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三十章 清貴不識疾苦

第三十章 清貴不識疾苦

        四號桌的客人,不是旁人,而是滎陽鄭氏家的鄭十三郎、十六郎,這倆兒不至于把賀禮嚇到,最驚嚇的是正好與他面對面的那位小郎君——

        頭發裹在青黑色的幞頭里,身著圓領袍,風華正茂,俊俏非常,若不知底細的,只會以為是哪家的小郎男生女相,極為俊俏,但賀禮見過,知曉底細,知道冠帽與圓領袍下是個小娘子的事實。這位俊俏非常的小郎君,正是鄭家兄弟的表親顧小娘子。

        賀禮猶記得當日去鄭氏的田莊試用麥綽子時,顧小娘子的打扮,幕籬戴頭上,垂下的幕障遮住了半邊的身子,叫人無法窺見半分。還有上下車時搭起來的步障,再再都顯示著世家貴女規行矩步的禮儀與風范。

        雖然吧,這位顧小娘子坑人的時候一點兒都沒手軟,手段甚至還帶著一點刁鉆,但是,賀禮印象里,顧小娘子就還是那個在外一絲不漏的世家貴女,若不是親眼所見,絕對不會與眼前這個女扮男裝的人畫上等號。

        講真,當初顧小娘子的步障和幕籬,對賀禮這個骨子里是個異時空來客的人來說,真的挺讓他震驚的。但是,以前所有的震驚再乘以十,都不及今日賀禮看見男裝打扮的顧小娘子來的嚇人,想想當日的情形,再看男裝打扮的俊俏顧小郎,賀禮感覺特別荒誕和復雜。

        顧小娘子的聲音清脆好聽,特別的女孩子,但她現在做男裝打扮,為了不暴露身份,自是不會開口的,見賀禮認出了她,也沒說話,只微微點頭算作見禮。

        “顧小……郎君也來了?歡迎光臨,蓬蓽生輝,慢用,慢用,歡迎提意見。”

        賀禮也不好老盯著人小姑娘看,在心里悄悄安慰自己飽受驚嚇的小心臟,趕緊收回眼睛,很是無語的看鄭氏的兩位郎君一眼,意思很明白,就這么把藏在深閨的表妹帶出來逛街吃面,不知道鄭氏老太公知否。

        鄭十三不為所動,老神在在的拿起筷子,準備吃面,還記得提醒弟弟和表妹:“面湯放久了不好吃,我們動筷吧。”

        鄭十六點點頭,一邊拿筷子,一邊朝賀禮擠眉弄眼,似是想說什么,但是,賀禮沒看出來,后廚胡狗又再喊傳菜,也不便多說,只微微躬身道:“諸位慢用,我這里還有事忙,先失陪了。”

        忙了一陣,賀禮也就把鄭氏的真小郎君和假小郎君們給忘了,有快板的加成,今天又是集日,吸引進來的客流挺多的,但是,鮮味齋后廚里只準備了八十八份面條,賣完就沒有了,再有被吸引地客人,也只能遺憾而歸。

        胡狗嗓門大,賀禮讓他在門口喊:“多謝各位客官捧場,本店的規矩,集日準備八十八份,空閑日準備五十份,先來先得,賣完收攤,看得上敝店這一口的,歡迎再來。”

        “啊?這就完了?”

        許是時下人民群眾的娛樂生活比較匱乏,被快板表演吸引來的人群,久久都未散去,先前吃過的出去也有吹捧的,或許還有名聲加成,夸得更加熱烈,圍觀的人不止沒少,反而更多起來,但店里準備的面條已經沒有了。

        賀禮這個無恥的家伙,用盡一切手段炒作鮮味齋的名聲后,他還搞饑餓營銷,把儀式感這個宗旨貫徹始終,用盡一切辦法,讓但凡聽過鮮味齋三個字的人,都以吃上一碗鮮味齋的河鮮面為榮。

        “謝謝諸位捧場,材料有限,加之煮面的家母年事已高,耐不住疲累,是故每日數量有限,對不住大家,若吃著還合胃口,明日請早。”

        胡狗宣布完,與賀禮一起,客客氣氣的把沒吃上面的客人送出店去,輪到四號桌,賀禮才發現鄭氏的人居然還沒走,不由樂了:“三位,這是一碗不過癮,還想再來嗎?對不住,材料沒有了。”

        鄭十三看他一眼,道:“賀郎不用覺著對不住吾等,吾等在此,是有事想請教賀郎。”

        賀禮還沒說答應還是拒絕呢,那邊胡狗看客人認識賀禮,立即憨厚的表示:“阿禮,是你認識的朋友嗎?你且陪陪朋友便是,收拾交由愚兄來便是。”

        然后,立即勤手快腳的干活兒去了,賀禮累了一天,這小身板子又還不夠壯,胡狗又是干慣了活兒的,居然沒拉住他,只得留下來面對鄭家三人。

        賀禮嘆了口氣,跪坐下來,整好歇一口氣,笑道:“行啊,反正歇著也是歇著,就與兩位鄭郎,一位……唔,顧郎扯幾句閑篇罷。鄭郎欲問何事?請指教。”

        鄭十三似是忍了許久,這會兒終于可以問了,立即竹筒倒豆子一般問出來:“以賀郎之智計與才干,何故自甘墮落操此賤業?若賀郎要立身,天下間何處不可去?也好過現在這般。”

        這位鄭十三郎真是耿直!

        賀禮也不生氣,反而感覺好笑,并且,笑了出來。鄭十三被笑得臉孔一板,拱手問道:“賀郎為何發笑?在下之言,難道很可笑嗎?”

        賀禮搖搖頭,嘆笑道:“鄭郎且別忙著生氣,在下之所以笑,并非是笑話鄭郎,而是心中羨慕,思及自身,不禁感懷而笑。”

        “羨慕?”

        鄭十三看他一眼,理所當然的道:“若是傾慕我鄭氏,賀郎何不到我家來?”

        賀禮再度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擺手:“非也,非也。滎陽鄭氏為時人所望固然叫人羨慕,然在下并不羨慕鄭氏名望,鄭郎能發出晉惠帝‘何不食肉糜’類似的疑惑,生來不用為衣食憂愁,不用為身家性命安危操心,真是好生羨慕啊!”

        這話一出,鄭十三臉上一紅,囁喏著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真是個耿直的孩子。

        賀禮笑笑,收了詞鋒,不再懟他,只道:“鄭郎出身清貴,自是視此經營之事為賤業,然禮出身寒微,家無恒產,要過活,只能與干娘、義兄互相扶持,靠手藝、靠勞力度日,亂世之中,哪里還管什么賤業不賤業的。”

        說完,頓了頓,又笑道:“上面那句是我的心里話,當然嗎,若是要說場面話,我也有話說的。漢時大將樊噲曾以屠狗為業,漢高祖劉邦還是幫閑出身,大將軍衛青馬奴出身,與他們相比,我這又算什么?不曾賣身為奴,不曾拋卻斯文,哪里賤?”

        說著,轉向一直未說話靜靜旁聽的顧小娘子,感慨道:“諸位出身清貴,不識民間疾苦,難怪當日顧小娘子那樣坑我,罷了,原來不過是出身、閱歷的區別,罷了,我原諒你了!”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28220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体彩20选5 十点配资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篮球比分球探 辽宁十一选五 日本女优陈怡 重庆快乐十分 银行业股票分析 比分直播3g即时比分 深圳风采 2019股票分析报告 保顺投资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