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七十一章 通緝

第七十一章 通緝

        賀魚被抱了坐在賀禮膝上,讓哥哥給擦頭發,兩條小腿晃晃悠悠地動來動去。賀禮耐心的給她擦著,爭取多擦干些,好讓她早點休息。

        “魚兒。”

        “嗯。”

        “對不起。”

        “哥哥為什么說對不起呀?”

        賀魚好奇的問了一句,賀禮道:“哥哥先前做了件可能會讓魚兒難過的事情,所以要道歉。”

        “有嗎?”

        賀魚眨巴著眼睛,疑惑的問著,歪著腦袋想了一下,搖頭道:“魚兒想不起來了,沒關系的,哥哥,我都會原諒你的,我做錯事哥哥都原諒我,我也會原諒哥哥的,我是大方的妹妹哦!”

        小吃貨賀魚有些貪吃護食,賀禮常教育她要學會分享,做人要大方些,但她每次吃東西的時候仍舊改不了護食的毛病,被批評得多了,偶爾遇到在她看來與食物相比可以容忍的地方,她不止很大方,還會一再標榜自己,強調自己的大方,比如此時此刻。

        賀禮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套路和心思,往日只覺得她可愛又好笑,現在卻覺得溫馨之余,不免有些愧疚。以前沒養過孩子不知道,小孩子說簡單也簡單,說復雜也復雜,只要你得到孩子的全部信任,你就是孩子世界里被全心信任的神。

        心下喟嘆,卻也沒多說,認認真真的給賀魚擦干頭發,在貼頭皮的頭發沒干透之前,不敢讓她去榻上睡,怕她睡感冒了,賀禮讓她靠在懷里抱著睡,直到摸著頭發干了才放到榻上去。

        賀禮想,顧小娘子之所以找在驛站的機會與他悄悄說,約莫是不想讓鄭家的人知道的,同一件事,人站的角度、位置不同,想法就會有差別,她受鄭氏庇護,有些情況即便客觀存在,有些話卻不好教鄭氏知曉。賀禮能理解,同情這等心思卻是沒有的,顧小娘子那樣的人也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錢財可以繼續存在鄭家,反正那么點子錢財,鄭氏不至于貪墨,賀禮也不怕被貪墨。主要是他租賃的房子,連個庫房都沒有,那么一大筆錢財留在家里,兵荒馬亂的時節,感覺那就是招禍之源,還是放保險些好,賀禮可不想像原身的父母似的,死于盜賊之手。

        坐著想了大半夜,第二天起來,賀禮待顧小娘子一如從前,顧小娘子也并無異樣之色,安安靜靜地待在自己的馬車上,全然斂了所有的獠牙,又做回文靜恬淡的小淑女。

        賀禮一邊保持著自然,一邊在心里嘖嘖,說男人不止一面,這女人也不遑多讓。

        半天的路途,稍微趕一趕,中午就到滎陽城了,賀禮與鄭十三、鄭十六兩兄弟在城門口分別,馬車也順勢還給了鄭家,自己背著妹妹慢慢往家踱步,身后跟著扛著包袱的阿財。

        福祿壽喜財五個,阿財的騎術學的最好,人也最機靈,賀禮買了一皮普通的馬交給他,讓他在滎陽和洛陽之間打來回,傳遞消息和報紙。

        回到租賃的小院子,干娘居然在家,看賀禮回來了,臉上的皺紋都透著高興勁兒,把賀魚接下來,笑著與賀魚貼了貼臉,問賀禮:“今日回來也不請人捎個信來,肚里還餓著吧?為娘的這就給你準備吃食去。”

        “干娘快別麻煩了,朝食是在驛站吃的,這會兒感覺剛消食呢,不需要再弄了。”

        “真不餓?”

        “真不餓,干娘快坐下,怎么今日這么早便回來了?阿狗哥呢?”

        往常這個時辰,應該還在店里忙著呢,干娘道:“今天店里的面被人提前買完了,準備的食材又不足,便干脆關了門回來歇歇。你阿狗哥閑不住,出去打漁去了。”

        與好久不見的干娘絮絮叨叨的閑敘家常,讓賀魚把禮物分發下去,惹來干娘帶著濕氣的一瞥,聽她老人家絮絮叨叨的說這是這輩子第一次有家里人外出給她帶回的禮物。

        正說著,大門被敲得砰砰作響,一道熟悉的大嗓門在外頭喊著:“賀兄弟,在家嗎?”

        賀禮一聽聲音就知道了,讓賀魚跟著干娘,他去開門:“在呢,是程兄嗎?請稍待,馬上就來。”

        門外果然就是程咬金,聞言在外頭大聲道:“是,是程某。”

        賀禮過去打開門,把人迎進家門,及至正堂,分賓主坐下,給人端了一杯涼白開,就聽程咬金道:“賀兄弟不愧是賀兄弟,在京城鬧出好大的動靜,某在東郡都耳聞了。”

        賀禮笑著擺擺手,不以為意的道:“程兄過獎,不過是小打小鬧。程兄今日登門,是為公務?”

        “賀兄弟如何得知的?”

        程咬金不答,反而反問道,眼神里帶著戲謔之意。賀禮一臉“你是在逗我“的表情,道:“小弟這剛從洛陽回來,坐榻都還沒坐熱呢,程兄便上門了,旁地還需多問多說嗎?”

        程咬金笑著點點頭,爽朗的道:“就知道瞞不過賀兄弟你,某家確實是奉密公之命,特來相請賀兄弟你過府議事的,另外,還有一件事需要轉告賀兄弟,你可知你被隋廷通緝了?”

        賀禮了然,隨口問了一句:“發緝捕文書了?”

        程咬金嘿嘿笑笑,從袖籠里掏出一張紙卷來,推到賀禮面前。賀禮打開一看,還真是他的緝捕文書,名字、年齡、籍貫皆寫在其上,除了畫像因為他相貌本身并無什么醒目的特點,以致看著畫像有些失真外,還真是朝廷正兒八經的緝捕文書。

        賀禮饒有趣味的欣賞了一下自己的通緝令,不以為意:“當日小弟我發文章之時便知道會有此結果,但是,不需煩憂,大隋如今風雨飄搖,即便那位陛下想緝拿我歸案,也得他有時間、精力才行,我看這大隋是秋后的螞蚱,蹦跶不了多少時候了,不用管他,程兄且等我片刻,待我囑咐一下家里,便跟程兄走一趟吧。”

        程咬金笑著稱贊了一句:“痛快!我就喜歡賀兄弟的痛快,無妨,我等你片刻便是。不過,我還記得賀兄弟明明對我說過,瓦崗危機重重,并不看好瓦崗,為何還向密公投書?”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389389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策略盈配资 特黄一级大真人片 暴力街区女主角a片 pk10牛牛 华瑞配资 快播日本黄色片 黑龙江p62 能算股票涨跌幅的软件 股票k线图分析 金福配资 竞彩比分指数 aⅴ看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