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一百零六章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第一百零六章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賀禮自然看出來了,心下不免有幾分懊惱,成皋縣毗鄰虎牢關,是軍事重鎮,遠不如滎陽繁華,賣的東西也沒什么稀奇的,賀禮便沒有買什么。

        若只有干娘和阿狗哥,他們母子素來厚道,自不會說什么,只會歡喜賀禮的歸來,但有了新嫂嫂就不同了,是賀禮失了禮數。

        賀禮立即自承其錯,拱手道:“干娘,阿狗哥,阿嫂,小弟先前從魏公府上辭去了官職,去成皋住了幾日,成皋落后,沒什么值得出手的東西,便不曾準備禮物,是我失禮,明日定然補上。”

        干娘嗔怪:“胡說什么!回自己家哪里還有需要準備禮物的?說什么胡話呢,快進來,這大晚上的才到,路上辛苦了。”

        賀禮笑了笑,只說是他錯,眼角余光打量新嫂嫂,臉上的笑容總算自然了些,雖然還不算親切,但好歹不像剛才那么勉強了。

        賀禮心下嘆了口氣,只隨口與阿狗哥說起別后的生活來,干娘則朝賀魚招手:“魚兒過來,讓干娘抱抱,看有否長高些。”

        賀魚立即蹦蹦跳跳的過去,甜甜地叫著干娘,任由干娘慈愛的撫摸她的臉龐,牽著干娘的手,嘰嘰喳喳的與她說著在成皋縣過得如何。

        一路進去,干娘問道:“阿禮,吃過飯食否?”

        賀禮道:“忙著趕路,隨便用了些點心干糧,還未吃過飯食。”

        干娘立即道:“怎地進門不說?是不是為娘的不問,你便不說了?你何時與為娘如此生分了?”

        賀禮笑著道:“感覺不餓,就沒說。”

        干娘白他一眼,道:“你不餓不吃便算,我的魚兒可是要吃的,餓壞了誰也不能餓壞我們魚兒,對不對?”

        “對!干娘最好了,我最喜歡干娘了!”

        干娘被逗得哈哈大笑,轉首吩咐新嫂嫂:“阿方,去與你小叔小姑做些飯食來,手腳利落些,做湯餅就好,阿禮和魚兒喜歡這個,照我教你的做。”

        “是,阿家。”

        新嫂嫂應聲而去。胡狗見狀,連忙道:“阿娘,兒去廚下幫幫水娘,怕她一人忙不過來。”

        干娘嫌棄的白他一眼,咒罵:“這是恨不得把媳婦栓褲腰帶上嗎?離開一會兒就坐立不安的,你兄弟從遠路歸來你也不說陪陪?”

        胡狗朝著賀禮嘿嘿笑笑,撓頭道:“阿禮又不是外人,與他不需如此客套,阿禮,你坐著,我去幫你阿嫂,好讓你們快些吃上。”

        說著,竟真的跑出去了。

        賀禮微怔,干娘卻氣得直拍坐榻,賀魚就跟她坐在一張榻上,連忙抱住她手,不再讓她拍:“干娘,不能拍,手會痛的。”

        “好,不拍了,聽我們魚兒的。”

        看賀魚開心的甜笑,干娘滿眼慈愛之色,嘆道:“不想我孫氏剛強了一輩子,臨老竟有這么個軟蛋兒子,叫阿禮你見笑了,也讓你受委屈了,是我們胡家對不住你。”

        賀禮笑著道:“不妨事,兒知道干娘和阿狗哥的心,不會有他想的。”

        干娘嘆了口氣,道:“為娘的知道,你是讀書識禮的人,別看年紀小,卻是心胸寬廣的大丈夫,否則,魏公那等大官也不會如此的禮遇你。”

        “干娘過獎……”

        賀禮還待謙虛兩句,被干娘白了一眼,嗔道:“跟為娘面前何須如此?可見,你心里還是與我們生份了。”

        神色難隱難過。

        賀禮連忙道:“干娘知兒為人,然阿嫂卻不知,是故,我自該守禮,否則,該說干娘的干兒子不知禮儀了。”

        干娘勉強笑了笑,旋即一嘆,道:“你阿狗哥生性老實愚魯,我怕他立不起來,原想著給他說門厲害的媳婦,好將來掌家,不想這媳婦說得太厲害了,倒叫為娘的阿禮和魚兒受委屈了,是為娘的對不住你們兄妹。”

        賀禮心下明亮,問她:“干娘可是在介意搬家之事?”

