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360章 徒手接子彈!

第360章 徒手接子彈!

        關于毛小方,雷秀了解得并不多。

        今天晚上,她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認識到這位‘師叔’!

        以前,她都是從她義父雷罡口中得知關于毛小方的一切。

        從南洋回到甘田鎮,雷罡的一切計劃,雷秀都很清楚,她知道自己義父心中對于毛小方有多么的恨。

        二十多年來。

        這份恨意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流失而減輕,一天都不曾忘記過,反而愈發的重!

        這次回到甘田鎮,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報復!

        在南洋這些年,雷罡將自己吃過的苦,遭過得罪,都算在了毛小方身上!

        雷罡認為,如果不是當年毛小方在他爹雷震子面前裝乖扮巧,興風作浪,他爹怎么可能將他趕出師門?

        這伏羲堂的掌門人的位置,本應該就是他雷罡的!

        在甘田鎮上受人尊重,更應該是他雷罡!

        南洋這二十幾年的時間,他雖然修為增長許多,實力變得更強大,看上去混得也并不差的樣子。

        但其實呢?

        腦袋差點被割掉,雙眼瞎了,堂堂伏羲堂曾經的接班人,淪為一個又臟又老的巫師座下一吹簫童子……

        其中的酸楚,又有幾人知?

        雷秀知道自己義父受過的苦,知道她心中的恨。

        所以當雷罡回到甘田鎮,濫殺無辜,暗中使陰招破壞毛小方的修為法力,給全鎮的居民下蠱毒,雷秀也都很清楚。

        甚至她心中,也對毛小方、對鎮上的居民隱隱有些同情。

        但這些和義父雷罡比起來,她肯定是會堅定的站在雷罡一方。

        直到今天晚上,毛小方對她所說的這席話,才讓她內心稍微有些動容。

        不過她心中依然還很猶豫,沒有做出決定,真正打動的她的,是毛小方領著她到了外面,看著鎮上中毒的百姓,一個個痛苦不堪的模樣!

        經過十來天的發酵,金蟬降的毒已經差不多到了最后的關頭,失去理智的中毒者發瘋般攻擊他人,偶爾恢復理智后,便是求著其他人幫忙殺了自己,好讓自己解脫。

        完全就是人間煉獄一般的場景。

        這些日子來,雷秀一直都被關押著,沒有接觸過中毒的居民,現在才是第一次遇見,對她形成的沖擊力,相當巨大。

        “你……你剛才說的話,可算數?”

        雷秀不忍再看下去,轉身對著毛小方問道“我帶你們去找我義父,拿解藥幫他們解蠱毒。但是,你們絕對不能再對我義父出手,讓他安全離開!”

        她終究是一個心底善良從的人。

        雷罡這些年來故意培養她,給她洗腦,也只是讓她對雷罡的命令毫無原則的執行,永遠不會背叛雷罡。

        但是雷秀的本性,卻沒有改變,并沒有像雷罡一般變成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邪修。

        “自然算數!”

        毛小方聞言心中一喜。

        雷秀既然這么問,那就代表她心中基本上已經答應了幫忙去找雷罡!

        “還有,你的命牌和法力,也任由我義父處置!他想怎么對你,你都不能有怨言。”雷秀又說道。

        毛小方沒有絲毫猶豫,認真地道“任由處置!就算他想要我性命,只要能幫鎮上居民解毒,我也不會反抗。”

        雷秀眼神頗為復雜地看著毛小方,輕聲道“我會盡量勸說義父,讓他放棄這段仇恨,將毛師傅你的命牌還給你……不過,我也不能保證什么。”

        毛小方卻是釋然一笑,道“那我就先謝過阿秀姑娘了。”

        雷秀點了點頭。

        正準備答應下來,帶路去找雷罡,忽然她想起來一件事,警惕道“不行,我的還得見張敬,和保安隊隊長,讓他們也答應!如果他們不答應,我不會帶你們去找我義父!”

        毛小方本就沒打算耍花招,所說的就是他心中所想的。

        時間緊迫,他當即便讓人去找來了張敬和宋子隆,讓兩人馬上來伏羲堂。

        張敬聽到雷秀竟然愿意開口,說出雷罡的下落,心中驚喜的同時,也是詫異不已。

        十來天了,他們用盡了什么辦法,都沒能撬開她的嘴,怎么忽然又改變主意了?

        等到了伏羲堂,聽了雷秀的條件后,張敬看向毛小方,內心不由得動容。

        毛小方竟然是準備用犧牲自己的性命為代價,來換取雷罡幫忙解甘田鎮百姓的毒!

        如此胸懷……

        令人不得不敬佩!

