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42章 前緣

第242章 前緣

        阿阮心里像是揣著個小兔子,腦子里有些混亂,他們在說什么啊?什么少主啊,主子啊的?她什么都聽不懂!阿阮心想,她今天一定要多向包子鋪老板娘多討要幾個包子才行,大家對她這么好,說了永遠不離開,就肯定不會離開的!而且,而且她也會努力對他們好的。

        她下定了決心,撒開腿就往街市跑,街市中間的包子鋪大門敞開,迎著四方的客人,溫柔的中年老板娘笑盈盈地舉著籠屜靈活地在狹窄的鋪子里旋轉,轉身就看到站在門口不敢進門的阿阮。

        “是阿阮啊,是想要包子么?”老板娘眼中帶笑,一臉善意。

        阿阮在陌生人面前似乎不愛說話,她點點頭,伸出手去,看到自己手上的黑泥,又怯怯地背回到身后。

        老板娘笑了笑,沒說什么,拿了幾個寬大的葉子,準備將之前客人剩的幾個包子包起來。

        阿阮抬頭看了一眼,心里快速地數了數,“可以……可以多給我一個么?”三個包子,還差一個,她可以不吃,但是其他人怎么也要一人一個。

        老板娘爽快地從旁邊的籠屜里挑出來一個給她一并包了,遞給她:“來,拿上吧。”

        旁邊有老食客見過阿阮,對老板娘似有所指地說道:“阿花你啊就是心善……你家那孩子也是他這個年紀沒的吧?都這么多年了,也該考慮考慮以后……這樣總是叫他吃白食,小心被反咬一口。這不,董老頭,賣豆腐的那個,好心救了個乞丐,卻偷他的錢,這不是好心當成驢肝肺么!”

        老板娘對此一笑置之:“多謝提醒了。阿阮可是個乖巧的好孩子,之前還幫我干活兒呢。她不會做壞事的。”

        阿阮臉紅,接過包子抱在胸前,對老板娘阿花道:“謝謝老板娘……那個……”她頓了頓,從領子里摸出掛在脖子里的一串小小的鏈子,看起來并沒什么特別的,像是串了一串挺好看的小石頭,她從上面小心取下來一顆遞給了老板娘:“這個……是我很重要的東西,給你。”

        駱叔叔給她這個鏈子的時候說過,這是很重要的東西,不能丟。阿阮想,只是一小顆,一小顆就夠了,等她回來幫老板娘做工,再換回來,她沒有吃白食,也不會吃白食。

        阿阮有些哽咽,“婆婆病了,我,我要回去……我改天來幫忙,可以再把它給我么?”

        “行。”只是一顆小小的赤色石頭,老板娘阿花好笑地接過來,在阿阮面前鄭重地放在了自己放錢的盒子里,和一堆銅板混在一起,啪嗒一聲扣上。她只當是阿阮不知道在哪里撿到的小石子自己磨好了串出來的“寶貝”,不值錢,但對這孩子也是無價之寶了吧。

        阿阮朝她鞠了一躬,剛一轉身,便聽身后老板娘叫住她:“阿阮,你……你想不想做我的孩子?以后不做乞丐了,跟著我做包子?”

        有些意外,但阿阮一絲猶豫都沒有,轉身搖了搖頭,答道:“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我和大家約定好了,要永遠永遠在一起!”她說著,笑容綻放在臟兮兮的小臉兒上。

        老板娘看著她愣了愣,也不知道她說的大家是誰,但總歸是她口中的婆婆什么的,都是一些乞丐罷了,但她不愿,她也沒有強求的意思,自己搖頭笑了笑。

        成功地要到了熱騰騰的熱包子,阿阮心里別提多開心了,她跑得很快,小小的身子靈活穿梭,正值熱鬧的時間段,街市上往來的人有點多,可她就像是條溜兒滑的小魚兒,卻突然感覺身后有什么東西在跟著自己。

        她回頭一看,嚇了一跳,竟然是一只長相兇惡垂著口水的大狗,那大狗兇神惡煞朝她追來,若是站起來定然比她個頭還要高,脖子上雖然拴了繩子,另一端卻并未被人握在手里。

        阿阮有些害怕,腳下跑的更快,可身后突然被那惡犬狠狠一撲,她身子瘦弱,被那大狗撲在背上,破破爛爛的衣裳僅能遮蔽一二,卻不能擋住那大狗的利爪,而且撲倒的時候怕包子掉到地上還下意識地舉高了手,可她實在太小,手肘挫在地上和后背一樣熱辣辣的疼,手里的包著包子的葉子飛了出去,葉子本就包不緊,幾個熱騰騰的包子滾落在地,瞬間便裹了泥。

