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291章 贏了也是輸

第291章 贏了也是輸

        阿阮也帶著緊張的杜飛雁擠到了近些的位置,二人望著河面,阿阮一臉淡定,杜飛雁卻是絞緊了手中的帕子。無他,不管怎樣都是一條人命,縱然對閔小侯爺沒什么好感,卻也沒想過要他去死,更沒想過齊遠山會因為這樣一場比試就對閔小侯爺動了殺心,這一切都仿佛是一場夢,叫她不知該如何看待。

        有了避水咒,明軒便不必畏水,他沉入水底,很快便發現了那閔小侯爺。

        閔小侯爺雙眼緊閉,已然失去意識,明軒游到他身邊,也不管他喝了多少水,強行將回魂丹塞進了他的嘴里,卻也不急著將他帶上去,反而趁著水下無人,以法力試探,果然是妖力作祟,他再加試探,只見一張薄薄的符紙輕飄飄地從閔小侯爺身后浮出,如沙塵般頃刻間化入水中,一絲痕跡也未留下。

        可惡!明軒心中暗罵,此等毀尸滅跡的行為,簡直不齒,若他再晚點找到這閔小侯爺,讓他徹底斷了氣,恐怕他就連同這一張符紙一起化在這河里了,到時候任是怎么樣都撈不上人,大可說他失足落水順著河水到了下游,死不見尸。

        這真是又狠又絕,為了一個女人,就值得出賣自己的靈魂殺人?明軒不能認同,他用力將閔小侯爺夾住,朝水面游去。

        嘩啦——

        明軒帶著閔小侯爺浮出了水面,侯府的奴仆們很快便發現了,七手八腳地將兩個人護著一起撈了上來,明軒怕被人發現會麻煩,出水之前撤了避水咒,沾了些水,只是沒有那被泡了的閔小侯爺狼狽,所幸場面混亂,他很快便被人群隔開。

        “都站著干什么,快去請大夫!”

        一群人亂糟糟地擠著,又都跑開,明軒看見趕賴的阿阮,便悄無聲息地移到了她身邊。

        阿阮和杜飛雁都來瞧那閔小侯爺。

        “杜小姐?我們小侯爺就不勞煩您擔心了,左右今日也贏不了了!您可以放心了!”說話的似乎是閔小侯爺身邊的隨從,渾身濕漉漉的,也剛從河里上來。他一身灰黑武將打扮,年齡不大,堵著氣,橫在閔小侯爺身前,不讓杜飛雁靠近。

        杜飛雁尷尬地退了一步,卻也并未離開,她神色復雜地看了一眼齊遠山,他正專心地挑著河燈,閔小侯爺落水一群人下去救人,亂了河上的花燈,卻并未打斷他尋河燈。

        阿阮卻不理會說話的人,一個健步上去,手扣住那人的肩膀,微微用力便將他扭了出去。

        “你是什么人?要對我們小侯爺做什么!”

        阿阮笑嘻嘻地,也不看他,只是蹲在閔小侯爺面前,摸了摸他頸上的動脈,道:“什么人?救你家小侯爺的人唄!”

        那人根本不信她,沖動地拔了劍,明軒在阿阮身后,橫臂一擋,震得那人虎口發麻,卻是認出了眼前男子就是從河里將他家小侯爺救上來的人,愣了愣,將劍收了起來,抱拳道了一聲謝,見對方神色冷淡,便又緊張地去看那個臉上帶笑的小公子,怎么看都不覺得他能有救人的本事。

        阿阮手在閔小侯爺頸上一彈,她以指間渡入法力,還卡在喉中的回魂丹順著阿阮的力道滑落到腹中,這回魂丹并非入口即化,只是含在口中時便能固本吊命,若要真的回魂救命還需要以法力將其化入腹中才行。閔小侯爺臉上的灰白之色立刻開始減退,忽然睜開了雙眼,哇的一聲開始吐水,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多謝這位小公子!”那武將打扮的隨從很是規矩,見閔小侯爺醒了,立刻改變態度,向阿阮致謝。

        阿阮依舊是笑嘻嘻地,并未生氣,“我早就說了,我是救他的人。不過,我救他也是因為杜小姐,所以算起來杜小姐也算是他的恩人啦,你不要對她那么兇嘛。”

        閔小侯爺渾渾噩噩的看過來,瞧見臉色窘迫的杜飛雁,人還虛弱著,卻是笑了起來,“擔心我?早知道落個水就能贏得美人,還撈什么河燈啊我,使個苦肉計便得了。”

