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06章 前世一瞥

第206章 前世一瞥

        上一次,就是莫名其妙被那個古怪的店主帶入店鋪,做了奇怪的夢,又或者說是看到了前世……

        云阮在店門前捏著睡衣站了一會兒,便聽到店里的人操著一貫沙啞的聲音道:“客人既然來了,就進來看看吧,小店里一定會有你想要的東西。”

        真是有意思,又是這句話。

        云阮心說做什么裝神弄鬼的,故弄玄虛。可是腳還是不自覺地踏上了門口的三小步臺階,不管怎么說,神神秘秘也好,故作高深也好,這處處透著古怪的店鋪確實吸引到她了,正如他所說,這店鋪里有她想要的東西。

        雖然她也同意兮顏的觀點,這輩子便專心過這輩子,可是心里卻像是有一只不怕她癢癢的小手,抓撓著她,勾引著她,想要將前世今生抓進這只小手里,像是要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

        她要看的是自己的前世今生,不是別人的,所以,拿回自己的東西也不算是錯吧。云阮這么想著,手已經推開了店門。

        古怪的店主正對店門站立,雙手交疊在身前,像是久等了一般。

        店里還是那種帶著甜腥味的檀香氣,只是之前已經來過一次的云阮,膽子大了許多,也有了點一回生二回熟的感覺,仔細嗅來,雖仍是覺得詭異的很,卻并沒有那么防備了。

        她不是傻的,這個店主總是在說店里有她想要的東西,可是在她看來,她身上也必定有這個店主所想要的東西。

        “你想要什么?”這么想著,云阮便大喇喇地問了出來。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直覺,她知道,在達到目的之前,這個店主是不會對她做什么事的,而這店主想要的東西也絕對不是錢。

        店主穿著帶帽子的斗篷,卻另外戴了帽子,帽檐壓得很低很低,身子整個都攏在了厚重的布料里,手上隱約看著似是纏著繃帶的,揣在略寬的袖子里,讓人看不真切。

        這副打扮若是上了街,可是要被人笑話指點的,加個手杖都有點像甘道夫了,怎么看怎么中二,但是在這古玩街上作為一個店鋪掌柜,又賣著各種佛珠,倒是有些神神秘秘的感覺,不覺中二了。

        沒有手杖的甘道夫隨口便道:“我想要的是客人的滿足。給不給錢,看客人喜歡。”

        明明是在說謊,云阮心底嗤笑,也沒表現出來,她倒是要看看這人搞得什么鬼。

        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這一次,云阮主動靠上了外間的軟椅,意識又像前一次那樣自然而然的松散了下來,她強行揉了揉太陽穴,提了提精神,“既然店主知道我想要什么,那就拿來吧。”

        店主笑了兩聲,那笑聲像是從風洞里出來的,沙沙的,讓人有些頭皮發緊,他不緊不慢地走進了兩步,輕聲說道:“好,稍等。”

        隨著那個稍等的尾音落下,云阮覺得眼皮一沉,鼻尖香氣彌漫,那種熟悉的墜落感又來了,她知道,她又開始要做夢了,或者說又要開始看到一些前世的畫面了。

        不知道回憶前世是不是也有一回生二回熟的操作,這一次不再是一些簡單的畫面和聲音,而是終于連成一串,像是終于拼湊剪輯出來的電影一般。

        小小的店鋪里,暈黃色的燈光曖昧地搖曳了兩下,屏風上,里間的燭光緩緩亮了起來,逐漸平穩,映照在那將內外間阻隔的屏風上,一縷青煙升起,織出一個模糊的人形來。

        云阮再度睜開眼睛,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她想抓來一個人問,卻發現她的手穿過路人的身體,無法攔住對方,這里的人看不見她聽不見她,也感覺不到她。

        愣了一瞬,云阮馬上就反應過來了,因為這是前世記憶,是個虛境而已。她聽著路人的議論,不知道該往何處走。

        路人甲說:“走走走,裴家今日大喜,發五百文錢的紅封,見者有份。”

        路人乙說:“五百文錢?見者有份?裴家果然好大方啊,咱們也去,不要白不要!”

        路人丙說:“聽說娶的也不是什么大戶人家的小姐,怎么就如此大方?”

