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38章 三生鏡重現?!

第238章 三生鏡重現?!

        云阮卻還是認真地回想了一下她那日所見到的彭陽,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興許還在他的墓穴,但那處墓穴被盜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不能確定他是否還會守著。幾百年前小黑尋到他的時候他只是個低級僵尸,似乎神志不清,前幾日我見著他的時候,他已經修成了毛僵,看起來還不錯,除了樣子有些……不修邊幅,說話不是很利索,但他記得你的名字。你送他的那把青銅劍被人盜走了,他來拿回劍,喚你的名字,雪蓉。”

        這一說,蓉娘又是落淚,就著司命遞過來的巾帕擦了一把,道:“他從不這樣喚我的名字,也是喊我蓉娘,他這樣念著,是怕自己忘了我的名字。”

        云阮點頭,彭陽喚這個名字的時候,的確是有些刻板的,像是刻意記下來的。

        僵尸修為越高便越是高智,但是也容易忘卻前生種種,成為一個新的生命而存在,彭陽在努力修行,卻又怕自己忘記蓉娘。

        塑夜開口道:“他應該原本是想來找你的,但是機緣巧合,他未能到冥界,而是被困在那個墓穴成為了僵尸,所以他一直念著你,執著于與你相見,只是一直未能如愿罷了,如今成了毛僵,才有機會沖出那個地煞。”

        這便是向蓉娘解釋為何彭陽在她死后不久也死了,卻為何沒能在冥界與她相見了。因為按理來說,當時蓉娘是在孟婆那里暫留過一段時間的,彭陽死的那個時間,如果是正常被陰差引渡到忘川的話,說不定在孟婆店里便會相見了。

        蓉娘怔楞,重復了一聲:“地煞?”

        經塑夜這么一說,月老也恍然大悟,一拍后腦勺:“怪不得!我就說那個墓穴的位置總覺得怪怪的!”

        小黑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司命卻反應過來,一掌拍向小黑后背:“還是你的鍋!要不是你施了法術,又把人家墓穴踩踏了,估計后來墓穴也不會失竊。”

        小黑跳起來對著司命就回擊,也不管人家司命是女體來著,捏了拳頭就往人家胸口處砸:“……你丫的,你這是什么反射弧?!現在不是在說地煞么?!!”

        司命哦了一聲,輕而易舉地躲過小黑,輕咳兩聲,“那也是你的鍋,你要不踩踏人家墓穴,那地煞局能給封死咯?”

        小黑一陣無語。

        蓉娘卻沒明白過來他們說的,轉頭看向云阮。

        云阮回想了一下剛才所見的墓穴的位置,向蓉娘解釋起來:“我也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但是彭陽那墓穴的位置實在是不好,蔭蔽在山巒林木之下,上不見天,下走黃泉,形成一個地煞局,陰氣很重,導致他魂魄被封在這個局中,未能正常引渡到忘川,再加上后來小黑踩踏了他的墓穴,徹底將這個地煞局封死生門,他雖成了僵尸,卻無法從這個地煞局里走出去……不過,他借著小黑的法力倒是修為提升的很快,如今已經是毛僵了,便沖出了這個地煞局。”

        若不是這樣,她也沒機會接這個任務,也不會在玉寶堂和他對上。

        云阮說完,看向塑夜,“大帝,是這樣么?”

        塑夜點頭予以肯定。

        云阮對蓉娘道:“你放心,我會幫你找到他。”

        小黑悶悶地說,“橫豎都是我的錯,我去幫你找人。”

        蓉娘吸了口氣,將自己臉上的淚痕徹底擦了個干凈,執起云阮的手道:“請你帶我一起去吧!我想和你們一起去找他!有我在,他應該會想起我,不會傷了你。”因為云阮向她自報過家門,她知道云阮是個天師,天師遇上僵尸,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交朋友認識的,是交過手的。她不希望他們之間有任何人因為無謂的打斗而受傷。

        沒等蓉娘開口問,塑夜便道:“本王允你一同去。若是彭陽愿意,你可以將他帶回冥界,小黑會幫助他在冥界入籍。但是他之前傷了人,罪不可逃,若要留在冥界,便就要受我冥界的管制。你可明白?”

