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69章 依賴

第269章 依賴

        這溫泉池原本也是他一人獨享,他不愛奢侈淫靡那一套,所以池子也不大,阿阮人小,瘦的像只小雞仔,倒也占不了多大的地方,所以才想著將她一并洗干凈,省的自己嫌棄,沒想到這深度對五歲的小孩來說有些深了,果真是麻煩得很啊。

        帝江不吝嗇法力,隨手揮就,墊高了池子一邊的底,做了個臺階,這樣小丫頭就可以踏著進來,而不是像個小肉球一樣撲通一聲跳進來,個子不高,坐在那臺階上便可以泡在池子里了。

        對于自己的東西,帝江是頗有一些掌控欲和潔癖的,所以這個小徒弟,他也下意識地要將她親自刷洗干凈。

        阿阮眼睜睜地看著池子里起了臺階,對帝江投入崇拜的目光,甚至是對那滑溜溜卻又不硌皮膚的小臺階愛不釋手,反復摸索著,“師父真是厲害!”

        被這么一個人界小崽子崇拜了,帝江竟覺得頗有些自傲,哼了哼,讓她在臺階上做好,之后便拿了一塊略微粗糙的布巾給她擦拭——像是擦拭他那些法寶一樣。

        “嗚嗚……”阿阮包了兩包淚,不敢呼痛。

        帝江一邊擦一邊道:“怎么了?是身子骨肉疼還是覺得燙?這池水可是引得天泉,一般人入池,堪比洗髓,經常沐浴便能脫胎換骨,也就是跟著師父我才能讓你當洗澡水。”尋常人經受不住,便會覺得血熱難熬,骨肉像是打破了重塑,但這些對于神族的帝江來說是不會有機會感受的,故而他雖然知道凡人耐不住這天泉,卻也沒想過凡人的孩子又會是什么感受。

        只是,看她一臉忍著哭的樣子,想必不會好受到哪里,不過,做他的徒弟怎么能這點疼都忍不了,帝江根本未想到這天泉對一個人界幼童會有如何反應,只是瞧著她還能忍便以為天泉也不過如此。

        阿阮忍著淚,有些倔強,天泉是什么她不知道,倒是沒有覺得骨肉疼,也不覺得燙,可是師父搓的可真是疼啊!比云姨和冥婆婆手重多了,可是她決定了以后做個愛干凈的好孩子,不讓師父嫌棄,所以她忍著。

        “沒關系,阿阮不疼的,阿阮以后都洗的香香的,師父喜歡干凈的阿阮,使勁兒搓也沒關系。”

        帝江有些無語,他卻是喜歡干凈,不過這小崽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不疼啊……

        “要哭就哭。不必在我面前忍耐偽裝。”做人嘛,何必總是那么多麻煩的壓抑忍耐,真是沒趣。

        “師父……真的,真的可以不用再忍耐了么……”

        這仿佛就是一句允許,或者又像是一個命令,阿阮忍不住了,終于任由眼淚流下來,那些眼淚不僅僅是有疼,還有這些天里一直壓抑著的對云姨冥婆婆和兩個叔叔的思念。

        阿阮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緊緊抱住了帝江的脖子,一邊哭一邊喊著:“嗚……師父,阿阮好難過……”小孩子并不大會描述自己的痛苦,只曉得心里難過,心里難過了,便愛哭喊,以此來發泄。

        “師父,阿阮害怕一個人……以后可不可以不要丟下阿阮,不管到哪里都帶上阿阮?阿阮會乖的,不會給師父惹麻煩的!阿阮只有師父了……”

        這個世上,阿阮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即便是后來與她相依為命的死個人,兩個人失蹤下落不明,另外兩個人在她面前死去,經歷了這樣可怕的事情,阿阮害怕極了,她不想一個人,這個世界上,師父帝江的出現,仿佛就是她的神,哪怕只靠著對他的仰望和追隨就足夠她活下去,所以她不能再失去了。

        帝江被她的哭喊聲吵得頭疼,可是那哭喊聲卻是讓他的心震了震,仿佛讓他看見了另一個孩子,那是年幼時的自己。

        他也曾與父帝如此哭喊過,為什么是他,為什么不是別人,為什么皇族里的兄弟姐妹都有母族,只有他沒有,只有他孤身一人自神虛谷被父帝帶回。

        那時他就像是一個危險的小獸,無法信任任何人,他天生法力強大,隨時都會攻擊,那些欺負過他的族人沒有一個好下場。他發起狂來一點神的高貴冷艷都沒有,完全不介意自己像獸族一樣用牙齒撕咬,而父帝卻任由他咬傷手腕,將他強行抱在懷里,父帝說:“孩子,以后我會陪著你,不會再讓你孤身一人了。”

