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九十四章 懲戒與準備

第九十四章 懲戒與準備

        錢家幾兄弟的媳婦都出來了,本來還想使潑,一看這架勢,瞬間傻了,瑟縮成一團,再不敢沖上前來使潑。

        賀禮懶得跟這些不要臉皮的腌臜貨扯,直接親自指揮,指揮著人把凡是不屬于賀家的東西全都扔出去,包括人,當然,人扔出去之前先揍一頓,給他長長記性。

        打完了,叫人請來里長和鄉長,直接把錢家霸占他賀家屋子的事情一說,知會兩人一聲,完了直接叫人把錢家五兄弟直接弄牢里去,及至今時,眾人才知賀禮居然做了東郡的郡守。

        里長鄉長嚇了一跳,趕緊請罪:“稟使君,先前錢家人曾對外宣稱,說是使君把房子托付錢五照看,為了房子不因沒人居住而腐朽破爛,讓他們到家里住著。因使君與錢五熟識,草民等便不曾嚴查,如今出了紕漏,草民之罪。”

        賀禮擺擺手:“罷了,此事說來原也不該怪你們,錢氏有心算無心,措不及防之下,不止你們,誰也想不到里面包藏著禍心。便是我,回來看家里有人,還以為走錯了,還出去又確認來一番。今日便算了。只是,以后本官可能托付汝等?”

        里長鄉長齊齊一凜,連忙道:“如何敢當使君托付,草民等今后定會盡心照看好使君的祖宅。”

        賀禮不打算追究他們,只似真似假的說了一句:“如此,本官的祖屋,這次就拜托兩位了,若再有閃失……”

        鄉長機靈,連忙表態道:“好叫使君知曉,定不會再出紕漏。若是再出紕漏,請使君治草民二人罪便是。”

        賀禮點點頭,也沒打算叫人出白工,叫阿田取了些絹帛來拿給二人,權當謝禮,二人本不敢要,賀禮一再堅持之下才收了,收了之后,待賀禮的態度更加恭敬自然。

        錢家霸占賀家的房子,賀禮把人打了一頓,直接叫人把錢家五兄弟給丟到牢里,打算關他們十天半個月的,殺殺錢家幾兄弟的威風。

        錢大一聽,掙扎著道:“賀禮,你打也打了,東西也扔了,還待怎樣?莫要欺人太甚!”

        賀禮瞥他一眼,懶得搭理欠打這種雙標狗。錢大恨極:“賀禮你等著,只要我錢大但有一口氣在,今日之辱,定會奉還!”

        賀禮朝他齜牙:“行啊,我等著,倒要看看你怎么還!來人,帶下去,關牢里反省反省再說。”

        “喏。”

        賀禮眼尖,看錢三媳婦又想號喪使潑,立即又是一句:“敢撒潑,多關幾天,不老實就餓著。”

        錢家幾個媳婦的號喪直接被憋了回去,想哭又不敢哭,妯娌幾個抱成一團,瑟瑟發抖,悄聲抽噎,還真不敢哭出聲來。

        就是應該這么治潑婦,原身也會天真不知世事,竟然妄想跟潑婦講道理,那是能講道理的人嗎?有時候就是需要一力降十會的快感。

        巡視了一圈自家的房子,囑托里長鄉長幫忙照看,想來這一次,他們是不敢消極怠工了,定會用心照料好,畢竟,使君這名頭還是挺能嚇唬人的。

        對賀禮來說,錢家這檔事只是小插曲,連費心都不需要,打一頓,關一頓,想來也就能老實了,即便不老實,在如今賀禮又是東郡郡守的形勢下,錢氏兄弟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收拾了錢家幾兄弟一頓后,賀禮便開始自己的巡察東郡田畝戶數的工作。東郡治下十縣,離狐可免,賀禮剛從那里回來,戶數田畝早就被他摸清了,從韋城開始,時間緊迫,賀禮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沒空搭理三觀感人的奇葩們。

        魏征不愧是千古名臣,能經得起任何考驗,賀禮這邊查清楚一個縣就讓人給他報一個縣的數據,而這位千古名臣,收到一個數據,便能舉一反三,一下子就能把該縣的情況推個八九不離十,并衡量各縣情況,選擇適合安置流民的田地,這等智慧,賀禮自愧不如。

        賀禮跑遍了東郡治下十縣,戰亂年代,幾乎村村皆是十室便空著五六室,十分悲慘。賀禮看得心頭沉重不已,對自己頭腦發熱跑洛陽城辦手抄報的事情,反而沒最初那么后悔了,他不才,無有辦法拯救天下蒼生,但他去做了,能救一個是一個,也好過一事不做,非太平盛世時,小老百姓活著何其艱難。

        賀禮這邊緊趕慢趕的把數據查清楚匯報給魏征,魏征那邊立即就著手制定政策招徠流亡,免費發放當季的種子,分田免稅,一時間,倒也吸引了不少人過來,賀禮與魏征相視一笑,皆感欣慰。

        “合作愉快,老魏。”

        賀禮笑瞇瞇地伸出手,魏征一怔,神情有些懵,賀禮哈哈大笑,拉起他手,擊掌一下:“大司農只需說一句合作愉快便好,我們再來一次!”

        魏征失笑,配合著賀禮抬起右手,與他擊掌一下,滿臉古怪:“德規這都是什么古怪的禮儀,不夠內斂,卻足夠有趣。”

        賀禮扶額:“這種時候,大司農就請不要糾結什么禮儀之類,氛圍都被破壞了。”

        魏征又是一愣,旋即搖頭失笑,不再多說。

        賀禮與魏征這邊因為諸事雖有波折,但還算順利,正高興,韋城縣大牢,被關了許久的錢家幾兄弟終于被放出來,錢家一家子,扶老攜幼的去迎接,抱頭痛哭一陣,在巷子口燒了個火盆,讓五兄弟都垮了火盆,才回去家里,路過賀家的宅子時,門敞開著,里長鄉長就坐在里面,看錢家五兄弟回來,還朝人笑笑,只不過,笑容別有意味。

        “好了,好了,我兒霉運快過去,福氣快快來!快,過來坐下,媳婦們特意給你們準備了飯食,快好好地用一頓再說。”

        錢母柔聲勸哄著,看五兄弟清瘦的樣子,忍不住地抹眼淚,嘴里罵著賀禮拿個挨千刀的,一點舊情不講,真個冷血的畜生。

        說著罵著吃著,錢大突然一拍桌子,霍然起身:“阿娘,弟弟們,我們搬家吧!”

        “搬家?!”

        眾人皆有些驚疑。

        錢大道:“賀禮做了東郡的郡守,身邊又時時跟著那么多護衛,我等皆是平民百姓,難道還有旁地活路?這東郡留不得了,不然,只怕賀禮會過來時不時的折騰我們,如坐牢這等事,我不再想經歷一遍。”

        一家人聽得又驚又疑:“大郎說的有道理,我等草民,如何敢與官人們相比?惹不起,也只能躲開了,不過,當搬到何處去呢?”

        錢大獰著一張臉,恨聲道:“不是東郡之民,不在瓦崗治下便好。”

        一家子你一眼我一語的商量起來。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450184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pk10牛牛 老财牛配资 日本女优仓井空裸图写真 巧牛配资 sm鞭打 7星彩 宝利配资 球探竞彩比分直播 11选5 股票配资中心 一本道京东热qvod 陕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