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67章 塑夜的決定

第267章 塑夜的決定

        “塑夜,這話,我曾聽過很多年。”江熙宸笑得淺淡,“倒是很久不曾聽過了。”他坐回藤椅,摩挲著墊子上的流蘇,“塑夜,我把我的小徒弟交給你了。”

        塑夜冷著一副面孔,卻不準備領情:“不要。”

        江熙宸立刻暴跳如雷,一點病弱的樣子也沒有了,他再次從那藤椅上起來,氣勢洶洶地扯住塑夜的衣領,“你小子說什么?!”

        真是可氣啊,他好不容易將這樣違心的話說出來了,他想說塑夜啊,這一世當是成全你這個混蛋了,你是不是要感謝我全家啊?好歹他做師父的,他是不是要將他當長輩一樣三跪謝恩才是啊?

        他把他最心愛的小徒弟給他了啊!不是喜歡阿阮么?不是疼惜阮阮么?他這么寶貝的寶貝都給他了啊,他是鬧哪樣,竟然敢說不要?!

        “你憑什么說不要啊?”江熙宸有些氣惱地將自己往藤椅里一縮。

        荀瑯牽著云阮過來,聽他們似在玩鬧,便也湊趣地問了一句:“大師兄這是又有什么強人所難的東西要給人家了?被人家嫌棄成這樣。”

        江熙宸扯了扯嘴角,嗤了一聲,“他心里巴不得想要呢,何來嫌棄一說。”

        云阮看著桃林,恍惚的了一瞬,方才她闖進來的時候似乎看見桃花開了遍野,嫣紅一片,有人在林深處舞著,不知為何,總覺得那畫面似曾相識。她沒頭沒腦地闖進來,又失魂落魄地跑出去,遇上荀瑯,聽她胡言亂語一通,便攜了她一同來找他們,原本也是想找師父膩歪一陣,便就跟著來了。

        塑夜低頭,竟是難得掀了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來,似有深意地看了江熙宸一眼,道:“確實不嫌棄。”

        江熙宸聽了這話,臉色難看,卻攥緊了手指隱忍著自己的脾氣,若不是……若不是他真的沒有把握,又豈會做這種決定?若是其他的人或事,他定是不信天命執意而為,但是面對阮阮不同,前世傷了她的心,今世是無論如何都不想的,所幸她并未通曉男女情愛,心中沒有掛礙,若是她愛上自己,他倒是會束手束腳,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眼下,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愛他,豈不是很好?

        江熙宸自嘲地笑了笑,縮在藤椅里裹緊了毯子,滿頭銀發被他撥到椅背,像是白日里的月光,撒了一地。

        云阮注意到,師父的頭發似乎越來越長了,這樣的生長速度實在有些詭異,特別是對于一個男性來說,多少有些累贅吧?但是大帝此時真身示人,倒也是長發,可卻并沒有那么夸張。

        她在看江熙宸,可塑夜卻在看她。荀瑯在一旁靜默地站著,瞧著這三人微微搖頭,他入師門較晚,遇見他們也較晚,他們之間的事也并非什么都知曉,只是他天生的清凈之心,對這世間的情感都看得簡單透徹,旁人不明白的,他一眼便知。

        塑夜指指江熙宸,又指指云阮:“他把你給我了。”

        江熙宸:……

        這這這還是塑夜嘛?江熙宸眨眨眼,看著一臉嚴肅的塑夜,只覺得和他記憶中的那個一本正經的家伙對不上啊?!若是他的記憶沒有出什么問題,當年可是這家伙主動來向他討人的,而且也從來不會在阿阮面前說這種話。

        云阮愣了愣,看向江熙宸,“意思是,師父不要我這個徒弟了?換大帝做我師父?”

        但是大帝似乎是拒絕了……

        云阮又眨眨眼睛,看向塑夜:“但是大帝也并不想收我?”