        大義的話誰都能說,可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幾個?

        張敬捫心自問,他雖然也無比想救鎮上的居民。這些日子來,他都在嘗試各種辦法,連修煉的事情都完全放下了。

        如果付出一定的代價,來救人他也是愿意的。

        可是,如果付出的是自己的性命呢?

        這種事情,張敬不愿意去假設。

        但是他知道,自己想活,而且自己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能死。

        “毛師傅,我可以答應在事后放過雷罡,讓他離去。但是關于你的性命和命牌,卻是不能交付雷罡處置!”張敬沉聲說道。

        雷罡可不是雷秀。

        此人完全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殺人放火下毒的事情他都可以去做,絕對不會被被毛小方感動。

        要是毛小方真的將自己性命交給他手上,仍由他處置。

        雷罡恐怕不會有片刻的猶豫,當即就會殺毛小方解恨!

        “是啊!毛師傅,我們放過雷罡,便是最大的底線了。怎么還能把你交給雷罡?”宋子隆也焦急道。

        毛小方卻是一臉平靜,說道“張道友、宋隊長,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為了甘田鎮數百人的性命,犧牲我一個人的性命,就算是死也是死得其所。兩位就不要再勸了,還請兩位答應我這請求。”

        張敬和宋子隆還想再勸說。

        但毛小方卻是直接便當著兩人的面,立下重誓,如果有違背,便天打五雷劈。

        修道之人,立誓這種事情是不能隨便做的。

        特別是毛小方這樣的人,更不可能違背自己的誓言。

        看見毛小方已經做到了這個份上,張敬也就沒有再勸說。

        不過。

        張敬眼神卻是在閃爍不停,想著一些東西。

        ……

        ……

        毛小方當著眾人的面立下重誓,張敬和宋子隆也答應,雷秀便沒有再多猶豫,帶著幾人一路朝著雷罡藏身的地點奔去。

        雷罡其實藏身的地方里甘田鎮并不算遠,就在秦嶺山脈中一座寺廟里面。

        只是這座寺廟已經破敗了不知道幾十年,隱藏在了山野之中,早就沒有了香火。

        也不知道雷秀是早知道雷罡會藏身在這里,還是她有什么特殊的感應方法,能找到他義父。當張敬幾人跟著雷秀來到寺廟外面,當即就確定了廟里面有人。

        “等一下,好像有點古怪……”

        寺廟十米開外,張敬皺著眉頭,停下了腳步,攔住眾人說道。

        里面有人。

        但卻似乎是一個完整的人,而不是當初雷罡逃跑的‘腦袋’!

        而且,現在寺廟內這個人的氣息,和雷罡當初的氣息也有很大的不同。

        似乎變得更強大、更邪惡了!

        “張道友,怎么了?”毛小方問道。

        現在毛小方修為盡失,除了見多識廣之外,他和普通人其實并沒有太大的差別,自然沒辦法感應寺廟里面的情況,只能問張敬。

        但張敬還沒來得及說,雷秀便朝著寺廟里面沖進去,眾人攔都攔不住。

        “爹!”

        雷秀剛沖進寺廟,大喊了一聲。

        忽然,寺廟內傳來了一道巨大的爆炸聲,強橫猛烈的氣流沖擊得本來就破敗不堪的寺廟更是墻壁、瓦片倒了不知道多少,一陣狼煙滾滾。

        剛準備沖進去的雷秀,在如此猛烈的爆炸下,也被逼迫得往后退。

        “哈哈哈哈!”

        爆炸聲后,一陣狂笑聲想起,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寺廟廢墟中走出,正是雷罡!

        不!

        只能說,雖然這道身影的腦袋能看得出來是雷罡的,但身體卻明顯不是。

        且不說雷罡的肉身早就已經被張敬讓保安隊的人燒毀了,而且現在的雷罡也明顯比以前壯碩、高大了不少!

        他現在身上就穿了一條褲衩,上半身暴露在空氣中,肌肉虬扎,高聳臌脹,都有幾分張敬變身后的模樣!

        而且。

        雷罡本來一雙灰白瞎了的雙眼,現在變成了略微帶著血紅色,竟然恢復了光明,能看清楚了!

        怪不得張敬剛才感應到寺廟里的人和雷罡外形、氣息都不同。

        原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變故,雷罡被張敬斬斷胳膊,只剩下腦袋飛遁逃跑后,不但沒有元氣大傷,反而竟然進化了。

        成為20版本的雷罡!

        “爹,你……這是怎么了?”雷秀見狀,又驚又喜的朝著雷罡走過去。

        雷罡狀若瘋狂地大笑道“我終于練成了!我終于練成了!魔羅降第十層,沒想到在我徹底斷頭,受到重創之后,反而練成了!哈哈哈哈!”

