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二十五章 兄長的責任

第二十五章 兄長的責任

        “那小侄就明說了,其實,這一切打算,都是為了魚兒。”

        賀禮說出來,胡嬸頓了一下,低頭看看依偎在她身邊的賀魚,神情一柔,抬手摸摸賀魚的小腦袋,問:“若阿禮你想要阿嬸多幫你照看魚兒,不須如此,只要你需要,說一聲,阿嬸便會來幫忙的。”

        賀禮搖搖頭,溫和卻堅定地道:“阿嬸關愛我們兄妹的心,小侄自是知道的,但小侄卻不能自恃阿嬸的關照,一再的麻煩你,阿嬸有阿嬸做人的道理,小侄也有小侄做人的道理,阿嬸你說呢?”

        胡嬸欣慰的看賀禮一眼,道:“阿禮是越來越懂道理了,若你娘還在,看到你這樣,定會為你驕傲的。”

        賀禮笑了笑,道:“多謝阿嬸夸獎,小侄就不故作謙虛了。”

        胡嬸呵呵一笑,假嗔他一眼。賀禮又是一陣笑,道:“阿嬸,如今賀家就小侄和魚兒兩個人,家里連個女性長輩都沒有,小侄一個男人,照顧一個小女娘其實多有不便之處,她以前小時候的還好說,如今魚兒慢慢的越來越大了,古禮說,男女七歲不同席,再由我親手照顧,那就不合適了。可是,魚兒的性子,這些年也怪小侄笨拙,養得并不好,看著乖巧懂事,其實懦弱怕生,好好的孩子被小侄養成這樣……阿嬸,不瞞你說,小侄怕魚兒一直這么下去,被小侄養廢了!”

        胡嬸母子愣了一下,胡狗一個還沒成親的光棍漢,自然不懂養孩子的事情,臉上自是懵懂,胡嬸久經世故,倒是聽懂了,但也將信將疑:“這……當不至于吧?小娘子性情柔弱些也是常有之事。”

        賀禮笑著搖搖頭,眼神堅定:“不,胡嬸,不一樣的。且以胡嬸目前的人生經驗來說,若魚兒一直這么懦弱乖巧下去,將來嫁了人她可能立起來?”

        胡嬸一怔,若有所思。

        賀禮續道:“若是太平盛世,魚兒懦弱便懦弱吧,有我這個哥哥撐著,自不會讓她被人欺負了,我自可寵著她,愛著她,任她天真可愛的成長,可如今是亂世,若是我某日不幸有個萬一,魚兒當如何?所以,我希望賀魚能成為一個自強自立的女娘,怕我有一日有什么,她也能自己立起來,保護好自己,而不是在失去依靠后,任人磋磨,艱難過活,我希望她能護得住自己,將來能護得住她的兒女。”

        這真是賀禮的心里話,賀魚是個人,人活著就要有生存能力,她可以依靠他,他也會給她依靠,但為賀魚著想,為她的人生負責,賀禮還是希望賀魚能成為一個獨立堅強的人,她不應該成為他的附庸,而是一個獨立的賀魚。這是賀禮對賀魚的期望,心底最深切的期望。

        胡嬸眼眶一濕,看賀禮的眼神又是慈愛又是欽佩,連連道:“難為你小小年紀已想得如此深遠、周道,阿陳有你這樣的兒子,足以笑慰九泉了,阿嬸真是好生羨慕。”

        賀禮被夸得嘿嘿直笑,道:“不敢當阿嬸這么夸。本來我們兄妹之事不該麻煩阿嬸的,只是,魚兒怕生人,也就跟阿嬸親近些,驟然搬去陌生的地方,若是再找陌生的人來照料她,只怕她連睡覺都睡不好,所以,小侄只要厚著臉皮,過來求阿嬸,求阿嬸與阿狗哥隨小侄一起,我們一起搬去滎陽城,我教阿嬸和阿狗哥營生之道,阿嬸幫小侄照料著魚兒一些,我們一起相扶相持過活,如此,既成全里阿嬸和阿狗哥的做人之道,又解了小侄的艱難之處,阿嬸意下如何?”

        胡嬸是有決斷的婦人,聞言,當下就道:“阿禮你都如此說了,又許我們母子諸般好處,不用多說就能知道肯定比我們在韋城縣的日子好,還需問嗎?自是求之不得的!”

        賀禮這才舒了一口氣,開心的笑出來,想也不想的立即起身,對著胡家母子就是一揖到底:“謝謝胡嬸,謝謝阿狗哥,你二位放心,自今往后,我賀家與胡家便是兩家一體,互幫互助。其實,小侄這里有一個提議,若胡嬸和阿狗哥不嫌棄,小侄與魚兒想認胡嬸你為義母,想與阿狗哥結做異姓兄弟,胡嬸、阿狗哥,你們意下如何?”

        時下結干親也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不像現代,所謂的干親已經被某些齷齪人歪曲的不成樣子,在隋末,這是真正的認親,以后是要當真正的親戚來往的。

        胡嬸又驚又喜,胡狗還有些懵懂,不過,他倒是知道若是結了干親,他跟賀禮就是兄弟了,只此一點便叫他歡喜。

        這一提議,自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賀禮是個行動派,當下便決定明天看個黃道吉日,再請人來見證觀禮,打算認認真真的依照禮節來搞,以表明他認真鄭重的態度。

        胡嬸看他這般認真,心里自是燙貼,扭頭慈愛的看了賀魚一眼,摸摸她頭,柔聲道:“魚兒,你要記著,你有個好哥哥,他為你做的,你當惜福才是,來日好好孝順他。”

        賀魚還有些懵懂,不過哥哥對她好,她是知道的,立即脆生生的點頭應著:“嗯,哥哥說了,魚兒是他的小寶貝呢!”

        “傻丫頭!”

        胡嬸笑嗔了一句。當下,母子倆兒又與賀禮商議了一下搬家的細節,房子暫時都不賣,反正現在也賣不上價,把東西收一收,房子鎖上就行,反正兩家都窮,也不會有人來投,旁地就托付別的鄰居,平時照看著些,若是有什么垮塌或是破損的時候,勞煩人來通知一聲就好。

        至于什么時候搬家,那不著急,先等賀禮去做一輛車架子,套上驢車再說。其實兩家也沒什么需要搬運的,也就是存糧要搬一下,旁地都是舊家什,雖然破家在心里也值萬金,但為了更美好的新生活,也能做取舍。

        跟胡家商量好,第二日,賀禮先去買了木料回來,又去尋了木匠,約好上門做車架子,順便還去定了一對車輪,然后才約了胡狗一起,兩人一起去找地師選日子。

        地師選日子,不是一個任一的黃道吉日都可以,而是要選跟兩家人的生肖不犯沖的日子,許是真的有緣,胡家母子、賀禮兄妹的生肖屬相報給地師后,合適的日子居然不算遠,就在十日后。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269516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陕西11选5 篮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云南时时彩 汇新智配资 体彩 博时精选股票 球探篮球比分app旧版 福建36选7 多乐彩 德宏信托 上原亚衣作品 快播日本黄色片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