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55章 找人

第255章 找人

        李隊長瞪大了眼睛,第一時間看向云阮,心道還真是讓她說中了。

        云阮兩手一攤,聳了聳肩,“我說過的……”

        李隊長瞧著她那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神情,有些吃癟,現在也覺得有必要重視起來她說的話,看緊蔡大勇,這沒頭沒腦的命案,要是傳出去,對警方可不利。

        他嘴硬地嚇唬她,道:“瞧你這篤定的樣子,你說誰死誰就死,好像是有預謀一樣,就不怕我把你當謀殺案嫌犯扣起來?”

        云阮輕笑,還真當她是山里修行的猴子啦,“不會的,警方判案講究真憑實據,哪能因為幾句話就抓人啊,找不到證據,誰也扣不了我。”

        蔡大勇有些恍惚地問道:“……死了?楊佳殺的?”

        云阮點頭,看到蔡大勇有些臉色發白。

        “好吧,即便是她,即便是她的魂魄殺人的……可她沒有理由殺我,她總是疑心,可我真的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她的事。”蔡大勇道。

        李隊長對他們這些年輕人的情感糾葛沒什么興趣,想著這個蔡大勇也真的是根正苗紅,一時半會兒應該接受不了什么鬼魂一說,便道:“年輕人,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咱們就秉承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好好保住小命兒不好么?別說是鬼魂殺人了,你覺得這世上哪個殺人犯殺人沒有他們自己的理由?以旁人的角度來看,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能是他們的殺人動機。”

        蔡大勇的臉色更白了,他搖著頭,兀自不相信,李隊長也不管他這么多,抬腳出去安排事情去了。

        現在已經出了人命,楊佳選擇先找上了最后見到的那幾個混混,顯然是初化厲鬼的強烈怨恨在發泄,等她漸漸適應了這種新的能量,便會來找蔡大勇了,畢竟三生鏡,或者說是妖鏡,最初為她指定的目標是一個被打上負心人標簽的男人。

        云阮拍拍蔡大勇的肩膀,“別擔心,她可能現在正往這邊趕來,我要去截住她要人。一般來說,像警局這種地方,正氣十足,像李隊長那樣的警官就挺有正氣的,只要你好好待在警局,待在他們這些警員身邊,她就不可能傷害到你。”

        蔡大勇有些怔怔地,“要人?”

        “嗯,昨天那三個男孩子,她帶走了雙胞胎里的弟弟。”云阮聲音低沉,也不知道蔡大勇還記不記得。

        雙胞胎?蔡大勇回憶著,因為就在他們隔壁桌,后來又起了沖突,雙胞胎因為畢竟特殊,一般都會給人深刻的印象,他點點頭,“我記得,其中有個男孩子似乎是擋在你面前,看著有些生氣。是他?”

        云阮:“不是他,他是哥哥。”

        蔡大勇不解道:“難道是坐著沒說話的那個?這怎么可能,她和他又沒什么沖突,就算是……她把他抓走干嘛?”他本想說就算是變成了鬼這種話,但話到嘴邊,根深蒂固地世界觀又讓他無法接受鬼神一說,腦子里有些混亂。

        云阮嘆了口氣,這事就要說起三生鏡了,恐怕寧云是被三生鏡吸引去的,而楊佳抓走寧云恐怕也是因為寧云身上有三生鏡的氣息吧。

        “對了,你有沒有見過楊佳用過什么奇怪的東西,比如,一面造型別致的小鏡子什么的?”

        蔡大勇有些吃驚,心覺這個女孩真的挺奇怪的,“你怎么會知道?她這個人心里總是對外貌很自卑,所以不愛照鏡子,可前不久說是在古董店里淘了一面鏡子,非常喜歡,平時都會帶在包里,拿給我看過,看起來是挺古典的,我還擔心她是被人騙了,因為這個她還和我吵了一架,說我不識貨……”

        云阮言簡意賅地道:“問題就出在這個鏡子上。你知道她這個鏡子是從哪個古董店買的么?”

