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83章 競技大會

第283章 競技大會

        塑夜踏風而來,瞧見帝江一個人坐在院子里便習慣性地問他:“阿阮呢?”

        帝江正品著新茶,舒服地瞇起眼睛來,懶洋洋地說:“昨天捉了幾只狐妖給她練習,后半夜才回來,還睡著呢,別叫她了。來,嘗嘗這江南的新茶,聽說還是給人界那皇帝老兒的貢品呢。”

        但凡來了彩云山的妖魔鬼怪,大多都被帝江拿來給云阮當陪練了,久而久之,六界小雜魚們私下都傳聞這彩云山上有專吃小妖怪的大妖,誰也不愿意來采集靈氣了,沒辦法,帝江只好親自抓幾個來放在山上……

        塑夜搖了搖頭,平日里仙酒他都不喝,這人界的茶他也不好,只飲寡淡的清泉水,他抬腳走向主屋,輕聲道:“我去看看她,不驚動她。”

        主屋的大床上,少女睡姿不是很好,雪白的小腿露出一截在被子外面,被她壓住的被子末端,團著一個雪白的毛球,正是小白,也就是神獸白澤。

        塑夜無聲地來到床邊,瞧著她那恬靜的臉龐,愛憐地摸了摸,輕輕捏了她的腳腕塞進被子里,被子末端那毛球微微伸展了身子,睜眼瞧見是塑夜,動了動爪子。

        “噓——”塑夜示意白澤不要說話,“無事,就是過來看看她。”

        白澤翻了個身,重又閉上了眼。

        “嘿,這懶蟲,都日上三竿了,怎還睡著!”一聲輕快愉悅的聲音隨著主人飄進了屋,還沒說完便又飄遠了。

        明軒整個人被兩股力道摔了出去,一道在他身后往外拉,一道從他身前往外推……他原本是跟著塑夜一道來的,只是瞧著那十里桃林很是稀罕,進去野了一圈兒這才過來,誰知剛說一句話就挨揍了。

        “嘶——”他捂著屁股站起來,“我說,你們也太寵阿阮了吧,至于么!一個兩個的,真是夠了,不就是師父和師父的朋友么,我還是阿阮認的哥哥呢。”

        塑夜合上主屋的門,這才出了聲。

        “明軒,你莫要吵醒阿阮,她并非睡懶覺,而是昨夜捉妖,睡得遲,這才未醒。”

        “哦。”明軒不知道這事,也覺得自己莽撞了,尷尬了一下,沒說話。

        出乎明軒的意料之外,帝江竟然沒有生氣,反而笑瞇瞇地遞來一杯茶,“來,小太子,喝杯茶。”

        明軒忐忑地接過茶,禮貌地謝過,往嘴里一送,立刻便又吐了出來……這茶簡直太燙了!

        他大著舌頭怒吼:“帝當,能小蕩起吾哇!”

        他是想說,帝江你想燙死我啊……結果因為整條舌頭都失去知覺了,功能像是被廢了。

        帝江很明顯知道他是說的什么,卻還是笑著裝傻,“不要浪費新茶嘛。”

        明軒氣得扭頭不看他,這帝江真是小心眼的很,他就說了那么一句話險些將阿阮吵醒而已,被他和塑夜推拉了一把就算了,還故意給他喝熱茶,怪不得剛才竟是好脾氣了,原來是在這兒等著他呢。可他做什么啦,他也沒有將阿阮吵醒啊……真是委屈。

        塑夜早就習慣了帝江如此,并未當做一回事,說起了正事:“帝江,我這次和明軒一起來是有件事情想和你下商量。”

        帝江也猜到他們是有事,抬了抬眼皮,坐正了,打算洗耳恭聽。

        塑夜看了明軒一眼,瞧著他眼下是廢了,還沒緩過勁兒來,便直接說道:“是這樣,六界里,與明軒年齡相仿的孩子都開始歷練了,因為再過兩年便是六界盛事——清平競技大會,他們這一輩的人都有資格參加,我是想……不若讓阿阮一同參加,將她算入明軒一隊,占個魔界的名額,你意下如何?”

