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四十八章 有偶像包袱的鄭十三

第四十八章 有偶像包袱的鄭十三

        “十三郎,且住,有個小忙請你幫一幫。”

        江家的紙筆和糧食先送來的最多,賀禮現下最需要的就是這兩樣,不過,在做什么之前,賀禮先找他認識的人里,書法最有特色的鄭十三幫忙題寫個東西:“我們這些人中,就十三郎你的書法最具鋒銳之氣,勞煩你幫忙寫四個大字。”

        原身普通家庭出身,家里沒有多余的錢財給他練習,書法一般,賀禮前世在現代也沒點亮這個技能點,考慮到門臉必須能見人,也就沒不自量力的自己來,而是找上鄭十三。

        鄭十三莫名:“題字?那可不敢露丑,我們家這一輩里書法最好的是七哥,但就算是七哥的書法,較之太公也少了些韻味,大郎何不去找太公幫忙?”

        這鄭十三吧,大部分時候還是好的,就是較真起來,作為被較真的對象,那是真蛋疼,賀禮趕緊給他解釋清楚:“多謝十三郎,這等小事就不用勞煩鄭公了,十三郎就很合適,要的就是你字里的鋒銳之氣,七郎、鄭公的書法雖然更好,但都沒你適合,適合最重要,對吧?來吧來吧,不要推辭了,不要謙虛了,你的書法已經很好了,起碼,對比我來說,你的更好。”

        鄭十三臉孔一抽,一邊被賀禮拽著往桌案邊走,一邊吐槽:“法帖都不曾寫完十張之人,與你比,勝之不武。”

        賀禮無語,問他:“十三啊,你這么說話,還能活這么大沒被人打死,也是鄭氏教養有功。”

        “彼此彼此,半斤八兩,我都不曾嫌棄大郎,大郎何故嫌棄起我來了?”

        賀禮:“……寫字,請!”

        鄭十三這個幼稚鬼,斗嘴斗贏了賀禮,居然高興得眉開眼笑,別有意味的沖著賀禮笑著挑挑眉,高高興興地提筆,問賀禮:“要寫什么?”

        賀禮強作沒看見鄭十三的嘚瑟,認真的道:“就寫京城時報四個字,寫大氣、鋒銳些,用行楷啊,筆法不要太圓融。”

        “京城時報?!這是何意?”

        鄭十三不解的問了一句,手上卻誠實的開始在紙上寫字,行云流水,一蹴而就,還不止寫了一個,連續寫了好幾個,一張大紙全部寫完,全部都是京城時報四個大字,寫完明明一臉求表揚的表情,還要故作矜持:“我字寫的不好,多寫了些,你選一個滿意的用吧。”

        賀禮:……

        剛寫好就把幫忙寫字的人趕出去,似乎有過河立即拆橋的嫌疑,賀禮覺得做人要厚道些,不能那么用過就扔,努力的克制一下,攤開晾干的功夫,特意仔細端詳了一下,選了一個,等墨跡稍干了些后,直接裁剪下來。

        鄭十三看他選的居然不是他自認為最好的,但確實是所有字里寫得最具鋒銳之氣的,問他:“大郎,我覺得那個更好。還有,你要裁下來做什么?這四個字是何意?”

        賀禮一邊小心的裁著,一邊答鄭十三:“京城時報這個名字是我要創辦的手抄報的刊名,要拿去刻印章的,等我請人抄寫的時候,抄完一張,合格一張,我就朝刊頭的位置上蓋上大印,有了這個統一的刊頭,哪怕內容不一樣,字跡不一樣,所有看過的人都會知道其實都是一家。”

        “手抄報?!那又是何物?”

        鄭十三越聽越糊涂。賀禮終于把滿意的字裁下來,拿鎮紙壓著等墨跡再晾干些,也有空給鄭十三解惑答疑了:“所謂手抄報就是用人工抄寫的方式擴印的報紙,類似于朝廷的邸報抄送天下的形式,只不過我這個是私人自己抄印的,不是官方的,其上的內容較之邸報比較豐富多樣,只靠說你聽不明白,等我做出來你看了就懂了。比起這個……”

        賀禮頓了一下,抬頭笑看鄭十三,眼神別有意味:“十三,你知道嗎?我創辦的這個京城時報,肯定有史以來第一份報紙,注定必將名垂千古,萬古流芳,十三你有幸參與了這么一件偉大的事情,是不是很榮幸?十三,你要名垂青史了。”

        鄭十三楞了一下,嘴巴張老大,半晌兒,也沒說話,只上前摸摸地開始收拾桌子,并把所有題寫的字都收起來,也不管墨跡干沒干。

        “十三,你這是做什么?小心,小心,別把墨弄糊了!”