        蔡大勇世界觀受到了質疑,此時腦子也有些不聽使喚,只顧被云阮帶著轉,張口便答:“她說過,我記得名字叫極樂閣。”

        “果然又是極樂閣……”云阮擰眉低喃了一句。

        蔡大勇問:“有什么問題么?”

        沒有得到云阮的回答,他又道:“這件事我有愧……她每次都是這樣,我一說分手就說要自殺,這回……我也沒想到她真的會這樣,不管怎么說,我都沒想過真的去傷害誰。如果有什么我能夠幫忙的,我一定會去做。”

        云阮倒是沒想他能幫什么忙,“你好好待著,保住小命就行。”

        一個警員打斷了他們的對話,請蔡大勇到辦公區和邢子軒他們一起坐著。想起邢子軒他們,云阮叫住蔡大勇,“哦,對了,我這里有幾個平安符,你拿一個帶在身上,另外兩個幫我交給邢子軒和寧風吧,就是你昨天見過的那兩個男孩子,他們也在那邊。”

        邢子軒和寧風的平安符已經廢了,剛才只顧著說話,忘記給他們新的了,正巧讓蔡大勇給他們帶過去。

        蔡大勇面色古怪地接過三個疊的整齊的三角符紙,看了看,張嘴愣了半天,想說些什么,卻還是閉上了嘴老老實實地收進了口袋。

        云阮找到李隊長,要求他派人去找寧云。

        李隊長對這件事也很重視,江家的人已經來了,一個十幾歲的大小伙子,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雖說失蹤還不到24小時,但是有監控錄像在,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么在監控里消失了,必須迅速展開救援。

        “不過,我們現在還沒有頭緒,不知道去哪找啊……”李隊長皺著臉,頗有些無奈,他們該做的調查都做了,但就是毫無線索。

        云阮拿出一面小小的鏡子遞給李隊長,“你們拿著這個,自然就能找到。”楊佳帶走寧云應該是受了妖鏡的影響,因為寧云身上的氣息而認定他是同類,所以不會對他做出傷害行為,但是也不可能帶著他一個大活人到處走,所以必定是將他困在了一個地方。

        江家雖說根基不在s市,但是在s市也算是小有名氣,尤其是出了寧溪這么一個明星,而且失蹤的孩子母親又是和死者家里同行競爭的葛家,實在是不大好輕松壓下來,門口已經聚集了幾個探頭探腦的記者,等著抓住機會了解案情,好寫出一個惡性競爭又或是家族丑聞的大戲來。

        李隊長將信將疑地接過鏡子,反復捏著看了看,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而且他還以為這是個什么引路的法器呢,可是什么神奇的景象也沒有,反而是清楚地映出了他的臉來,和一般的鏡子沒什么兩樣。

        “這,真能行么?”

        云阮道:“行的,這鏡子不僅是個路引,還是個鑰匙,你要確保它只能在你手里,特別是,不能被女性接觸。”

        李隊長心里疑惑,但還是選擇了相信,外面那些記者蒼蠅似的,唯恐天下不亂,偏生這個案子就是蹊蹺的很,女孩自殺的原因還未被證實,男孩失蹤又離奇古怪,他們警局的尊嚴總不能在他這里丟了,死馬當成活馬醫,只能選擇相信眼前這個款小天師了。

        “行,就它了。”李隊長深深看了云阮一眼,“那楊佳……”

        云阮笑笑,“不用擔心,我去解決。”

        李隊長猶豫了一下,捏了捏兜里云阮給他的那張總會名片,“那個……局里可沒有錢請你們總會的這幫大神……”雖然沒有接觸過總會,但他也知道大部分信這個又有需求的人都是挺有錢的主兒,當真沒錢又有需求的,也是總會的義務活動,畢竟是少數。

        “沒事,不收錢,為民服務。”云阮笑呵呵的,看起來實在和氣可親。

        李隊長也跟著呵呵笑,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又壓低聲音道:“而且這事也不能被外人知道……不然……”不然警隊的名聲可是不保,被人知道和總會合作事小,要是再說警隊白撿人情不給錢那就難聽了。“不過,你放心,警方公正,賞罰分明,之后會給予嘉獎的。”

        云阮不在意地笑了笑,“好。”原本若是警方不介入,她也會去收拾這個爛攤子,畢竟,說起好處的話,三人組那邊已經給她許過了。

        不過,說起來,發生了這么多事,那三人組跑到哪里去了?

