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一百章 荒政與元正

第一百章 荒政與元正

        說是說要想辦法脫身,但賀禮擔著東郡郡守的官職,治下之民卻不是可以隨便丟開的,若他如此不負責任,又與旁人有什么區別!

        賀禮自己坐府里琢磨了半宿兒,終于琢磨出一個方法來,不是什么新奇的招式,還是跟后世現代學的,濟貧弱送溫暖下鄉,即可彰顯瓦崗的仁德,又可以夾雜私貨,這事可干。想到就做,李密不是正愁如何安撫收攏人心嗎?現在有方法了。

        于是,第二日,賀禮拿著自己晚上點燈熬夜寫就的文書,又找上魏公府的門,直接把文書遞上去,李密起先還神色平靜,越看神情越是驚奇,甚至還隱隱有幾分贊嘆與佩服,面容肅穆,語氣鄭重問賀禮:“德規建議行荒禮?”

        “回主公,是的。”

        李密有些猶豫:“只是,荒禮乃是兇禮,是為救助饑荒而設,眼下已無饑荒,是否恰當?”

        原身是讀過《禮記》的,對讀書人來說,《禮記》是必學的功課,賀禮融合繼承了原身的記憶,自也是知道的。

        賀禮道:“稟主公,先周之時,曾有以保息六養萬民之說,一曰慈幼,二曰養老,三曰賑窮,四曰恤貧,五曰寬疾,六曰安富,是為荒政。如今雖非災荒之年,卻是戰亂紛爭之年代,主公治下之民受主公庇護,方可得一方安身之地,然別地之民,民不聊生者甚眾,如何不算災荒之年?臣以為,值此形勢之下,可行荒禮,也當行荒禮,也好教天下人好好看看隋廷之殘暴不仁,看看我瓦崗的仁義為先。”

        李密略猶豫了片刻,道:“然吾未曾登基正位,如何可行天子禮?”

        賀禮道:“回主公,所以,臣做了變通,請主公以令宣告天下,令手下諸士,代主公巡牧四方,贈老弱病殘孤寡等衣食以度日。”

        李密貴族出身,又好讀書,聞言立即品出其中的益處來,道:“若如此,甚好,甚好!吾有德規,真真幸甚,解了我燃眉之急,心中之憂。”

        賀禮的厚臉皮此時此刻立功了,撐住了,謙虛道:“主公過獎,歷代朝廷對待老弱孤寡皆有善待之舉,臣不過是拾人牙慧,照例行事。”

        李密嘆道:“然能想到此事,循舊例者卻唯有德規。”

        李密贊賞的看賀禮一眼,積極地問他:“德規看此事須多少花費?可從吾之私賬走。”

        李密這是又犯了急功近利的毛病!

        賀禮肅然道:“主公,臣以為此事還是走公賬為好,不適合走主公的私賬。此次撫慰的目標皆是主公治下子民,臣以為,當然子民知曉我魏公府之仁義才是,如此,四方才好施政,才好安撫民心。”

        李密被賀禮一點,連連點頭:“若非德規提醒,險些誤了事。吾這就傳下手令,一切交與德規,需要多少物資,盡可調派,不可留難。”

        “喏。”

        賀禮領了命,準備了數日,在元正也就是后世所說的春節到來之前,瓦崗搞了個肅穆的儀式,由魏公李密正式下手令昭告四方,以各地郡守為代表,代表魏公李密巡牧治下郡縣,并代魏公慰問老弱病殘孤寡,賜之以衣食,一時間,四方皆傳揚瓦崗魏公仁義之名,皆道魏公恤民,身具賢明之相,一時間,來投者眾。

