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十六章 出名了

第十六章 出名了

        隔了這么多天,一個只見過一面的人,大老遠的就能認出他來,可見程咬金對賀禮的印象有多深刻,賀禮對程咬金印象也挺深刻的,放下魚竿,把賀魚拉得離開水邊些,朝岸邊走了幾步,行禮:“程將軍,好久不見。”

        臉上的笑容開朗又熱情。程咬金笑著抱拳:“賀郎有禮,釣魚呢?”

        “是,收獲還不錯。”

        說起收獲,臉上的笑容又燦爛了兩分,笑了笑,看程咬金的馬和隨行皆騎著馬,盔甲、刀兵也好了很多,想起李密要祭天的事情,也不知這些是不是瓦崗寨里最好的牌面,調侃了一句:“幾日不見,將軍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將軍想是做的越來越有滋味了吧?”

        程咬金哈哈大笑:“承賀郎吉言,在密公麾下,自是越來越好。”

        這彩虹屁吹的,老程果然不是老實人。

        正說著,不遠處又過來一隊人馬,隊伍打頭是一輛雙馬并行的馬車,車邊跟著的人,全都騎著馬,穿著獵裝,掛著刀弓,但并不是軍隊打扮,反而像是護衛。

        賀禮還在看,隊伍中一騎白馬已朝他奔馳而來,還沒到跟前,老遠馬上的騎士就賣力揮手:“賀郎!是賀郎嗎?”

        這么熱情的姿勢,這么朝氣蓬勃的樣子,不用看了,賀禮知道是誰了,然后,促狹的用同樣的熱情,大聲的回應:“是,是鄭十六郎嗎?”

        聲音太大,還嚇了旁邊的程咬金一跳,看他的眼神和動作,頗為側目。賀禮笑了笑,沖程咬金擠擠眼,拱手道:“程將軍見諒,逗孩子玩呢!那是滎陽鄭氏家的十六郎,年紀還小,性子很是活潑可愛。”

        正說著,馬匹奔馳而來,鄭十六郎勒馬,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動作嫻熟,干脆利落,顯然不是什么文弱人。也是,這是隋末唐初時,民風尚武,讀書人里可有不少文武雙全的,原身那樣的弱雞才是稀有品種。

        “賀郎有禮!”

        鄭十六臉上還帶著開心的笑容,跑到跟前卻及時止住腳步,規規矩矩地行禮,顯然家教很好。賀禮還了一禮:“十六郎有禮,這是來觀禮嗎?”

        鄭十六笑著點頭:“正是,前幾日就對賀郎說過,我會隨太公過來觀禮,這不又見面了?”

        賀禮點點頭,道:“鄭公也來了?那我當過去見禮才是。”

        說著,還向程咬金解釋了一下:“程將軍,那邊馬車上是滎陽鄭氏的鄭公,我過去見個禮,程將軍呢?”

        程咬金道:“我家主公也在,既是鄭公來了,我主公當去見禮,歡迎鄭公蒞臨才是。”

        原來那個中年男人就是李密。

        賀禮好奇的抬頭看了一下,迎上李密打量的目光,微微躬身行了一禮,算是致意,然后便跟著鄭十六朝鄭家的車隊去。

        鄭家這次來觀禮的,只有鄭太公和鄭十六郎兩人,其余郎君都沒來,賀禮上前見禮,與鄭太公寒暄,正說著,李密帶著程咬金過來,與鄭太公見禮。

        雙方互相見禮完畢,李密問道:“賀小郎與鄭公相識?”

        賀禮微笑,說得模棱兩可,十分含蓄:“勞李公動問,略有來往。”

        問題他說得含蓄,鄭太公卻直白:“前幾日,這位賀小郎君曾去滎陽城,投貼于我家門上,與老夫做了一樁交易。”

        李密頓感驚奇,這位賀小郎的身份,他曾聽程咬金說過,普通貧寒子弟,與滎陽鄭氏當不至有來往才是,可看現下這情形,鄭十六顯然挺喜歡他,這位鄭太公待他也頗為禮遇,這是為何?

        心里想著,便問了出來,鄭太公當下便把賀禮為了賣件農具直接寫了篇文章投鄭氏門上的事情說了,說完笑道:“賀郎一篇《勸農書》寫的真真精彩絕倫,個中見地,不止老夫,就連洛陽、大興城里的朋友們看了,也是稱道的。皆說賀小郎小小年紀,卻機謀膽略皆有,如此大膽,如此奇行,這天下怕是只有賀郎一人爾!”

        李密、程咬金聽得目瞪口呆,看賀禮的眼神就像看一朵鮮艷的奇葩,這世間還有為了賣件農具,就給人投篇文章的?!有這等才學,做什么不是做,居然去賣農具……這種奇葩,天下怕是真只有賀禮一個!

        賀禮也呆了,并且,滿臉的不敢置信,聲音都有些結巴:“鄭……鄭公,你把晚生的文章說給你的朋友聽了?”

        鄭太公摸著胡須,微笑頷首:“有佳文自當共賞之,君既有這等才華,當讓才華現天下,如此俊才,藏著掖著豈不浪費?”

        一旁的鄭十六贊同的連連點頭:“賀郎,你在兩都現下可是聲名卓著的俊才啊!”

        然而賀禮并不覺得高興,反而想捂臉,倒抽一口氣,直接問:“這主意不知是鄭家哪位郎君出的?”

        鄭太公笑瞇瞇的看著他,問道:“賀郎何以想知道?又怎知這主意不是老夫出的?”

        賀禮搖頭道:“當日列席四位鄭郎君,鄭十六不用說,鄭七端方,鄭十清正,鄭十三雖有些鋒銳,卻也是守禮的君子,而鄭公你,不像是會這樣欺負年輕人的老人家,所以,這是何人出的主意?”

        鄭太公不置可否,只問:“你知道了當如何?”

        賀禮:“要替晚生揚名,怎么不提前打聲招呼呢?若是提前說一聲,晚生再精心修改一次措辭也好,遣詞用句太過粗糙,羞于見人吶!”

        神情間很是扼腕。

        這是賀禮的真實心理活動,當初寫文只想著忽悠鄭氏買他的東西,根本就沒仔細斟酌措辭,就想著干一票完事,行文很是淺顯粗糙。結果鄭氏居然幫他把文章宣揚了出去……這是黑歷史好嗎!

        麥綽子是一種足以傳承上千年的經典款農具,十分實用,在機械時代來臨和普及之前,可以預見肯定能在廣大北方種植小麥、大麥的地區得到推廣和使用,未來只要有人寫農書一類的書籍,比如他為了捂馬甲已經吹出去的《天工開物》,肯定會記上一筆。

        而這農具的發明和推廣,還是他寫文章向滎陽鄭氏推薦的,這等奇葩事,也肯定會被當做逸聞記上一筆,他的文章肯定會被人屢屢提及——

        那么措辭淺顯直白的文章,毫無文采可言的文章,竟然要一再的被人提起,甚至還可能記載道史書上,被后人一再閱覽,眼看著是名垂青史,賀禮卻覺得這是遺臭萬年,丟人丟大了!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23045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2018非全日制太坑了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一本道京东热 网址 图 三分彩 淘财网 3d试机号 财牛配资 AV国产91在线 11选5 吉林股票配资公司招聘 益配资 东京热n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