,不如記起來的好啊,不是么?像大師兄這樣辛苦瞞著防著,他看著都嫌累。

        上輩子幫他,這輩子幫你,你看,師弟我一點也不偏頗。

        越是疼得很的傷,捂得越狠越是好的慢啊,不如就徹底清理了,撒上大把的藥,熬過去就好了。

        荀瑯依舊是笑得讓人看不清情緒:這么簡單的道理,大師兄怎么就不懂呢?

        江熙宸挑挑眉,哼了一聲。

        另一邊,冥界,塑夜捂著胸口想著夢里的那么紅色影子,心里已經有了一些猜測,只是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幾乎只是幾個靜態的畫面,什么前因后果都沒有,讓人完全看不明白。

        作為酆都大帝的幾百年從未有過什么夢境,更不會被夢魘著,那不是酆都大帝的夢,那個時候,他還不是酆都大帝,可是在他還不是酆都大帝的記憶里,沒有那抹紅色的影子。

        小黑抱著一疊折子送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王捂著心口坐在案邊,瞧著似乎有些憔悴的樣子,上前關切道:“王,今日若是身子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這些折子我和老白挑著處理些。”

        十方鬼帝上的折子,都是一些他們都難以定奪的重案,拖拖拉拉難以定案,很是耗神。

        塑夜擺手,示意他放下折子。

        小黑眼珠子轉了轉,小聲說:“王,過幾天就是王后的生日,咱們要不要去?”

        突然就想到那抹紅色的影子,塑夜拿了一個折子,漫不經心地說:“去與不去不重要,她在人界有人界的生活,本王是冥界之主,也有冥界的生活。”

        小黑心思活絡,馬上便知道王的意思,又想想老白讓他做的事,立刻長臂一伸,將那堆折子掃到案邊,湊上去說:“王,若不然咱們到人界去啊?據我所知,十方鬼帝在人界也都有自己的身份,好幾個鬼帝甚至有車有房呢,您是十方鬼帝的王,有個人界身份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塑夜輕輕抬眸看著小黑:“哦?是么。那你的覺得什么身份適合本王?”

        小黑笑瞇瞇地,這個身份老白早就幫著想好了,根本不需要他來動腦筋,得意地半遮著嘴巴報上去:“王,人界有個玄門總會,原本是元清真人挑頭建立起來的,現在暫代會長是江少,咱們冥界也是有合作項目的,但是咱們酆都這邊并沒有直接參與,往常都是十方鬼帝那邊派的人,卻沒有人出任那邊的委員長……”

        聞言,塑夜打斷他:“委員長?比暫代會長權力如何?”

        小黑愣了愣,趕緊答道:“自然是比暫代會長權力要大的。”委員長是六界委員會的職務,算是最高管理層,而會長只是人界事務這邊的負責人,再說了還是個暫代會長,那肯定還是委員長位置高啊。

        委員長是六界的代表,一般都是六界位高權重的人來把持的,就算不作為,也都是要占著個名頭的,可是冥界這邊雖然有十方鬼帝,鬼帝之上卻還有酆都大帝,所以十方鬼帝誰也不敢來坐這個委員長,再說委員長雖然權力大,但一般也是個權力大的閑職,其他五界的委員長都是拿了榮譽地位多拿一份薪水而已,反正下面有人管理著。

        所以說,原本這個委員長的位置就是給酆都大帝留的。只是塑夜一貫清冷,又不喜歡人界,對這些六界合作的項目也都是交給老白去做的,也就一直沒有將這個職位放在心上,當時老白來問也是隨口就推了的。

        敲了敲桌案,塑夜覺得可行,爽快地點頭應下了。

        玄門總會,有那小姑娘在,又比江熙宸位置高,為什么不去?

        又過了幾日,終于到云阮的18歲生日。按照約定,這一日她就要回邢家了。

        邢戰有些緊張地安排韓媽布置生日會,雖然有幾年阮阮也是回來過生日的,但是這次是18歲生日,過了18歲就算是成年了,過了這一天她就要回家里住著了,總覺得這一次的生日不一樣。

        李叔帶著女兒薇然早早就來幫忙。李薇然這些年也長大了不少,個子雖然沒有云阮高,但也不是當年的小胖子了。

        “爸爸,邢伯伯對阮阮可真是比親生女兒還好啊。”李薇然看著到處忙活的邢戰,感嘆著。

        李宏昭點點女兒的鼻子尖兒,笑道:“傻瓜,你哪里看到你邢伯伯對紫熏不好了。只是你邢伯伯是個好人,對云阮的媽媽有虧欠,所以想從她這里補救。哪有人會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不好。”

        李薇然吐吐舌頭就跑到一邊給云阮照片去了,催她快來。

        云阮也想快點啊,可是她很無奈,因為她的熙宸哥哥把她帶去江家了。下了云清山,為了少點麻煩,要喊他熙宸哥哥。

        “熙宸哥哥,我們什么時候……”什么時候回邢家啊?還沒問完,云阮已經被眼前的房間驚呆了。

        寬敞的臥室,kingsize的公主床,明亮的衣帽間,置著貴妃榻,淡黃色的主色調,不會像粉色那么嬌氣,也不會像白色那么單調。衣帽間幾乎比她原來在邢家的房間還要大,一路走過去有些驚訝,原來從小到大熙宸哥哥給自己準備的衣服都在這里,怪不得他每次都能拿出那么多合適又好看的衣服給她。

        心里暖暖的,云阮很是感動,她甚至到現在都想不明白,為什么他會對自己這么好。

        “阮阮,生日快樂!”江熙宸輕輕從背后擁住她,“這間房間從我遇到你就準備了,我希望你能知道,就算在邢家過得不開心,我這里永遠為你留了一間房,只要你愿意,我會永遠在你身邊,永遠做你的依靠。”

        從來不擅長說這種肉麻話,江熙宸慶幸此時她是背對著他的,不然看著她的眼睛,他可說不出來這種話,太別扭了,哪怕心里是這么想的,要說出來也是太難為情了!