        清平競技,是六界小輩出人頭地,在六界初初嶄露頭角的一次機會,帝江和塑夜也都曾在這大會上出過風頭,算得上年少成名。清是清凈自在,心濁有惡念之人不可參加,平是公平公正,六界之中同輩人競技,長者為證,不可偏幫,摒棄六界之間的偏見,不管是哪一界都一視同仁。

        所以,清平競技前的兩年開始,便開始組建各自的隊伍在人間歷練,算是清平競技大會的預選賽期,每一隊至少一個人至多七個人,由抽簽決定每次歷練的地點和任務,完成之后便有資格再次抽簽,最終得簽最多的十二隊才有資格進入清平競技大會再行比試。

        明軒是魔界太子,魔界自然有很多小隊,沒人敢請他,他也不稀得和別人組隊,若是組隊,他只想選阿阮,可阿阮有個脾氣古怪的師父圈養著……這才求到塑夜這里,讓他幫著與帝江來說。

        六界素來彼此誰也看不慣誰,故而這清平競技算得上六界共舉的盛事,尤其是被名門望族看重,更別提一些有名望的門派了,若是勝出,就算是二十名內,也都足夠在六界揚名立足了。只不過,塑夜希望阿阮能夠和明軒一同歷練,一同在兩年后參加清平競技的目的并非如此。

        帝江皺了皺眉,“清平競技有什么好參加的。不去。”

        明軒此時緩過來了,忍不住翻白眼,“你當年不也是去了,還得了個第一,聽說可是fēng  sāo……風光的很。”

        清平競技雖是六界盛舉,但是神界血脈凋零,小輩不多,僅有的那些小輩也大都避世不出,對這些六界里拋頭露面的事不是很感興趣,而帝江當年因拜在仙界元清門下,算是半個仙門的人,便隨著仙界的人去了,誰知輕輕松松奪魁不說,還對那屆主持大會的長輩出言不遜,還是被父帝親自押著去賠禮道歉的,神界之王親臨,誰敢不賣這個面子,道歉也不用,捧著帝江就差給他跪下了。

        帝江想起那段往事,忍不住微瞇了眼睛,如今想起來,也還是覺得清平競技很是無趣,也不知道為何還有那么多人看重,成名如何?不成名又如何?就連父帝都說,活著,無非就是自在二字。

        “我是我。阿阮不能去。”帝江呷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杯子磕在石桌上,悶悶一聲。

        塑夜知道他的顧慮,因為阿阮身份特殊,他在乎阿阮,便過度地將她保護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圍里。塑夜想,若是他神力無限,為阿阮造出一座城一個國說不定也是有可能的。

        “帝江,阿阮會長大的。你看,她現在已經不是你抱回來的那個小娃娃了,你不能拘著她一輩子。”

        帝江不可置信地看著塑夜,“我拘著她?”修羅族的人依然沒有放棄尋找她,他只是想要將她護在身邊,這怎么能叫拘著呢?他是用牢籠鎖著她了?還是像對白澤一樣給她帶了禁制圈兒了?

        塑夜:“……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帝江,你說過,她的母親是希望她像個普通凡人一樣生活的,從不讓她接觸人間,如何過普通凡人的生活?”

        “那還真是抱歉了,她是我帝江的徒弟,注定了不可能過普通凡人的生活。”帝江哼笑兩聲,像是個油鹽不進的無賴。

        明軒看不慣他這個樣子,出言懟他,“就算不做普通凡人,也還是可以過人間生活的。整日在這荒山上待著有什么意思?”他從未見阿阮出過山,聽她說起過到的最遠的地方也只是鎮子另一邊的彩云溪翠竹林……這算什么啊!就好比一只會飛的鳥,卻從來不展開雙翅,只在自己的窩附近走動。

        帝江吸了口氣,指著自己的院子,“難道這還不是人間生活么?”從不生火的院子,為了阿阮起了灶臺,從來獨居的他,為了阿阮學會了照顧人,除了教她法術本領,他們同吃同睡,聊天玩鬧,偶爾一同捉魚捕獵,踏春賞花,人間生活不也是這樣么?又有何不同?