        蓉娘聽了已是感激,慌忙跪下,又是替彭陽謝罪又是謝恩的。

        塑夜手往云阮處示意了一下道:“不是我的主意,是她的。彭陽傷的人也不是我。”

        蓉娘是個聰慧的,之前她就注意到大帝對這位云阮小天師與他人不同,又偷偷給她帶了傷藥,那傷在手上,也不是什么隱蔽的傷口,彭陽傷了人,傷了誰已是不言而喻的事。她轉過身,朝云阮拜了又朝小黑拜。

        云阮被她這大禮嚇得慌張起來,倒是小黑機靈,趕緊將蓉娘扶起來道:“行了,咱們這兒啊早就不用行這么大的禮了,咱們王上不是非得三跪九叩的人。不在乎這些形式。你這事也怪我了,不說咱們王和王后……呃,不說別的,我肯定幫你幫到底。”

        蓉娘被他這嘴一順溜兒順出來的王后兩個字驚得呆了呆,便立刻心下了然似的,多謝了他幾句,沒有多嘴。

        毛僵這件事查到此處,云阮心中也算是輕了許多,總會的老干部們命她捉拿毛僵也是怕他傷人,若是彭陽歸于冥界,總會這邊也不會多事非要拿人了,這事倒也好辦,她想回去和師父江熙宸商量一下,讓師父去說。

        不過這件事她想到了,塑夜自然也想到了,沒等她有所動作,塑夜便道:“已經和總會那邊知會過了,你帶上蓉娘自去與彭陽商量即可。”

        云阮沒料到日理萬機的大帝竟然如此心細,愣愣地點了點頭,但仔細又一想,大帝辦事素來都是這樣滴水不漏的,很符合大帝的風格。但轉頭又想,奇怪,這想法怎么好像她對大帝很了解很熟悉似的,搖了搖頭,揮散了這種奇怪的想法。

        接下來的事并沒有什么難度,塑夜捉了三人組的把柄讓他們一同陪云阮去解決這件事。而他匆匆回了仙界的往生境,為了查明他是否就是裴瑾。

        蓉娘附在玉環上,被云阮收在乾坤袋里,如此帶她出了冥界。云阮和三人組按照那記憶中的地方找到了彭陽的墓穴。

        很幸運,他還守在這里。而墓穴有幾處盜洞,確實也遭到過盜墓,小黑過意不去,默默地將整個墓穴整治了一番,而月老和司命笑瞇瞇地為他又是整理形象又是軟語相勸。聽得云阮止不住地起雞皮疙瘩……也幸虧是彭陽見了蓉娘終于安靜乖順下來,這才任月老和司命擺弄,不然指不定將他們一手一個丟出去了。

        彭陽連前幾日過了招的云阮都不記得,卻單單記得蓉娘,云阮心道幸好她帶了蓉娘一起來。有蓉娘在,彭陽情緒很穩定,聽說蓉娘要他一起隨她在冥界生活,便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整個人見了蓉娘像是丟了娘的千年雛鳥一樣,其他人都成了擺設。

        云阮幫不上忙,就在墓穴里轉悠。彭陽的樣子不是太好,毛僵嘛,身上長了些長毛,要不是臉還有個人樣,不知道還以為是大猩猩呢。司命是個愛美的,直接用法術給他凈了臉,月老則是貢獻出一身好看的衣裳,蓉娘溫柔地為他整理頭發。

        彭陽雖然生前是大將軍,但是那個時代的墓穴也算不上多奢華,而且他是年輕戰死,沒有什么家眷,甚至連府邸都未來的及賞賜就死了,這個墓葬規模對他來說,相當于死后榮光,也算是一種賞賜了。墓穴里沒什么值錢的東西,恐怕是被盜的差不多了,彭陽什么都不在乎,唯獨在乎他手里那柄青銅劍。

        一處角落里,露出一雙腳來。云阮狐疑地繞過去,一看清是個什么東西,立刻掩住了口鼻,將那股子難聞的腐臭味道隔離開來。

        墓穴中躺著一個死尸,但卻不是唯一的一具死尸,這一處仿佛是個死人堆,里面零零散散堆著一些白骨,而這具看得出爛肉衣衫的死尸只是其中一具看起來死得最晚的。云阮這些年來也算是練出來了,死鬼都不怕,死尸自然沒什么太多恐懼感。她蹙著眉蹲下來湊近了些去看那尸體。

