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八十三章 紈绔子弟

第八十三章 紈绔子弟

        賀禮當場修書一封,讓人押著人奔赴滑縣,完了還巡視了一番公廨田,今年氣候正常,又沒干旱發生,莊稼自然長勢良好,可以預期,今年的祿米是不成問題了。htt://..

        還沒回縣衙呢,就聽一陣馬蹄聲匆匆而來,還不止一匹馬,領頭是個少年,年歲看著與賀禮差不多,滿臉氣急敗壞之色。

        “賀禮!”

        一來便直呼賀禮之名,手中馬鞭指著他:“吾之家仆呢?被你帶到哪里去了?”

        賀禮沒說話,朝陶三看了一眼,陶三會意:“大膽,竟敢直呼令長名諱,如此無禮,來人,拿下!”

        “你敢!吾乃右武侯大將軍徐世勣之弟徐世感,我看何人敢拿我!”

        少年睥睨四顧,滿臉傲然,旋即想起什么似的,又補充了一句:“是否屬實,曹滿可為我佐證。”

        這是聽過賀禮先前的無賴手段了!

        賀禮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還特意問曹滿:“當真?”

        曹滿點頭:“回令長,確實是徐家三郎。”

        少年一仰頭,臉上的表情更加傲然,賀禮連看都懶得看他,只問曹滿道:“本縣新來,不識得本地人士,這位徐家三郎不知可在魏公府中擔任官職?”

        曹滿一愣,道:“回令長,不曾。”

        賀禮又問:“可曾有過于魏公府中出仕?”

        曹滿道:“回令長,也不曾。”

        賀禮攤手:“那豈不是說這位徐三郎乃是白身?既是白身小子,為何見了本縣不行禮不說,還敢沖著本縣無禮咆哮?莫非本縣這魏公親點的縣令在離狐不作數不成?”

        曹滿被問得啞口無言。

        徐世感嗤笑一聲,訝然反問:“區區一個縣令,你還待如何?怎么?難道你還敢受本郎君的禮不成?”

        “敢啊!”

        賀禮淡然:“賀某再如何也是本縣父母官,若是你兄長當面,行禮的自然是本縣,然你徐三郎嘛,不過是一白身小子,你的禮本縣有何擔不起的?”

        “呸!當真是給臉不要臉了!”

        徐世感啐了一口,徑直嘲笑道,輕蔑之色,溢于言表。

        “來人,給我拿下!”

        賀禮當下就板起臉來:“曹縣丞,白身子對為官者不敬當如何罰之?”

        曹滿立即道:“回令長,杖三十,以儆效尤。”

        “你敢!”

        徐世感暴喝一聲,比了個手勢,身后跟著的護衛家丁便紛紛亮出武器來。

        這么張狂,難怪敢侵占公廨田,逼得曹滿直接成了光桿司令,如此目中無人,囂張跋扈,簡直叫人側目。

        “阿立!”

        “喏。”

        陶三應了一聲,五十人的小隊盡皆舉起弓,箭頭全指著徐世感一行。

        徐世感帶來的家丁與護衛,被五十副弓箭這么指著,立時便有人變了顏色,拉了拉徐世感的衣袍,正待說什么,徐世感兀自張狂,梗著脖子道:“來呀,朝本郎君這里射,本郎君倒要看看你賀禮究竟有多大的膽子,有本事你叫人射殺本郎君!”

        賀禮徑直下令:“舉弓,瞄準!”

        “且慢!”

        馬蹄聲由遠及近,就見一匹快馬疾馳而來,馬上一個二十啷當歲的青年,叫得聲嘶力竭:“賀令長且慢動手!”

        賀禮不為所動:“我數三聲,放下刀,抱頭蹲下,可免一死!一,二……”

        三尚未數出來,一陣嘩啦聲后,就立即有人丟了手上的刀,抱頭蹲下,徐世感怒極,氣急敗壞的罵道:“沒用的東西,給他賀禮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射殺本郎君,你們忘了嗎?本郎君之兄可是右武候大將軍徐世勣!”