        路人甲又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聽說新娘子是天仙下凡一般的美人呢,又是裴家公子的救命恩人!”

        這一說便扯出一番女天仙救了富家公子,富家公子以身相許的美談,云阮側耳聽了一會兒,覺得這些市井之人講起故事來就是有意思,心下對那裴家新娘子好奇的很,便跟著這一群人去了所謂的裴府。

        聽了一路的故事,她也知道了,這里是一個叫彩云鎮的地方,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一個地方,這里所有人都穿著古裝,不論男女皆是寬袍大袖,頗有些魏晉之風。而那裴家是這里的一戶富貴人家,裴家老爺以前當過知府,因為家中獨子修仙,便辭了官職,來到彩云鎮定居,做起了商人。

        彩云鎮是山明水秀的修仙福地,自然是人杰地靈,裴家的獨苗裴公子便是修仙人,聽說根骨奇佳,豐神俊朗,在彩云鎮斬妖除魔,為人稱道。

        如今又娶了一個天仙般的人,修仙人不論門第,自由來去,那女子來歷神秘,能救的了彩云鎮的捉妖扛把子,自然也是有些本事的,這一樁婚事絕對是錦上添花啊。人逢喜事精神爽,裴家老爺一高興,大肆操辦起獨子的婚事,化身散財童子,不拘來客,上門便能討到一份紅封,外加一席喜宴。

        引得整個鎮子的人都前去觀禮了,雖說都是被紅封和喜宴吸引了,但是這位裴公子名望很高,十里八鄉趕過去拿紅封吃喜宴的人也都不好空著手,禮物不在貴賤,非常捧場。

        云阮跟著來到裴府,抬頭望了一眼高懸的牌匾,只覺得很是熟悉,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府門前的紅獅子也都掛了紅綢,大紅燈籠沿著院墻掛了兩排,一眼望去又氣派又喜慶。因為沒人能看見她,她自由的很,抬腳便往府里走,看來這位裴公子聲望很高,門里門外都擠滿了道賀的人,門口登記的人都要忙不過來了,眼看就要亂起來。

        忽而從人群中走來一人,身材高大,長發束在玉冠之中,一身大紅色喜服披身,因是天氣有些寒涼,喜服領口還壓著一圈紅色細絨的毛邊兒,喜服上是金線掐的龍鳳呈祥,喜慶的多少有些騷包之感……

        云阮望向那人的臉,果然如路人描述的那般豐神俊朗……只是,她忍不住吃驚地捂住了嘴,口中還有來不及遮掩的驚呼聲:“……大大大大帝?”

        而后,云阮便聽那門口登記的人苦哈哈地執了毛筆,抖著已經發酸的手腕望著大帝,道:“裴公子,沒想到來觀禮的人如此之多……”

        被叫做裴公子的大帝,一如云阮所知的那般冷靜淡漠,只是也許今日是他的大喜日子,那一向禁欲風的表情有了一絲柔光,叫人覺得親切了起來,沒有那么冷硬不近人情。

        果然,裴公子平易近人地扶了那人一把,對擁擠成一團的人和聲說道:“感謝大家來參加裴某的婚禮,還請大家幫個忙,自覺排成兩對,方便先生登記。”

        云阮覺得這樣的大帝是陌生的,是她不曾見過的,雖然還是那副令人不敢冒犯的面容,可是整個人卻不冷硬,并沒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息,不過想想也是了,他這時不是大帝,只是一個人間的裴公子。

        原來大帝也有前世,大帝的前世竟是一個小鎮上人人稱頌的捉妖人,一個神武靜默的裴公子。

        既然是裴公子的成婚之日,云阮當下便對那新娘子更感好奇了,她歪著頭又看了一會兒裴公子,明知他看不見自己,還是忍不住貓著腰鉆進了人堆里往內院走去了。

        這古代的庭院大的很,云阮找了幾圈,愣是沒有摸到新娘子的位置,卻是聽人議論著,說是新娘子還沒迎回來呢,倒是叫她白找了一番。不過,又順便將這新娘子的事也一并聽了。

        這新娘子在彩云鎮沒有娘家,得從彩云鎮最大的酒樓客棧里迎回來。彩云鎮最大的酒樓便是望月樓,那里的大老板徐琳,認了新娘子做孫女,給她做了娘家人。

        這徐琳出身于彩云鎮的富貴之家,自十幾歲偶然在福地見了神仙之后便沉迷修仙。雖然本身并無仙緣,又不得修行之法,自然是沒修出個什么結果來的。不過他一生活的瀟灑,如今六旬上下,依舊是頗有風骨,少年風光,見過大世面,人生順遂,一生得意。

