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三十九章 突如其來的冠字

第三十九章 突如其來的冠字

        賀禮過去接賀魚的時候,賀魚正跟著顧小娘子在院子里玩耍,遠遠地就能聽到女孩子們清脆的笑聲,里面有賀魚的聲音,賀禮一下子就能聽出來,臉上不由得一下子就笑了。

        養小孩兒,特別是小女孩兒,賀禮始終覺得,無論他想得多么細致,做得如何周道,女孩子還是需要女性長輩的教導。

        賀禮很自覺,沒急沖沖就擅自闖進去,而是等著鄭十六先過去,自己低頭站遠些,等著那邊的女眷知曉他的到來。

        他一個外男,雖有鄭氏的男丁帶領,但總不好太過深入,該守的禮儀還是要守的,沒有哪個自尊自愛的女性會喜歡輕狂無禮的男子,風流是風流,下流就是下流,不是幽默,也不是風趣。

        院子里,一群婢女陪著賀魚在踢毽子,那些婢女年紀都不大,看著也就是七八歲到十歲之間,還是小孩子,想來以顧小娘子的年紀,這些小婢女都不是她的婢女,應是她特意叫來陪賀魚玩的,這般用心,賀禮記下,暗暗感激。

        那邊,鄭十六已經走過去,跟顧小娘子說了幾句,顧小娘子抬頭,看了賀禮這邊一眼,見他多數時間低著頭,只在聽到賀魚的聲音的時候,才抬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笑著看一眼。

        賀禮感覺到視線,下意識的扭頭就對上顧小娘子,頓了一下,抱拳作揖,隔老遠行了一禮,顧小娘子回了他一禮,從廊檐下出來,叫賀魚:“賀妹妹。”

        玩耍中的賀魚立即回頭,臉上掛著天真甜蜜的笑:“顧姐姐。”

        一點都不怕生,反而透著一股親近之意。兩人居然玩這么好?!

        賀禮又驚又奇,但心底是高興地,那邊顧小娘子跟賀魚說了什么,賀禮沒聽清,只見賀魚朝他看來,見到他,立即開心的揮手,朝顧小娘子說了幾句,說完就朝賀禮奔來:“哥哥,哥哥,你的事忙完了嗎?”

        賀禮接住奔跑而來的賀魚,一把把她舉起來,感覺較之先前吃力了許多,養了這么久,終于把這小破孩兒養胖了些,真是不容易,舉起她轉了一圈,喘著氣把人放下,笑道:“忙完了,我們可以回家了!哎喲,哥哥的魚兒似乎長大了些,快抱不動了。”

        賀魚一聽,可開心了,立即道:“真的嗎?我想快快長大,然后就換我照顧哥哥了!干娘說了,你們男子最粗心了,還得我們女子照顧。”

        賀禮失笑:“什么時候你長得像哥哥這么高了,再說這樣的話吧,現在嘛,為時尚早。”

        賀魚皺皺小眉頭,有些失望,賀禮揉揉她腦袋,然后,朝在鄭十六陪同下向他這邊走近了幾步的顧小娘子行了一禮:“顧娘子好,多謝你照顧舍妹,她沒跟你搗亂吧?”

        顧小娘子道:“賀郎不用客氣,令妹可愛乖巧,我十分喜歡,怎會搗亂呢?”

        賀禮笑道:“多謝顧娘子夸獎,我的妹妹我自是知道的,不過,自家的孩子勞煩你照看,總要先自謙一下才能自夸,否則,豈不是太過厚顏無恥?”

        顧小娘子笑著搖搖頭,沒說什么,鄭十六跳出來,揶揄:“原來賀兄還有自知之明。”

        賀禮笑著坦然自承:“那是,人貴自知之明,我應該挺值錢的。”

        鄭十六先是一愣,待反應過來賀禮玩了什么梗,瞬間爆笑,這孩子的笑點一直很迷、很低,這也是在溫暖有愛環境下長大的孩子的通病,對他們來說,開心、開朗是很容易的事情。

        說了幾句,賀禮不好久留,朝顧小娘子行了一禮后,對賀魚道:“魚兒?”

