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十七章 人心算計

第十七章 人心算計

        賀禮是不抗拒出名的,其實不管在古代還是現代,人只要出名,當然,是要好名聲的那種出名,基本上對自身都會帶來幫助。

        賀禮現在的處境,有些名聲也是好的,別的且不說,如果他有好名聲,將來他穿越戰區的時候,名望就能變成他的護身符,能保他和賀魚的平安。

        賀禮在這邊扼腕,李密卻好奇的向鄭太公打聽起他的文章來:“這位賀小郎的名聲,先前我也曾從義貞處聽說過,知曉他雖年輕卻有見地,如今方知這位賀小郎的才華不止于此,不知鄭公可否方便告知賀小郎寫的是何文章?”

        鄭太公當下便問鄭十六:“小十六,可記得賀郎之文章?”

        鄭十六恭聲答道:“回太公,侄孫記得。”

        “好,且背與李公聽聽。”

        “喏。”

        當下,鄭十六便聲音朗朗的背誦出來,賀禮的感覺就跟公開處刑一樣,羞恥萬端,果然當初就應該仔細斟酌下詞句的,文采太一般了,黑歷史啊黑歷史。鄭家到底是誰出的主意?千萬別讓他知道,讓他知道是誰,看他怎么收拾!

        賀禮在這邊暗自懊悔,李密與程咬金卻聽得驚奇連連。賀禮這篇文章,就如他自己所說的一般,文采實在不咋地,但勝在內容好,他是穿來的嘛,知道歷史大勢,自然知道各路反王的優勢與缺點,也知道大隋朝廷的現狀和發展態勢,知道的多,評述起局勢來,自然是妙論迭出,頗有見地,哪怕只是一篇沒什么文采可言的文章,但因為精彩的評述,自是十分的亮眼和驚人。

        聽得李密連連看了他好幾眼,程咬金連連嘆道:“密公,賀小郎之才,先前屬下便向密公說過,也曾起過向密公推薦之心,只是當初被他拒絕了。”

        這話一出,不止李密,連鄭家人也看向賀禮,賀禮不慌不忙,笑著拍拍藏在他身后不出來的賀魚,坦然道:“程將軍確實說過,然禮家中尚有幼妹需撫養,并無職事之心,多謝看重。”

        鄭太公自也看到了一直藏在賀禮身后縮著不出來的賀魚,這才是貧寒出身的孩子當有的姿態……這么想著,鄭太公不禁恍惚了一下,想起某件事來,不由深深地看了賀禮一眼,開口詢問道:“不知程將軍與賀小郎又是如何相識的?其中可有什么趣事,可方便告知?”

        然后,兩方就這么當著賀禮本人的面,把各自與他相識的過程說了說,說完,各自面面相覷,看賀禮的眼神真的很一言難盡——

        這人做事,看著是機智的,方方面面俱到,要謀略有謀略,要膽量有膽量,只是,做的方法,怎么就那么叫人一言難盡,難以評述呢?

        局面詭異的沉默了片刻,李密不愧是要干大事的人,率先從沉默中掙扎出來,朝賀禮道:“瓦崗于南郊設壇祭天一事,賀小郎應該聽說過?不知可有前往觀禮之興趣?”

        自是想去的,別的不論,旁觀歷史事件,順帶認識一下歷史名人,對芯子里的靈魂是個穿越者的賀禮而言,就是一個極大的誘惑。雖說這是真實的歷史時空,不是隋唐演義,但瓦崗的好漢們,賀禮也是有興趣見見真正的長相的,古代的畫像,眾所周知的原因,跟真實相差都有些遠,把腦海里的紙片人跟真實的人劃上等號,還是一件挺有意義的事情。

        于是,賀禮也不矯情,答應道:“多謝李公相邀,是晚生的榮幸,若不嫌晚生卑陋,晚生定會前往觀禮。”

        “甚好,如此,我便等著賀小郎蒞臨。”

        說完,李密朝鄭公行了一禮,道:“時辰已晚,在下還有事,鄭公呢?”