        這人簡直就是強詞奪理了啊,這院子孤零零的獨自建在一群幻象之中,處處都與人間平凡的院子不同,哪里就是人間生活了?人間小院兒哪個是有土地娃娃種菜,有仙獸嘮嗑兒,有神龜打水的?明軒還想再說什么,塑夜遞來一個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說。

        塑夜搖頭,“帝江,大隱隱于市。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阿阮她生性乖巧,很容易滿足,從不忤逆于你。但是她總歸是需要接觸外面的世界的,至少,你要讓她看看她在外面,在六界同輩之中,有多強……她可是你帝江的徒弟啊,你……就不想知道么?”

        嘿,不得不說,塑夜還真是了解他啊!帝江心里微動,清平競技確實沒意思,但一想到自己隨手調教的徒弟輕易就能將他們那些名門啊名派啊什么的打敗,那感覺就很有意思了。

        塑夜知帝江這人的性子,見帝江有所動搖,便忍不住面上帶了些許笑意,“能夠認識一些同輩的朋友,對阿阮來說,不是壞事。”除了希望阿阮能夠接觸更多外面的世界,若是能夠多交幾個朋友,這也是塑夜所樂見的。至于帝江對阿阮的保護,他也很是理解,因為阿阮同樣也是他想保護的人。

        帝江腦子里可沒想這么多,他敲了敲茶杯沿兒,“好啊,我改主意了,就讓阿阮去好了。”反正,他會全程偷偷跟著她的,誰讓他是做師父的呢!

        塑夜笑了笑,心想雖然小輩歷練,做長輩的不能插手跟隨,但是悄悄地觀察著,必要的時候出手給他們保個命還是可以的,大部分長輩也都是這么干的,大家心照不宣罷了。到時候,他會在暗處護著阿阮的。

        明軒還在回味剛才他們的對話,也不知道到底塑夜是怎么說通帝江的,只覺得他們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人還能維持著友誼真是不可思議。

        吱呀一聲,主屋的門開了,阿阮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問:“師父讓阿阮去哪兒啊?”

        待看清了院子里的人,阿阮開心地跳了出來,“塑夜哥哥,明軒哥哥,你們怎么來了都不叫阿阮?等我一下,我去洗漱!馬上就回來!”

        平日里除了師父,能見到的人也就是這二位了,阿阮歡快地洗漱完畢,蹦蹦跳跳地就來了。

        她穿著的還是八年前帝江給她裁的那件寢衣,如今有些短了,露出細長的小腿來,這寢衣雖后來被帝江稍微改了下,在胸口處加了繩子,但在床上滾了一夜,多少有些松,十三歲的阿阮有些發育的跡象,微微凸起的胸部將寬松的衣服撐出一小片虛虛實實的空間,脖頸下露出一小片白花花的皮膚,頭發散在身后,前面的幾縷沾了水,濕噠噠地貼在皮膚上。

        這……這樣暴露的穿法,也就是妖界的女子才會如此。

        明軒的目光觸及阿阮,臉一下子就紅了,趕緊將頭扭到一邊。

        六界里妖界女子多妖嬈嫵媚,但多半是幻化出來的,不是天然的,魔界的美人卻是天生麗質的,明軒是魔界太子,自然是美人閱盡,過了這些年,他也不是當年那傻不愣登的小男孩兒了,分得清男女不說,也多少對男女之事懵懂開竅,他早就知道阿阮是女孩子,雖然還是和她兄弟相稱,卻不會做越距之事,眼下見著她這般模樣,整個人都不自在起來。

        帝江不明所以地看了明軒一眼,“你小子,臉怎么紅成這樣?”

