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44章 師父

第244章 師父

        阿阮咬著唇,努力地止住了哭聲。

        云寧吸了口氣,虛弱地道:“阿阮,你什么也別問,也不要多想。只要記住我的話就好,我這里有一件東西要暫時交給你保管,和那條鏈子一樣,不可以被人看見不可以被人知道,更不能送人,哪怕那個人對你再好,也不行。這件東西,你最好也不要輕易打開來看,因為它只是一半,并不完整。”

        “暫時?”阿阮心里有些亂,不知道云姨說的這些話是什么意思,是什么不完整的東西竟然這樣重要?但是云姨說了,不要她多問,她只狠狠點頭,下巴幾乎戳在胸口,“阿阮知道了!”

        她剛想說并未看見什么東西,只見眼前白色的光點漸漸聚集起來,慢慢變成一疊書稿,之后又漸漸化成白色的光點圍繞著她的身體,而后竟然一個個穿透她的身體進入了到了她的體內。

        阿阮抹著自己的身子,不知道該如何保管這件東西。

        云寧最后愛憐地摸了摸她的頭,精神竟是有些好了,“好孩子,對不起了,沒能遵守和你的承諾,不過,你不要擔心,你還有木叔叔和駱叔叔在,他們……他們定然會沒事的,你躲起來,別亂跑,等他們回來了,就會來找你。”

        阿阮抱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臉上,眼淚止不住地流,卻不敢出聲,“云姨……冥婆婆她……”

        云寧幾不可聞地嘆息:“阿阮,記住你木叔叔的話,咱們都是大不了輪回再見的人……我和冥婆婆都會再次回到你身邊的……不只是我們,他們,他們也是……別怕,不會讓你一個人的……我們……約好了啊……但若是他們沒來……阿阮,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

        她的聲音漸漸弱了下去,最終完全安靜下來。

        阿阮心中大痛,也未能注意到她最后的話,只覺得今日發生了太多的事,太多太多傷心的事,明明約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人,為何轉眼之間便生死相隔了呢?怪不得世人都想要成仙,這樣是不是就不用經歷生離死別?

        小小的阿阮并未察覺到自己與常人不同的身世和使命,她只當自己是個小乞丐,如今又是一個人了。

        云寧的身子最終還是倒了下去,阿阮如何也扶不起來,只是哭。

        夜里,只有偶爾幾聲鳥叫和蟲鳴,阿阮抱著雙膝哭,云姨叫她躲起來,可她竟然不知道除了這個破廟自己還能夠躲到哪里。微涼的夜里,再也沒有溫暖的懷抱,阿阮將自己的身子拱進云寧懷里,只有徹骨的冰涼。

        時間的流動變得十分漫長,阿阮覺得自己睡了一覺,過了好久好久,木叔叔和駱叔叔也沒有回來,阿阮的心漸漸沉了下去,云姨說的話她有所感覺,他們遇到了壞人,木叔叔和駱叔叔將人引走了,但若是他們沒有回來,那恐怕是……阿阮不敢多想。

        她恍然想起白日里見到的那個紅衣哥哥,他說晚上叫她去城隍廟找他,也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辰了,他還會在么?

        阿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可她太怕一個人待著了,她朝城隍廟跑,城隍廟香火極旺,徹夜都亮著香燭,并不難找。

        她踏進城隍廟的時候,外面剛好有打更人敲著梆子報更,已是四更天了,到了寅時恐怕天就會亮了,那個紅衣哥哥應該不在了吧,阿阮這樣想著,在廟里逛了一圈,真的沒有人。

        她靠在在大殿的蒲團上,看著城隍老爺那面容和善的塑像,將自己的身子蜷縮起來,大殿空曠,香氣環繞,燭火通明,卻是空空蕩蕩沒有一個人,阿阮突然悲從中來,不管不顧地放聲大哭起來。

        “嘖……你這小丫頭,終于來了。不枉我等你到半夜,做什么哭?給我當徒弟很丟臉么?你知不知道你師父我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厲害!以后要是再擾了師父我的夢,可是要受罰的哦!”一道懶洋洋的聲音自頭頂傳過來。

        阿阮被驚得止了哭,慌張地朝頭上看,什么人也沒有尋見,只有城隍老爺。

        那紅衣哥哥是城隍老爺么?原來城隍老爺并不是個老頭子,是個年輕俊美的大哥哥呢!若是城隍老爺的話,便是仙人,阿阮心想,那城隍老爺是不是可以讓冥婆婆云姨和阿花她們都復活?