        賀禮莫名,鄭十三滿臉鄭重:“保留顏面,挽救自尊。”

        “……”

        賀禮很是無語,簡直不敢相信:“就為了我說的那句你要名垂青史的話?”

        鄭十三鄭重點頭:“這些字還不足以讓后人鑒賞,我不想在死后還不得安寧受人唾罵,還是收了,大郎若要用,等我細細醞釀之后重新給你寫。”

        賀禮聽得哭笑不得:“我說鄭十三,你至于嗎?我以前居然沒發現你還有這等虛榮心?”

        鄭十三認真反駁:“大郎此言差矣,我這就是負責,非是虛榮。”

        感覺跟他扯半天的自己是個傻瓜,還是特別傻的那種。

        賀禮果斷的一把搶過裁下來的紙條子,往懷里一揣,轉身就朝外走:“你想寫就繼續寫吧,反正我就看上這個了,我先出去找刻章的,你繼續。”

        “……不要,回來!”

        鄭十三一個爾康手就想去拉人,不過賀禮早防著他了,自然是沒拉住,賀禮可沒有名門世家子弟的偶像包袱,他也不管什么儀態,直接用跑的,一路小跑去刻章處,把尺寸一說,請人把四個大字刻成木頭印章,因為趕著要,還給人加了錢。

        等他忙完回來,發現鄭十三居然還沒走,肉眼清晰可見的低氣壓,瘟瘟地蹲在廊檐下,表情灰暗。

        賀禮嚇了一跳,鄭十三往日是頗具銳氣的人,懟起人來那叫一個氣勢萬千,何時見過他這般灰心喪氣的樣子,楞了一下,趕緊過去關懷一下小朋友:“十三,你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鄭十三看是賀禮回來了,灰蒙蒙地眼睛瞬時亮了起來,一把拉住賀禮的手,問他:“賀大,字你給出去否?還能拿回來嗎?”

        原來是為這個。

        賀禮心里松了口氣,頗有些啼笑皆非之感:“就因為這個?”

        鄭十三鄭重點頭:“就為此事,事關顏面,不能輕忽。”

        眼巴巴地望著賀禮,賀禮覺得,某種意義上來說,做名門世家子弟也是蠻不容易的。

        感慨完了,終于良心發現不再逗他,認真給他解釋:“先前是我不對,沒向你說清楚。我要做的這個手抄報,肯定是會名垂青史,但重點并不是你題寫的刊名,重點肯定是這種首創的形式,甚至就連內容,若能有一兩期被人記載,或許方能讓后世所知。”

        “真的?”

        鄭十三表情的確認,賀禮點點頭:“真的!秦皇統一,開創性的弄出個皇帝來,發出的第一道詔書,還有人記得何人寫就嗎?想來已經無人記得,甚至內容只怕也無人知曉了。”

        鄭十三表情這才好看了許多,拍拍自己胸口,寬慰道:“那就好,不然我以為只怕要成為陶淵明家兒子一般,這么多年過去了還在被人笑話。”

        賀禮不是很懂他的話:“什么陶淵明的兒子?這跟靖節先生有何關系?”

        鄭十三斜他一眼,語氣復雜:“別告訴我,賀大你不知靖節先生的《責子》一詩?”

        鄭十三一說《責子》詩,賀禮就懂了,陶淵明并李商隱兩位詩人中的奇葩爸爸,李商隱花式夸兒子的詩鄭十三肯定不知道,但陶淵明花式嫌棄兒子,還一次就嫌棄五個這種事,看來是給小朋友留下心理陰影了。

        賀禮瞬間就懂了鄭十三的心理活動和感受了,拍拍鄭十三的肩膀,語出至誠的寬慰他:“放心,你應該不至于像靖節先生家的孩子們那么慘,只是題寫刊名而已,你要擔心,且先在名望上趕上靖節先生再擔憂也不遲。”

        鄭十三:“……雖然這話聽著不順耳,但我竟然覺得你說的有道理。”

        賀禮哈哈大笑。

        責子

        陶淵明

        白發被兩鬢,肌膚不復實。

        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

        阿舒已二八,懶惰故無匹。

        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

        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

        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

        天運茍如此,且進杯中物。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32712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湖北30选5 天臣配资 竞彩比分攻略 重庆快乐10分 九达通配资 电竞比分皆选尚牛比分 分分彩 股票涨跌秘笈 鼎泽配资 希恩配资 金猎人配资 金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