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11章 借夢魔

第211章 借夢魔

        云阮很是吃驚,“你居然還有哥哥?”

        1i1y像看白癡一樣看著她,“很奇怪么?我們魔界的人也是有爹娘生養的好不好?難不成還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就是至高無上的神界之人也會歸于虛無,你該不會以為我們魔界的人各個都是初代墮仙,能活那么久?”

        “哦……”云阮心說她也是剛知道嘛,并不糾結于此,道:“你得答應我,把你抓到的生魂全部放了,并且不再做這種事,這樣我才和你繼續談交易。”

        1i1y一陣無語,為什么她記得最初是對方要和她做生意的,為什么現在被動的人是她了?

        “你這樣不公平。”1i1y下意識說道。

        云阮笑看著她,“哪里不公平了?我手里的東西可是比你手上的東西價值高多了。”雖說這本古籍是祖母留給她的,但如果真的可以酒前任的魔界尊主,她也不會吝嗇,畢竟手抄一份對方所說的大歸元術也并不是什么不容易辦到的事情。

        在這里云阮也是玩了個小小的文字游戲,即便她答應1i1y也只是給她一份大歸元術的手抄本,并不會將整本殘本給她。

        原本要為極目賣命才能拿到的東西,眼下直接就可以從正主這里拿到,無異于一條捷徑,1i1y并沒有想太多便答應了。謹遵哥哥之命將魔界展成現在這樣,并且遵守魔界的規矩的人是族里那些長老們,她離開魔界雖久,但不管是千年前還是這之間的千年,她一向被哥哥和他所派的人保護的很好,沒受過太多約束,早就不習慣那些規矩了,即便她不遵守,她現在是魔界尊主,誰也奈何不了她。

        打定了主意地1i1y決定做個黑心商人,毀了極目的約,搭上云阮這條更有前途的大船。再說,裝什么西方占卜師用圣水收人生魂這種活,她也不是很樂意做。

        “沒錯,相比我要的東西,你要的根本不值一提。我答應你。”1i1y是個爽快性子。

        云阮沒想到她竟然這么容易就答應了,比她預料的還要干脆,看來她是果真非常想要救她的哥哥,從這一點來看,這個魔界尊主并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人。

        而且,脫去遮遮掩掩的魔女占卜師造型的1i1y,雖然妖嬈,眼神中卻并無污穢,想來她的哥哥一定將她保護的很好吧,云阮心道。

        說話算話,云阮點頭,“等這些昏迷的人醒過來,我會給你你想要的大歸元術,不過你這個人是有前科的,所以,只能先給你一半,后面的那一半,得先觀察一下你的表現再說。”

        1i1y:?!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都說了答應你,我們魔界的人一向是說一不二的,肯定會按照你說的去做!”

        云阮安慰道:“魔界尊主,別生氣。你也說了,比起你要的,我要的根本不值一提,魔界不是向來注重等價交換么,你也別客氣,你答應我的事就勉強算是等價一半的大歸元術了。至于剩下的一半大歸元術,我會向你討要等價的報酬來交換,不會讓你們魔界的人破壞規矩的,更何況你是尊主,我肯定不會讓你被人戳脊梁骨。”

        1i1y心說跟你客氣個毛!我本來就是想占你便宜啊!果然人界的人才是最狡猾最不要臉的!

        好歹是魔界尊主,以前也是魔界的小公主,怎么可能隨便就被人戳脊梁骨,再說了,事關重大,大歸元術這樣的秘法,她根本沒有打算泄露,就連族中的長老她都是打算瞞著的。原本就沒真的守什么魔界的規矩,現在愣是被人這么擺了一道。

        有苦說不出,1i1y扭頭哼了一聲,算是勉強接受了。

        云阮也是好說話的人,見她答應了,便打算將這能量捕捉器先收起來,倒是一旁的李薇然有些緊張地問她:“阮阮,要是放了她,她食言了,不做事逃跑了怎么辦?”

        1i1y不屑道:“你大可放心,不就是擔心你那個小情人兒么?他的魂魄就在這里,我現在就可以讓他回去,這樣你總算能放心了吧?”