        其人有兩大愛好,一好風雅,二好飲酒,便擇了一處福靈高地起了望月樓建了登仙臺,就連當今皇帝也曾是他的客人,給他封了個虛名望仙侯,因著這么個虛名徐琳的酒樓開遍了大江南北,王孫貴胄結識了不少,一生雖沒有如愿成仙,但作為一個凡人來說不能不說是風光無限。

        云阮心說這新娘子也是厲害的,沒有什么背景,一來就攀上了鎮上的兩個風云人物,做了富豪望仙候的孫女,嫁了鎮上唯一的青年才俊。

        正不知怎么去找到那望仙樓,就聽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輕少男少女跑過來道:“吉時怎么還不到呀!不管了,咱們先去望仙樓瞧瞧那新娘子去!”

        一群跳脫的少年人,性子活潑的很,一個個耐不住等待,紛紛要結伴先去望仙樓,同在一個鎮上,望仙樓和裴家隔不去千山萬水去,他們等不住,自然是熱鬧哄哄的想先人家新郎官一步去看新娘子。

        云阮正好跟上他們,望仙樓并不遠,感覺走路也就半小時的樣子,這么近的距離,感覺娶個親,迎親隊伍都轉不過來啊,出門的時候,云阮瞧見已經在門外開始排起的迎親隊伍,當真是十里紅妝,望不到頭,為首一人,紅袍艷麗,正低頭與身邊的人說話,像是在做什么準備安排的事宜。

        沒想到大帝前世竟是如此騷包的一個人,云阮搖頭感嘆,騷包的裝扮,騷包的儀仗,除了那張臉沒有變化,整個人的氣場都不一樣。

        一邊想著,一邊就走到了望仙樓,云阮駐足片刻,驚嘆果然是彩云鎮最大的酒樓客棧,豪華氣派,屋頂上的飛檐峭立,廊柱高聳沖天,細節之處雕梁畫棟也不過如此,尤其是這邊的登仙臺,站在上面,憑欄遠望,頗有遺世獨立之感,空中彌漫著并不讓人討厭的酒香,涼風過耳畔,風鈴裊裊音,當真是令人飄飄欲仙。

        今日登仙臺是不接客的,因為新娘子在上面。

        這是徐琳的意思,人都說他認了女仙子做孫女,他是個雅致的人,當真就以登仙臺做了新娘子的閨閣之處,原本是偌大的酒室,文人墨客相會,俠肝義膽相逢之處,做了女子出嫁的閨閣,也就只有徐琳這種人想得出。

        紅色紗帳掛了數十層,薄如蟬翼的紅紗,只是微風浮動便像是綿延數里而去,紗尾掛著銀鈴,清音隨風,很是空靈,原本下沉的飲酒池,不知怎么引上來淺淺的一汪水,游著幾只懵懂的錦鯉,水太淺,一不小心就撞了飄在睡上的睡蓮。

        咚。

        數十層紅紗帳后,有人抬手丟了顆什么東西過來,掉在那一方淺淺的水池里,瞬間濺起層層水花,驚了一池子的魚。云阮湊過去一看,竟然是一顆雞蛋大的明珠,在水里泛著珠光,一看就是很是貴重,又瞧著不僅是貴重,像是有什么法力的東西,一圈圈蕩漾著白色的光芒,有些微法力余感……當真是有錢啊。

        帳后有人說話,是個女子,女子的聲音聽著是軟綿綿的,卻是隱約帶著一絲怒氣的。

        “小白,是他讓你來的?”

        那被叫做小白的人竟然是個男子,說話清清冷冷,卻沒有回答她,而是說的沒頭沒腦:“你們這樣有意思么?我都替你們煩。”

        哈哈,女子笑了一聲,“我也覺得沒意思。這一世下界陪著塑夜歷劫,不是他允了的么?說好了不插手,現在又來做這些有的沒的,這個時候恢復我的記憶,安的是什么心?”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47735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