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22章 千鈞一發,救人

第222章 千鈞一發,救人

        毛僵似乎也沒想到對方一個小姑娘竟然什么兵器也不用,直接拳頭招呼,愣了片刻之后,便立刻抬臂格擋。

        這一拳云阮用了全力,想一拳將對方打暈,但她畢竟實戰經驗不足,又是第一次遇到毛僵這種高級的僵尸,也未曾想到對方是功夫極好的,幾拳下來,對方招招擋下,卻沒有反攻,頗有些耍猴兒的感覺。

        云阮被他這只守不攻的態度激地血熱了幾分,她學功夫的時候年齡稍微大了些,一直都是江熙宸教她,和江熙宸對打,他是不會盡全力的,而云清山上,除了師父就是師尊和小師叔,師尊懶得動彈,小師叔又愛好和平只喜歡制藥,拒絕動手,她的陪練也就只有被江熙宸抓來的小鬼和纏著小師叔不放被他騙來陪練的妖精,那些個小鬼和妖精,要么戰戰兢兢,要么擺花架子好看,根本不肯和她認真練。

        現下雖然知道任務重要,但云阮到底是年少,有著好勝的熱血和無限的精力,甚至性子里也帶了點江熙宸那種狂傲,對方越是躲閃,她便越是想讓對方認真和她打,然后她再將他打趴下求饒。

        化解了云阮一擊,將她兩只手輕易地繞到背后,一個小擒拿之后毛僵突然說話了,聲音低沉而又沙啞,像是千年沒用過的破鑼,嗓子眼兒里發出嚓嚓的雜音,說話像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

        “你,打不過。”

        被他這么一說,云阮挑眉,忽然開始冷靜下來,嘴上卻是說:“再來!”

        經過剛才的幾番過招,力氣和招數上,她的確勝不了這個毛僵,可若是他要傷自己,根本不用過這么多招,她幾乎就可以斷定了,對方是個吃素的毛僵,并不準備傷人。

        毛僵也看出來對方并不是要殺他,甚至不怕他,他停下來,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指了指青銅劍。

        云阮竟覺得有些掃興,也收回了拳頭,順著他的目光,問道:“你是想要這把劍?”

        毛僵點了點頭,那破鑼一樣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如果,你要劍,可以給你,但是……雪蓉,還我。”

        這個毛僵有些和傳聞里的不大一樣,云阮摸不清他的情況,莫名其妙地說:“雪蓉是什么?”

        問完這句話,云阮敏感地察覺到,毛僵身子有一些顫抖,他長的高大,臂膀結實又會功夫,放在過去應該是個武將,這一個輕微顫抖,竟抖出一些與外表不符的脆弱來。

        他沒有說話,云阮拿起青銅劍,原本只是想遞還給他,誰知剛湊近那毛僵,他不知怎地就突然暴躁起來。

        “別,過,來!”毛僵嘶啞而后震怒的聲音,在夜里異常恐怖。

        云阮心里一突,以為是拿著武器刺激了對方,正要倒握住劍柄好讓劍尖朝下,便見對方突然朝自己撲來,一陣烈風襲來,她提著劍堪堪躲過,卻還是被那速度極快的毛僵蹭了胳膊,那股子力道將她撞到一旁的櫥柜上,玻璃棱角硌著軟腰,讓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若是她剛才沒有躲過去,說不定會被這毛僵掀飛出去!

        “雪蓉,還我。”毛僵固執地念叨著,又是朝她靠近,又是眼白泛血的沖她嘶吼,與其說是一個暴怒的人,更像是一頭發了狂的野獸。

        云阮皺緊了眉,不敢有所松懈,她完全沒有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似乎是從她拿劍開始,又似乎是從她問雪蓉是什么之后開始的,總之毛僵突然發狂,和之前判若兩人。

        任務要求保護這柄青銅劍,收毛僵,惡劣情況下就地誅殺。

        所謂的惡劣情況,是總會老干部們考慮到毛僵的嗜血和強大,為了公眾安全考慮的,不能有人傷亡,所以一旦毛僵失控,就地誅殺就是功德。然而,云阮一向都是收服為主,并不喜歡誅殺。

        可是眼下并不樂觀,青銅劍不能丟出去,云阮心里只有這么一個念頭,反手提了劍,以握劍的姿勢迎了上去。

        劍身極重,她不是用慣劍的人,江熙宸就是考慮到她腕力小才給她誅邪綾,此時手里拿著這么一柄重劍,云阮頗有些吃力,卻又不能丟手,只好勉力而上。

        “雪蓉!雪蓉!”