        “喂,你打算怎么找楊佳……的鬼魂?”

        想到那三個不靠譜的神仙,云阮有些分神。就連李隊長和她說話也沒有聽清。

        云阮隨手掏出她悄悄從楊佳尸體上取下來的頭發,包在一張符紙里,又用小刀輕輕劃了手指一刀。血珠滲出,快速地滴入符紙,不出幾秒便浸透了。

        她做這些的時候沒有避開李隊長,看得李隊長不僅有些毛骨悚然,因為他要是沒猜錯的話,那頭發就是楊佳的,畢竟,就算是沒有接觸過總會的人,他也是看過電視劇的,知道他們那些神乎其神的術法什么的,多半都是以頭發啊血啊來控制,怪膈應人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的,但是只要一想到這么一個漂亮姑娘從死尸身上薅頭發,又和著鮮血整這種巫術一樣的東西,就覺得全身不舒服,比見到被分尸的尸塊還要不舒服。

        李隊長對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沒有那么多的好奇心,他靜靜地看著云阮在他面前打了個火,嘩啦一下燒著了那紙符。

        紙符迅速燃燒起來,連著里面的頭發爆出一兩個噼啪聲,煙霧瞬間彌漫開來,云阮抓了一股青煙,嗅了嗅,跟著那抹煙便丟了燃著的紙符,隨著那抹似有若無的青煙走了。

        而剩下的符紙卻有越燒越旺的趨勢,整個封閉的房間立刻煙霧彌漫。克忠職守的煙霧報警器受到了刺激,哇啦啦地叫了起來,整個警隊辦公室更加混亂了。

        李隊長這才后知后覺地吼了起來:“臭丫頭,誰讓你在警局打火兒的!”但云阮早就沒了人影,沖過來查看情況的管理人員看了李隊長一眼,嫌棄道:“李隊,早就跟您說過,咱們局以后都禁煙了。”

        地上的紙符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做的,燒了個渣都不剩,了無痕跡,李隊長有苦說不出,暴躁地捏著手里的鏡子出去喊人出任務。要不是剛才對方太過專注,他都要懷疑她是因為他想免費讓她干活而故意整他的了。

        那青煙里有云阮血液的香氣,對于新喪鬼來說尤為美妙,因為紙符上有楊佳的名字,又有她的頭發,對于楊佳的吸引力可謂如同勾魂攝魄。

        楊佳動作很快,昨天那些混混一共四個人,其中一個人被帶到了警局,而她一連殺了三個人之后便馬不停蹄地到了警局,也正如云阮所想,警局是個正氣很足的地方,楊佳身上有血債,進不來這樣的地方。她被困在了警局外,正在情緒暴躁地等待午夜陰氣最盛的時候。

        但她恐怕是等不到了,云阮并不打算讓她有機會等到那個時候。

        “楊佳,你其實并不想殺蔡大勇,放手吧。”

        楊佳的魂魄已經尋到那股引著自己向前的血氣是由眼前這個人散發出來的,眼睛泛出嗜血的紅光。

        “是他背叛了我!我為什么會不想殺他?”被妖鏡控制了內心的楊佳并不肯聽云阮的勸阻,惡狠狠地看著她道:“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和你有什么關系?你又是什么人?難不成昨天見一面也看上那個小白臉了?”

        云阮覺得楊佳的疑心病簡直是毫無緣由,搖了搖頭道:“你被人利用了,難道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么?我是什么人不是知道么,只是我的另一個身份是天師,不好意思了,你們的事確實是你們之間的私事,和我無關,但是你死了,有人委托我來收你的魂,這就和我有關了。再說,蔡大勇和我說過,他是真心喜歡過你的,也沒有背叛過你。”

        楊佳不信,大吼道:“你騙人!他就算是說了,也是騙你的!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對誰都好,身邊總是圍繞著那么多女人,她們都嘲笑我,說我配不上他!他怎么可能真心喜歡我!”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292756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