        沒有任何多余的解釋,只有溫暖的懷抱,可那偏偏就化解了他的瘋狂不安,他在父帝懷中安靜下來,睡了一個從未有過的安穩覺。

        縱然神界大多數人不知父母是很正常的,可是皇族卻不是,和帝江不同,他那些兄弟姐妹人人都有強大的母族,神族上古以來雖不善拉幫結派,但總歸有強大的族系,他那群往來淡薄的兄弟姐妹,母族皆出自那些族系,只有他,這個父帝最小的兒子,是父帝從神虛山帶回來的,神虛山上古以來便是神界最荒涼最落魄的地帶,即便知道他母親是誰,那也是上不得臺面的身份,偏父帝對他百般疼愛,令他成為了整個神界,甚是六界皆知的神族小皇子,曾經前途無限。

        可是,明明說過了不會再讓他一個人的父帝卻丟下了他,隕在那場六界震動的混戰里……

        天神寂滅,魂歸大帝,無跡可尋,也沒有輪回,他再也沒能見過父帝,哪怕一絲殘魂。

        帝江抬了抬手,輕輕拍著懷里孩子的后背,不自然地哄著:“好了好了,以后帶上你就是,不過這可是你說的啊,帶上你可以,但是活命得靠你自己……”他帝江的小徒弟,一定要很厲害才配得上他這個師父啊!

        無法承諾,無法保證,因為即便說了什么永遠不會丟下,永遠會在你身邊,這樣的話,誰能保證真的就能做到呢?就算是神,也做不到。

        阿阮哭得累了,趴在師父懷里吸鼻子,師父的胸膛和木叔叔駱叔叔差不多,一點也不柔軟,可是卻是眼下她唯一的依靠,雖然硬邦邦的,可是卻和云姨她們一樣,是溫暖的。

        “喂?”帝江皺了皺眉,想將小家伙從自己身上扯下來,誰知她像樹袋熊一樣抱住不撒手了,再低頭去看,竟是睡著了……

        帝江臉色難看,將她大力拉開,拍了拍她的小臉,“洗好了就給我出去。”竟還想靠著他睡覺?當他是老媽子嘛?怪不得大戶人家都要雇老媽子照顧小孩,真是相當的麻煩!他現在有些后悔怎么就隨手撿了這么個玩意兒。

        池水溫暖,熱氣騰騰的,讓人昏昏欲睡,阿阮年齡小,又是身體瘦弱的類型,沒有那么多精力,哭累了就開始打盹兒,被人好不溫柔地搖醒,晃晃悠悠地就摸著臺階往外爬,拿起自己之前破布一樣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帝江:……

        “你這個……”帝江覺得人界的孩子真的是相當可怕,扯了她的小腿拽回池子里像涮肉似的胡亂涮洗了一遍,“剛洗干凈,又要穿臟衣服,豈不是白洗了么!”

        “咳咳……師父……”阿阮嗆得難受,扁嘴又哭,反正師父說了沒有必要在他面前忍耐偽裝,她想哭便哭,“師父,阿阮只有這一套衣服。”

        帝江扯扯嘴角,將她放到池邊,女孩子再小也有了羞恥心,抱著自己光溜溜的小身子背對著他蹲成一團小肉球。

        “嘖……就這幾兩肉,誰稀得看你……”帝江瞧著她的樣子,覺得很是好笑,招了招手,墻邊的藤蔓如女子柔軟的長臂延伸進了屋子,打開衣柜來不過一會兒就捧了兩件一模一樣的衣服出來。他動作優雅地抖開一件自己披上,又抖開另一件朝阿阮兜頭丟下。

        阿阮慌張地摸索著去套上,過于寬大的寢衣怎么都像是披了被子在身上,“師父的衣服太大了,阿阮穿不上!”

