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28章 蓉娘

第228章 蓉娘

        她小心翼翼地用手帕遮著半邊臉去看云阮和小黑兩個人。

        云阮正聽她講著,見她突然不說了,便問道:“帝江求了一碗什么?”帝江興許就是師父的前世,他不喜歡她去探,但聽別人提起來,多少還是好奇的。

        小黑年歲沒那么大,是個妥妥的后輩,懂事之后便沒有聽說過什么帝江,也被云阮說的好奇起來,問道:“帝江是誰?我怎么沒有聽說過?”

        孟婆輕咳一聲,心里直打鼓,不知道為什么這姑娘竟然似是知道這個人一樣,一時拿不準,但又不敢說,被小黑追問的這一句更是讓她心煩,連忙打馬虎眼:“什么帝江啊,你們聽錯了,是帝,諦聽,對,就是諦聽,神獸,來我這求了一碗倒,喝完在我這店門口睡了三天三夜……哈哈哈……”

        小黑:“……咱們冥界居然還來過神獸?”

        最后孟婆自己都覺得實在是編不下去了,尷尬地笑了幾聲,對小黑的疑問直接選擇了忽略。

        云阮和小黑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在說些什么,孟婆趁這個功夫閃身進了內間,算是把這個事揭過去了。小黑完全當時孟婆瞎說,對云阮道:“別理她,孟婆這人就是這樣,許是在這里悶壞了,平時就愛扣著人講故事,說大話,以前還說自己是孟姜女呢,后來查證人家孟姜女比她年輕多了……都是她自己瞎編的。”

        云阮點點頭,心里卻是有些在意,因為她覺得帝江和諦聽雖然第一個字音是一樣的,但若是把諦聽說成帝江,怎么都感覺不是一個太容易說錯的地方,再者說了,人家諦聽一個神獸,最多當個坐騎,可沒那么多亂七八糟的煩惱,來求什么湯……

        這件事讓云阮頗有些在意,她善于觀察,孟婆又那么不自然,她已經看出來孟婆是在遮掩,便也沒有再問,只想著回頭去找那無名店主問黃文的事的時候再恢復一些前世記憶,好看看和帝江有關的事。

        于是,待孟婆端著兩碗熱湯出來的時候,她便也沒有纏著她問,就讓她覺得自己已經把這事蓋過去了。孟婆卻是熬得一手好湯,聞著就很鮮,聽說很補法力,云阮拿著勺子攪了一下,居然是皇參乳鴿湯……想也沒想就喝了。小黑卻是捏著鼻子,聞不慣一丁點兒藥味兒,被孟婆笑話還沒個姑娘干脆之后,一口氣喝了個精光。

        “說起蓉娘啊,哦,對,她原名叫雪蓉,就是你們說的那個名字。我孟婆記性是出奇的好,任職以來這幾千年,不管是長的美還是丑,但凡我看過一眼,沒有認不出來的。蓉娘長的一副好面貌,死的時候還很年輕,到我這來的時候,我看她魂魄有殘缺,怕是過不了輪回檢查那一關,便就好心提醒了她一句,結果她不喝湯又說不輪回,當時差點被鬼差拿走,我那時正失戀呢,就想留個丫頭在身邊解悶兒得了。第二天啊……”

        小黑打斷她:“……您要是從第二天說到現在,我們可都得等到毛兒白了。勞駕您說重點,人在哪?”

        孟婆沖他無比嬌媚地瞪了個眼,接著道:“后來我托人給她在市集那邊賃了個鋪子,她在那做點小生意,喏,就在奈何橋頭那邊正數第五間。這人感恩,又心靈手巧,沒有不會做的,總是給我帶東西,聽說我想去求同心結,給我送了這一屋子的同心結。一點小恩小惠,記了幾千年,真是……”

        云阮在聽她說魂魄殘缺的時候心里就認定了這個人便是他們要找的雪蓉,于是心里也就安定起來,反而開了小差想別的,此時聽到她說了雪蓉的位置,也不準備多耽擱。

        別的沒有多問,臨走前反而問了孟婆一聲:“請問您這兒……有能讓人想起前世的湯么?”

        孟婆被問的愣了愣,一瞬間感覺自己的血壓都飚高了,不確定地問了句:“什么湯?”

