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07章 不準你嫁

第207章 不準你嫁

        小白語氣中是當真不耐,“我不管你們了,反正要我做的事做了,要我帶的話也帶到了。你師父那個人發起瘋來可怕的很,他既然放了話,那你現在回去就來得及,別等他真的在作出什么事來……賭這口氣,到時候你也不會好受。認個錯,跟他回去吧。”

        這次像是聽到了更好笑的話,女子大笑:“賭氣?誰告訴你我是賭氣,我原本就是要和塑夜成婚的,這一世你沒來恢復我的記憶我也是因為心悅他才嫁他。沒人逼迫我,更不是賭氣。做師父就是厲害,總是做出一副教導我的樣子,倒像是我迷途不知返了。又是我的錯?我實在不知道自己錯在何處。”

        小白:“不知錯在何處?還不是錯在忤逆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個人……其實他對你……”

        女子打斷了他:“我如今又不是孩子了,就算是師父,也未必管的太多。他對我不過是像小時候那樣控制著,凡我不聽話了,他就要來管教我。”

        說罷,她又笑了起來,說道:“你回去告訴他,阿阮如今長大了,若是師父愿意祝福阿阮,前來觀禮,阿阮也愿意將他當高堂一并拜了。”

        云阮聽著,覺得那女子雖是在笑,聽到她耳中卻是傷心的很,她摸摸自己的胸口,無意間瞧見一處紅紗輕揚,像是有什么人來過,仔細去看,卻又沒有任何蹤跡。

        那邊,小白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徹底沒了耐心,撂下一句話,“……你們可真是煩人!罷了,不管你們了。別怪我沒有提醒過你……你好自為之吧。”

        這回女子沒有再說話。

        云阮聽到有腳步聲,被稱作小白的男子像是要離去了,她撈了幾下池子里的明珠,實在沒有辦法觸碰到,心有不甘地抬頭去看走出來的男人,竟是白九?!

        原來俗話說的沒錯,前世里的人有緣來生還是會遇到的,她對新娘子更加好奇了,提了睡袍就往紅紗帳里跑。

        大紅色的喜服向后鋪開,女子背對著她,正要對著鏡子將繡著鴛鴦錦的紅蓋頭蓋上,云阮一偏頭,就瞧見那銅鏡里的臉。

        恍恍惚惚地一瞥,是她自己的臉。

        云阮摸著自己的臉想要再將那銅鏡里的臉看得清楚些,卻被那紅蓋頭遮去了。

        這新娘子竟然是自己么?云阮一時有些無法消化,和大帝結婚,和白九是朋友……這讓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前世很牛……

        只是,他們口中的師父是誰?

        答案幾乎是要呼之欲出了,就聽一陣洪亮的笑聲傳來,人還未到,聲音先到。

        “阿阮,準備好了么?這裴家的儀仗可是說來就要來了!桓之對你,也算是盡了心的。”

        原來那女子叫阿阮啊,云阮心中想著,那便是自己沒錯了,連名字都有一個阮字。

        裴家公子,單名一個瑾字,表字桓之。

        來人上了登仙臺,華服錦衣,雙鬢染白,眼睛卻是清亮不濁,阿阮回過身,撩了紅蓋頭的一角,勾了勾唇角,起身行禮,道了一聲祖父。

        云阮了然,這人便是徐琳了,卻是自己不認識的人。

        徐琳帶了一個年紀不大的嬤嬤并一個小丫鬟來,幫著阿阮做最后的準備,那嬤嬤還囑咐了一些事,阿阮低垂著頭細細聽著,是不是地嗯一聲。云阮看不到那紅蓋頭下的人,只看到她彎下的脖子,露出一小塊皮膚來,有紅色的紋路,似是紋著一朵花。

        說話間裴家就來迎親了,吹吹打打好不熱鬧,聲音由遠及近,這邊的嬤嬤和小丫鬟面上也自然而然地染了喜氣。

        眼前雖然是自己前世結婚的場面,但云阮因為在這個虛境中是世外之人,也沒什么代入感,反而覺得挺有意思的,也如那小丫鬟一般新奇地跑到憑欄處勾著頭看。

        小丫鬟道:“小姐,裴家公子來迎親啦!坐著高頭大馬,可威風了!怪不得人家都說裴公子是咱們這唯一稱得上公子的人,大老遠瞧著就俊。”