        “急什么。”帝江慢悠悠地系上衣服的帶子,在阿阮面前蹲下來看了看,嗤嗤幾聲裂帛之音,將下擺和兩條袖子撕去了一大截,斷裂之處如剪刀裁去一般,雖然過于隨意,但好歹大小合身了。

        收個小徒弟也是臨時起意,不過是打發十幾年時間的一個想法,自然是沒有給她準備什么東西,帝江看了一眼她交疊在一起的小腳丫,招來藤蔓,那藤蔓很是有靈性,纏著剩下的布料給她扎了一雙小鞋子,藤蔓扎的底子包了赤紅色的布料,和她身上紅色寢衣配起來倒也別致。

        “阿阮還是第一次穿這樣好的衣服鞋子呢!”這布料滑滑的,很輕薄,卻又很柔軟,似乎還覺得身上暖融融的,通體舒暢。

        阿阮很是開心,也很滿足,卻還是忍不住問道:“師父臺階都能隨手變出來,為何親手幫阿阮裁衣不用戲法兒?”

        “戲法兒?”帝江嗤笑一聲,“這是法力。”至于親手裁衣……他不過是撕去了多余的布料,何來裁衣一說,他又不是天上的織女裁縫,哪里會裁衣。只是這赤霞錦是仙界的東西,不是法力能織就的,所以才這般簡單粗暴地給她剪了。

        咕嚕——

        阿阮肚子叫了起來。她抬頭看看帝江,不好意思地將自己的小手塞進他的掌心,眨著大眼睛問他:“師父餓了么?阿阮去給你準備吃的吧。”

        手心里陌生的觸感讓帝江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他皺了皺眉,將那只似乎撓了他一下的危險的小手甩開。

        師父不喜歡牽手啊,不過師父的手很大很暖,和木叔叔他們一樣呢。阿阮默默記下了師父的喜好,低了頭,噠噠噠地跑開了。

        帝江理解不了這人界幼崽的思維,拖著手跟在她身后,想看看她究竟能給他準備什么好吃的,他的境界早已可以不食人間煙火,只是他游蕩在人界,并不苦修,酒樓飯館兒都是常去的地方,一點兒也沒委屈過自己。

        “師父,師父,你看,這是前幾天鄰居大娘給的胖饅頭,我一直沒有舍得吃,留給師父吃!大娘還說要收養阿阮,可是阿阮有師父了,阿阮不會丟下師父的!”阿阮像是獻寶一樣,將她藏在后院里的饅頭捧了出來,順便對師父表明心跡,討好一番。

        他能選中這一處,自然是這處山清水秀人杰地靈,那五里地外的鄰居大娘也是有福的善人,只是這山野之地,農家院子,再好的饅頭又如何比得上繁華市井館子里的美食,也值得這小丫頭當寶貝一樣拿出來。

        帝江不屑地看了一眼那胖饅頭……確實白白胖胖的,長了老長的一層白毛……

        不過,比起這個饅頭,他更關心另一件事,“你出去了?”他掐指感應,院子外的結界完好無損,她怎么就出去了?而且最近的一戶人家也足足有五里地,她這看起來雞崽子一樣的小人兒竟然走了那么遠?她既然出去了,又那么能走,怎么沒有逃走,反而又折回來了?不是還以為自己把她丟下了么,守著一個空院子,怎么不去和那善良友好的大娘一起生活,自己卻回來等著他?

        師父家里雖然有龜爺爺和自稱小土地的小弟弟,又有牛羊,可是只有空蕩蕩的一間主屋,家里連米都沒有……阿阮覺得師父也是很窮的,所以她出去討飯的時候,遇見那善良的大娘,不僅給了她大饅頭,還要收留她,可她怕師父回來沒有吃的,便拒絕了大娘,收了這個大饅頭,就等著師父回來吃。

        阿阮怯生生地道:“師父,我不是故意跑出去的,我只是餓了……所以想出去討點吃的。”

        能毫發無損地出了他這結界,又毫無痕跡地再進來,可見他這小徒弟是個人才啊,天賦異稟啊。帝江摸著下巴,全然沒去想什么胖饅頭的事,突然覺得自己這個決定還是挺有意思的,這十幾年總算是有點趣事來打發了。

        阿阮瞧著他不說話,以為他是想將自己送給那大娘養,那可不行,師父那么厲害,隨手就能變出東西來,她可是要學本事報仇的,木叔叔說了,得學會察言觀色,關鍵時刻就要抱緊對方的大腿,只要方法用的對,討飯也能多討一碗。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3023375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