        賀禮是東郡郡守,東郡自是他代李密巡牧,一邊在治下走,一邊還隱隱暗示百姓,亂世之中,糧食最緊要,若有糧,最好分而藏之,莫要全部放在一處。

        瓦崗眾現在正是聲望高漲的時候,時下民風又淳樸,竟有許多人愿意聽從,不止藏糧食在家里,還想方設法的藏到別處去。

        賀禮還搞了個獎勵,看誰家藏得最好,不止上門親自去慰問,還給獎勵東西,不多,就是兩斤肉,就這樣,還參與熱情高漲,十分積極,又因參與者眾,風聲便不免傳開了。

        等賀禮巡牧完畢回到滑縣,就被李密叫去問話,說起藏糧比賽之事,賀禮只托詞,只是為了與百姓逗趣,找個樂子,讓大家在元正前熱鬧熱鬧,獎品皆是肉食,不多,也才兩斤,但能讓人高興,說著,賀禮又把比賽時之趣事,繪聲繪色的向李密撿著說了些,宗旨就一個,往逗趣上說,暗示這就是一件湊趣的樂事,并無什么特別的意義,也不知李密是否信了,反正李密也沒再追問。

        最近的雪天天都在下,特別是臨近元正了,更是洋洋灑灑下個不停,等過了元正進入正月,賀禮來這亂世就一年了,整整一年,再回首當初,真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想了想,快過年了,賀禮放了郡守府眾人的假,讓人暖暖和和地布置了一輛馬車,把賀魚包地像顆球,叫上才柴,帶上阿水阿田姐弟倆兒,一塊兒回滎陽城去,他與賀魚在這亂世再無親朋故舊也就只有干娘和胡狗了,他要跟那母子倆兒一塊過年去。

        以前窮,沒有辦法,往年皆受胡狗母子照顧,今年好不容易他也算發達了一些,衣食不缺,也該報答人一二才是。

        元正魏公府有賜下酒食糧油,賀禮又買了些過年的東西,整整裝了一車,共計兩輛馬車,帶著人出發往滎陽去。

        出了滑縣地界,先送才柴回成皋,馬車上的東西也分了他一半,還與他老娘道了聲新年好,之后也未曾久留,坐著馬車又往滎陽城趕去。

        冬日天冷不好趕路,路上行得慢,花費的時間便多些,即便賀禮時間留得寬裕,賀禮竟也耽擱到三十這一日才到滎陽。

        到得滎陽城這一日,雪似乎停了沒兩天,路上積雪所化的水使道路泥濘了不少,馬車一直駛到小院子的門口,賀禮先下車,上前敲門——

        “誰啊?”

        是胡狗的聲音,賀禮立即朗聲道:“阿狗哥,是我,阿禮,我和妹妹回來過元正了!”

        “哎呀,竟然是阿禮和魚兒,阿娘正念叨著你們呢,且等等,愚兄這就來開門……哎喲!”

        聽著似乎摔了一跤,賀禮連忙道:“阿狗哥莫急,地上濕滑,小心些。”

        不一會兒,院門開,賀禮從馬車里抱出賀魚,兄妹倆兒一起向胡狗道:“阿狗哥,新年好,恭賀新禧,恭喜發財!”

        胡狗哈哈大笑,滿臉開心:“阿禮,魚兒,新年好,快進來,就等你們了!”

        把賀魚抱進屋里待著,賀禮與胡狗阿田一起,三個人高高興興地把馬車上的東西卸下來,聽著干娘在灶房里篤篤的切菜聲,賀禮心頭無比的安寧,真好,他終于活下來了,也帶著賀魚成功的活下來一年。

        在活人吃飯之前,按習俗須得先敬祖宗先人,賀禮父母的牌位就在這里,賀禮跟著干娘去獻食,心里默默念著原身的名字——

        賀魚長高了,也長壯了,再無過去面黃肌瘦的樣子,他承諾的事情,第一年終于做到了,今后,也會盡心盡力的撫養賀魚,希望原身在天有靈能安息。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462309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风云足球直播 富盈投资 10倍杠杆配资 湖北30选5 股票融资程序 配资平台千层金 股票配资业务怎么做 上海时时乐 股票涨跌颜色怎么看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 方舟配资 恒日升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