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33章 經年再見

第233章 經年再見

        三人組在門外露出一臉失望的神色,卻還在互相嫌棄。

        云阮心道,這個彭陽果然是個好男人,可是,他怎么就變成了毛僵了,這么一個人,對蓉娘這么好,她是要收了他還是放他走呢?想來想去,她覺得自己真是很心軟。

        塑夜卻也是心思飄遠,全都飄去那夢里的阿阮和裴瑾身上了,因為他記得最后的印象里,也是一場婚禮,卻未來得及洞房花燭。

        裴瑾,到底還是死了。死的透透的。

        “大帝,您說,六界有可能彼此融合,成為一個全新的世界么?沒有互相制約和猜忌,沒有危害沒有壞心,甚至不同界出身的人只要彼此愿意就能夠陪伴彼此,在一起生活。這樣……有可能么?”

        云阮小聲問著身旁的大帝。

        塑夜看著她,沒有說話。她那雙帶著希望的眼睛看著自己,他實在不忍心在那雙眼睛里看到失望。六界原本能夠成為六界,就是因為六界彼此之間有隔閡,有不可跨越的鴻溝,人和鬼無法和平相處,人和妖也無法共處,仙魔兩界更是勢不兩立,唯有神界清高,卻是遠離其他五界高高在上,想要六界一統親如一家是不可能的。

        那些因為想要獲得權力和能力而妄想統一六界的人,都沒什么好下場。

        可她這番話,他能明白,不是野心,是善心,所以才無法說出任何令她失望的話。

        云阮說罷,也覺得自己有些癡心妄想,搖了搖頭,也沒等塑夜開口便笑道:“隨口說的,想也知道不可能,哈哈。”

        很快,房中沒了聲響,三人組完全沒了興趣,便吵吵嚷嚷地要轉移陣地。

        幾人走的,忽然一陣地動山搖,塑夜穩穩地抓住了云阮的小肩膀,將她帶在身側護著,卻是冷眼看著毫無防備的三人組摔得東倒西歪。

        月老:“小夜你……”

        司命接上:“重色輕友……”

        小黑顫顫巍巍地爬過去抱住塑夜的大腿:“……王,嚶嚶嚶。”

        塑夜優雅地帶著云阮后退了一步,像彈灰塵一樣將小黑從自己大腿上彈了下來。

        “都起來,這是戰場。”

        三人組也不演了,慌忙跳起來,這地動山搖的,不是炮火,是地震,打個仗還能遇上地震,也真是夠倒霉的。

        在這冷兵器時代沒有大炮,冷兵相接,交戰雙方依然損失慘重,地上倒著的尸體仿佛就像是夏夜里死了一地的蚊蠅,人命渺小至極。

        小黑穿梭在一堆尸體里,將面朝下的一個個翻開。

        云阮:“……小黑,你在干什么?”

        小黑:“我在找彭陽!”

        司命趕緊翻出自己的改裝命簿本子,找到彭陽,手指順著自己那狗爬的字跡研讀了一會兒,朝小黑露出一個看白癡的眼神:“傻子,人家還沒死呢!”

        小黑收回手,去奪司命的本子,兩個人又是鬧做一團。

        月老捋著胡須說,“這是蓉娘的記憶,也就是說,這是她看到過的場景,她偷偷跟來了?”

        總算有一個人能抓住重點了。

        塑夜指了指前面的一個人影,“是蓉娘,她來了。”

        不僅來了,還和小黑一樣一個個的翻著尸體在找人呢,一邊找一邊哭。

        蓉娘打扮的像個個頭矮小的兵,蹲在尸體堆里幾乎要看不見人。

        云阮站在不遠處瞧著,總覺得心頭堵得難受,是要以什么樣的心情,才能在死人堆里尋找自己愛人的尸體?

        在這個瞬間,她想起了裴瑾,她想,雖然沒有看到后來的畫面,可是她直覺中裴瑾是要死了。因為那阿阮說了,他只是個凡人,而她的師父帝江,卻一看便不是凡人,哪有凡人可以呼風喚雨的。

        “大帝,您認識一個叫裴瑾的人么?”云阮訥訥地問了一句。

        塑夜蜷在長袖中的手指微微緊握,“你怎么知道裴瑾?”難道是夢魔吞了他的夢,被她看見了?

        云阮卻不知道塑夜的猜測,抓了抓頭發,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她是怕師父江熙宸知道會不高興,但這里沒有師父,只有大帝,她想了想,湊到塑夜耳邊小聲說:“有人要恢復我的前世記憶,我自己看見的,前世……前世里我叫阿阮,和一個叫裴瑾的人……”

        話到嘴邊,看著大帝的側臉,云阮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臉皮說看到大帝你和我成親啦……她舌頭一繞,轉而說道:“哎,就是,就是那個裴瑾長的和大帝您一樣……我保證沒有對您做什么奇怪的事,也沒有對裴瑾做什么……嗯,師父不喜歡我問前世,您可千萬別和他提這件事啊!”