        那惡犬就是沖肉包子來的,幾個狼吞虎咽將包子吞了個干凈。

        阿阮摔疼了也沒有留一滴眼淚,只是她一個起身的功夫便讓那惡犬將包子吃了,那樣大的狗,又沒人有管,行人都紛紛繞開,她只覺得心中委屈,眼淚啪嗒啪嗒地掉。

        沒有人會在意一個小乞丐摔倒,也沒人在乎一個小乞丐被狗搶了吃的,阿阮無助地攥著拳頭,一個富少爺打扮的人自她身后一把將她推開,沒好氣地說:“連個狗都拉不住,養你們白吃飯了?還不把它給我牽過來。”

        這聲怒吼過后,迅速有人哈著腰過去牽那狗,狗不喜歡被人管制,就算是喂養自己的人不管不顧,上去就咬住那人的胳膊,聽到那人的痛呼聲,富少爺笑了幾聲,道:“沒用的東西!”

        阿阮被富少爺推倒在地一個挺子就起來了,有些高興,既然是個有錢人,賠自己幾個包子應該很容易,她上前拉住那富少爺:“等等,你的狗吃了我的包子,你可以賠我么,四個。”

        富少爺眼皮一耷拉,抬腳對著阿阮就是一腳,“什么臭東西?包子?一個乞丐也能吃得起包子,敢叫老子賠?該不是來訛老子的?誰看見我的狗吃你的包子了,就算是有,也是你不知道從哪里撿來的餿貨。哼!”

        阿阮沒想到他竟然這樣說,愣了愣,“是包子!那邊的鋪子的老板娘給我的,干凈的包子!”

        富少爺像看什么玩物一般看著她,一手捏了她的臉向上,迫使她抬起臉來:“喲,這眼珠子是什么顏色?真惡心!晦氣!哼,包子?誰看見我家狗吃你的包子了。”他指間發狠地捏著弱小的阿阮,另一只手空下來,指著路邊的人,“你看見了?還是你,你,還有你,你們看見了?”

        行人看看富少爺又看看沒有依傍的阿阮,欲言又止,終究沒人替她說話。

        阿阮心里委屈極了,下巴被捏的很疼,掙扎間,她看見富少爺腰上掛的錢袋,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有不少錢,明明這么有錢,為什么連賠她幾個肉包子都不肯?她心里發狠,撲騰地雙腿一腳踢向富少爺,好巧不巧,正踢中他的下身。

        被手里的獵物傷了要害,富少爺疼得夾緊了腿,也顧不上折磨手里的獵物,手一松,任獵物掉了下來。阿阮恨恨地想,是他先欺負我的,是他活該!她一頭撞向弓著身子口里胡亂罵著臟話的富少爺,趁機將他腰上的錢袋扯了下來,匆匆裹在懷里便跑。

        那富少爺被隨從攙起來,捂著下身和腹部哆哆嗦嗦一陣,說出一句完整話來:“臭乞丐,竟敢偷到你老子這里來了,還看著我干什么?給我放狗,追!”

        阿阮從來沒有偷過東西,她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她心中不是黑就是白,執拗的很,認定了對方先欺負她,自己也不算錯。她沒頭沒腦地跑,竟跑到街市最繁華的地方去了,身后的惡犬越來越近,到底她年齡小,跑不過四條腿的畜生。

        “唔——”身后惡犬兇狠地咬上了她的腿,阿阮忍著痛,既然沒有人會幫她,她才不會像個傻子一樣浪費力氣去向他們呼救。她就像個破抹布一樣被那惡犬拖了幾步。

        阿阮眼中泛紅,竟是心底起了一抹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殺意,帶著一股子狠勁兒,全然不顧一條腿正被那惡犬咬在嘴里,用另外一條腿拼命地去揣那惡犬的頭臉,恨不能將那欺負人的畜生的腦殼踹碎了才好。

        可卻不知怎么,眼前一花,一個高大的身影落在自己身前,淡藍色袍子衣角翻飛,如神降臨一般,一腳將那惡犬踢飛數十米遠。

        追來的富少爺見愛犬被踢飛,氣道:“哪里來的混賬,敢打本少爺的狗!你可知道本少爺是誰?沒聽過打狗還要看主人么?”