        護衛被一腳踹倒也不敢反抗,只弱弱提了一句:“三郎,那是強弓,軍中方可用的強弓!”

        “強弓又如何……唉喲!”

        卻是疾馳而來的青年終于奔到近前,尚有一段距離便扔出手中的馬鞭,直接一馬鞭砸到徐世感臉上,徐世感大怒:“是誰?誰敢砸我?”

        “徐世弼。”

        青年咬牙切齒,滿臉怒色,且騎術很好,收攏馬韁,馬匹尚未站穩便跳下馬來,不管不顧對著徐世感一通打,一腳把人踹倒,一腳緊接著一腳,踢得徐世感滿地亂滾,滾了兩下,只敢抱頭蜷縮成一團,哀嚎:“二哥,你干什么?痛痛痛,二哥你想打死小弟嗎?”

        “你個孽障,打死反而好!”

        又恨恨地踢了兩腳,方才朝淡然望著他的賀禮行禮:“草民徐世弼見過賀縣令,舍弟無狀,請賀縣令責罰便是,我徐家定無二話。”

        “二哥,小弟與你才是親兄弟……唉喲!”

        話沒說完又被踢了一腳,痛叫一聲不敢再說話。

        賀禮淡然看著兄弟倆兒表演,未下令放箭,也未下令收弓,就那么淡淡地看著,看得徐世弼滿臉通紅,腰桿又彎下兩分。

        賀禮扭頭,問道:“所以,這位所謂的徐三郎當真是徐大將軍之弟?”

        這話卻是對著曹滿說的,曹滿滿臉復雜的道:“回令長,確是徐家子。”

        賀禮道:“徐世勣將軍的威名,便是我也是如雷貫耳,罷了,今日便看在徐將軍之面上,饒恕一回。只是,敢問徐二郎,這位徐三郎說本縣縣衙所屬之公廨田內所種之莊稼皆是徐家的,不知可否屬實?可有魏公府之手令?若有魏公手令,本縣當會遵令行事。”

        這話問得徐世弼滿面羞慚,忍不住又伸腳踢了徐世感一腳,踢得徐世感“嗷”一聲慘叫,徐世弼臉孔通紅,低聲威脅:“你再敢發出一個聲音,回去我就稟明兄長剝了你的皮,愚兄說到做到!”

        徐世感的慘叫聲立即戛然而止。

        徐世弼恨恨地等幼弟一眼,拱手道:“回賀縣令,這是誤會,縣內公廨田,吾家只是奉翟司徒之令幫忙照看,不至荒蕪,并無侵占之意,更無侵占之舉,是舍弟年幼不知其中緣故,胡言亂語所致。”

        賀禮定定地看了徐世弼三秒,彎了彎嘴角,道:“原來如此,我就說以徐大將軍之威名與往日之德行,當不至如此才是,原來是誤會,既如此,那本縣便代表縣衙接收了,徐家照看之功,本縣當寫具文書回稟公府,總不能讓徐府做了事卻不得功勞才是。”

        徐世弼嚇了一跳,臉孔不止是發紅了,這是發白了,連忙道:“不用,不用,些許小事,怎敢厚顏無恥的表功勞?這等小事,就無須驚動公府了吧?”

        賀禮笑了笑,道:“這是徐二郎寬宏,只是,不知徐三郎處可同意?”

        徐三郎正待說話,又被兄長在屁股上踹了一腳,遂不敢再說了,徐二郎道:“三郎也無意見。”

        賀禮滿意的微笑:“那就好。”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41871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投哪网配资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黑龙江p62 股票配资名片 立博足球指数 日本最新一本道 一本道丝袜av快播 成熟妇女色惰片 av女优立花里子 亿富配资 金景配资 股票基金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