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186章 佛眼

第186章 佛眼

        生日宴會也算是成功,和邢家走的近的人不光知道邢家認了養女,也知道這個養女和江家的怪才少爺關系匪淺,而總會那邊的高層也都認識了云阮,知道她表面上是暫代會長的徒弟,實際上還是邢家的養女,各個心照不宣。

        只不過對于白百靈母女來說也有了意外的效果,那就是所有人都認識了名門淑女的典范——邢家正統的大小姐,邢紫熏。現代淑女不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而是落落大方,知性高貴。通過這場生日會,大家對這位邢家大小姐的進退謙和很是印象深刻,也對邢家這幾個孩子有了一些了解。

        親生女兒送去國外,養女送去深山,到底是不一樣的啊!

        一個是高知歸國,一個幾乎沒有上過學,一個談吐優雅,于宴會中游刃有余,瞬間和在場的同齡人打成一片,一個寡言少語,這樣的場合連一聲爸爸都沒有叫出口,也只懂得和自己的朋友扎堆……眾人都是交際圈里的老油條,表面上其樂融融,內心里都將這邢家兩個女兒一個放到了天上一個放到了地下,心里到底還是看不上孤兒院里撿來的養女,只當邢戰是給了這個養女天大的面子,畢竟富貴人家有幾個領養的孩子也不是什么少見的事。

        就連邢戰都不知道,這場宴會最滿意的其實是白百靈母女。有江熙宸在,云阮對這樣的場合雖然沒什么應對不了的,但終歸還是沒什么興趣。

        過了凌晨,邢家的最后一盞燈滅了,靜夜涼風,微微鼓動窗簾。

        床上熟睡的人慢慢睜開了雙眼,咒語念動,微風浮動,轉眼間,胖胖出現在她面前。

        “怎么了?”胖胖雖是不滿地嘟著嘴,卻也知道云阮若不是有事要他幫忙是不會念咒喚他來的,他是她的契約靈嘛,就算是現在可以化成人身,哪怕是在云清山繼續修行也是對她隨叫隨到的。

        還未等云阮說話,胖胖鼻子吸了吸,皺了眉頭:“這里的味道不對。”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有一種邪祟的惡臭,很淡,但是他可是犬鬼大人,一聞就知道不對。

        見他已經察覺到了,云阮也不再多解釋,上前拉他的手,“有東西在白阿姨的房間里,跟我一起去看看。”

        胖胖現在是個小男孩模樣,化成人身,總感覺也多出了很多人的情緒來,麻煩死了!就比如現在,堂堂犬鬼大人,居然被一個女人牽手手?!嫌棄地看了云阮一眼,胖胖心里吐槽,好吧,這不是一個女人,勉強算是半個吧,總歸是他犬鬼大人看著長大的,就勉強讓你牽一下吧。

        云阮可不知道牽個手他就這么多情緒了,原本并不需要胖胖去探的,但是胖胖能夠化身,畢竟比她這個肉體凡胎方便,白阿姨原本就不喜歡她,萬一被發現會很尷尬。還有就是,江熙宸特意囑咐過她,叫她不要單獨行動,那現在是加上胖胖一起的,就不算是單獨行動了吧!

        兩人無聲無息地來到白百靈門前,云阮夜可視物,并不覺得黑暗,而且她也想試試白九做的這副隱形眼鏡到底有多厲害,高科技啊,讓她心里好奇死了。

        胖胖化成一股白煙,鉆入房間,輕輕轉動門鎖,開了一個小縫,云阮施了個隱身咒,想想還是不放心,又給自己貼了個避陰符,這才從門縫里蹭了進去。

        床上的白百靈像是睡得不安穩,左右翻身,驚得云阮不敢大聲呼吸,而胖胖就方便的多,在空中飛來飛去,四處嗅著,很快便找到了一處可疑的地方。

        “阮阮!這里氣味最濃!”

        云阮腳下輕巧地滑過去,輕輕打開胖胖指著的矮柜,里面竟是放著一個小小的兩扇門佛龕。

        因為白家是有保家仙的,白百靈有供奉的仙家,這件事云阮早就知道了,可是卻沒有聽說她是有供佛啊,難道是用佛龕供的那位保家仙?

        可是,既然是保家仙,又怎么會有邪祟的氣味?

        帶著疑惑,云阮伸手便將佛龕的小門打開……竟然是座佛像?!

