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一百零二章 危難之時始見人心

第一百零二章 危難之時始見人心

        “你……”

        房彥藻大怒,正待喝罵賀禮,李密已然一拍桌案“夠了!一個左史,一個郡守,本公府中良臣,如此當堂相爭,成何體統?”

        見李密發怒,房彥藻與賀禮皆請罪,李密哼了一聲,理都不理兩人,直接拂袖而去。房彥藻待李密離開,扭頭瞪視賀禮,眼神陰郁。

        賀禮笑了笑,不以為意,慢條斯理的起身,步伐從容地離開。房彥藻瞪著他,恨似乎不得瞪穿他。

        鄭颋見狀苦笑不已,拍拍他“房兄何以當堂下賀德規臉面?難道不知此人詞鋒鋒利,雖出身寒微,卻能以手中紙筆,三寸不爛舌便登堂入室為滎陽鄭氏客之事嗎?”

        房彥藻頓了一下,恨道“那又如何?左右不過是一黃口小兒,只會沽名釣譽假仁假義得來的名聲,有何可懼?主公大事未成,斷不能留這等人在主公左右,只要我房彥藻在公府一日,他賀德規便不要妄想入府。”

        說罷,直接拂袖而去。

        鄭颋苦笑著連連搖頭,這位房左史,才干卓著,什么都好,就是自視太高,有時難免有小覷天下英雄之嫌,賀禮年未弱冠便有如此盛名,豈是能任人輕視之輩,房彥藻托大了。

        “賀兄弟!”

        賀禮出魏公府,剛回郡守府還沒落座,程咬金秦瓊便聯袂來訪。他剛跟房彥藻爭執完,這兩人便登門,真是難得的義氣漢子。

        賀禮心中感動,卻并未立即把人迎進門,而是苦笑道“兩位兄長,此時可不是該登門之時。”

        自賀禮來了滑縣,快大半年了,三人實聚少離多,程咬金秦瓊皆是李密麾下的干將,特別是程咬金,深得李密信重,時常領兵在外,這一年瓦崗又戰事頻發,鮮少有能相聚之時。

        聽了賀禮的話,秦瓊只是微微一笑,道“此時不登門,何時才能登門?”

        程咬金連連點頭,道“秦兄說得對,你我相交,人眾皆知,你受了委屈,我等做兄長的上門慰問慰問,又有何合適不合適的?快快,男子漢大丈夫,莫要磨磨唧唧的,還不快把你的好兄長迎進門,好酒好菜擺上待客?”

        賀禮被說得無語,看秦瓊程咬金皆無離開的意思,長嘆一聲,開門迎客,把人迎入后衙,命阿水整治飯食,并破例拿了一壇酒來,打算與秦瓊程咬金小酌幾杯。

        阿水手腳極快,很快便弄了三個小菜上來先給主人家下酒,其余的菜還需要時間,正好可以等主人喝完酒再上。

        賀禮讓阿田溫上酒,拿了酒盅出來,先給兩位兄長倒上,才給自己倒了一杯,三人碰了個杯,秦瓊程咬金皆干了,就賀禮厚著臉皮抿了一口,被兩人意有所指的看著,還笑瞇瞇地厚顏無恥“小弟不勝酒力,不如兩位兄長善飲,是故,兩位盡可能者多勞,小弟便量力而為罷。”

        這話出來,秦瓊無語,程咬金哈哈大笑,指著賀禮對秦瓊道“秦兄你先前還擔心賀兄弟心中郁憤,看看,這是會郁憤之人嗎?肯定不如房左史郁憤,我看該安慰的是房左史才是。”

        賀禮大笑,秦瓊無奈地看兩人一眼,道“隔墻有耳,義貞與德規還當慎言。”

        程咬金哼笑“怕他個鳥!我看賀兄弟所言就是良策,王世充在洛陽城里,墻高城堅,像個烏龜殼,他在里面不好打,與他相比,自然兵疲馬乏軍心不穩的宇文化及更弱,左右兩邊都要打,柿子自然就該先挑軟的捏。竇建德手下依我看,也是有能人的,讓利于他,以他為主,以我為輔先把宇文化及滅了,再言東都事,有何不可?左右竇建德不是已尊密公為首了嗎?先一致對外,把外敵平了,再與竇建德坐下商談言利也不遲。世間事豈能兩全其美,打仗豈有易與之事?”

        秦瓊默然,他是降將,不像程咬金是一開始就來投李密的嫡系,自不好議論。

        賀禮聽得連連點頭,打仗從來都不是容易之事,與其背腹受敵,不如擇其一而破之,也好過現下左右為難。

        當然,兩邊敵對是會較之過去艱苦,但打仗從來都不是易與之事,依著洛水河的便利,防守王世充雖然艱難,但以瓦崗軍的底蘊,也不是不可為之事,李密之所以猶豫,大概心里還是對翟讓舊將不放心,對能否驅使他們,他們能否為他李密賣命存有疑慮。

        賀禮這么想著,便壓低聲音把猜測一說,秦瓊程咬金皆神色一凜,秦瓊默然,端起酒杯喝了一杯,程咬金看看兩人,忍不住跟著低聲發牢騷“不瞞賀兄弟和秦兄,此事我老程也虛。”

        三人對視一眼,盡皆無語,只端起酒杯碰了碰,盡在不言中。

        酒過三巡,賀禮哪怕淺酌也難免微醺,低聲道“其實有一條路,大家約莫都心中有數,只是瓦崗是造反起家的,說出來有些打自己的臉,密公的名聲難免要受損傷,此法卻可最大限度的保住瓦崗的軍事力量,只我這寫造反文章出身的,就要尷尬了,道不同,如何相為謀?”

        賀禮可是立了falg要反隋的人吶,如何能跟著李密受隋廷招安?哪怕只是洛陽城里的皇泰主也不成,自己立的falg,含著淚也要完成。

        三人喝了這一頓酒,賀禮克制住自己,勉強保持了清醒,起碼沒再干出拖著秦瓊程咬金一起唱歌的事情來,還能把喝得微醉的兩人送出門。

        這之后,魏公又商議了好幾次,但李密卻再沒招賀禮過去參與議事,也是,區區一個賀禮,如何比得上早早投了李密的房彥藻,眼下因為殺翟讓之事正是人心浮動之時,若因賀禮再讓舊人寒心,李密的魏公府還開不開了!

        賀禮心中雪亮,也未曾對外說過什么委屈之言,依舊認認真真的履行自己的郡守之責,向李密稟報了一聲,又跑去巡視全郡去了,巡視的時候,一再對民眾強調要藏好糧食的重要性,也不曾避忌,哪怕被李密知道也不怕了,反正,現在他大概率沒空管這些小事。

        也不是賀禮自視甚高,李密在他與房彥藻沖突的時候,選擇了房彥藻,對他想來也會有所安撫,斷不至于因為這點小事就懲處他。

        如此過了也沒多久,等賀禮巡視完全郡回來,魏公府迎來了洛陽城里皇泰主的使臣蓋琮馬公政,皇泰主欲招降李密。

        。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466522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操盘联盟配资 股票每日推荐网 11选5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关于股票配资的帖子 股票融资的方法和步骤 点点盈配资 亿多配资 牛大人配资 篮球比分直播雷速 一本道高清 一本道秋谷绫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