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天師降臨:溺養鬼瞳小甜妻 > 第302章 師父你正常一點

第302章 師父你正常一點

        塑夜輕輕摸了摸阿阮的頭,“好,我知道了。”

        阿阮從小到大,還是頭一遭心動,她喜歡師父喜歡塑夜喜歡明軒,喜歡曾經的云姨冥婆婆木叔叔駱叔叔,可卻還是第一次有這樣令她不知所措的喜歡,見面時心臟忍不住的加速,不見面時漫無邊際的想念,師父對她笑她也開心,師父生氣了她就跟著氣,師父責罰她,明明是很平常的事情,可現下除了身體痛,心里也會痛。

        “塑夜哥哥,阿阮心里好難過啊,到底,該怎么做,怎么做,師父才會喜歡阿阮呢?你幫幫阿阮,好不好?”

        “好,塑夜哥哥會幫你的,只要你想要的,塑夜哥哥都可以幫你。”塑夜說著,也未深究自己為何要待阿阮這般好,他素來謹言慎行,說出這樣的話并非是在哄她,而是如承諾一般,說到了便會真的做到。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塑夜嘆了口氣,雖然和帝江認識了那么久,可帝江到底是個心思深沉的人,有時候,他也看不清。他一生清修,心思寡淡,從未以男女之情喜歡過什么人,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完全不懂,畢竟他并非是阿阮這般懵懂的年紀,六界里因著情愛一事而瘋狂墮落的大有人在,受情愛折磨不是什么罕見的事。

        “真的么?塑夜哥哥,你對阿阮真好!哎,一定是阿阮不夠努力,師父才會不喜歡。我知道,我只是個螻蟻一般的凡人,在師父的生命里不值一提,可我只想陪著師父,就這樣一點點時間就好。”阿阮開心地撲進塑夜懷中,她想,這個世上,若有天被師父厭棄,塑夜哥哥也一定會是她最后的依靠。

        塑夜心道,不會的阿阮,你的生命會長長久久,不是螻蟻,不是不值一提。

        因愛故生怖,愛一個人常常無法自控,未必時時想要親近,反而會因為自卑和無盡的仰望而后退。

        輕輕攬過阿阮,塑夜像阿阮小時候那般哄著她:“阿阮,你已經很努力了。你師父他,并沒有不喜歡你。你現在年齡還小,見過的人也有限,不若再過兩年,到那時,按照人界的算法,你便及笄了,算是個大姑娘了,到時候,你再確定自己的心意也不遲。”

        “阿阮很沒用……若不是阿阮沒用,師父也不會那么輕易就想殺了阿阮……”阿阮抱住塑夜的腰,臉埋進了他的懷里搖頭蹭著:“塑夜哥哥,不會的,不管再過多久,阿阮都不會改變心意……”她要的不多,眼里只有一個人,縱然見過的人不多,可是,遇見了師父那樣的人,別的人又怎么能再入了眼入了心?

        “……別多想。你師父怎么會殺了你,他這個人性子古怪,向來如此罷了。”

        塑夜心里徒然升起一種悲憫,他確定帝江是絕不會殺了阿阮的,阿阮不只是他的徒弟,更是修羅族的純血王女,帝江這個人雖肆意妄為,卻也是恩怨分明,前修羅族王和王后算是對父帝有恩,當日父帝殞身之際,唯有修羅一族力排眾議要求停戰,不惜違抗仙界而退出戰爭,也是修羅族王后最先察覺了父帝的心思,秘密通知了帝江,而修羅族王曾當眾跪求父帝再行三思……雖力量微末,沒有阻止戰爭,也沒有阻止父帝,但帝江絕不會恩將仇報殺了他們唯一的女兒……

        這事帝江從未與他說過,但是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帝江他沒有必要為了隨手撿來的賭約道具而盡心盡力,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不屑于說什么。

        只是,塑夜不明白的是,帝江明明是在意阿阮的,為何又那么強硬心狠?他對阿阮到底是如何看待的?那河燈明明寫了他的名字,他專程去撈那燈,笑得歡心,甚至不讓別人看,為何?

        帝江倚著門框,隨意地站著,瞧著屋里抱在一起的二人,阿阮明明自小便與塑夜親昵,可不知為何,這樣的情景突然變得刺眼起來,他沒好氣道:“是誰說了女兒家大了就要注意男女之別的?塑夜,你這是雙重標準啊!”