        雷秀關注的點明顯不在這個上面,她看著雷罡的雙眼,高興地道“爹,你的眼睛好了了?”

        “我的乖女兒,我的眼睛本來就沒有瞎,只是修煉魔羅降,在沒有修煉到第十層之前,眼睛都要失去光明而已!我現在修煉到第十層之后,眼睛自然就恢復了!”雷罡大笑著說道。

        隨即,他扭了扭自己似乎還有點不太適應的脖子,脖子上面依然有著疤痕,轉頭看向張敬、毛小方、宋子隆等人,冷聲問道“他們,怎么來了?是你帶他們來的?嗯?”

        雷秀聞言神色有些慌張,連忙解釋道“爹,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聽我解釋……”

        雷罡卻是懶得聽,大手一揮,哈哈笑道“來得正好!這些人助我練成魔羅降第十層,對我有著天大的恩情,我本來就想去回到甘田鎮,好好‘感謝’他們呢!既然他們主動找上門,倒是免得我麻煩了!”

        感謝兩個字,雷罡特意加重了語氣。

        任誰都聽得出,他說的這是反話。

        以雷罡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感謝張敬毛小方等人,顯然是要報仇!

        “來吧,讓我好好感謝你們!”雷罡一雙眼睛通紅,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體內蔓延而出,一步步朝著張敬逼近,殺氣彌漫。

        宋子隆見狀一驚,也顧不得來之前答應雷秀的事情,當即吩咐身邊的幾名沒中毒跟來的保安隊士兵“開槍!開槍!”

        砰砰砰!

        幾名士兵連忙舉起長槍,瞄準目標,扣動扳機。

        但哪知道雷罡不閃不避,一雙手往空中一劃,幾顆子彈竟然被他全部攔截下來。

        “哈哈哈,怕不怕?”

        雷罡張開手掌,隨意的將一把子彈扔到一邊,獰笑著問道。

        這貨,竟然能徒手接子彈了!

        “我丟!被我斬掉腦袋后,竟然變得這么強大了?”

        張敬瞪眼了眼睛。

        被斬掉腦袋,不但沒有死,也沒有元氣大傷,反而還因禍得福,直接突破了魔羅降第十層!

        雖然張敬不知道這魔羅降究竟是什么功法,但想必也一定是南洋降頭術中,一種十分厲害的術法。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魔羅降乃是南洋十大降頭邪術之一,威力強大。

        特別是第十層之后,實力會有一個質的飛越,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

        其困難,怕是相當于道教修士從法師境突破到傳說中的天師境!

        當然。

        魔羅降第十層并不真的相當于天師境,相比起來還是要弱很多的。

        只是其難度,的確難以想象。

        魔羅降第九層的巫師有很多,并不算稀奇。

        但是第十層,古往今來,南洋巫師界也沒有幾個人能達到!

        當今的南洋,恐怕雷罡是唯一的一個!

        魔羅降第十層之后,雷罡雖然還是比不上曾經他幫忙吹簫童子的主人,但在南洋,也可以算得上是頂尖的高手!

        他再回到南洋,也有資格去跟那位巫師當面說,我雷罡再也不做你的吹簫童子了!

        “要是沒遇到我,這家伙怕不就是主角的命了吧?”

        張敬心中感嘆道。

        這種情況下還能因禍得福,功法突破,實力大增。

        莫名的,讓張敬想到了前世小說里面的一位悲劇人物,金輪法王。

        好不容易將龍象般若功修煉到了前無古人的第十層,結果還沒來得及威風多久,就先是被壓,后來被殺。

        魔羅降第十層,固然很厲害很強大,但卻還沒有讓張敬忌憚的地步。

        練成了更好。

        要是雷罡沒有練成奇功,老老實實被他女兒雷秀勸說,礙于毛小方立下的重誓,張敬還真不不好拿他怎么樣。

        但現在嘛。

        練成了魔羅降第十層,雷罡似乎已經狂妄得沒邊,似乎覺得自己天下無敵,都不怕曾經一劍削斷他雙掌,兩劍斬下他腦袋的張敬了。

        這樣正好。

        雷罡膨脹,那張敬也就有理由動手……

        ~

        (好不容易調整更新到白天,今天更新又晚了……

        沒辦法,早上五點鐘就起床趕路,汽車、火車、動車,接連倒騰,坐了一天的車,晚上十點鐘才回到家。

        呼~

        另外,章節說似乎恢復了?沒章節說的日子,不管是看書,還是寫書,都感覺缺少了什么……)

        。

  http://www.ukgpxp.com.cn/book/71603/4050416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