        死者是一個成年男子,而且死的日子算不上太遠,因為腐肉還在,想來是最近才死在這里的,若不然應該已經化為白骨了。致命傷在腹部的外傷,看樣子像是被利器所傷。能在這個墓穴里被利器所傷,應該就是被彭陽所殺了。

        彭陽身上并無邪氣,而且這些死尸的數量遠遠不夠他的日常食物所需,云阮猜想彭陽應該是屬于吃素的僵尸,也就是他修行并不吸食人血。所以這些尸體應該不是他的食物,而是闖入墓穴的盜墓者。

        盜墓者死于墓主之手,云阮對這死人也沒什么多余的同情心,且這具尸身魂魄已不在,應該已經到了冥界,自有閻君審判生平,彭陽也即將要歸于冥界,此時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死人多出事端。只是這個人若是被青銅劍刺死的,那么那個時候青銅劍還未流落到錢掌柜的玉寶堂,彭陽如此重視那青銅劍,來盜墓的人都死于劍下,那青銅劍又是怎么會被盜走的呢?

        云阮帶著這個疑問回去找到彭陽,指了指他手中抓緊不放的青銅劍問道:“彭陽,你這柄劍怎么會流落在外的?”

        彭陽不記得云阮,聽陌生人問自己的劍,立刻戒備起來,蓉娘趕緊給他順毛道:“阿陽哥,別怕,這位姑娘是好人,她問你什么,你告訴她便是,她是我們的恩人,沒有她,我們也不會再相見,也沒有機會在一起。而且你之前還傷了她,這件事待我們回到冥界,你需親自向大帝請罪才是。”

        蓉娘這話說的,將功勞全都算在云阮身上了,云阮心道自己也是奉命行事而已,但是也確實想要幫他們的,便笑著應下了這份感恩,另一方面,彭陽對自己沒印象,她也沒有計較他傷了自己的事,提都沒提,也沒去想為何傷了她的事彭陽需要去向大帝請罪。

        彭陽先前傷了云阮,這會兒連人家的臉都不記得了,但聽蓉娘說云阮是恩人,態度便立刻變得不一樣,雖然聲音還是嘶啞,說話不大利索,卻還是認真地回答道:

        “有人,偷東西。兩撥人,趁我不備,劍在一人身上,另外一撥人,拿走了鏡子。”

        這話說的像是散落的碎片一樣,其他幾個人不知道后面角落里死尸的事,都被他說迷糊了,云阮卻是思考了一會兒,向他確認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有一天來了兩撥人,但是這兩撥人不是一伙的,你對付其中一撥人的時候,劍剛好插在一個人的身上,而另一伙兒人帶走了一面鏡子。后面那個死尸,就是被劍刺中的人是么?因為你被兩撥人同時攻擊了,所以那死尸的同伴趁你不備拿走了你的青銅劍,之后這柄劍才會流落在外?那你當時有所不備,是因為你分心去奪那鏡子?”

        彭陽點了點頭。

        一面鏡子?

        這柄青銅劍是蓉娘親手所鑄,是她生前為彭陽留下的,彭陽珍惜至此毫無疑問,只是那面鏡子又是什么?云阮回想了一下他們看到的蓉娘和彭陽的記憶,并沒有這么一面重要的鏡子。彭陽也不是什么臭美的人,都已經變成毛僵了,還能多愛惜自己的容顏……

        云阮:“是什么鏡子?”

        彭陽眼睛亮了亮:“她說,她叫三生鏡。”

        三人組同時睜大了眼睛,“你說什么?!”

        云阮也驚呆了,當時寧家怕事,沒聽總會分部的要求,擅自將這面妖鏡處理了,后來一點消息都沒有,難不成是隨手一扔就扔進了彭陽的墓穴里?

        彭陽拉拉蓉娘的手,含情脈脈地說:“三生鏡,有你。”

        蓉娘沒有聽說過三生鏡,有些怔楞。

        月老眼神閃躲,對蓉娘解釋道:“蓉娘啊,這個三生鏡是一面能夠看到三生情緣的鏡子,能讓人生情愛之思,其實……你和他僅僅是有那么一世情,他定是在鏡子里看見了你,反反復復情絲纏繞……”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901882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