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鬼醫本色:廢柴丑女要逆天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是不是她對大旭下毒?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是不是她對大旭下毒?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是不是她對大旭下毒?

        老大不再理會他,反而問起端木雅望給大旭看病的全過程。

        老二停了,便乖乖的將過程報告給他聽。

        老大聽得眉頭一擰,“如此輕易,便知曉病癥了?”

        “對啊,我也覺得有些古怪。”老二摸著下巴,用一副費解的神色對老大道:“大旭的病癥怎么說也是復雜嚴重的,她嗅嗅氣味,聽聽描述,居然就能開藥方下藥了,她雖然很厲害,但也不至于神到這個地步吧?”

        話吧,他戒備道:“老大,你說這其中會不會有詐?”

        老大挑眉,示意他繼續說。

        老二一看,當即吧啦吧啦道:“老大,相信您也清楚,她們兩個現在這么乖,肯定是做個樣子給我們看的,她們定然會想法設法去逃跑。”

        老大點頭贊同。

        老二繼續道:“所以我在想,在醫治病人的時候,她們會不會耍個心思,讓我們收重金,但是卻并沒有將人醫治好,讓我們跟病人產生矛盾,在我們兩虎相爭之際,她們趁亂逃走?”

        老大冷淡的睨了他一眼,“你這么猜測,是高估了她們,還是低估了我們?”

        “也是。”老二嘿嘿一笑,“憑她們二人的功夫,不可能從我們的掌心逃跑。再說了,她們都瞎了眼睛,在房子里她們來去自如還好說,出了門,她們估計就是無頭蒼蠅,是想干什么都干不了的。”

        老大沉吟著不說話。

        老二心癢癢的,一直想聽老大的想法,“那老大你覺得是怎么回事?”

        老大搖了搖頭,“我也猜不透,但始終覺得大旭的事情好像太過輕易了。”

        老二摸摸下巴,沉吟一下,還是決定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其實吧,我一開始也是這么想的,但是我很快就想通了。畢竟老大你想啊,她剛來我們這里,也從來未曾見過大旭,卻能輕易說出大旭的一些行為習慣,光這一點,就不是我們能理解的,也是她最神的地方。所以我后來想,定然是她們原來的地方地大物博,這種病癥,她們見過不少,有所經驗,才如此輕易的。”

        老大這回倒也沒反駁,指尖捏著折疊起來的紙張陷入沉思。

        老二看著那一張紙張,舔了舔嘴巴,小心翼翼的開口:“老大,這紙張上到底寫了什么啊?”

        “你很好奇?”

        老二乖巧的點頭:“是的。”

        老大瞥著他,將紙張遞了過去。

        老二嘴巴微張,難以置信老大居然真的會給紙張他。

        他連忙接過,展開一看。

        卻發現紙張上只寫了一行字:病癥牽扯性命,乃一只大肥羊。

        “??”

        老二都呆了,“就這一行字?”

        “不然呢?”

        “我……”老二磕磕巴巴,終究沒敢說太多,卻也更加好奇了,“老大,我其實有些不明白,你為何憑著這一行字,就要了大旭三成家財?”

        老大心情顯然不錯,睥睨著他卻說了一句對老二問題并無相關的話來:“以后無事,你還是少靠近她們二人吧。平日里監視她們的時候,少跟她們說話,避遠點。”

        老二瞬間懵了:“啊?”

        怎么說得他一個主人,還要怕兩個奴隸似的?

        這也忒穢氣,忒不威武了!

        老大替他解惑:“因為,那兩人的智慧,是你不可能斗得過的,我擔心你會被人牽著鼻子走。”

        “什么啊!”

        老二一聽這話就不高興了,“老大,我不服,這世上我只承認你比我聰明。那兩個女子還是瞎子呢,我還玩不過她們?”

        老大眸子一瞇。

        老二當即舉手,“好,老大您說我都聽。”

        老大臉色這才好了起來,也開始解釋之前老二問他的問題:“要大旭三成家財,其實也不算過分。一個病癥,就開出了七張紙張的藥方,涉及四個層面的治療,你可曾見過?”

        老二老老實實搖頭:“不曾。”

        “都說救人之藥無價,我要他三成家財已經算是客氣。”

        老二卻聽得更懵了,“老大,這點我懂的,但是,我不明白你為何由此來推測她們不簡單,還要我防著她們?”

        “你沒發現么?”

        “發現什么?”

        老大眸子瞇起,“她們討厭大旭。”

        老二一愣,連忙點頭:“誒,對啊,她們為何討厭大旭?”

        討厭到寫來書信,讓老大將大旭當肥羊宰。

        理應醫者仁心,她只管做好自己醫治開藥方的工作,收診金的事情,她可以不管的。

        但端木雅望偏生管了。

        這便彰顯了她對大旭的態度。

        不過,很快,老二又想通了,道:“老大,會不會是因為她們是女子,所以特別討厭男子拈花惹草,對大旭很是看不慣,所以才故意這么做的?”

        “你這推測可以說得通,但程度不對。”老大很冷靜的分析道:“對一個道聽途說的人渣,一般人都只會嗤之以鼻,只會鄙夷的看不起,但不會親自出手去懲罰。就好比你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有人跟你說,這個人怎么怎么樣,你只會厭惡罷了,但并不會沖動得當即就出手去懲治那個人,對吧?”

        “對啊。”

        老二醍醐灌頂,“端木雅望是第一次見大旭,但她卻借著此次醫治親自出手懲罰大旭,這‘厭惡’有點太過了。”

        老大點頭,“她對大旭這種程度的厭惡,讓我都要懷疑大旭估計曾經冒犯過她了。”

        老二擰著眉想了好片刻,忽然靈光乍現,一巴掌拍在大腿:“昨兒帶她們回來的時候,途經了大旭的勾欄鋪子,我走得快沒有注意,會不會大旭那個時候竄出來,手賤的對端木雅望她們做了什么,所以她們才會如此討厭大旭?”

        “這個猜測在理。”

        老大指尖輕點著桌面,在作思考狀。

        “不過,不對啊。”老二還是覺得不對,“就算大旭冒犯過她們,她們也未曾見過大旭的模樣,她又是如何認出大旭的?就算是憑氣味,大旭這病癥,都臭成這樣了,也嗅不出了吧?”

        老大眼皮一跳,眼睛倏地危險瞇起,“有沒有可能,大旭身上的毒,其實就是她下的?”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224/4050959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