        云阮想到師父江熙宸不喜歡她去問前世,又搖了搖頭,“沒什么。”

        待云阮和小黑的身影消失了,孟婆才回過神兒來,琢磨著自己剛才雖然一時說順溜了嘴,但也算是圓回來了,雖然圓的不想那么回事兒罷了,但仔細一想,現如今人也不是以前的人了,不管帝江在她這里喝了什么,也都早就吐了個干凈,而這個小姑娘又重新做人前塵忘盡,她不過就是當年被牽扯進來的,就知道這么點小秘密,守了這么多年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他們那事確實也是慘了些,她不怎么出冥界,也是后來聽說,嚇得躲了好幾年,誰知帝江那混小子竟沒來找她的麻煩……現在又換了個身份逍遙。多少年前陳芝麻爛谷子都化成灰的事,她還怕這些干什么,說不說也沒什么意義,想到這,她隨即手里的帕子一甩,扭著腰又上前頭迎著人逼人喝孟婆湯去了。

        現在人的壽命普遍變長,死人的速度沒有那么快了,世界和平,大規模死人的情況也不多,冥界這邊偶爾也有空閑的時候。孟婆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店門口,撐著自己的頭,看著遙遙沒有邊際的忘川彼岸,似乎又能想起當年踏著忘川河翩然而至的少年人。

        她的記憶的確如她自己所說那么好,即便過去了千把年,腦海里那副畫面也好像是能活起來一樣。那是她守在忘川旁,第一次見有人踏水而來,一身紅衣,映著綿延數里的彼岸花,晃了她的眼。

        那少年人她只聽過名號,也是第一次見,據說是六界里混的沒邊兒的狂妄角色,若是放到現在,那就是一個為禍一方沒個規矩的小霸王,出身豪門財大氣粗,年輕又強大,有不懼天地的傲氣,萬物都不放在眼里,硬要用一個簡單的詞來總結的話,那就是一個沒底線的小兔崽子。

        這人生來身份便尊貴,是神界王族的小王子,父帝最寵愛也最拿他無可奈何的孩子。生在神界,便秉承了天地賦予的強大神力,拜了仙界的元清上仙為師,很快便成為六界同輩里修為最高的,六界里來去自如,結交也沒個原則,卻是打架偷神獸放走六界要犯還參與了妖界奪嫡的事……用這等上好資歷做了不少混賬事,六界沒有歡迎他的,他也不惱恨,反正人家攔不住他去哪,就在六界整日提心吊膽的日子的時候,他卻是貪戀紅塵,留戀人間去了。

        那樣一個心中無懼的人,來求她一碗忘情,舍去一身七情六欲,變作無心之人后,再去紅塵打滾。他說,他從不信命。

        可是,后來,她再次聽說他的名字,卻是一個神界王子的隕落,為了一個叫阿阮的女子,那人還是他的徒弟,結局也實在是也很像他那混蛋的風格。

        孟婆瞇了瞇眼,眼底盡是一片紅色彼岸花,少年紅色的衣擺和那些彼岸花融為了一體似的,清清楚楚的影子逐漸淡了。她若是沒記錯的話,在那片彼岸花海里,她還曾見到另一個少年,抱著醉夢三生倒在忘川河了,她慌忙趕去將那人撈起,聽他叫了幾聲阿阮便醉的不省人事,醉夢三生那個酒,就是她孟婆的醒酒湯也醒不了。

        直到后來老白趕過來,她才知道,那是他們冥界新主——塑夜。

        孟婆想的有些累了,搖搖頭,將手里甩的百無聊賴的帕子塞進懷里,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這忘川河岸一個煮湯的生意人而已,給客人喝的都是往前走的良藥,收取的都是該被留下的回憶。

        **

        三生石畔,相思樹下,蹲著兩個人,正對著圍在三生石外的圍欄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說什么,姿勢頗為不雅。

        小黑大老遠地看見了,小心翼翼地墊著腳過去,一腳一個踢在那兩個人的屁股上……

        “小月月!小司司!好久沒見啊,想不想我?”