        聞言,杜飛雁臉色更加難看了,縱然原本是對他有些擔心的,此刻也被他這話給氣沒了,這人與她簡直是毫無共同點,她想,她就算是不喜歡齊遠山了,也斷然和他沒什么可能,這么想著,她甩了袖子便要離開。

        “喂,別走啊……”閔小侯爺竟想去追,奈何他這副身子不是很聽話,軟綿綿地起不來身。見他這副模樣,杜飛雁并未走遠,只是站到了阿阮身后的一側,與明軒一起,卻也不朝閔小侯爺那邊看了,更不與他搭話。

        阿阮瞧著這閔小侯爺也是有意思,這人真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快走到冥府門口了,醒來見了杜飛雁就開始糾纏,還真是有些話本子里那些癡情公子的樣子。

        “閔小侯爺,你很喜歡杜小姐么?”她忍不住問。這話問得直白,杜飛雁相隔不遠,一張臉紅透,卻根本來不及捂住阿阮的嘴。

        閔小侯爺這才仔細打量眼前的兩個救命恩人,一個身量高些,十分英俊,另一個看著年齡小些,是個活潑性子,長得頗有些姑娘氣,他也算是閱女無數,下意識便覺得她是個女孩兒,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耳垂,并未發現耳洞,心中又有些不確定了。

        針對阿阮的問題,閔小侯爺想都沒想就答了,“喜歡啊。”

        阿阮又問:“那方才橋上叫紅梅的那幾個姑娘,你也喜歡么?”

        閔小侯爺撲哧笑了,看了她一眼,只覺得雌雄莫辨,權且將她當做一個小公子罷,“也是喜歡的,只是這女子與女子不同。有的女子歡喜在心,便想娶回家,有的女子只歡喜在眼,看看便就足以。等你長大了知道了女子的好處,便也就能區別了。”

        阿阮皺眉想了半天,“你的話,我聽不懂。”

        閔小侯爺覺得這小公子還挺可愛的,便又重復了一次,“不急,等你長大了自然便知。”

        阿阮:“可塑夜哥哥說,若是喜歡一個人,便只與那一人結為……結為伴侶,一輩子只有一個。你喜歡杜小姐,為何不能就只喜歡她一個人?”

        閔小侯爺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笑出了聲來,“雖然不知道你說的這位塑夜哥哥是誰,但他很可能是在騙你!莫非你是女孩子,他喜歡你才對你這么說的吧?”

        阿阮被他嚇了一跳,怕他認出自己是女孩子,但又一想,即便是女孩子又能怎么樣……不過是因為師父故意讓她扮成這個樣子罷了,沒什么好怕的,她只是聽師父的話才做此打扮,又不是因為要掩飾女兒身。只是,塑夜哥哥是真的如閔小侯爺說的那樣,喜歡她么?

        阿阮本能地反駁,“塑夜哥哥才不會騙人呢!”

        閔小侯爺好笑地看著她,忽覺自己直覺是準的,這小公子就是個女孩子。

        明軒聽得搖頭,只覺得這閔小侯爺果真是顆風流的種子,方才命都快沒了,這會兒人還坐在地上呢,就教人家女子為何,歡喜為何,怨不得他因為女子而遭此劫難。

        “贏了贏了,齊公子贏了!”

        “那書生找到了河燈!”

        “真是一樁佳話啊,好久沒有人在乞巧節中這樣的彩頭了!”

        “佳什么話呀,那閔小侯爺都落水了,差點死了,我看啊,這是不祥才對!”

        “哎,閔小侯爺落水的時候叫他找到了,這不公平啊。”

        ……

        議論聲陣陣,閔小侯爺扶著隨從的手勉強站起身子來,遙遙向河中站在船上的齊遠山望去,他的手中舉著兩盞燈,正在開心地找著杜飛雁的身影。

        “這……沒想到一個落水的功夫,竟然叫他贏了……”閔小侯爺面上失落。

        阿阮觀察著他的表情,見他雖然失落卻并未露出什么陰狠的表情,和那墻角里脅迫女子的男人判若兩人。

        “閔小侯爺,他并沒有贏過你。”阿阮說道,至少在做人這方面,齊遠山沒有贏,反而輸的徹底。

        閔小侯爺不明所以地看過來。

        明軒上前一步,壓低了聲音,僅有他二人能夠聽到,言簡意賅地道:“不瞞你說,我們兄弟是修行之人,齊遠山用了邪術,勝之不武。”

        “竟是這樣……”閔小侯爺略微沉吟,很快又抬頭笑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就算杜家小姐不嫁我,我也不能叫齊遠山這樣的人得逞。”

        為什么一個明明仿佛失戀的人突然就變成了護花使者了啊?