        江熙宸:……

        塑夜:……

        呃,忘了這位主子現在心智有變啊,尚未明白過來這個托付是指什么。

        江熙宸舔了舔嘴唇,竟然有些無法正視云阮的眼睛。

        無數次出現在他夢里的那雙眼睛,有深情也有失望,偶爾也有帶笑的時候,那是他最為珍貴的回憶。這天下,六界,除了父帝,從來沒有什么人能夠讓他有那樣深的依戀。

        塑夜語氣有些平淡,“阮阮,并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你師父,永遠都是你師父。”

        聽他這么說,云阮心里松了一口氣,撲進江熙宸懷里,像個孩子一樣地撒嬌,抱著他的腰在他胸口直蹭,“師父,別不要阮阮啊,阮阮會乖的!”

        她與江熙宸一向親昵,云清山上人少,除了江熙宸,也沒有旁人對她如此,在云阮的意識中也并不覺得和江熙宸的身體接觸是超過界限的,坦坦蕩蕩。對此,荀瑯見怪不怪,只站著沒說話。

        塑夜心中嘆息,不管是前世還是今世,他們都是如此,即便是不似人間輪回,但因果循環,一幕幕皆如一個圓環,不曾完成的將會繼續,曾經發生的也許也會重演。

        云阮已經是個成年姑娘,不似小時候那樣身子嬌小,撲過來的時候,砸的江熙宸胸口一悶,他伸手將她穩穩抱住,抱了個滿懷,心也覺得踏實了不少。

        有時候再厲害的法術都比不上親密之人冥冥之中的羈絆牽連,那是一種絲絲入扣的內在連接,讓兩個人產生神氣的靈犀在心,不用任何法術,便能彼此圓滿。

        手指插入青絲,江熙宸有些心不在焉地自語著:“阮阮啊阮阮,你說,我該拿你怎么辦才好呢?要是你知道了我其實沒有那么好怎么辦?”

        云阮自他懷里抬頭,“阮阮這一生相依為命的人都沒有好結果,但是師父不一樣,師父很強大,無所不能,什么時候都能護我周全。不用想該怎么辦,因為你甩不掉我的,我會一直賴在師父身邊,一起去趟時間長河。我知道,你們和我不一樣,你們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師父,不用想怎么辦,阮阮對你們來說,也只是時間里的一粒沙塵,很快便會消失,很快就會再次轉世……”

        江熙宸撫著她長發的手頓了頓,笑道,“傻丫頭,誰告訴你……”他停住,沒說下去,他想說傻丫頭,誰告訴你你是普通人的,但是他不想說,他不在乎她是不是普通人,從未在乎過,所以并不是一個需要解釋的事情。

        塑夜沉默著,并未說話,目光朝那桃林深處看去,他想,他這顆千萬年來清修的心是歡喜阿阮的,只是他的這份歡喜從未有過占有的私欲,他想捧著她,承托她,只要她需要,他便毫無猶豫地站在她身邊,世間大愛是最不會痛苦的一種,他沒有那么偉大,只是這世上,相伴一事,成為仙侶同進同出是一種相伴,所需時常在也是一種相伴,何必拘泥哪種形式呢?

        帝江,阿阮,你們也許都不會改變,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由我來改變吧。塑夜心想,這一世的話,他不僅要守護阿阮,定然將他們一并護著,因為對他來說,感情不管是何種形式何種由來,最終化為情義二字,能夠守護住自己最珍視的東西,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到底是清修的一派,心神既定,這一世,他不會被那些私欲迷惑了。

        桃林枝葉錯雜,晃了他的眼,他微微瞇起眼睛,似有看見那深處舞劍的少女,滿面靈動喜悅地朝他施展蓮花步,踏風而來,輕巧地落在他面前與他道:塑夜哥哥,阿阮舞劍舞的可好?

        阿阮是帝江心里捂著一塊糖,又何嘗不是他的甘醴?

        塑夜想,他和曾經的帝江即便曾經因為阿阮敵對,那也是因為他們都想護住自己心里的溫暖和美好罷了。所以,今生,至少,他不會再與他站在對立面,不能再次失去他們所想保護的人和想珍惜的溫暖。

        幾個人忽然的沉默頗有些氣氛尷尬,荀瑯先開口道:“對了,一個自稱是你木叔叔的無賴找上來了,要求我給他提升功力的丹藥,我把他晾在后院苗圃里有段時間了。”就是因為晾了有段時間了,他把這事給忘了,此時云阮就在眼前,這才想起來。