        想到這里,阿阮一骨碌爬起來,虔誠地跪在蒲團上,對城隍老爺拜了拜,學著說書人那樣有模有樣地說:“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城隍老爺師父,您能不能教阿阮將死人復活?”

        頭上忽然一重,聽聞撲哧一聲笑,阿阮抬頭去看,就見那紅衣哥哥正懸在她身前,腳不沾地地,一手按在她頭頂狠狠揉了一把。

        “小丫頭,誰告訴你我是城隍老爺了?”他笑起來眼睛里像是落滿清輝,阿阮一向自卑于自己的瞳色,看得有些呆。

        他轉頭對城隍老爺的塑像說了一句:“老頭兒,別當真,這徒兒可是我的。”

        大殿里想起三聲笑,“不敢不敢,小仙省得,豈敢和少帝爭徒弟。”

        紅衣飄展,無風自動,他有些怒了,不耐地揮了揮衣袖,“別再用這個稱呼。”

        那聲音立刻恭敬道:“是。”

        阿阮聽著心里有些害怕,環顧四周,除了眼前的紅衣哥哥,就只有城隍老爺的塑像。

        身前的人腳尖觸地,輕輕落了下來,伸手捏了她的下巴抬起來,看向她的目光里滿滿都是笑意,可阿阮卻覺得那笑實在太過隨意,隨意地就像是戴了一張笑臉面具一樣,不達真心,可是那樣好看的一張笑臉,任是誰都不會覺得討厭吧。

        他道:“小丫頭,我叫帝江。”

        阿阮喃喃出聲,跟著重復了一句:“帝江……”

        “哈哈。”帝江笑了一聲,像是被阿阮那呆愣地樣子取悅了,又像是發現了什么好玩的東西,頗有興致地捏了捏她的下巴,“小丫頭,你要喚我師父。”

        阿阮感覺到捏著自己下巴的手并不算太用力,手指的溫暖隔著皮膚傳過來,他的手指很軟,暖暖的,甚至還帶著一絲清靈的雪松氣,純凈而又高潔,讓人覺得身心清明一片。

        “……師父。師父,是什么?”

        帝江笑瞇瞇地同她解釋:師父就是教導你的人,日后你將會變成一個厲害的小仙女。

        阿阮聽了,便立刻站直了身子,十分鄭重地喊了一聲師父。

        五六歲的孩童,像個還沒掃把高的人形小抹布,臉花的看不出長相卻露出這樣認真的表情,帝江又是一陣好笑,他絲毫不嫌棄她身上的臟污,將她當個貓兒一樣揉了揉,他身量很高,力氣也很大,一只手就將她托了起來,阿阮一驚,慌忙圈住他的脖子。

        “有意思有意思!原來人界的小孩兒輕的跟個貓兒似的。”帝江將托在懷里掂了掂,笑得胸口震顫,很是開懷的樣子,“乖徒兒,我們回桃源宮,以后那里就是你的家,這人界的一切,就都忘了吧。”

        “不行,不能忘!”感覺到自己在飛,阿阮抓住帝江的衣襟,“師父,阿阮有仇要報,不能忘!”

        帝江低頭一笑,收回了正要蓋上她額頭的手,“當真是有意思,好,便就允了你,你可千萬不要讓師父失望。”

        阿阮乖覺地點頭,“阿阮不會的。”她心想,他是仙人,他還如此厲害,還城隍老爺都不敢惹——畢竟在她心里城隍老爺已經是彩云鎮最大的神仙了。她想,做了他的徒弟,等她修煉成厲害的神仙,她一定要為云姨她們報仇,若是木叔叔和駱叔叔還在,就換她來保護他們!