        這奇怪的感覺又來了!塑夜心道一聲怪,無奈地松開了阿阮,替她整整亂七八糟的衣裳,理到胸口處,才發覺阿阮胸前稚嫩的起伏曲線,忽而縮回了手,沒錯,阿阮是長大了,到底是與小時候不同了。因著阿阮依賴他,明明知道阿阮在漸漸長大,可有時候仍然會覺得她仍然是那個可憐的yòu  nǚ,孤獨而又倔強,人群中的一眼,讓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忽視不管。

        阿阮看見帝江,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脖子,心里更難過了,她想,師父剛才許是真的想要殺了她吧,若不是她還沒有和塑夜哥哥比試,還未讓他如愿完成那個賭約,他大概真的不會顧惜她的命吧?畢竟她只是一個他隨手撿來的凡人,不是神不是仙,原本她這渺小的一生在他眼中也不過是下一盤棋那么過眼云煙而已吧?

        塑夜被帝江那犀利的眼神盯得無語,“帝江,正好我來是有事與你說……”他剛要動身,衣袖被阿阮抓住。

        阿阮的眼神里有恐懼,有祈求,塑夜知道,她許是受了驚嚇,怕了帝江,希望自己陪著她。他拍了拍阿阮的手,“阿阮,你受了傷,也累了,休息吧。我會再來看你的。聽話。”

        帝江察覺到阿阮眼神的回避,皺了皺眉,壓下心里的不快率先出了屋子。

        阿阮原本就受了些傷,又損耗的厲害,被帝江罰了半天,再是強大的身子也受不了,何況她心里也難受,塑夜察覺到她有些心神不守,在她眉間輕點,注入了一道清冽的靈氣。阿阮身上一松,整個人都舒展開來,眼睛緩緩合上,沉沉睡去。塑夜將她放平了,又蓋好被子,這才出了竹屋。

        帝江早已等的不耐,他前腳走了不見塑夜出來,心里便有些煩躁,不知道那兩個人又要說些什么做些什么,早知道塑夜出來都要磨嘰這么久,他干脆也在那里,至少還能刺他兩句,讓他少惦記別人家的徒弟。

        是了,一定是這樣,他是因為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被人覬覦才會這樣煩躁的!那個小徒弟,小崽子,怎么說也是他撿來的,他養大的,就算是養只小獸也知道跟主子親近,她怎么能和誰都親啊!

        塑夜大老遠瞧著帝江一臉陰晴變幻,不管帝江在想什么,他這次來除了看看阿阮還當真是有要緊事,他可不管帝江這人的矛盾性子,總歸正經事是要先做的。

        “你可出來了,早知道你這么喜歡這小崽子,咱們這賭約就該反過來,你來教她,我來和她比試。”帝江說出口,總覺得有些不對味,一時也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哪里不對。

        塑夜忍不住彎了嘴角,“沒必要說的這么酸。我一直都很喜歡阿阮,她是個惹人疼愛的好孩子。”

        他酸?帝江愣了愣,他驚訝于塑夜這種冷淡性子,竟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直白什么喜好,但仔細一想,阿阮自小可不就因為塑夜的寵愛而膽子越發大起來的么。這種認知讓他心里不大舒服,待要再說些難聽的,塑夜卻沒有給他機會,突然正色道:“帝江,修羅族的人或許已經發現阿阮了。仙界已經有了小道傳言,有人在人界看見了阿阮的修羅之火。仙界那邊我會處理,這兩年你多看顧一些,你這里最是安全,莫要讓阿阮被人找到。”

        “好。知道了。”帝江點頭,卻又疑惑:“我刻意教了她我自用的火系法術,應該遮掩了修羅之火的痕跡,你可知道這傳言自哪里來的?”

        塑夜搖頭,“不清楚,這傳言并未大肆傳播,畢竟知道修羅之火的人極為少數。你且記得,行事低調,待傳言過去再說吧。”

        帝江扯了扯嘴角,低調,這可不是他的作風啊,為了這小崽子,他已經低調了很久了。“我帝江的徒弟,這么躲躲藏藏的過日子,真是一點也不風光。沒意思。”

        塑夜知他性子,忍不住蹙眉,“帝江,你是神,即便不再是少帝,也是神界皇族,自然無懼。可是阿阮不一樣,她身上背負著一族最神秘的力量,背負著父母的血海深仇,她離了你我沒有自保萬全的能力。就算是為了阿阮,為了我,你莫要妄為。”

        帝江對此并沒放在心上,他只琢磨著塑夜那句“她離了你我……”心里不滿意,明明阿阮只有他這一個師父就夠了。

        塑夜看他模樣便知他又當耳旁風,忍不住氣結,“帝江,你當真覺得阿阮對你來說就算是死了無所謂么?”