        毛僵原本空洞的瞳孔散開的更大了,乍一看去,染血的白色眼底有兩個黑洞一樣,很是瘆人,他臂力驚人,見云阮虛晃一招便跑,他抬手抱著一個柜子就朝云阮砸去。

        砰,木質的柜子,是厚重的材料,速度極快地擊中了并排的兩列玻璃櫥窗。云阮以劍身撐起殘破的半邊柜子,勉強縮在了一個狹小的三角區域里,雖然沒有被柜子砸到,但是摔在地上的時候一手按進了碎裂迸濺了一地的玻璃渣。

        因為剛才的一番激烈動作,血流的很快,掌心黏膩。在云清山的幾年,她被師門里的三個男人保護的很好,幾乎連痛經都沒有經歷過,即便她不是個不能忍痛的人,也有些受不住了,十指連心,痛得抽氣,一個音節也發不出。

        毛僵的異動導致剛才的陣法被破壞了,云阮此刻心里有些絕望,沒有了陣法的屏蔽,她又流了血,身處在古玩街這種可能會有很多古靈魂徘徊的地方,真的是很不利。

        只是眼下,毛僵并未停止動作,甚至在聞到了血腥味之后,更加興奮了。云阮不敢停留,另一手抽了張止血符出來貼在身上,甩了甩受傷的那只手,將大的玻璃塊甩掉,也不顧得還有細小的玻璃渣在傷口里,身子一滑,快速地將劍抽了出來,轟隆一聲,柜子倒地,將之前的玻璃櫥柜徹底砸了個粉碎。

        云阮褪下手上的手環,成對的克己手環一左一右朝毛僵飛去,這法器倒是讓毛僵有所顧慮,將他纏住了一會兒,手環雖然柔韌,卻是法力無窮。可是云阮卻不覺得樂觀,她幾乎是用盡了最后的力氣在玉寶堂布了結界,以免那些不懷好意地鬼邪循著她的血氣尋過來。

        誅邪綾似乎感受到主人體力減弱,砰的打開,環繞在她身周,撐開了一個小的護身結界,只是這個結界可以擋住厲鬼,卻不見得能擋住毛僵,另一邊,毛僵趁著蕩開手環的時機,嘶吼著朝云阮撲了過來。

        云阮此時換到了離毛僵遠些的地方,正在努力想著如何對付他控制住他,身后便是打開的窗戶,眼看著毛僵攻過來,她手腕無力地提了提那柄青銅劍,心中絕望,她太自負了,低估了毛僵的威力。

        隨著毛僵強有力的攻擊迫近,誅邪綾的結界震碎,她胸口的鬼王令突然飛了出來,憤怒地燃著了。

        “阮阮!”身后突然有人一把勾住了她,還未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便跟著朝后面的窗外倒了出去,胸口的鬼王令也被扯了一下,像是硬被拽回的小狗,雖有不甘,但火焰一下就弱了,隨著主人向窗外落下。身子掉出窗外的一瞬,毛僵已經近身,云阮只覺得手中一輕,劍被人奪去了,她下意識地手心用力,卻只抓到一個涼涼的東西,之后便是一陣短暫的失重,而后像個沙包一樣撲通一下落了地。

        得到青銅劍的毛僵雖然兇惡卻不再戀戰,一手勾了窗戶棱攀上了屋頂,快速地逃走了。

        玉寶堂是二層的仿古建筑,比一般的二層民房有些高,可是云阮身后的人給她做了人肉墊,掉下去的時候竟然不覺得疼,耳邊一陣嗡鳴,落地的時候仿佛聽到身下的人忍著痛哼了一聲。

        這一側的窗戶下面是個放雜物的小窄道,對面就是隔壁的后院墻,沒有什么人經過,兩個人從二樓掉下來也沒人看見。

        云阮手腳并用地起來,沒感覺身上哪里痛,趕緊去扶她的人肉墊子,這才將人看了個仔細。

        “……黃伯?您怎么來了?”云阮大吃一驚,不僅因為黃文適時地出現在這里又這樣不要命地救了她,還因為他今天不知道抽了什么風,竟然剪短了頭發刮了胡子,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她差點不敢認。