        云阮不由得張大了嘴巴,看著那被踢了的二人像被踩著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其中一個是月老,另一個竟然是個做男子打扮的年輕女子,倒不是云阮眼睛毒看出來的,而是這女子實在是裝扮的敷衍,根本沒有掩飾女扮男裝的意思。

        “想你個鬼!”女子比月老反應快,跳起來就追著小黑打。月老后知后覺,也不甘示弱,舉著手里的杖子就追了來。

        小黑也是慫包,總是躲在老白身后躲習慣了,明明比云阮還高出來一頭,卻像個不要臉的小雞崽子一樣躲在她身后。

        云阮無奈,制止道:“別打他了……”這話說出來自己都覺得羞恥,這欠揍的小黑,該打!

        小黑得意地在云阮身后晃著腦袋和云阮說:“這倆壞東西,一個是月老那個老糊涂,你以前見過的,旁邊那個一點女人味都沒的女人就是司命。”

        云阮點頭,剛才的驚訝過后,已經沒什么表情了,聽說過這三位“六界黃賭毒”的名號,剛才順著一想就知道沒見過的那個就是司命了,只是她今天才知道司命竟然是個女的。

        作為女子的司命果然還是不愛聽別人說什么沒有女人味,停下來看了小黑一眼,笑得不懷好意,“聽說你家那個前輩對你關懷的很,之前咱們拿靈云上人家的小徒弟打賭的事,你說要是靈云上人親自找上門來告狀,你家前輩會怎么罰你?”

        小黑不得瑟了,瞪了司命一眼,“小司司,你不愛我了。”這事之前就借著給靈云上人那徒弟換替身的事揭過去了,再戳出來,少不了一頓罰。

        小司司哼了一鼻子,“二貨。”

        一旁的月老表示對三人的友誼堅定不移:“你們兩個沒良心的兔崽子相親相愛,沒人愛我這個老人家么?!”

        小黑和司命連忙掛上討好的笑容蹭到月老邊上。

        云阮不驚訝了,卻是覺得有點雷,果然是黃賭毒不分家,三人關系可真是好啊,她一時插不上話,趁著他們三人聊天的時候,無數次地朝市集那邊看了看。

        小黑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把正事給忘了,連忙和另外兩人告假。

        月老和司命兩個閑人,一聽有正事也都樂于奉獻余熱,紛紛表示自己肯定能幫上忙。

        云阮心道確實也是能幫上忙的,司命掌管人間命數,定然能夠知道那個雪蓉的一生故事,而月老也許能知道她與那毛僵之間的事。

        于是一行人便一起去了市集。

        月老和司命雖然很閑,但也不是閑到無聊蹲在那兒的,他們也有事要找小黑商量,只是也沒有火燒眉毛那么緊急。三人臭味相投,都是一樣的好奇心重唯恐天下不亂,一聽說有稀罕事,便就哈巴狗一樣的被引去了。

        蓉娘,也就是雪蓉,她的店鋪正如孟婆所說,正數第五間,很容易便找到了。正對著街市,很是熱鬧的一片地方,女子扎著一個長馬尾,穿著簡單樸素的衣裳,抱著一個竹筐坐在門口細細地編。時不時有熟客經過,向她打招呼,喊她蓉娘。

        “蓉娘,忙著呢?”

        她笑著應和一句,又低頭擺弄著懷里編了一半的竹筐,四仰八叉的竹條,在她手下乖順的纏在一起,密密實實,變成一件精美的器具。

        云阮他們來的時候,就看見那么一副歲月靜好的畫面,女子身后還有其他小筐,店里琳瑯滿目的小玩意兒,看得出來都是她那雙靈巧的手做出來的,即便不是完美無瑕,卻也都是用心精巧的小物件兒。她不由得驚奇,是有什么樣的耐心,才能在千百年里做出這樣一屋子的手工品。

        “請問……你就是雪蓉?”云阮像是怕打破那女子的平靜一樣,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女子愣了一會兒,才抬起頭來,見是一個小姑娘問她,笑了笑道:“是,不過太久沒人這么叫我了。你是?”

        人找到了,云阮心也落了地,便將自己的身份和來因與雪蓉簡要說了一番,又拉出小黑作證,讓她不要擔心自己會傷害她。小黑人緣好,整個酆都都知道他黑右使,大家喜歡他,便都賣他個面子,雪蓉自然也是認得的,對云阮也更加溫柔。

        ------題外話------

        227章已替換正文,昨天訂閱過的不會白花錢,不用擔心幣幣白花。對不住了,昨天沒來得及換,早上才審核通過。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82415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