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四十三章 談生意變談婚事?!

第四十三章 談生意變談婚事?!

        然世事卻不盡如人意,過不得一日,胖掌柜氣呼呼地來傳話:“氣死老夫了,賀郎,咱不找陳家了。”

        陳家就是釀造、經營土窟酒的主家,賀禮問道:“掌柜叔莫氣,他們是不相信我有方子還是看不上?”

        胖掌柜道:“是不敢要。陳家前些年生意不錯,這幾年世道亂了,膽子自是越來越小了,老夫去了剛開了個頭,就被陳家端茶送客了。”

        賀禮拍拍腦袋,道:“是我考慮不周,勞煩掌柜叔跑一趟不說,還勞你受氣了。”

        胖掌柜擺擺手,道:“不妨事,既是吃這碗飯的,也就顧不得受氣不受氣了,反倒是賀郎你這樁事務,老夫與你舉薦江家如何?”

        “江家?”

        賀禮聽說過江家是滎陽城里有數的大商,但具體做什么的,卻不甚了解,連忙詢問胖掌柜,胖掌柜道:“江家是做藥材生意的,雖只是商戶,但做的卻是積德行善之事,前些時日老夫做中人,還給江家尋了一本食譜,江家大郎說,江家似有意擴展一下行當,這做藥材的,在這亂世有些危險。”

        “是嗎?勞煩掌柜叔問問,若有意再詳談。不過,既然換了江家,那就不用說調整酒曲方子之事,換一個吧,換成新式釀酒方法。”

        胖掌柜答應著,看賀禮的眼神卻有些古怪,賀禮便問他:“掌柜叔在看什么?”

        胖掌柜道:“賀郎小小年紀,為何懂得卻這般多?似乎說什么,你都能接上話,說什么物事,都能說出道道來,如此博學,令尊令堂不知是如何教養的?可能與老夫說說,讓老夫也學一學。”

        賀禮失笑,開玩笑道:“沒什么獨特的門道,不過是多讀書,讀好書。”

        胖掌柜居然認真記下了不說,還點頭道:“想來也唯有多讀書才能有這等廣博的學問,不然以賀郎的閱歷,如何能曉得如此多的東西。”

        賀禮笑著連連點頭:“對,掌柜叔說得對。”

        反正糊弄過去就行。

        胖掌柜做中人引薦,賀禮與江家見面會談,約的地點在胖掌柜家的院子,與江家相隔不遠,與賀禮租賃的小院子略遠,賀禮不習慣遲到,早早地過去,剛與胖掌柜寒暄了幾句,江家就到了。

        “賀郎,老夫與你介紹,這位是江家的大當家,這位是江大當家的長子,這位是江家的大掌柜孫有為孫大掌柜。”

        江家來了三個人,都是江家的重量級人物,顯然江家對這場會面也極為重視。賀禮起身見禮:“在下賀禮,見過大當家,請坐,我們慢慢談。”

        “可,賀郎請。”

        雙方就坐,賀禮開門見山的問道:“聽掌柜叔說,江氏有意于在下的酒曲方子和造紙之法?”

        江思源道:“正是,若賀郎愿意,江氏可把兩樁物事都收下,端看賀郎之意。”

        賀禮笑了笑,不置可否,道:“上個月,在下曾去江氏的藥鋪里買過飴糖,曾見柜臺之上擺放著藥酒,比起酒曲方子,在下這里有一釀酒新法,所得之酒較之現下市面上所有的酒都更烈,若用來泡藥酒,能更快更好的激發出藥材的藥性,不知江氏可有興趣了解一番?”

        江思源眼睛一亮,拱手:“請賀郎詳解。”

        賀禮點點頭,道:“此法名曰蒸餾法,此法所得之酒液,澄澈透明,純度高,雜質含量少,若用來飲用,還需勾兌,若用來藥用,則恰到好處。用來擦拭肌膚表面,能消毒,減少傷口化膿感染的可能;還可在發生高熱時,以酒液擦拭太陽穴、耳后、四肢,以達到降溫退熱的輔助作用;還可用于預防褥瘡的發生,以手掌沾酒液按摩背部,可起到預防褥瘡發生的作用,于醫用一途,實有奇效。”

        “賀郎所言當真?”

        江思源目光炯炯的追問,賀禮鄭重點頭:“若有半句虛言,愿替江家做工十年。”

        “豈敢豈敢。”

        江思源連連擺手:“賀郎的名聲,我也是聽過的,如何敢當。不過,賀郎都這樣說,我自是相信的,這新法吾家要了。”

        賀禮點點頭,道:“另外先前所說的造紙之術,亂世時不掙錢,盛世時在下又擔心江家守不住,是否要買,煩請江大當家三思。”

        江思源被他這話說笑了,道:“賀郎不是要賣錢嗎?怎還勸起買家來?賀郎若是這般做生意,是要賠本的。”

        賀禮笑了笑,道:“多謝大當家良言,不過,若江氏有意,不若我們把方子換一換,不去爭高端客戶,我們爭取一下中端客戶如何?”

        江思源不答,反而追問:“敢問賀郎,何謂高端客戶?何謂中端客戶?”

        賀禮見他問,也不隱瞞,大致把客戶群體劃分的營銷方法說了一下,這是后世無數人研究出的方法,哪怕是江家這種大商之家,也沒人去研究客戶細化的好處一類的,一時間,江家來的三個人,包括做中人的胖掌柜全都聽得目現異彩,驚喜連連。

        胖掌柜驚嘆道:“賀郎若去經商,定能做成天下一等一的大商,難怪鮮味齋開業時能有那般熱鬧,背后顯然也是賀郎手筆吧?”

        賀禮笑著擺擺手:“多謝掌柜叔賞識和夸獎,不過是些小道,不值一提。江大當家的意思呢?”

        江思源一開始并沒有說話,只一雙眼目光灼灼地望在賀禮臉上,看得賀禮莫名其妙之余,叫了他一聲:“大當家的,你的意思呢?”

        江思源回神,看賀禮的眼神帶著贊賞,不答反問道:“聽說賀郎如今不過二八之年,家中父母已亡,如今就孤身一人帶著幼妹過活?”

        好好地談生意,怎么說起家庭情況來了?!

        賀禮更莫名其妙了,不過還是道:“是的,不知大當家說這些是為了……”

        江思源擺擺手,又問:“不知賀郎可有婚配?”

        賀禮狐疑地看他一眼,搖頭:“不曾,先前一直在為先父母守孝,今春剛出孝,尚未婚配。江大當家打聽這些作甚?”

        江思源笑道:“吾有一小女,年紀與賀郎相若,也未曾婚配,若賀郎有意,吾愿把小女許配于賀郎,賀郎意下如何?”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314670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内蒙古快3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网 牛股今日推荐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福建31选7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规定 精高策略配资 股票指数期货走势 趣盈期货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 p3开机号 投资工具主要是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