        塑夜原本還在淡淡笑著的表情有些僵。輕咳一聲,塑夜指間一動,從乾坤袋中拿出幾件女孩兒的衣裳遞給阿阮,“阿阮,你且看看這些衣服,可有喜歡的?”

        帝江有些嫌棄地翻了翻,“怎么不是粉色就是紫色,淡的像沒染上色一樣,小姑娘穿的這么素淡怎么會好看?”

        阿阮正是愛美的年紀,師父平日只愛她穿紅裝,多是短打,因為嫌礙事,倒是師公和塑夜哥哥經常給她帶好看的裙裝,不管是什么顏色什么款式,她都喜歡的緊,論起來,師公帶來的裙裝多半都是白色,師父嫌棄說像喪服,而塑夜哥哥帶來的顏色就豐富些,只不過顏色都是淡淡的,師父便又嫌棄老氣。

        “哎呀,師父不是常說試試就知道了嘛,阿阮去試試看,我長這么好看,肯定穿什么都好看!”阿阮眉梢揚著,頗有幾分帝江的神采,“你們說對不對,塑夜哥哥,明軒哥哥?”

        塑夜點頭笑了,讓她換好了出來,明軒則是尷尬地不知看向何處才好,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待阿阮進了屋,帝江收回笑,皺眉看向明軒,“你這小子在想什么?我們阿阮問你話就這個態度?”

        明軒翻了個白眼,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他這個做師父的人,按理說,難道他不也應該避嫌么?!

        塑夜正色道:“帝江,阿阮長大了,你不能再將她當成小孩子,女孩子要著衣得當,不可在男子面前穿成這樣。還有,你不可再與她同床了。”

        “你你你你……”明軒瞪大了眼睛,指著帝江:“你和阿阮睡一張床?!”

        在帝江眼里,阿阮就是阿阮,不管是小女孩模樣的阿阮還是現在模樣的阿阮,那不就是阿阮么,他理所當然地說道:“有何不可?阿阮是我徒弟。我又不會對她怎么樣。”

        他古怪地看了一眼塑夜和明軒,擰著眉嫌棄道:“你們都是清修的人,看不出來腦子里邪念還挺重。”

        塑夜和明軒無奈地對視一眼,不管怎么看明明他這個變態師父才是邪念重的人吧!

        塑夜:“……帝江,你可以保持你與阿阮的相處模式,你可以不羈,但是阿阮不行,她是女子,這世間六界對女子向來不夠公正,你不能讓她被人詬病,說她……放蕩。”

        “放蕩?”帝江眼睛一瞪,一巴掌就將石桌拍碎了,“誰敢說,殺了便是!我看誰敢!”

        塑夜:……

        明軒:……

        塑夜混亂嗯了一聲,無力地扯開話題,“那個,明軒他們歷練的地方選在了京都。”

        帝江抬指用法力將碎成七八塊的石桌恢復了原狀,漫不經心地道:“京都?這可是塊肥肉,你們選這里,別人也會選,倒是也行,也許在清平競技之前就能干掉幾個未來的對手了。”

        明軒無語,他們是要殺擾亂京都的妖魔鬼怪歷練的,不是要殺人放火拉仇恨的好不好!

        塑夜直接忽略了他的話,只說明了事件,“聽聞出了一個邪僧,倒不知是哪一界的,作亂已久,明軒他們正好就抽到這一簽任務。”

        帝江看了看明軒,“你這隊有幾人?”

        明軒愣了愣,不安地說,“只有我一個人……加上阿阮,就我們倆,不過,相信我們兩個的能力也就夠了……”

        帝江嘖了一聲,嫌棄地看了一眼明軒,若不是要借著他們魔界的身份好讓阿阮的身份不被人探究,他真想將這個小子除了,單獨讓阿阮一隊,好讓所有人都看看,他家徒弟是有多厲害!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3169634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