        黃文臉上沾了灰,覺得身子骨像是散架了一樣,但又似乎有種說不上來的舒爽感,就好像銹了很久的鏈條打斷了上油再接上一樣。

        “嘶……丫頭,你輕點……”黃文虛弱地抗議拼命將他上半身拖起來的云阮。

        云阮心情有些復雜,她是真的沒想到黃文竟然回來,要不是他勾著她跳下來,剛才被毛僵撞出來的話她可能會受傷很重,黃文明明是個怕死的人,卻給她當了人肉墊,玉寶堂的大門被她從里面鎖死了,整個二層樓只留了那窗戶一個入口,他竟然爬上來了,雖然不是真正的老人家,但云阮知道,他是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凡人,沒什么身手底子。

        她很感動,在那樣千鈞一發的時刻,他一個和她沒什么關系的人,給她做了人肉墊子,一把老骨頭從二樓摔下來,看著他一動不動的,云阮心想,要是他就這么摔殘了,她一定會把他當自己長輩一樣照顧他到老,順便連他說過救了他的那位老奶奶也一起養著。

        “丫頭……你弄亂我頭發了,今天剛做的發型。”黃文忍無可忍地輕輕拿開云阮使勁兒拖住他頭的手,起身盤腿坐到了地上。

        云阮:……

        這位長輩總是不正經,每次見了她都各種稱呼,什么小天師小仙姑的亂叫,但每次叫她阮阮的時候,多半是正經的,剛才在窗外叫她那一聲,她差點沒反應過來。云阮哭笑不得,心道沒事就好,剛才還以為他要摔出個半身不遂呢,居然還有閑心思心疼發型!

        不過,仔細一看,做發型什么的可能只是瞎說,也許只是他自己隨手抓撓了兩下出來的發型。

        云阮松了口氣,整個人都似乎卸下了防備,緊繃的面部表情這才開始松軟一些,她長吁一口氣,靠在玉堂春的墻上,緩緩道:“黃伯,謝謝您了。”

        不過,青銅劍丟了,這是她的嚴重失職。

        黃文也和她一起靠在墻上,伸了伸腿,抻了抻胳膊,像個沒事兒人一樣。

        云阮有些奇怪,“您沒事兒?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不過,我可能暫時沒辦法和您一起去。我得留在這里,天亮才能離開。”她身上血腥味有些濃,這么大喇喇地走出去,恐怕會招致惡靈,落入更壞的境地。玉堂春有她布下的結界遮擋,剛才經過毛僵那一場折騰,她體力幾乎耗盡,法力都用來維持結界了,一時半會兒恢復不了。

        黃文自己也有覺得有點奇怪,納悶兒道:“好像還真是沒事兒,剛掉下來的時候還覺得疼,這會兒連疼都不知道了。難道是麻木了?你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摔壞神經了啊?”

        云阮無奈地伸手掐了他一下,沒什么力道,但是也能刺激一下疼痛感。

        “哎哎哎,還真動手啊?”黃文假意躲著,像是受了多大的疼一樣。云阮好笑地看他一眼,兩個人沉默了幾秒,突然都哈哈大笑起來。

        黃文:“你這個一直牛氣哄哄的小天師看起來挺慘啊。”他嘖了一聲,看著云阮沾滿血跡的手,翻遍了衣服口袋也沒有找到能清理一下的東西。

        云阮被他感染,也和他說著玩笑話,“您這個怕死怕事的老人家倒是看起來挺有精神。什么神功護體,這么高的二層樓下來一點事也沒。”

        “嗨,哪有什么神功護體,就是皮糙肉厚,命賤,好活。你瞧,我這胳膊都擦傷了。”

        黃文穿這個老舊襯衫,袖子卷過肘關節,撐著云阮落地的,肘關節嚴重碰撞,他們掉下來的這個小窄巷子根本不會有人打掃,地上土灰石子亂七八糟的,僅僅是擦傷根本不可能。

        他一邊說,一邊還舉著手肘子往云阮那邊遞,自己也看過去。

        云阮嘆口氣去看,這一看,兩個人對視一眼,都有些懵了。

        黃文的胳膊肘干干凈凈的,除了幾個被石子壓出來的坑,什么都沒有,連破皮都沒有。

        怪不得不疼了啊,根本沒有傷。竟然沒有傷?!云阮還算鎮定,只是疑惑地看了黃文一眼,倒是黃文自己,反復看著胳膊肘,像是見了鬼一樣。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75649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