        對上佛像的眼睛,云阮只覺得那佛像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來,泛著淡淡的紅光,仿佛是在看什么螻蟻,心里一驚,想要閃開卻已經來不及了,身子像是被定住了一樣,全身僵硬維持著蹲著的姿勢,原本貼在胸口的避陰符輕飄飄地落了下來,飛進矮柜底,夠不出來了。

        “不好!”胖胖察覺到突然強大的邪氣,輕咳間化了人身,他雖是小男孩的模樣,力氣卻是不小,拖起云阮就往外跑。

        砰——

        佛龕的小門關上,動靜不大,卻是隱含憤怒的情緒。

        白百靈自夢中一個翻身醒了過來,打開床頭的燈,見房中矮柜開著門,趕緊下了床,跪在矮柜前拜了拜,這才打開佛龕的小門,看了一眼閉著眼的佛像還在,心頭的緊張也少了幾分,之前買這佛像的時候賣家就說了該如何供奉,說是有仙家的,她一向相信家里的保家仙,對這些深信不疑。

        取了三支香點燃,輕輕插在香爐里,白百靈虔誠地對著佛像拜了拜。

        “請仙家幫助我除去那個賤人的女兒,讓她身敗名裂永不翻身,叫她和那負心人都不得好死!像她那個死鬼媽一樣!”口中念念有詞,想起今天的生日宴會,帶著對丈夫的怨恨,白百靈將自己心里的念頭小聲念了出來。

        求神拜佛都是許愿,她這說是許愿,還不如說是詛咒!

        又是拜了三拜,白百靈口中念念叨叨地將佛龕的門和矮柜的門輕輕關上,沒有看到佛龕門后那微微睜開的佛眼。

        明明記得睡前是關了矮柜的門的,怎么打開了?轉身正要回床上躺著,卻發現門開了個小縫,走過去重新關好門,心里的不安更盛,回想著自己確實是關好了門,再看看那矮柜,心中猶疑,想著明天還是去買把鎖,將這矮柜的門鎖上,畢竟賣家也說了,這佛像很是靈驗,萬萬不能被非供奉之人看見,以免惹怒神明。

        另一邊,云阮和胖胖驚魂未定。安靜的房間里,就只聽見了兩人的心跳和喘息。

        過了好一會兒,被胖胖丟在地毯上的云阮終于動了動手腳,僵硬的感覺褪去了,她盤腿坐起來,才發現全身冰涼,剛才佛像看她那一眼,全身都無法動彈,那眼神中竟是有一絲嗜殺的悲憫,腦子里像是聽到有人在說:下地獄吧,我將為你度靈。

        還以為要死在那里了!

        那究竟是什么東西?亦正亦邪,說是邪物,卻似乎有神明之力,說是神佛,卻又黑氣繚繞絕善類。

        胖胖嚴肅了起來,“這個東西有些棘手,你老實待著,千萬別輕舉妄動。”不管這個東西算是什么,但他能肯定絕對不是什么保家仙。

        云阮愣愣地點點頭,起來躺在床上,閉了閉眼,卻是怎么也睡不著了,腦子里一直回想起剛才那與她對上的紅色佛眼,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在黑暗里看著她,那東西不是鬼邪……不是鬼邪,她便看不見。

        白百靈竟然在邢家養了這么個東西,胖胖很想趕回云清山問問,可是看她這么害怕,想著還是陪她留在這里好了。誰知剛化了真身在她床邊躺下,便被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困在了地上。

        “阮阮。”

        云阮本就沒睡,聽到聲音有些不確定。

        “大帝?”云阮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里的塑夜,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在這里,而且大帝一向很少叫她的名字,怎么感覺今日的大帝有些溫柔?

        塑夜看她沒睡,心里竟是有些開心的,一不小心就在面上表現了出來,原本冷淡的禁欲臉突然露出一絲笑意,真真是讓人不習慣,胖胖僵硬著脖子扭過頭,他是犬鬼也算是冥界生靈,見到酆都大帝自然而然地就被他威壓影響,還真不是他慫,除去這不好抵抗的威壓之外,他還真是被大帝的笑嚇到了。

        不管怎么樣,大帝的出現令云阮從剛才的驚嚇中緩過神來,許是多了一個人多了份安全感,沒有剛才那么害怕了。

        云阮不自覺地送了一口氣,“大帝,有您在這兒我感覺好多了。”

        胖胖:……我到底是為什么要留在這的?