        “熙宸哥哥……謝謝你!”云阮轉過身抱住他,輕聲說:“師父,阮阮也會永遠在你身邊的。”就算是回到邢家生活,她也不會忘記云清山的日子。她也知道,當時自己是有多任性,而邢叔叔和他給了自己這份任性的權力,她對他們,感恩在心,也知道回歸正常的生活也是他們所希望的。

        雖然不忍心打擾里面的人,嘲風還是在門外敲了敲,“造型師來了。”

        云阮認命地被三個造型師當人偶一樣擺弄了一番,身上穿著一件緋色禮服,裙擺如花瓣一般層層疊疊,尤其是上身的抹胸設計,極為貼合,正好將她的上圍凸顯了出來,白嫩的肌膚裸露在外,恰好頸上一條多寶項鏈帶回了一些童真,也遮擋了一片肌膚。

        極長的黑在腦后挽起髻,完全不需要假支撐,略顯復古的髻讓她看起來像極了古歐洲初登交際圈的名媛小姐,特別是那一雙淡色琉璃的眸子,倒是也顯得沒那么突兀了。

        云阮有些不安地扯扯自己的裙子,將抹胸向上提了提,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簡直是像在看別人:“熙宸哥哥,我的眼睛怎么辦?”雖然身邊的朋友都知道她眼睛是這副樣子,可是往常她下山都習慣戴墨鏡的,免得嚇到了別人,今天生日會,邢叔叔說有重要的事宣布,還請了很多朋友過來,她可不想邢叔叔被人議論。

        江熙宸看了看時鐘,微微皺了皺眉,也沒說什么,倒是翻開幾個盒子,左看右看,最終選了一雙瑩白色的圓頭鑲著白鉆和蝴蝶結的高跟鞋,拿了她的腳輕輕幫她穿進去。

        云阮有些臉紅,沒想到他突然就跪在地上給自己穿鞋,腳腕被他抓著,心里突然跳了跳,有些不舒服,卻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幾個造型師笑地曖昧,嘲風則是見怪不怪,面色不改。

        “你要的……東西……”白九一進門就見到這么一副畫面,高高在上的江熙宸江大少爺,竟然半跪在地上給女人穿鞋,要不是他下巴長的好,可能都要掉下來了。

        穿好了,云阮趕緊把腳往回縮,抬頭看來人竟然是白九,臉上的驚訝一點也不必白九少。

        原本以為是江熙宸針對他養著好玩的,沒想到還真給養大了啊。白九心里感嘆一聲,卻對他們沒什么興趣,抬手將手里的小盒子朝江熙宸拋去。

        “你要的東西。”

        江熙宸單手接住,道了聲謝,打開來遞給云阮:“阮阮,這家伙送的生日禮物,你看是不是正合適?”

        沒想到白九會送自己生日禮物,云阮記憶里以前遇到白九都是很可怕的,因為他總是追著自己問圣慈孤兒院大火的事,她根本不記得到底生了什么,又對那失去的記憶很是痛苦,每每看到他都是要調頭跑走的。

        小盒子里的禮物,竟然是一副黑瞳隱形眼鏡……別說,還真是合適,剛才她還在擔心沒辦法遮掩自己的眼睛,他就送來了這么一副隱形眼鏡。

        “謝謝……白學長。”云阮有些意外地看向白九,曾經的混血美少年青澀退去,墨綠色的眼眸深邃而高貴,一身得體的黑色晚禮服,看起來像是上流社會的小王子。開學之后她就要去大學部上學,聽薇然說白九也在大學部,叫一聲學長總是合適的。

        “不客氣。”白九也看著她,面前的女孩兒長大了幾分,卻還是能看出過去的影子,不難知道是誰,只是這變化似乎也有點大啊,成熟了不少,漂亮了不少,尤其是這份氣質,哪里還是當初那個畏畏縮縮一見著他就嚇得抖的小鵪鶉。

        江熙宸眼神在他們二人之間掃了個來回,瞬間就陰郁了起來,微微側身擋住白九的目光。

        “無聊。”白九不想理會幼稚的江熙宸。這禮物說起來也不算是他送的,若不是某人有求于自己答應合作提供用來研究的鬼怪,以此來拜托自己做出這么個東西,他也不會無聊地費工費時。要是吃醋,方才說是自己送的不就好了么!

        反而移到云阮面前,開口解釋道:“這副眼鏡可不是普通的隱形眼鏡,是我設計的,有最新的數據分析系統,你本身可以看到鬼怪,這副眼鏡并不會影響,反而還會幫助你分析對方的數據,比如武力值,比如怨力值,這些數據值是我命名的,在vr面板里會給出分析結果,盒子里面有個簡單的說明書,操作很簡單,你閑了可以看看,適應一下。”

        云阮長大了嘴巴,這也太高級了吧!她和白九也沒有什么太多交集,他居然送了這么大的禮物?薇然可是喜歡他的,為了他都努力減肥成功了,而且馬上就準備第十二次告白……這禮物她真的可以收下么?

        有些為難地看了看江熙宸,又看了看白九,云阮眨眨眼睛,表情有些想哭,小心翼翼地問白九:“白學長,你不是要追我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00755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