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五十八章 明志

第五十八章 明志

        賀禮從人市買了五個人,三個伎人,兩個仆役,全都是男的,年齡都是二十啷當歲,恰好是價錢最貴的一類。

        才柴不解:“郎君,若是要買仆役,年齡小一些方才好調教,這幾個年歲也太大了些。”

        這實在的。

        賀禮笑看著他,道:“可這個年歲卻正是做事之時,只要使用得當,很快便能成為助力,至于這個很快需要多久,這確是要看你的本事了。”

        才柴愣了一下,訝然問道:“這些人是給在下的?”

        賀禮點點頭,問他:“立禾,你覺得我們的《京城時報》如何?”

        才柴立即道:“乃是聞所未聞之物。天下間讀書人有限,若要問何處讀書之人最多,天子腳下,心慕教化者肯定較之別處多,自然識字的人也多些。郎君選在東都發行正適合,只要能在東都鋪開,別的地方不用費心,口口相傳之下,自會有人抄寫了去讀,只是需要時間。”

        需要時間?可最緊的恰恰就是時間。

        賀禮心里嘆了口氣,面上不顯,繼續道:“立禾也是讀書人,若是贈你這樣一份手抄報,你會讀嗎?”

        才柴道:“當然會讀。郎君雖也出身寒門,卻有數代積累,想來不缺書讀,是故不知普通讀書人的心。這世間,書是有限的,讀來讀去也就那么幾本,對于喜愛讀書者來說,能有新鮮的,未曾讀過的東西出現是何等讓人振奮之事,哪里還會挑三揀四,會挑揀的,定是不缺書看的,缺書讀的,哪里還有工夫挑揀,欣然讀之才對。”

        才柴若是不提醒,賀禮還真忘了現在出版一本書籍需要費多少工夫。在印刷術發展成熟和紙張價格降下來以前,就像顧小娘子所說的,書籍乃是貴重之物,不是普通人家能消費得起的。

        當年隋文帝向天下征書,真正藏書豐富的世家可沒人捐一本,大多敝帚自珍,捐出來給朝廷是不可能的。大量的書籍出版,還是在明清印刷術和造紙技術發展成熟以后,乾隆的四庫全書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印刷出來的,換了別的朝代,不是皇帝不想在文化上做點功績出來,實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讀書人之間,但凡有點兒新鮮的,言之有物的書刊讀一讀,定會在親朋好友間口口相傳,然后,原本是不要想了,但凡想要的,自己來抄一本就是,抄書才是這個時代讀物流傳的主流方式。人對知識的渴望,從來不會因為時代不同就減少。

        賀禮點點頭,道:“立禾且看看這個再說。”

        說著,掏出自己的計劃書給才柴看。要讓他主事,必要讓他明白整件事為什么要怎么做,唯有理解了,留他一人在東都主事的時候,他才能透徹的理解賀禮的目的,并良好的執行下去。

        賀禮道:“隋廷雖然已有敗亡之象,但當今手下還有能打仗的人,精兵也還留在手里。洛陽乃是東都,又是當今定下的京城,攻克京城不論對誰皆是意義重大之事。正因如此,當今絕不會容許京城有失,定會派精兵強將來鎮守。只是,以眼下朝廷和陛下的聲望,派來出征的大將心里是否還有朝廷,還是兩說之事,只怕當今派出來的精兵,到了領兵的將領手里,那就是肉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

        肉餅子打狗之語,惹得才柴一笑,連連點頭:“郎君言之有理。我看這天下間,如今能立得住的反王們,皆是手里有兵的。能成氣候的,除了有兵還要有糧,例如魏公,便是倚仗著興洛倉之便利,如今擁兵數十萬之數,聲勢之盛,一時無兩。”

        他倒是看得分明。

        槍桿子里出政權,此言誠,實不欺我。太祖真是千年才出一個的天才啊。所以,前世只是普通混得開的普通人的賀禮穿越后,從未想過要自立一類的,他要兵沒兵,要糧沒糧,造反自立……還是不要想太美為好,免得夢碎接受不了現實。

        哪怕你是穿越的,客觀條件不夠,實力不足的情況下,妄想倚靠著穿越的優勢,赤手空拳的就要去爭天下這種夢,還是不要做為好。

        賀禮道:“李密拿下興洛倉,現在兵卒又多,定不會放著黎陽倉與洛口倉不管,黎陽倉、洛口倉現下肯定已被他視為囊中之物。黎陽倉且不忙說,我擔心的是洛口倉,洛口倉負責著洛陽城的供給,與墻高城堅的洛陽城相比,洛口倉只有倉城,守衛有限,李密定會使人攻打洛口倉,斷城中補給,逼著城內守軍投降。”

        說完,賀禮頓了頓,看才柴一眼,肅然道:“然屆時城中百姓當如何?”

        才柴也非庸人,賀禮一點就明白,滿臉復雜的默然片刻,念叨了一句賀禮曾念叨過的話:“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郎君此語真乃至理名言也。”

        賀禮正色且擲地有聲的道:“所以,我們才需要來做一件事!”

        才柴眼睛一亮,立即追問:“何事?”

        賀禮抬頭,望著他的眼睛,直接道:“人命至重,貴若千金,賀禮雖不才,卻也有幾分仁德之心,愿不吝資財,盡一己之力,搭救城內百姓于危難之前。”

        “郎君……”

        才柴目瞪口呆,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賀禮諸多算計與準備,為的竟是這么一個談不上現實,甚至還有些天真的目的。

        才柴深吸一口氣,開口:“郎君欲救全城百姓乎?”

        賀禮搖頭:“雖有此心,然我也知此事絕無可能,我所能做者,不過是能救一個是一個,不濫發好心,不妄自尊大,腳踏實地,能救一個是一個,盡人事,聽天命。”

        “郎君既知,為何還要去做這等吃力不討好之事?”

        才柴聲音都激動得有些發抖了。賀禮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胸口,道:“只因為我是個人,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我只想做個人!”

        “……”

        才柴無語,眼神復雜至極的看著賀禮,良久,方才道:“郎君太亂來了!”

        賀禮微笑著頷首:“說得對,是有些亂來。才郎呢?”

        才柴板著臉看他,片刻之后,突然展顏一笑,笑容暢快:“恰好屬下也是這樣的人,郎君在上,請受屬下一禮。”

        這一刻,才柴才真正以屬下之禮待賀禮,以手下自居。

        賀禮笑著受了他的禮,然后起身親自扶起他,笑道:“我是不是該說一句,我得立禾,便如玄德得臥龍,如虎添翼?”

        才柴哈哈大笑:“郎君欲做劉玄德,屬下卻不愿做諸葛臥龍,若郎君不棄,煩請帶上屬下,一起在這個亂世中做個人如何?”

        賀禮笑著重重點頭:“好!”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352776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德国女子对瑞典女子比分预测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号 即时球探比分网 广西南宁麻将微信1群 股票行情素材 3d排三试机号 篮球比赛比分软件 竞彩比分直播500n 杭州麻将新手怎么学 股票分析师头像 谁有海南麻将微信群 球探nba比分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