        賀魚會意,認認真真、端端正正的朝顧小娘子和鄭十六行了一禮,嫩聲道:“謝謝十六哥,謝謝顧姐姐,魚兒今天很開心,今日做客十分愉快,謝謝款待。”

        鄭十六哈哈大笑:“小賀妹妹開心就好,以后可以常來。”

        顧小娘子笑著,和聲道:“賀妹妹高興就好,無須客氣。賀郎,我十分喜歡令妹,有閑暇時,我可使人去接她過府來玩耍嗎?”

        賀禮道:“只要顧娘子不嫌她煩人就好,舍妹又愿意就好。”

        賀禮愿意讓賀魚的交際圈變大,顧小娘子出身世家,賀魚與她交往能學到的東西,是賀禮以及干娘無法交給她的,若兩人真投契,賀禮并不想阻止她們往來。

        說定后,賀禮牽著妹妹的手,由鄭十六陪著出去,兄妹倆兒一邊走一邊說話,賀禮目光溫柔,賀魚一臉孺慕,鄭十六時不時的插一句,三人竟意外的和諧。

        顧小娘子站著看了許久,直到看不見了,才收回目光,幽幽嘆了口氣,吩咐左右:“回罷。”

        左右連忙應道:“喏。”

        賀禮帶著賀魚出來,發現鄭十在門口站著,還以為他是送客回來,結果鄭十道:“賀大你明日可有空閑?”

        賀禮點點頭,道:“明日并無安排,十郎有何事?”

        鄭十道:“明日崔公去洛陽,崔公十分欣賞賀大你,無奈行程匆忙,無暇久留,你可要送崔公一程?”

        賀禮微微頓了一下,明白過來,道:“自當送崔公一程,聊表心意的。”

        鄭十見他明白了,這才笑道:“如此,明日我使人早些來接你。”

        賀禮答應了,才又坐上鄭氏的馬車回家。第二日,天還沒亮鄭氏就派人來接,賀魚都還沒睡醒,把賀魚托付給干娘,賀禮登上馬車,趕到鄭氏為崔太公送行。

        崔太公見賀禮來,似乎很高興,道:“老夫本欲在滎陽多盤桓幾日,只是賀郎昨日一席之言,卻讓老夫不敢再待下去,須得匆匆趕去洛陽。”

        賀禮聞言,徑直笑道:“崔公無需太過感謝晚輩,洛陽城不比別處,府庫豐盈,世家大戶極多,但凡有刀兵之禍,第一個遭禍的往往就是這些人家,人命至重,若晚輩些微之言能挽救幾條人命,也是極好的,崔公若能去提醒一聲也是宅心仁厚之善舉了。”

        旁邊鄭十三聽得一臉無語,鄭十六噗噗噴笑,就連鄭太公也看了他好幾眼,崔太公無奈的看他一眼,道:“賀郎不必說得這么明白。”

        賀禮微笑以對。

        崔太公又是無奈的搖頭,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諸位就送到這里吧。賀小郎?”

        “晚輩在,崔公有何吩咐?”

        崔太公道:“老夫聽說賀小郎家中并無親長,對否?”

        賀禮道:“是的,家中親長皆于大業十年時亡于賊手,賀家如今只有晚輩和幼妹,并無親長。”

        崔太公點點頭,道:“賀小郎雖年少,卻已早早開始理事,如此情狀,如此身份,實可早行冠禮,取表字行走世間。”

        賀禮對古禮其實并不怎么精通,只知道男子的成丁禮與女子的及竿禮不同,并不怎么隆重,但并不知道此事其實并不像女子那般有嚴格的界限。

        鄭太公聞言,也恍然道:“崔兄言之有理,大郎是該取個表字,也好方便在世上行走。”

        賀禮自己對此還有些迷迷糊糊地,畢竟原身只是小門小戶出身,于這些并不熟知,這方面的見識,甚至還比不上賀禮這個穿越客。賀禮立即道:“謝崔公。鄭公提點,晚輩知道了。”

        崔太公笑問:“如此,老夫厚顏,仗年長之便,為賀郎取個表字如何?”

        以崔太公的身份,以賀禮的出身,以這個時代的標準來說,這于賀禮來說是一件榮耀之事。賀禮立即乖覺的行禮:“請崔公為晚輩取字。”

        崔太公笑問:“德規二字如何?”

        賀禮:“……崔公,晚輩感覺你在罵我!”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304948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福建22选5 北单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天猫配资 陕西11选5 黑龙江22选5 半全场 东方财富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啊 香溢融通股票 金盈有道配资 爱配资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