        塑夜覺得自己像是進階飛升的那會兒子被雷劈到了一樣,有些狼狽,他以為自己入了什么莊周夢蝶的境,卻沒往前世里去想,因為他生來就是天族的人,并不會像凡人一樣隔一段周期便要去輪回,所以他沒有往這方面想,但是裴瑾是云阮前世遇到的人,那會不會……會不會在他失去的那段記憶里,他去過人間,做過凡人,成了一個叫裴瑾的捉妖人呢?

        “嗯,放心。我不說。”塑夜腦子里只剩下被雷炸過的火花,他覺得自己真的是蠢。

        可是嫌棄自己蠢之外,還覺得有些高興,原來他和阮阮并非毫無關系,原來他以為自己是裴瑾,并非是莊周夢蝶,而是因為他應原本就是那個裴瑾。等蓉娘這件事結束了,他就馬上回去求證。

        塑夜問,“我和那個裴瑾,興許算是認識的……如果我就是裴瑾呢?”

        云阮撤了撤身子,睜大了眼睛,“大大大大帝,您就是裴瑾?”

        塑夜見她被嚇到了一樣,立刻站直了身子,輕描淡寫地說:“就是個假設。”

        “哦哦哦,嚇死我了。”云阮拍著胸口,她也猜測沒準兒裴瑾是大帝的前世嗯,但是要是他真的就這么承認了,她就不知道該怎么答話了。她只是覺得實在無法面對大帝說出來她似乎有調戲過那個裴瑾的事,這事實過于尷尬,非常不合時宜。

        而且,再怎么說也都是前世的事了,若不是有人對她用了手段,她也想不起來,好奇歸好奇,但她是她,阿阮是阿阮,她是不想將自己變成另一個人的。

        塑夜好笑地看她一眼,明明是個聰明的孩子,這么好騙?他可是一點都不相信。只是,能怕成這樣,難道自己平日還不夠溫柔親切么?

        “王,阮阮,走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三人組已經走遠,云阮和塑夜兩個人落了隊。

        “走吧。”塑夜輕輕握住云阮的手腕,轉眼之間,縮地成寸,比小黑他們還要快。

        這回是在一個營帳外。幾個人趁著里面的人出來的功夫進了帳子里。

        彭陽果然沒死,而且還真的成了將軍,至少是可以一人獨享一個營帳的官兒。

        距離他的洞房花燭似乎過了好幾年,少年青澀完全退去,整個人似乎高大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穿鎧甲帶來的效果,云阮覺得他似乎和那個毛僵不大像,因為毛僵沒有穿著這么厚重的鎧甲,但也還是很高大。

        彭陽一把拍在桌子上,壓抑著情緒大喝一聲:“胡鬧!你怎么來了?”

        在他面前跪著一個瘦小的兵,帽子都戴不住,遮了大半張臉,正是蓉娘。

        蓉娘被吼了也沒什么情緒,反而拼命扶著自己的帽子,跪的亂七八糟地,欣喜地說:“阿陽哥,太好了,太好了……”

        “好個……什么?!”軍中多年,彭陽似乎粗俗了些,但是面對蓉娘,那個屁字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在怒,剛才她被人疑似奸細從戰場上拖了回來,要不是他經過看了一眼,她說不定已經被拖下去砍了。

        司命搖頭嘆息,“彭陽這個人好沒情趣,人家說太好了,是因為發現他沒死,沒死,還做了將軍,瞧瞧,可把蓉娘高興壞了,這會兒都說不出完整話了。”

        “是啊,這一對苦命的小夫妻,隔著千山萬水,終于……嗚嗚,終于又見面了。”

        月老和她湊在一起,二人雙手抱在一起,激動地看著對面重逢的畫面,把自己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小黑抖出一身雞皮疙瘩,“人家小夫妻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們倆瞎胡寫的,也就只能感動你們自己。什么垃圾文采。哪像小爺我,一個死字都能寫出來千萬種故事,哼哼。”

        月老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不,不是我們,是我,這樣繾綣浪漫的故事只能是我寫出來的。”

        司命聞言,立刻將月老的手甩開,“臭老頭,你寫的什么玩意兒,還不是我這兩個人物塑造的好,你這個發展真是爛俗透了!而且現在也還在寫,你寫了幾千年都不嫌爛大街?!”

        月老也不是省油的燈,兩個人在蓉娘這件事上都理虧又都想多占個理兒,立刻又掐在一起。

        云阮和小黑在旁邊拼命地發出一聲“噓”。

        塑夜抓著月老和司命,一手一個往帳子外就扔,像是扔什么垃圾一樣……

        帳子簾門一動,驚得外面偷聽的兵身子一緊。同時,彭陽也注意到簾門動了,大怒地喊了一聲:“誰敢偷聽?都給我打二十軍棍!”

