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六章 近鄰

第六章 近鄰

        會燒火,能踩著木頭塊做簡單飯食,能跟著哥哥走好遠的路去興洛倉取糧,再苦再累都不哭的賀魚,因為不給她舔碗底,居然哭了!

        這還是穿成小賀魚的哥哥后第一次見她哭!

        可憐賀禮從未帶過孩子,面對哭得淚眼婆娑的賀魚,要怎么哄,他完全不知道該怎么下手!總不能嚇唬她吧?

        先前才說了人是寶貝的,轉眼就嚇唬人,似乎太沒節操了一點!要不要再叫一次寶貝兒?會不會太沒原則,以致讓孩子樹立錯誤的觀念呢?

        賀禮有些躊躇,眨眼,眨眼,再眨眼,最后,吐出一句:“我的蘆葦稈差不多晾好了,可以做釣魚的竹卡子了,有位小娘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挖蚯蚓釣魚呢?”

        “要去!”

        臉上還帶著淚,人已經蹦過來,拉著賀禮的衣擺,仰頭眼巴巴望著他。賀禮笑了:“要你去也成,把眼淚擦了,別哭了。”

        “好!”

        乖乖擦了眼淚,再不哭了。

        賀禮只覺得腦袋旁邊似乎有個“叮”的聲音響了一下,感覺get到了一項了不得技能的——

        原來哄小孩子不需要嚇唬,是要利誘啊!懂了!

        這時候,育兒新手賀禮完全不知道這是錯誤的技能和觀念,及至許多年后,好好地軟萌妹妹被他教成了一個腹黑狡詐、外白內黑的芝麻團子后,再想起今時今日的做法,他只想給自己兩巴掌,當時腦子一定是瓦特了!

        不過,那是后話,現下他還不知道,還很傻白甜的覺得自己育兒工作做得不錯,簡直棒棒噠。

        自覺棒棒噠的賀禮,洗好碗筷后,帶著妹妹去看他晾的蘆葦稈。前世賀禮工作閑暇喜歡釣魚,特別特別迷,為了釣魚,可以不吃不喝,可以熬夜爆肝,每個月努力工作,最大的目標就是攢錢買好竿子。

        江湖曾有箴言,單反毀一生,釣魚窮三代。他媽看兒子這樣,覺得再這么繼續放任下去,別說攢夠首付買房結婚了,怕是他自個兒都要過得窮困落魄,于是,果斷出手,直奔賀禮工作的公司,直接把他的工資卡弄走,賀禮才漸漸有了點積蓄。

        但是,釣魚怎么辦呢?

        賀禮不玩竿子了,他開始玩釣法。一有空就擱網上看視頻,出去旅游,也往湖泊合流多的地方鉆,學各種稀奇古怪的釣魚方法,竹卡子釣魚法就是他擱外邊學的。

        這個方法,不需要用魚鉤,只需要用竹片和蘆葦稈,就可以做出釣魚鉤來,用料便宜,取材簡單,最適合穿越后渾身摸遍也摸不出一枚銅子的賀禮。唯二的缺點就是,釣不起大魚,還有就是晾蘆葦稈需要時間。蘆葦稈若是晾不夠,會柔韌性不足,容易斷裂,達不到釣魚的要求。

        俗話說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吃山……身無千斤力的弱雞賀禮是不想的,吃水還有點兒希望。

        韋城縣就在洛水河邊上,周邊水系發達,撈魚摸蝦最最合適。可惜賀禮穿越過來的時候恰是正月里,天氣還十分寒冷,他要是想死,那還可以下水試試。

        賀禮對活著這件事,半點兒意見都沒有,自然也就沒憨大膽的下水撈魚,而是老老實實的找材料,做竹卡子,老老實實的等著蘆葦稈晾干。

        至于買魚鉤……這個想法,賀禮連想都沒想過。古代冶鐵技術、煉鋼技術落后,魚鉤那是奢侈品,不是賀禮能消費得起的。

        領著妹妹去看晾的蘆葦,趁著天黑前,拎著刀,切成小段小段的,然后開始削竹片,搓麻線,做釣魚竿,賀魚在一旁好奇的看著,時不時的問一句,兄妹倆兒其樂融融。正擺弄著,有人敲門:“阿禮,在家嗎?”

        是胡狗的聲音。賀禮應道:“在呢,阿狗哥稍等,魚兒,去給阿狗哥開門。”

        “嗯。”

        賀魚蹦蹦跳跳的過去開門,果然是胡狗,一身衣裳灰塵仆仆,顯然才做工回來,進來也不及細說,開口就問:“阿禮,興洛倉開倉放糧之事是真的?”

        “是啊,我都取回來了,不然,我哪里弄糧食給胡嬸?”

        胡狗這才笑開懷。賀禮道:“我獨輪車給你留著呢。我已經去過一次,不好再去,明天你讓阿嬸跟你去,不要貪多,裝滿就回來,多了怕你人手不夠推不回車來。”

        “我知的,放心。”

        胡狗笑容憨厚,連連應著。賀禮心里嘆了口氣,道:“阿狗哥,我說真的。我去取那天,就有許多人貪心,也不管自己是否能拿回去,拼命的取,走到半道又背不動,全都丟在路邊,好好地糧食就這么被糟蹋了,多可惜。”

        胡狗訝然:“竟有這等事?”

        “是啊,等明天你們過去,說不定還能看到道路旁被丟棄的糧食。”

        賀禮嘆惜著,這件事,不止是他親眼所見,就是史書上也曾記載過。興洛倉開倉放糧的時候,饑民取多了背不動,棄之于道,洛水河兩岸十余里路,被棄的米足有寸厚,真的挺可惜的。

        胡狗連忙道:“阿禮你放心,我會忍耐住不多拿的。”

        賀禮點點頭,胡狗的品性十分敦厚,他若是答應了,想來應該不會亂來,想起他做的活兒,賀禮又問:“阿狗哥,你的活兒還未做完嗎?”

        胡狗道:“已經做完了,今日是最后一次,幫著清場收拾來著,以后就不用再去了。真可惜,做了四個月,好不容易攢了些錢,把家里的債還了大半,若是能繼續做下去,說不定能還錢所有的債。”

        胡狗的父親前兩年病故了,為了辦喪事,胡家借了債。賀禮寬慰他一句:“阿狗哥不用著急,等明天取了糧來,糧食就暫時不用操心,至于你家的債,等你空了,我們兩人一起去一趟滎陽城,或許能找到辦法籌措些錢財,或能替你了了借債。”

        胡狗嘿嘿笑道:“行,在割麥之前,我都有空閑,阿禮你要去叫我一聲就是。”

        去做什么,何時過去,是否真的能替他了債的話,竟一句沒問就滿口答應下來,可見心里對賀禮極為信任,品性淳良。

        賀禮心里暗自點頭,面上不顯,與胡狗又說笑幾句,才讓他推著改裝過的獨輪車回去。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195656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黑龙江p62 久联优配 黑龙江11选5 十大配资平台 亿润配资 金盈有道配资 天臣配资 国融资管 股票融资费用怎么算 股票配资论坛z贝得来 网上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