        帝江抬眼懶懶看了他一眼,笑的沒心沒肺似的:“是啊,無所謂。但她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塑夜搖頭,“你這話我不信。今日這責罰太過分,你嚇著她了,阿阮她會怕你。”

        帝江收起了笑,“怕我?”他忽而眨眼,沖塑夜似有幾分挑釁地道:“這小崽子不是和你說喜歡我么?她親近我都來不及,怎么會怕我。”

        這院子整個都是帝江的,他想聽想看什么,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塑夜并不在乎他和阿阮的話被他聽了去,可他這樣的語氣,就仿佛是小孩子爭奪心愛的玩具一樣,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帝江,算我勸你一句,你莫要對阿阮那么狠心。這六界里,不管是哪一界,對人有了情誼是很正常的事,阿阮她也不可避免,你們神界的人一向不拘泥任何禮法規制,你若不喜歡她,就莫要總是傷了她的心。傷了心,這情誼恐怕隨時就能收回了。到時候,恐怕就連這師徒情分也留不下了。”

        “塑夜,你不覺得你對我們師徒二人管的太寬了么?”帝江不愛聽,什么叫隨時能收回?如果情誼是那么淺薄隨時能收回的,管它是什么情感,他倒不稀罕要了呢!

        塑夜幾乎是用憐憫的目光在看著帝江,“好,你的事,我管不了也管不起,不過,阿阮我是管定了,誰讓她有你這么個師父呢。帝江,你好自為之吧。”

        帝江不以為然,“隨便你。不送。”

        二人在一起,這樣的不歡而散不在少數,畢竟都是別扭性子,但往常都是塑夜顯得大度些,今日塑夜為阿阮不平,竟是罕見的失了大度,拂袖而去。

        帝江轉身進了竹屋,立在阿阮床前,看著這個被他一手養大的小崽子出神。塑夜注了純正的仙界靈氣給她,穩了心神,得以靜休。阿阮皮膚極白,更顯得她脖子上的指痕猙獰起來,帝江嘖了一聲,心想難道真的下手太重了?

        他伸手撫向阿阮脖子上的指痕,睡夢中的阿阮忽然縮了縮身子,清秀的眉毛微微起了皺,“師父,疼……”

        帝江忽然覺得自己的心也像她那小身子一樣縮了縮,并未碰到她便抽回了手,一時腦子里有些放空,說不清楚的感覺,讓他有些呼吸困難,心尖兒微微刺痛。

        小白四蹄著地,大模大樣地走進來,輕盈地跳上阿阮的床,盤窩在床尾,抬了抬眼皮,語氣不無嘲風地道:“哎呀哎呀,人家這是怕了你帝江啊。真是好樣的,對自己養大的小姑娘也能下此狠手,你這個人當真是無心無情。除了荒唐,你還有什么?”

        帝江低喝一聲:“閉嘴!”

        他心道,小崽子,你若是真的敢怕我,我就……

        就怎么樣?他想不出來,他帝江的徒弟,怎么能怕他呢,她是阿阮,是他養大的小崽子,她口口聲聲說喜歡他的,她怎么會怕他,怎么能,怎么可以?他不能允許!

        阿阮睡得深沉,對帝江來此一無所知。

        翌日,阿阮覺得師父像是變了個人,又或者,師父好像完全忘了昨日還在罰她……自她醒來,師父都在對她笑,不是那種生氣的笑,是非常溫柔的笑,溫柔到……她看著看著,手臂都起雞皮疙瘩了。

        “阿阮,師父給你做了松鼠鱖魚,嘗嘗,可比得上人界的酒樓?”

        阿阮心說:比酒樓做的還好吃啊!師父果然是師父!不過,龜爺爺的十個手指怎么都包起來了?

        “阿阮,過來,之前不是想學凡人捉蟬么?騎在師父的肩膀上,師父帶你去好不好?”

        阿阮心說:師父,我不是小時候了,怎么能騎在你肩膀上……那豈不是要叉開腿坐著,很害羞好不好!

        “阿阮,師父帶你去桃林練劍可好,今日師父舞給你看。”

        阿阮心說:噗……不用不用,徒弟不敢!只有徒弟舞給您看的份兒!

        ……

        師父,徒兒求您正常一點!20

  http://www.ukgpxp.com.cn/book/61285/3289849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