        小黑和云阮轉身對塑夜的舉動拍手叫好,豎著大拇指:nice!

        一方面解決了月老和司命那兩個不省心的聒噪貨,一方面又清理了帳子外偷聽的人。

        耳根子終于清凈下來,這邊彭陽和蓉娘短暫的靜默之后,也終于能夠平心靜氣地來說話了。

        “阿陽哥,我……”蓉娘不知道說什么好,抬頭看了看他,眉開眼笑地轉而說道:“你,你真成將軍啦!”

        彭陽愣了愣,點了點頭。他還沒能接受蓉娘竟然就在軍中的事實,要是被人知道她一個女兒家在軍營里,那可就糟了。

        “阿陽哥,你都已經是將軍了,怎么不回家?我……”我一直在盼著你,可是蓉娘沒有說下去,她說:“娘一直盼著你呢。”

        男兒征戰,志在四方,并非不念家鄉不思親人。彭陽張了張嘴,卻是沒能說出話來。

        云阮聽不到他們的心音,而這又不像是看電影有旁白,不免看得著急,卻感覺塑夜在她額上伸指點了點。

        一個錯愕間,有聲音入腦,竟是彭陽的聲音。云阮眨眨眼睛看了一眼塑夜,塑夜難得調皮地也與她眨了眨眼睛。

        這一幕,似曾相識一般,云阮卻沒能有機會去多想,很快便被彭陽的心音吸引了去。

        少年輕狂,志向高遠,平民出身卻做著將軍的夢,戰場上生死兩茫茫,幾次下來,身邊的面孔陌生到熟悉,又到陌生,不知換了多少人,一將功成萬骨枯,不是每個想當將軍的兵都有命穿上大將的鎧甲。

        彭陽是站在無數兄弟們的尸骨上做上這個將軍的,他擔了這個職位,有的不是興奮雀躍和榮光,他的一腔熱血都撒在戰場上,撒在一次次送走并肩作戰的兄弟身上。仗還沒停,他不能回家。

        仗還沒勝,談何回家。一日在戰場上,他便只能將自己當成一個死人。不想叫家人沒日沒夜的記掛。

        “蓉娘啊蓉娘,你叫我拿你怎么辦才好呢?明明,明明自從第一次見你,我就想要保護好你。可我沒有辦法給你承諾,刀劍無眼,我怎么能保證自己一定會活著回去見你,你怎么就不能當我死了……這樣也好有新的開始。”

        這是彭陽的心音,他并未說出口。說出來的,卻沒有那么好聽。

        “我知道了。”彭陽對她口中的期盼簡單地回復,抬眼時,沒有那么多紛雜的感情,冰冷的鎧甲似乎讓他整個人也都冷冰冰的,“今日先歇在這里吧,明日我派人送你回家。”

        蓉娘笑了,并未察覺他的冷淡,“我不走。我在這里挺好的,這里有……”

        這里有你啊……

        云阮忍不住心酸了酸。

        彭陽卻將她的話打斷了,皺眉道:“你一個女人家待在這里做什么,整個軍營都是大老爺們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簡直是胡鬧!”

        蓉娘臉色白了白,“我……我沒有……我也沒有胡鬧,我會……”

        我會鑄劍啊,我跟著師父學的!我沒有胡鬧,沒有拿自己的清白胡鬧,沒有嫌自己命大,我只是想要陪在你身邊,比起在家里漫長地等待著你,我更想在你身邊,為你鑄劍,成為對你有幫助的人。而不是……而不是一輩子都靠著你幫我才能活下來,然后一輩子等著你盼著你。

        蓉娘的心音一點也沒有悲傷,因為她懂他的大義,因為懂,所以想與他一起并肩,一起背負。可是彭陽卻不是這樣想的,他將她看做那個水都只能挑得起半桶的小女孩兒,他想要將她護在自己羽翼之下,獨自珍藏。而她渴望被他聽到自己的心聲,卻沒有機會說出口,再次被打斷。

        “蓉娘,回去吧。回去,就和娘說我死了,叫她不要總是牽掛我這個不孝子。二弟他們也是她的希望。回去……你也不用守寡,我走的時候就和娘說過了,要是我死在戰場上,也是為國家死的,你不必守寡,她會幫你找個好人家……我娶你也是因為一時心軟,想護著你,怕你爹娘將你賣了,離開這么久,也沒什么喜歡不喜歡的,我,我在外面,也不是沒有女人……你忘了我,找個老實本分的人,好好過日子吧。”

        蓉娘滿懷著希望的心聲終究是沒能說出來,她低垂著頭,連一滴眼淚也沒有,只是應了一聲,好。

        別聽他的!他說謊!

        云阮覺得心里堵著一團棉花一樣,都恨不得替蓉娘把心理話說了,再叫她聽聽彭陽心里所想。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89133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