        明軒:……

        阿阮:……

        雖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這個結論的,但是的確,杜小姐最好還是不要嫁給這種出賣靈魂給妖魔的人。

        閔小侯爺并不在乎別人怎么看,他朝明軒和阿阮頷首,“二位是我閔文的恩人,二位不像是京都人士,不知可有落腳處?若不嫌棄,就住在侯府如何?我必將二位待為上賓。”

        這倒是意料之外,明軒和阿阮對視一眼,這人雖不是齊遠山,但卻和齊遠山有些瓜葛,齊遠山既然有心殺了他,現下他沒死成,很可能還會再來找他,且看樣子也是個光明磊落之人,懂得知恩圖報,除了為人風流處處留情,也不算壞。歷練本就是要懲惡行善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閔小侯爺的命他們救了也就順手護著了。

        明軒道:“我兄弟二人今日初到京都,尚未有落腳的地方,如此,便也不與你客氣了。多謝收留。”

        “……怎么跟小侯爺你你我我的,雖是恩人,未免也太不懂規矩了。”閔文身邊的隨從小聲抱怨著。

        明軒和阿阮自然也聽到了,明軒皺了皺眉,他和阿阮都不愛受規矩約束,如果住在侯府要這樣拘著,倒不如住在外面自在了。

        “飛云,不可無禮。”閔文低聲喝退身邊那武將打扮的隨從,轉而對明軒和阿阮溫聲道:“我府上的人管教不力,讓二位見笑了。說了會待二位為上賓,無需顧忌這些繁文縟節,在侯府上,二位大可隨意自處。”

        見他如此有誠意,明軒和阿阮便也不再說什么。

        很快,齊遠山便上了岸,興沖沖地抱著兩個燈帶到杜飛雁面前。

        “杜小姐,你看,我找到了!”

        杜飛雁看了看那燈,的確是她的沒錯,只是她并未寫上心上人的名字才對,而現下,那燈上卻是有名字的,寫的正是齊遠山,她驚愕地抬頭看著齊遠山,只是一個晚上而已,她仿佛從未見過他這個人,而今才是第一次見面。

        她原本是想寫上齊遠山的名字的,但在落筆的那一刻,她忽然猶豫了,她不知道為了不做高門妾而做貧民妻是不是對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心悅齊遠山,而齊遠山和閔小侯爺的比試在她看來也是一場鬧劇,她不想成為一件被他們爭奪的物品一般,她也不會偏幫任何人,不會故意徇私舞弊。

        但是沒有規定說她必須寫上一個人的名字,所以她便什么都沒寫,不管是誰找到河燈,都沒有意義。那時候,她是沒有想到的,沒有想到今夜竟是發生了這么多事,更沒有想到,因為她,齊遠山求助了妖魔,閔小侯爺落了水,這簡直是太荒唐了。

        而眼前,齊遠山更是抱了個被他自己寫上名字的河燈還讓她看,他是篤定了自己心悅他?還是篤定了父親會將她嫁給她?亦或是篤定了這一事之后便真的是得到了上天的祝福?

        杜飛雁搖了搖頭,沒有迎過去,亦沒有去接那河燈。

        齊遠山臉色變了變,硬生生維持著笑容,收回了手,將兩盞河燈抱在手上,仿佛是這時才瞧見一直在旁邊的閔小侯爺一般,道了聲:“閔小侯爺也在啊,承讓了。是蘇某贏了。”

        閔小侯爺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本小侯爺落水了,不能算。不如來年再比過?”他說罷,也不管齊遠山樂不樂意,轉頭問杜飛雁,“杜小姐也剛及笄,想必也不著急嫁人吧?”

        這話說的混,都說了她一個剛及笄的姑娘家,這種話如何好回答。杜飛雁氣得扭頭沒理他。

        齊遠山怒道:“莫非小侯爺要說話不算話,以身份壓人?仗著自己是侯府的小侯爺,便這樣欺我?不管怎么說,我也是韓游門下弟子,怎容你如此欺辱!”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9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3213200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