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二十八章 竹板響,動四方

第二十八章 竹板響,動四方

        滎陽城里,十日一集,集日也是面館定好的開業之日。

        提前幾天,賀禮把胡狗教會打漁、放蝦籠后,便放手交給胡狗去做,驢車也交給了胡狗,他也就早晨收籠子的時候跟著去幫幫忙,其余時間他在忙著寫寫畫畫,還有最重要的是一件事,定做一張牌匾,但在取店名這個問題上,兩家四口人產生了極大的分歧。

        賀禮后現代主義,建議店名叫有家面館,遭到兩大一小三個人的一致嘲笑,笑得他好憂傷,這是時代的代溝,審美的差異,隋朝土著們就不懂欣賞。

        胡狗建議取做好吃再來面館,這一個名字得到同樣單細胞的天真小可愛賀魚的支持,表示這個名字不錯,可見這倆兒的水平除了年齡差異,其實差不多,然后,這個名字遭到賀禮和孫氏的一致反對。

        好吧,民主原則,既然他們取的都看不上,那就輪到孫氏了。誰知干娘眨巴眨巴眼睛,沖著賀禮慈祥一笑,十分坦然:“我一婦道人家,大字也不識一個,這等事,不該交由阿禮你操心嗎?”

        說得很有道理,賀禮竟然無法反駁。不過,干娘還是叮囑了一句:“先前那種有家面館的名字不成,重新想。”

        干娘都說重新想了,賀禮也只得認真想,想了一陣,道:“要不叫鮮記面館,或者鮮味齋?總不能叫稻香村吧?”

        不過,顯然沒人懂他的梗,鮮味齋得到一致好評,最后,名字訂下叫鮮味齋,然后,賀禮用毛筆寫下來,去定做牌匾。

        牌匾定做好,在集日前兩三天就把蝦放到清水里養著,讓它排干凈泥,怕當天來不及挑蝦線;大魚則頭天就殺了,切碎剁絨,做成魚丸,店里主打的就四樣,鮮蝦面、魚頭面、魚丸面、魚頭泡餅四種,每日供應的數量,視店里的魚蝦存活而定。等過段時間,天氣再熱一些,還可以再增加一種鱔魚面。

        賀禮一邊注意著鮮味齋的事情,間或關注下張氏兄弟倆兒的快板練習成果,不止如此,還要為自己的私學做籌備,簡直忙到飛起。但即便這樣忙了,每天還是會躊躇一個時辰的時間來,監督賀魚啟蒙,給胡狗掃盲,不要求他文采如何,起碼簡單的能寫會算是要會的。

        賀魚習慣了,人也乖巧,知道最近家里的大人們都忙,每天自覺地認真學習,胡狗一個大男人卻十分惆悵,他不愛學習,每次一到學習時間,想方設法的找借口,只為了不用學習一個目的。

        問題他斗不過賀禮,每次再抗拒,還是會被賀禮想方設法的按到桌案前,愁眉苦臉的學習,學習成績不好,還會被賀禮搬出老娘來收拾,簡直苦不堪言。

        忙忙碌碌中,終于到得開業那一日,賀禮大發慈悲,免了胡狗的學習任務,賀魚的沒免,等晚上回家再補,然后,三大一小就早早的去到店里,把提前收拾好的門面打開,穿著一身嶄新衣裳的張氏兄弟也早早的來到鮮味齋門口等著,就等著開業。

        十日才有一個集日,滎陽城又是難得還算安穩,物價也不算太離譜的城市,趕集日人不少,早晨便陸陸續續的開始有人。

        賀禮感謝古代集市有專門劃區的規定,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人流量集中的地方,什么生意都好做起來。

        賀禮出去外面溜達了一圈,看人來的不算少了,朝張氏兄弟點點頭,張氏兄弟立即會意,朝他一揖,每人一副竹板,拿著就走了出去。

        出門后,一出去并沒有立即開始表演,兄弟倆兒對望一眼,彼此給互相鼓了鼓勁兒,一個向南,一個向北,每人都走了一段,尋了個人群集中且多的地方,深吸一口氣,明明心底緊張得氣都快喘不勻了,但是,謹記著賀郎君的要求,微笑。

        賀郎君說了,這叫表情管理,做演員……哦,賀郎君說這是伶人的番邦叫法,做演員都要做好表明管理,你不能給人說幽默的段子時卻一臉緊張,也不能說傷心的段子時卻一臉微笑,表演必須與表情結合起來,如此方才能讓觀眾入戲共情。

        賀郎君真是個有學問的人,雖然要求嚴格,但并未像其他讀書人待他們那樣高高在上,并沒有打心底里看不起他們,張大覺得,這大約就是師父以前說過的,品行貴重的人該有的樣子吧。

        不過須臾之間,張大想了很多,賀郎君還說過,藝貴乎專,技近乎道,希望這兩句話成為張氏兄弟的座右銘,總有一天,他們會名揚天下,名垂青史。

        張大不才,出卑陋且低賤,今日不知能否做到賀郎君所說,但既得蒙賀郎君教授新技藝,賀郎君予他出人頭地之機遇,他便會珍惜這段機緣,不辜負賀郎君的期望。

        張大吐出胸中之氣,站定,臉上浮起微笑,雙手一動,竹板聲清脆的響起,咔噠咔噠咔噠響,有著特定的節奏,一下子就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張大沉得住氣,只微笑著變了個板式,轉個方向,一邊打板一邊朝著眾人笑,人群看了一陣,有人不免問:“后生,你這叫啥?做甚子的?”

        張大又笑,竹板打著,配合著念詞:“老阿叔,早晨好,你是問我在做啥?”

        那位問話的阿叔被問得一樂,連連點頭,笑道:“對對,你在做啥?”

        張大打著竹板編詞現問現答:“長者問,后生答,華夏禮儀當記牢。要問后生在做啥,諸位父老聽我說,打竹板,講笑話,說個故事大家樂,大家樂!”

        說著,停頓了一下,朝人群作了個揖,然后,站直身子,板式一變,繼續開始:“竹板這么一響啊,今天要說啥?先給大家說個武松打虎的故事。話說景陽岡出了一只老虎,那老虎吊梢眼,額頭王字特明顯,膀子大,屁股圓,鋼鞭尾巴似閃電……”

        先從武松打虎的故事講起。

        因為隋朝土著們顯然是不會知道武松打虎這個膾炙人口的故事的,沒有了群眾基礎,為了故事吸引人,賀禮改了詞,吸收評書的情節,增加了懸念的設置,讓哪怕是不知道武松打虎故事的隋朝土著們也能聽一次就被吸引。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279649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东京热百度云 蓝球竞彩比分直播 股票涨跌幅如何计算 春安配资 2016股票融资比例 亿海配资 雷速体育答题测试答案 青海11选5 九达通配资 蓝球竞彩比分直播 灵菲配资 球探nba比分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