        舒淼的魂魄就在這里?李薇然也顧不得去理會1i1y說的什么小情人兒的說法,瞪大了眼睛望著云阮,如果舒淼就在這里,她不可能看不到,因為她可以看到鬼啊。

        云阮心道不好,被1i1y說出來了,薇然那么聰明,剛才打斗起來怎么看都是三股力量,估計是不好瞞過去了。

        舒淼的魂魄反而沒有那么緊張,完全被小情人兒這個詞震懾到了,經過這么一件事,他現李薇然對他未必是沒有感情的,而且搞不好自己哪天真的就死了,要是連那么一句話都沒說出來,他可真的是太窩囊了。

        “阮阮,等我醒來了,你一定要提醒我,讓我給薇然告白!”下定了決心,舒淼的魂魄悄悄和云阮說道,他現在是清醒的,恐怕一回到身體便要進入睡眠,恐怕自己另一個反差極大的性子搞不好會悶在心里一輩子都不說了。而他這個另一個反差極端的魂魄本身又無法去做出那樣實質性的行為……

        總不能以魂魄的姿態去告白吧?就算薇然不會覺得可怕,怎么說都像是告別更確切些……

        云阮應下了,心里卻不知道該怎么和薇然解釋才能讓她接受舒淼本身和魂魄存在反差的問題……感覺和精神分裂癥患者沒有什么分別啊!

        1i1y不耐道:“喂,你們說完了么?可以讓我先出去么?我好歹是魔界尊主!”

        胖胖還記恨她扯了自己的毛,上前對著她就是一陣狂吼,口水噴在堂堂魔界尊主的身上,惹得對方暴躁大叫。

        這么大的動靜,云阮想當聽不見都不行,止住胖胖之后又上前將能量網撤去,舉了舉手里的能量捕捉器,有些調皮地威脅1i1y道:“雖然我只是個沒什么能耐的小天師,我能捉到你一次,就能捉到你第二次第三次,你可別仗著自己是魔界尊主的身份就耍花樣啊!”

        1i1y挑眉:你也不是什么無名之輩。哪有這么厲害的小天師?

        三人一并回到醫院,李薇然一心想著照顧舒淼,便先回到了病房去看著。1i1y釋放了所有先被抓回魔界的生魂——因為只有將生魂放在魔界,才能避過冥界的人。

        只是沒想到,這一放,游蕩的生魂從混沌中一下子清醒過來,被激的興奮不已,四處亂竄,把她之前費盡心思想回避的人招來了。

        冥界的人,老白和小黑兩人,一黑一白,出現在醫院。

        老白依舊是斯文打扮,比起小黑來更沉穩些,小黑也依舊是跳脫性子,見到云阮很是開心,二人是察覺到大量生魂四處游逛,但冥界卻沒有什么大批量收割的任務,便化了人間的模樣來查看。

        相比沒日沒夜鎮守酆都的大帝來說,老白和小黑都是人界的“老江湖”了,人界的模樣和冥界的模樣差別不大,也十分游刃有余,沒有什么拘束。

        云阮上前和他們兩人打招呼。

        老白頷,目光落在了1i1y身上,躬身做了一個像是行禮的動作,“魔界尊主,明心?您怎么會在這里?”這魔界的小公主出去游歷千年,最近回到魔界被推上了魔界尊主之位,也讓千年沒有尊主的魔界有了新希望,即位大典的時候他見過她。

        大帝去參加魔界新尊主的即位大典,老白去了,小黑自然也是去了的,只不過他根本沒留心這位魔界尊主,反而是找過去看熱鬧的司命八卦命格去了,此時聽老白提起來,也趕緊規規矩矩地朝1i1y行禮,免得被他念叨自己在外丟了冥界和王的臉。

        1i1y,也就是魔界尊主明心,仰著下巴,安心地受了,這兩個人非常鮮明,一黑一白,雖然沒有吐著長長的舌頭手拿鐵鏈條……她也認出來是冥界大帝身邊的左右二使了,當受這個禮。

        云阮好奇地念叨:“居然還有個中文名?你是混血?”