        鄭太公道:“老夫受邀觀禮,左右還有些空閑,便不多叨擾蒲山公,與賀小郎小聚一番再過去。”

        “如此,某便先告辭了,稍后鄭公進城,自會有人招待,告辭,稍后見。”

        “稍后見。”

        />

        李密、程咬金帶著人離開,賀禮的魚自然是釣不成了,便收了魚竿,牽上妹妹,準備與鄭氏的車隊一起進城,突然想起一事,趕緊問道:“鄭公,晚生有一事請教,煩請鄭公告知。”

        鄭太公問道:“賀郎可是依舊在糾結究竟是何人出主意之事?”

        賀禮擺擺手,道:“那不著急,稍后再說也不遲,現在有件緊要事,還請鄭公告知。”

        鄭太公打量他一眼,語帶好奇:“不是那件事?那老夫倒要問問究竟是何事了。”

        賀禮急急的道:“敢問鄭公,晚生投文賣農具這件事,是只傳了文章還是連過程也傳出去了?”

        鄭太公微笑著道:“如此奇聞異事,自是連文帶過程全都傳揚出去才是,哦,對,若是賀小郎擔心評說瓦崗之語,放心,我鄭氏還有幾分氣節,定會守諾。”

        賀禮擺擺手“多謝鄭公,不過晚生不擔心那個,晚生關心的是,晚生的麥綽子賣了五十貫之事,可傳揚出去了?”

        鄭太公愣了一下,轉首看向鄭十六,問他:“小十六,此事傳到外間否?”

        鄭十六道:“回太公,應該是傳出去的。”

        賀禮瞬間變了臉色——

        媽噠,那不是好多人都知道他現在有五十貫錢了嗎?財不露白當深深藏之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這下搞得雖不是人人盡知了,但超過三個人知道,還能算秘密嗎?還能藏嗎?

        賀禮只覺欲哭無淚,恨恨道:“鄭公,出主意的到底是誰?與晚生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要這般算計于我?咱窮苦人家掙點錢容易嗎!”

        “咳咳咳!”

        鄭十六咳得臉都紅了,擺擺手,趕緊避開,擺明了不愿說。鄭太公面上有些訕訕之色,在賀禮的逼視下,也有些不自在:“若說出主意之人,當日在場之人,賀郎不是皆有評述嗎?何以還來問老夫?”

        當天在場的,鄭七、鄭十、鄭十三、鄭十六,還有鄭太公及他家的親戚顧小娘子——

        賀禮把人在心里過了一遍,有些不敢置信:“這……這主意是顧小娘子出的?”

        鄭太公避而不答,鄭十六咳嗽聲更劇烈了!

        想起當日在顧小娘子面前為了捂馬甲吹出去的《天工開物》,想起為了引起鄭氏重視而寫就的評述局勢文章等等,賀禮一下子想了很多:

        “當日在鄭氏祖宅,晚生曾評說過瓦崗,雖未明言,但也未說過要投瓦崗之語,韋城縣的治安,想來鄭氏當有耳聞,家財暴露,以晚生家中單薄,為安全計,定要找個勢力投靠以求庇佑,而現今的地界上,能庇佑晚生者,除了瓦崗,不就只有鄭氏?顧娘子好手段,好算計,晚生佩服,今日之賜,永不敢忘,是晚生先失一局,告辭。”

        說著,拎起水桶,牽著妹妹扭頭就走,再沒了談笑的興趣。

        鄭家祖孫面面相覷,鄭十六畢竟年幼,沉不住氣:“太公,這……這當如何?”

        鄭太公嘆了口氣,道:“先前不知賀禮尚有幼妹要撫養,否則……罷了,事已至此,也莫可奈何,既說了交給清兒,便放手任她施為便是,不過,小十六,你寫封信,使人送回去,把賀禮有個幼妹需撫養一事告知你漣表姐。”

        “喏。”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230756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91快牛配资 股票融资利弊 pk10牛牛 尚鹏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长牛策略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 p3开机号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软件下载 皇冠网即时指数 贵州11选5 股票涨跌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