        在阿阮身體里的云阮也覺得跟著他們一起身體越來越輕,去到了一個很美的地方,可她還來不及仔細去看,便覺得自己的身體抽離了阿阮,看著她被師父牽著手越走越遠。

        無名店里,云阮撐著頭醒來,這一次的體驗比任何一次都令她疲憊,因為感同身受,心情還未能平復過來。

        “怎么,只看到了這里?是不愿想起他么?”駱商自語一聲,攏了燈,一抹黑影隨著他罩上燈罩被蓋了下去,起身走出了屏風。

        云阮沒有注意到他說了什么,只是久久未能從阿阮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她看看駱商,又望了望屏風后面,屏風遮擋住了榻上的黃文,隱隱看出一個躺著的人性來。

        “駱叔叔……”云阮脫口而出。

        駱商并不覺得習慣,淡淡嗯了一聲,又繞回到了屏風后。

        云阮只聽見啪的一聲,而后駱商道:“起來了,要睡到什么時候?”之后便是黃文嘶嘶哎哎起身的聲音。

        “你小子……”黃文似乎也終于恢復了記憶,與駱商多了一份熟稔,跟在駱商后面走了出來。

        云阮一時不知道怎么稱呼他才好,習慣性的叫了一聲黃伯。

        倒是不知道黃文看見了什么,適應性還挺好,對她眉開眼笑地擺擺手,“還是叫我木叔叔吧。”

        “我說怎么總覺得黃文這個名缺點什么感覺,原來還真不是我本名。”他向來喜歡說話不著調,竟也是本性,埋怨起駱商來,“你小子上次找到我怎么不直接恢復我的記憶,還趁機揍我!”

        駱商有些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懶得理他。

        云阮暈暈乎乎地,總覺得有些魂不附體,不知自己是阿阮還是阿阮是自己,明明是兩個不同的人,卻又似乎緊密相連,讓她不知道如何來面對。

        木萬年似乎看出來了她的不適應,伸手撥亂她的頭發,“小阿阮,你別想太多。今天先回去休息吧。”

        駱商道:“你也別想太多,她還未想起所有事,只是剛記起她被那人帶走做徒弟的事。”

        木萬年摸摸下巴,胡須被他收拾干凈沒幾天又長出了胡渣,“那時候啊……”

        云阮被那時的情緒所感染,忽而有些哽咽地問道:“木叔叔,云姨和冥婆婆她們……”

        木萬年摩挲著胡渣的手垂了下來,沒能說出話來。倒是駱商接了她的話,“不是又再見面了么。”

        是啊,又再見面了,作為她的媽媽她的祖母陪伴了短暫的時光,可是后來她們又去了哪里,為什么她可以看到鬼魂,卻從未見過她們?

        云姨和木叔叔是一對戀人,可是既然木叔叔都沒能回答這個問題,云阮覺得似乎也沒有必要追問下去了,不過是徒增傷感罷了。

        木萬年顯然也不想說起這個話題,他側了側臉,對云阮道:“那時候我們回去找你,可是你已經離開了破廟,我和駱商在彩云鎮找了你三天,還以為……不過,后來得知你做了那個人的徒弟,倒是也松了一口氣。可誰知道后來竟然發生了那么多事……”

        駱商打斷他,“行了,那些事往后阿阮會自己想起來的。”

        想起那紅衣翩然的人,云阮笑了,“那人?是說帝江么?師父也轉世了,如今又做了我的師父呢!”

        木萬年這會兒才反應過來,想起云阮也是有師父的,一拍腦門兒,道了一聲:“竟然是他,對,就是他!小阿阮,你可長點兒心,離他遠一些,這人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云阮淺笑,“木叔叔,你放心吧,我師父雖然不好招惹,但是對我是很好的。”

        木萬年古怪地看了云阮一眼,但一想她還沒有記起后面的事,又看了駱商一眼,駱商示意他先不要說了。

        云阮沒有看到他們的眼神交流,只是往屏風后看了一眼,有些為難地問道:“駱叔叔,引魂燈怎么會在你這里?實不相瞞,這個引魂燈是我幾年前為了救一個朋友,專門去冥界找酆都大帝借的,我得還回去才行。”

        木萬年又嚎了一聲,“對,酆都大帝!還有他!好家伙,這些人又來摻和!我記起來了,上次見得那個死氣沉沉的帥哥!”

        死氣沉沉的帥哥?

        云阮撲哧一聲笑出來,腦子里出現大帝那張臉,再配上這幾個字,竟覺得還挺貼切。

        駱商皺了皺眉,似警告一般道:“阿阮,不管是你師父,還是酆都大帝,你都不可與之太過親近。至于引魂燈,是極目那老東西的人盜來的,我雖然和你們相認,但目前還不能脫身,這引魂燈我還有用,用完了自當會還給冥界。”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90708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