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七十章 內中真由

第七十章 內中真由

        賀禮心中是感動的,也是羞慚的。

        顧小娘子驕傲自矜,這樣的性子為人,并不是會交淺言深的人,但是她還是對賀禮說了,這其中的用心,賀禮相信是真如她自己所說的,物傷其類,不愿賀魚再重蹈她的覆轍,她經歷過的事情,不愿賀魚也去經歷。

        是個善良的小丫頭,也是個與她年齡相比,成熟理智得可怕的小丫頭。賀禮心中一嘆,每一個早熟的人,不拘男女,背后必然都有著不愿為人知的經歷,這些經歷往往都不怎么美好。

        認認真真、誠誠懇懇地向顧小娘子施了一禮,鄭重道:“多謝顧娘子提點,就如你所說的,我們男子總有些地方想得不夠細致周全,人常會用為你好三個字做理由,去自作主張的做一些決定,我原以為我不會,現如今才知道我也不過是凡夫俗子,不過如此,以后無論如何,再不會亂下關于舍妹的任何決定,多謝顧娘子教我!”

        顧小娘子并沒有因為賀禮的至誠謝意就面露得意一類的,表情幾乎沒什么變化,只語氣認真肅然了幾分:“對于阿賀妹妹來說,賀郎是唯一的親人啊,世上再無旁地可比擬之人,她心底最信任的便是你,賀郎可知否?”

        賀禮被說得滿臉通紅,點頭:“知道。”

        顧娘子收回注視賀禮的眼神,目光投向窗戶外的遠方,幽幽道:“我觀賀郎待阿賀妹妹,溫柔耐心,這世間兄妹無數,然我所見卻唯有賀郎如此。阿賀妹妹有此福報,我無福享之,難免心下生羨,便多嘴幾句,賀郎不嫌我僭越便好。”

        賀禮心下暗嘆,連忙道:“不敢,只會對顧娘子你感激不盡。”

        顧娘子終于收回注視遠方的目光,看他一眼,道:“不敢當顧郎感激,當日,我心下惱怒賀郎胡言亂語應付人,言行舉止不像個端方君子,便妄為算計于你,陷賀郎于險境之中,賀郎大度,行事果斷,看在我家表兄們的面上不曾細究,然我卻不能若無其事,我行事失了正道便是失了正道,錯了便是錯了,不能因為賀郎大度就當做自己無錯,若有能幫到賀郎的地方,我定會盡力去做,如此,或能稍減我心中之愧。”

        原來如此!

        賀禮就說自己也不是帥得驚天動地,能迷得人喪失心智的美男子,顧小娘子又是家教謹嚴、驕傲自矜的世家貴女,怎么會對他一再相幫不說,連京城都去了?!

        若說是為了追更,賀禮是不信的,顧小娘子可不像是那等沒有自制力的人,若說是被他美色所迷……哪怕他對自己自信十足,臉皮厚度可觀,也絕對不會這么想,搞了半天,原是為了賠禮道歉。

        顧小娘子雖然小小年紀,但為人行事卻可說得上一個恩怨分明有擔當,惱了便出手治你,錯了便勇敢承擔,不推卸,不辯解,除了太過驕傲自矜,傲嬌的嘴上不肯明說外,算是個不好惹的小女子。

        不過,小丫頭不愧驕傲自矜的評語,連道個歉都不坦率,只自己這么默默做也不說明白,世上有幾人能明白?賀禮要不是今天她自己說出來,他也是聯想不到一塊兒去的。

        你說你一個好好地小娘子,這么傲嬌干啥呢?

        賀禮很無語。

        顧小娘子不愧賀禮給的傲嬌之評,說完,似乎有些不自在,主動結束話題:“今日是我交淺言深,顧郎不怪便好,趕了一天路,顧郎也該歇息去了。”

        賀禮笑了笑,認真道:“多謝顧娘子體恤,今日,也多謝顧娘子指點,這個指點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也很有用。先前之事,我真的不在意了,顧娘子心里也請莫要再掛懷才是。過去的就過去吧,重要的是以后,以后顧娘子行事之前若能思慮周全一些,吸取過去的教訓,則就是今日最大的收獲。”

        顧小娘子神情一凜,認真道:“小女子受教,多謝賀郎。”

        賀禮朝顧小娘子行了一禮便離開了,老站在人女孩子的窗戶下,實在有登徒子的嫌疑。今日與顧小娘子這一番交談,真的獲益良多,他光棍做慣了,沒養過孩子,又是和平年代出來的人,有時候思考問題難免過于簡單,對人性還是趨于美好的一面,以后當更理智客觀些才好。

        今天對顧小娘子的認知又拔高了,什么橙色標準,依賀禮看,照今日顧小娘子展現出來的心智,完全可以調到最高級別,橙色警報標志完全配不上這個小丫頭,才這么點兒大的年紀就這么兇殘,等她再大些,嘖嘖,唯有最高級別的紅色才能標明顧小娘子巨大的發展潛力和空間。

        如此,也解開了他心里某些疑惑的地方,顧小娘子與鄭氏對他的傾力相幫,應該也如顧小娘子一般,也有為顧小娘子創下的禍事賠罪的心理,如此便也說得通了。

        賀禮相信人性的美好,卻也堅信這世間唯有利益才是永恒之語,與鄭氏幾位郎君的交往,若說短短幾天就能肝膽相照,小學生都不信了,世間或有性命相交的好朋友,但是,能遇上卻是急需運氣之事,他與鄭氏幾位不是,他把錢財托給鄭十,信的是他的人品操守,也是鄭家的富庶與名聲,以鄭家千面清名,不會為了區區萬貫錢財就失了操守。

        至于賀魚,他更相信胡家母子的人品,當初他的打算是把錢財托與鄭氏,把人托與胡家母子,但胡家母子畢竟只是普通平民,怕有什么力所不及的地方,自不如出自鄭氏的鄭十。當然,他今天被顧小娘子這么一說,已經打消了念頭,那就是個錯誤念頭,不該留著。

        賀禮進去,阿圓姑娘已經給賀魚洗好澡,正要去倒水,賀禮立即上前,道:“謝謝阿圓姑娘,這些活兒放著我來就好,阿圓姑娘累了一天,可以回去休息了。”

        阿圓笑道:“賀郎不用客氣,奴婢是做慣了的,并不覺得累,奴婢來就好。”

        賀禮哪里會讓人繼續,堅持自己做,把人客客氣氣的送走,把水端了倒了,回來拿干布給賀魚擦頭發。養了這么幾個月,小丫頭的頭發不至于再像枯草,可也還是又細又黃,賀禮想給賀魚養出一頭黑發,還任重而道遠。

        :。: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38723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90vs足球比分 姚记电玩 电子游戏官网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 2011033深圳风采 麻将 单机版 无需网络 今日股票开盘么 娱乐棋牌 好运快3开奖号码 北京pk105码5期全天不挂公式 三分彩 pk10专家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