        云阮心說這小丫鬟可真會哄人,她也在瞧,她的目力也很不錯,可這么高這么遠,也只瞧見了塑夜騎在高頭大馬上,身子坐的很直……倒是瞧不見臉上俊不俊的。

        不過,小丫鬟哄人,說的話也是不假的,想想大帝那張臉,云阮覺得就算是他騎著牛都肯定是風姿不減的。

        阿阮沒有回話,靜靜地坐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這一世的大帝當真是個凡人,有著凡人的溫柔體貼,有著凡人的紅塵凡心,云阮看著他走上了樓,一把抱起新娘子,腳步穩健的下了樓,一點顫動沒有讓人受。

        一身大紅還蓋著蓋頭的新娘子,揣在懷里像是一匹大紅布,可云阮卻瞧見裴公子的眉梢微微挑著,唇角也向上臺,喜悅之情溢于言表。當真是一個生動的大帝啊,一個她不曾見過的酆都大帝,塑夜。

        云阮跟著他們下樓,看見裴公子親手將阿阮送入轎子,臨放下轎簾的時候,俯身像是在她耳邊說了什么,很快便放下了轎簾,重新上了馬。

        這是云阮第二次見到紅轎子。第一次見的時候還是第一次見到酆都大帝的時候,那個時候,小黑和老白隨著一頂紅轎子而來,仔細一瞧,這轎子倒是和那頂來自冥界的轎子很像,錦云金鳳,珊瑚寶頂,珠簾薄紗,金銀流蘇環繞……除了不會飛,沒有鬼王熾火……

        云阮跟在迎親的隊伍里走著,心情有些復雜,難道一開始鬼王令找到她也是因為前世里她嫁過鬼王么?

        沒走多遠,隊伍突然停了下來,吹吹打打的喜樂也突兀地停了下來,像是被人掐住了,最后一個嗩吶的尾音有些跑調,音樂停下來,原本喜樂熱鬧的感覺似乎一下子就散了,讓人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

        云阮繞開儀仗往前走,遠遠就看見一個紅色的影子擋在最前面,攔下了整個儀仗隊伍。

        “師父?”待看清那抹影子,云阮欣喜地跑過去,師父這樣子她是見過的,只不過她看見的樣子是白衣,白發。然而這個虛境里的江熙宸卻是紅衣黑發,比起那白衣白發的樣子端的是妖嬈,尤其是他額間一點朱紅,叫人覺得眉眼都要飛舞起來。

        紅衣烈烈,墨發張揚,氣場開足,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將所有人攔了下來。

        沒想到師父的前世竟是這樣子的,模樣還是那般好看,只是這樣妖嬈這樣張狂,不是她印象中溫潤如玉的樣子,前世里的師父是她沒有見過的樣子。

        “國師這是要來喝裴某的喜酒?今日大喜,來者便是客,國師隨裴某回府便是。”裴瑾人未下馬,招手命人令牽了馬來。

        對面那人摸摸下巴笑道:“裴公子今日大喜,就不拘禮了。彩云鎮果然是小地方,都沒人認識本國師呀。”

        裴瑾面色如常,不言。而他身邊近侍突然跪地,朝對面之人拜下,口中念道:“見過國師,國師千歲。”他這一拜,其他人也都趕緊拜了下去,國師千歲,這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沒有不拜的道理。

        云阮有些崇拜地看著江熙宸,師父前世竟然是國師?好厲害的樣子!連她都覺得如有榮焉。

        她甚至還聽到路人有人小聲拉著身旁的人說道:“快跪下,這是當朝國師帝江大人,國師乃是仙人下凡,不可無禮!”

        帝江,傳說中天帝帝俊之子。

        眾人國師千歲的聲音響徹整個街道,就連原本看熱鬧的路人也都紛紛跪下拜見國師,唯有隊首的裴瑾,緊繃著一張臉,直挺挺地坐在馬上,握著韁繩的手慢慢收緊,唇角抿著,沒有絲毫下馬拜見的意思。

        國師千歲千千歲,三聲歇罷,只聽那紅色軟轎里的女子柔聲說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前來喝阿阮的喜酒,便只是長輩,不是國師。阿阮今日大喜,便大膽敬師父高堂,不敬師父國師了。還望師父,莫怪阿阮無禮。”

        說罷,又低聲喚了一聲阿瑾,“阿瑾,莫誤了及時。”

        裴瑾微微側身,垂眸笑了,揮手便要命儀仗繼續前行。

        “好一個敬為高堂!”國師帝江忽然冷笑,抬頭看向馬上的裴瑾:“今日怕是喝不成裴公子的喜酒了。因為這婚事,本國師不答應!”原本就妖妖嬈嬈的人,面上盡是狷狂。

        裴瑾擰眉,終是下了馬,整個人都戒備起來,直視對面的人,轎子里的阿阮沒有再出聲,一時間周遭的一切像是凝固了起來,彌漫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這是怎么一回事?不光眾人面面相覷不知其所以,就連云阮也看不懂,這劍拔弩張的感覺,究竟是要做什么。

        僵持了一會兒,裴瑾道:“國師莫要欺人太甚。阿阮并不是你手中的玩物,裴某之前親自去國師府上求親,是國師親口應下的,難道國師不記得了么?”