        塑夜微微蹙眉,那股子令人惡心的氣味他一靠近邢家宅子就發現了,但是那不是冥界的東西,他也沒有興趣管,可是看著眼前的人,他也意識到了,那個東西威脅到了她。

        不過,今天他不想被其他的東西打擾。

        “阮阮,生日快樂。你不是喜歡彼岸花么?本王今日沒有準備禮物,但是……可以破例帶你去冥界賞花。”黑暗中,云阮可以視物,塑夜卻不知道自己發紅的耳根被人看了去。

        云阮心里驚嘆原來那么厲害的酆都大帝竟然也是個容易害羞的人!瞧著和舒淼那個家伙有一拼啊。

        “大帝不用這么客氣,禮物之前已經給過阮阮了,阮阮還沒好好謝謝您呢!”說到禮物云阮其實有點不好意思,那么美的彼岸花,先是被小師叔搶去了,又只在人間熬了一晚,真是可惜啊。“讓大帝破例……這么麻煩……”

        要是他派小黑來帶她去看彼岸花,她都不會覺得這么不好意思,因為在她眼里他可是十方鬼蜮的王呢!總會里和冥界的人合作也都是鬼將級別的,他一個日理萬機的王,親自帶她去看什么彼岸花……總感覺好浪費啊。

        “不麻煩。”塑夜淡淡應著。他也是有私心啊,江熙宸連幾朵花都容不下,這回他也不送了,直接將人帶走看,他江熙宸還能半夜跑去冥界截胡么?說是破例,他原本就給了她自由出入冥界的權力,談不上什么破例不破例的。而且除了和江熙宸賭氣,他心里也是有點想她的,想看著她在他面前開心地笑,只有他們兩個人。他心里這么想了,卻沒有太過糾結這是為什么。

        “好,那大帝帶我去看彼岸花吧,想來冥界的花還是在冥界更美。以前阮阮去冥界都是匆忙而去匆忙而回,還真的沒有好好看過風景呢!”云阮見他表情坦然,自己再說客套話反而顯得矯情了,也就不再多說,反正這會兒她睡不著,也不想一個人待在這里,朝塑夜走過去還順腳踢了踢胖胖道:“胖胖,你先回云清山吧,這里的事回頭再說。”

        胖胖張著血盆大口,用一個哈欠表示對她重色輕友的不滿,虧他剛才還為她著想要給她守夜的,既然有酆都大帝這樣的人物陪著,也出不了什么事,胖胖也難得說了句客套話:“麻煩大帝了。”

        塑夜依舊是神色淡淡:“不麻煩。”

        胖胖也不耽誤,化去真身便飛出了邢家往云清山的方向去了。

        彼岸花果然還是生在冥界更美。

        忘川河一岸看不到另一岸,卻能看到天水交界處紅艷艷的一片,直沖天際。冥界是永夜之界,星辰浩瀚,彼岸花接天綻放,永不凋零。

        明明是死靈之界,卻生出如此生機勃發的花朵。柔韌之中,盡是風骨。

        云阮也是女孩子,女孩子沒有不喜歡美麗事物的,這樣大的花田她還從未見過,尤其是眼前碧色忘川靜靜流淌,星辰落入忘川,渡口沒有排隊的亡靈,好像一整片花海都是屬于她一個人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起來。

        雖然她早已不是當年怕人寡言的小孤女,但是也不是很喜歡虛偽的交際,邢叔叔的意思她明白,可是她還是疲于應對,可能真的像師父說的,她骨子里實在是沒有那么乖的,要不然今天怎么就貿貿然去探查那古怪東西了呢?

        甩甩頭,云阮不想再去回想那道可怕的視線,一頭扎進花海里,向前跑著,長發飄在身后,感覺身心都輕快起來。

        塑夜跟在她身后,唇角勾起,越來越向耳根靠近,情不自禁地伸手去觸碰她的發梢,這樣的畫面像是曾經也有過,讓他莫名地跟著她一步步朝前走。

        “大帝,謝謝你!”

        “塑夜,謝謝你!”

        腦海中的聲音和眼前女孩的聲音慢慢重合在一起,塑夜愣了愣,站在彼岸花海之中,突然覺得胸口陣痛,表情卻是在笑著……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05221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