        “還好么?”那人將阿阮扶起來,輕聲詢問。

        在阿阮身體里的云阮清楚地看到對方的臉,激動地要喊出聲來:大帝!

        阿阮剛才雖然心里發了狠,但她終究是個小女孩,被比她還大的惡犬咬住了腿不是不怕的,此時被人溫柔對待,眼淚便沒忍住,手揉了揉被咬傷的腿,下巴落了一滴眼淚下來,狠狠砸在了地面。

        阿阮眼中帶著恨意撐起身子,下意識地抓住了身邊男子的袍子,卻見另一男子搖著折扇出來,紅衣妖嬈,刷地打開了折扇,遮了半張臉,眉目含笑,道:“哎呀,還真沒聽說過。不知道你的主人又是誰啊?”

        阿阮好奇地看過去,在她身體里的云阮也看到了,雖然只露了一對眼睛在外面,可那對總是笑意滿滿的眼睛對云阮來說太過熟悉了,是師父江熙宸!云阮心想,原來大帝和師父很早很早就認識了,原始她和他們也很早很早就認識了。

        “主人?”富少爺沒反應過來,還是一旁的家仆提醒他道:“少爺,他罵你是狗呢!”

        “混——啊呀呀呀……”富少爺想罵對方混賬,可一個混字剛說出口,便被對方用那折扇抽了嘴巴,眼里瞬間蹦出了兩滴淚,大叫道:“你憑什么打我!是那個小乞丐先偷我的錢!”

        兩個年輕男子都看向自己,阿阮有些緊張地捏住自己的手指,“我……我沒有……”

        “他說他沒有。”阿阮聽到身邊的藍袍男子冷冰冰地說道。

        富少爺這才注意到,眼前這兩個人,藍衣冷面,紅衣妖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心里也開始打退堂鼓,聲音越來越低:“就,就是他偷的……”

        那頭,紅衣男子扇子一合,笑看著小乞丐,毫不嫌棄地一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溫柔地拍了拍:“即便偷了錢也沒必要放狗咬人對不對?”

        阿阮愣了愣,她心想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長的這樣好看的男子,她偷偷看了一眼那藍袍的哥哥,雖也是俊美,但表情有些冷淡,與這位光**人像太陽一眼的紅衣哥哥相比,便會暗了幾分顏色。

        可不知道為什么,她反而有些害怕這位看起來溫柔極了的紅衣哥哥,反而更想依賴那個冷冰冰的藍袍哥哥……許是因為那藍袍哥哥先出手救了她。阿阮垂下頭,像模像樣地朝藍袍哥哥鞠了一躬,道:“謝謝這位哥哥剛才出手救我。”如果不是對方及時救下自己,恐怕這條腿就不止受傷那么嚴重了。

        一旁地紅衣哥哥捧心似的哀嚎一聲:“就不謝謝哥哥我么?”

        阿阮又趕緊乖覺地朝他作揖,“謝謝哥哥出言相助。”

        對方含笑地看了她一眼,轉而對那富少爺道,“你口口聲聲說他偷了你的錢,你的錢袋不是好好的掛在腰上么?”

        富少爺本來還想說些什么,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錢袋還真的在,心道奇怪了,剛才錢袋明明沒有了啊!真是見鬼了,再一看,那小乞丐一臉慘白,也朝這邊瞧呢,眼睛的顏色實在是晦氣的緊,心道罷了,也不與他糾纏了。

        真是晦氣!富少爺啐了一口,也知道有這兩人在他怕是也不能將那小乞丐怎么樣,氣哼哼地叫人抱上自己的愛犬離去了。

        阿阮偷偷去摸懷里的錢袋,真的沒有了,一著急眼淚掉了下來,包子沒有了,錢也沒有了,想起虛弱的冥婆婆,她不想兩手空空的回去。

        藍袍哥哥安慰她道:“沒事,不用怕,沒偷就是沒偷,誰也不能誣賴你。”

        紅衣哥哥有些欲言又止,最終似乎是翻了個白眼……他問阿阮,“小丫頭,你叫什么名字?”

        “阿阮。我叫阿阮……”阿阮無聲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淚珠。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903639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