        帝江滿不在乎地捏了一縷發絲,“之前是之前,之前應下了,現在反悔了。”

        云阮忍不住點頭,師父做事只憑著自己性子來,這一點倒是從來沒變過。

        裴瑾聞言,眉頭緊皺,卻是無話反駁,對上無理之人,任何道理都講不通,但是他看起來并不想讓步。

        嗖——

        轎簾一掀,一抹艷紅飛出,那阿阮手腕一翻,放出一個圓環般的物什,朝前直擊而去,而她則堪堪落在裴瑾身前,看起來就像是將裴瑾護在了身后。

        云阮本能地想要去擋在江熙宸的身前,然而她并非這個虛境中的人,江熙宸也不是現世的江熙宸,而是這里的國師帝江。

        只見帝江長袖一揮,那圓環便砰的一聲擊在街邊房子的屋檐上,磚瓦擊落,那圓環在空中旋回,又朝著阿阮飛去,速度太快,以至于阿阮身后的裴瑾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身前的阿阮就被那圓環擊中了。

        “放肆!”帝江大怒,眼眸泛紅,指著阿阮道:“阿阮,你當真要與我動手?這克己手環是我親自做的,你以為用它能傷我?”

        克己手環?!

        云阮瞪大了眼睛,前世便有的克己手環,后來還是在她手上,是師父江熙宸送給她的。

        阿阮被圓環擊中胸口,當即便吐了一口血,克己手環掉落在地上,原本成雙的手環,此時一只手環孤零零地躺在地上,看起來有些可憐。

        裴瑾一手扶住阿阮的身子,讓她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捏訣,招來自己的佩劍,橫在身前。

        “裴某敬重國師,縱使國師出爾反爾,也不予你計較。但是傷了裴某的妻子,那就另當別論了。”

        “妻子?還沒拜堂,便不算是夫妻。”帝江瞧了一眼那通體墨色的黑羽劍,面露不屑,毫不畏懼地上前走了幾步,來到他們二人身前,微微俯身過去,以只有他二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塑夜,你昔日為仙君尚且打不過我,如今只是凡夫俗子,你憑什么與我計較?”

        大帝就是大帝,果然即便這一世是凡夫俗子,原本也是天上的仙君呢,名字依然叫塑夜,那便是說大帝其實是天界的人了?對于大帝,云阮還真是沒有好好了解過。她蹲在一旁像是看戲一樣,只覺得這一出戲有趣的很,相愛相殺的像是電視劇一樣,沒想到自己的前世竟然還有如此經歷,心中感嘆。

        只是那邊,阿阮便沒有她這份閑適的看戲心情了,聞言立刻臉色大變,白的可怕,捏緊了裴瑾的衣袖,聲音輕顫:“阿瑾,你先回府等我。他是我師父,不會對我怎么樣的。”換言之,若是對你,便不知道會如何了。

        裴瑾那邊聽的莫名,不知對方所言塑夜是何人,卻還是未動身,反而將她在胸前攬緊了,安撫道:“阿阮莫怕,即便沒有拜堂,你也是我心中唯一的妻子。我定會護你周全。”

        忽而一陣大風,將整個儀仗吹得搖來晃去,一群大鳥從天而降,飛沙走石,黑黑壓壓很是煞人,路人哪里還有什么心情看熱鬧,捂著腦袋逃回家中,就連儀仗隊也四散開來,場面混亂。

        阿阮抖著身子,不知是感動于裴瑾還是懼怕于帝江,焦急地握上裴瑾的手,搖頭道:“不不,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得聽我的!”

        “當真是……情、深、意、切!”帝江咬字很重,昭示著他毫不掩飾的怒氣,上前便扣了阿阮的手腕,將她往自己這邊拉,眼中那抹詭異的暗紅更深:“為師說了,為師不準你嫁給他!”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47735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