        “木叔叔?”云阮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江熙宸,支支吾吾地說:“師父,我其實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恢復了一些前世的記憶,說起來,我倒是很可能也不是什么普通人。這位木叔叔就是我在古董街偶然遇到的那個大叔,其實他以前曾在我身邊保護我,對我很好,他也是最近才想起以前的事……”

        江熙宸心不在焉地聽著,沒什么反應,只是抓著她的小手在手里反復地把玩,像是把玩一件稀罕的寶物。

        見他沒有不高興,云阮這才轉向荀瑯道:“小師叔,你就看在我的面上幫幫他吧,他功力恢復了,對我也有好處的。因為他說,似乎是會護著我的,雖然我有師父護著啦……”她不忘討好江熙宸,說著話摟了摟他的脖子。

        江熙宸心情格外地好,雖說想遠離她,想淡化自己對她的影響,讓她別那么在意自己,想將她推給別人,好讓她哪天尋不著他的時候還能不那么傷心……但是她此刻坐在自己懷里,毫不掩飾地表現對自己的親昵和在意,他是愉悅的享受的,他與自來清修的塑夜不同,他這顆心是放任自己浸泡在紅塵里的,天神有強大的能力,不會被欲望左右,并不會像仙界的人墮落成魔,于是他放肆地接受欲望,從不束縛自己的喜好。

        “給他吧。木萬年,這人雖然廢物了些,總歸是向著阮阮的。”江熙宸發了話。

        荀瑯倒是無所謂,原本也是因為覺得木萬年無禮才戲弄他的,結果被他落在苗圃里給忘了……

        云阮好奇,剛才并沒有注意到木萬年也在云清山,便隨口問道:“他現在在哪兒,我怎么沒看見他?”

        荀瑯默了默才道:“這人……有點無賴,我當他是哪里來的無理取鬧之人,將他禁了聲,栽在苗圃里當花肥了……”

        云阮一陣無語,弱弱地道:“小師叔……未曾發覺,你也是挺厲害的一個人啊……用人做花肥……”不用荀瑯細說,她就能自行想象出木萬年那副耍無賴的模樣,只可惜碰上小師叔這么個腹黑的深藏不露的人。

        荀瑯笑得無害,“哪里,我就是嚇嚇他,誰知道后來把他給忘了。”

        云阮附和著呵呵笑了兩聲,心道原來小師叔才是最可怕的類型,他天天醉心他那些花花草草,一天大部分時間都耗在苗圃里,怎么可能會忘記,不過就是如他自己所說那樣故意晾著人家罷了,說是忘了,也是故意忘的!

        “小師叔,他這人就是嘴壞,你就饒了他吧。我一會兒隨你一起去。”心里是怕了荀瑯,云阮覺得和他一起去保險,萬一木萬年再一個不小心惹了他,搞不好真要變成花肥了。

        江熙宸擁著云阮溫暖的小身子,神情有些恍惚,他最近太容易疲憊了,大部分時間都被他用來睡覺,這樣才能減少法力散失。

        “對了師父,你這頭發這么長,要不要我幫你剪剪?”云阮撈了一把他的頭發,想為他分憂。

        江熙宸滿不在乎地閉著眼,臉埋進云阮的頸窩,睫毛微微掃著她的皮膚,“不用管它,剪不剪都一樣。”

        塑夜目光落到他那一頭銀發上,忍不住皺了眉,天神,尤其是江熙宸這一脈的皇族,法力和頭發有很大關系,神族的發色也并非是銀發,他這一頭銀發,也是因為當年為了救阮阮成了半神之軀的緣故。如今天生的強大法力日漸消散,這頭發越來越長無法控制,便是證明。

        “冥界有寒冰地獄有一處冰洞,對你會有好處。”塑夜道。

        江熙宸懶洋洋地擁緊了云阮溫暖的身體,打了個哈欠,“不去,正常人誰會沒事跑去地獄里待著?還是冰洞,你想凍死我么?凍死我,好帶走我的阮阮,我才不上當呢。”

        塑夜無語搖頭,心里對他這小孩子脾氣覺得好笑,卻又不忍看他日漸法力消退,他不愿被阮阮知道,在她面前不肯提只言片語,他答應了他也不說,但是總歸是無法眼睜睜地看著摯友如那桃花一般凋零。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3005909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