        她一個魔界公主出身,身上只會是魔界王族最高貴純正的血統,混哪門子血?1i1y捏著太陽穴瞪她一眼,“記住了,本尊主的名字,喚作明心。”1i1y只是她過去在西方游歷時起的名字,現在用來裝魔女用了而已。

        人界相較其他幾界都更為復雜,不僅有很多國家,而且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統治,所以云阮也不與他們講究太多禮數,更何況這個明心雖然是魔界尊主,年齡至少也有千歲,看起來卻比她大不了多少,心里自覺親切,云阮便將她當朋友一般交往,隨口道:“那我往后就叫你明心,我叫云阮,你以后可以叫我的名字,云阮,阮阮都可以。”

        明心自由自在慣了,從來都不喜歡當這個魔界尊主,也不在乎那些規矩,大大方方地就應了,張口就喚了她一聲阮阮。

        一旁察言觀色的老白頗為意外地挑了挑眉尖兒,其他幾界都在花心思想著怎么討好這位魔界的新尊主,好爭取到更多的利益,沒想到云阮輕輕松松幾句話這就算是和魔界尊主交上了朋友,也真是有意思。

        小黑心思不在這里,放出安魂咒催著那些四處游蕩的生魂歸了體,便開始纏著云阮問大帝在人界的表現。大帝在總會的職位那么高,說實話真的沒什么事好做的,云阮三言兩語便說完了,小黑不免有些失望,簡直是恨鐵不成鋼,突然想到什么,朝明心又是一禮,道:

        “尊主,能不能借你們魔界的夢魔一用啊?”

        “不借。”明心側目,對他這張口便要的態度頗有些不滿,夢魔雖然不是什么人,只是一個魔獸,但是也不是這么隨意借來用的。

        小黑頓時耷拉下臉來,活像一只垂頭喪氣的驢子。

        云阮看得好笑,問他:“你借夢魔干什么?說起來,夢魔又是什么?”

        小黑皺眉把云阮往旁邊拉了拉,湊上去自以為很小聲地道:“王做了惡夢,這不是剛好遇見魔界尊主了么,我心想著借夢魔一用,好讓夢魔將王的惡夢吞了,讓他以后睡覺都安穩些……誰知道,魔界尊主是這么小氣的人。”

        明心深吸一口氣,扭頭對老白道:“喂,你們冥界的人就這么沒有禮貌?我還聽得到好么!”在她臉前就說她壞話,還真當她好脾氣好欺負了,她可是魔界尊主!

        老白皺眉將小黑扯回來訓斥他道:“不可對魔界尊主無禮。”

        小黑個頭沒有老白高,怎么看都像是被老白拎在懷里的樣子,他縮了縮脖子,認慫的話張口就來,“請尊主大人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哎呀,前輩,前輩……”

        明心不屑地看了二人一眼,總覺得兩個人拉拉扯扯地有些奇怪,轉而對云阮八卦道:“他怎么剛才叫你王后?你和冥界之主是什么關系?”怪不得她身上有鬼王熾火的力量,如果是冥界王后,倒是說的通。

        云阮連忙擺手:“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對大帝只有崇敬之心,不敢褻瀆,哪里敢做他的王后。”只不過……突然想到迷夢之中見到的裴瑾裴公子,云阮突然茅塞頓開的樣子,心道也許是因為前世里那個阿阮嫁給了大帝,所以今生換到她有機緣得到了鬼王令吧。只是這種比較私密的事就不足與外人道了。

        明心只是好奇求證,并非像小黑那樣自內心的八卦,于是便又問小黑:“冥界之主竟是會做惡夢的?”有意思,冥界之主出身天族,生來就有仙身,法力非后來修仙者可比,做個惡夢,就算是被心魔引入環境,應該也能應對,至于借夢魔吞夢么?

        老白心知這惡夢是何根源,聞言不語,只是狀似無意地看了云阮一眼。

        云阮也有些好奇,剛才她說的那一番話絕對不是在老白和小黑面前奉承大帝,她是真的每次看到大帝都自內心的敬重他,頗有些只敢遠觀不管褻玩之意。大帝雖然面冷,卻對她很是照顧,也從未對她過脾氣為難過她,甚至還在她生日的時候親自帶她到冥界看彼岸花海……

        “大帝做了惡夢?很嚴重么?怪不得看起來總是沒有睡好的樣子……”想起來,云阮似乎覺得最近見到大帝的時候他好像真的是有些眼底黑的,難道是因為做惡夢沒有休息好?

        本書由瀟湘書院,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55498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