        干娘面沉如水的點點頭,神情寥落,卻也不解釋,她看著溫柔慈和,內里卻是個剛強的性子,別看她是個婦道人家,然于她來說,做錯了就是做錯了,她還不屑狡辯。

        賀禮柔聲道:“此事干娘無需介懷,兒遠在滑縣,后來從滑縣出來,怕拖累干娘你們,也不敢聯系,干娘即便想通知兒,想來也無從通知起,所以,此事無需介意,兒也不介意。阿狗哥成家立業不容易,看他們夫妻相偕,旁地細枝末節的東西,無須在意。”

        干娘嘆了口氣,搖搖頭,沒說什么,只扭頭看看外頭,一時半會兒的湯餅也做不好,干娘轉頭交代賀禮:“阿禮,你等等。”

        賀禮疑惑的抬頭,見干娘站起身朝里間走去,不一會兒抱出來一個上了鎖的小木箱子,放到案幾上,從腰間摸出鑰匙,小心謹慎的打開箱子,道:“這是魏公派人送來贈與你的,為娘的分毫未動,現在你回來了,正好交與你,阿禮你快點收一下。”

        說著,竟只憑口頭,便把禮單背了出來,與箱子里的禮單分毫不差,顯然,這是她掛心了許久之事,難為她老人家大字都不識一個,卻能背全這份禮單,可見是花費了心力的。

        “干娘……”

        賀禮并不想要,哪怕拿走也不會全拿,正要開口勸說干娘,干娘已經擺手制止他:“阿禮你別說,為娘知道你要說什么,你聽我說。”

        賀禮看她神情堅決,曉得她的性子,只得道:“干娘你說。”

        干娘道:“你們賀家當年在韋城縣里可是有數的人家,若不是后來遭了橫禍,你與魚兒如何會過那些苦日子,可見這是世事弄人。當年,我們胡家剛來時,缺衣少食,因為沒有吃的,我的二郎三郎四娘都餓死了,是你娘不忍心接濟我家,阿狗及我才有命活下來,若無你娘,哪里能有我胡家今日!”

        原來內里還有這些淵源,難怪干娘盡心盡力的幫助他們兄妹,由此也可見,干娘雖只是個婦道人家,卻也是知恩識義之人。

        干娘頓了一下,拉起賀禮的手,拍了拍他,道:“為娘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不像阿狗,這一輩子也就只能安安分分的過日子了。我知道阿禮你大方,并不在意錢財,否則,也不會把鮮味齋給我們。只是,知兒莫若母,你阿狗哥是什么人,為娘心中皆知,這些東西若是給他,那不是救他,那是害他。這些東西,阿禮你帶走,留作你賀家起家之用,不說復往日之盛況,總要比你祖父你父親強,如此才是阿陳是我的好兒子,可好?”

        賀禮活了兩輩子,第一次被一個老婦人感動得想哭,這個世界再如何的操蛋,如何的叫人切齒,可總有一些人讓他溫暖,讓他眷戀和感動。

        賀禮重重點頭,耳朵似乎聽到有腳步聲,立即從箱子里挑了一塊金子出來,遞給干娘,干娘還待推拒,賀禮握住她手,道:“干娘,你聽我說。”

        干娘還待推拒,就聽賀禮道:“兒這次回滎陽,一者是來看看干娘和阿狗哥,二者是來向朋友告別的,之后,兒想帶著魚兒到大興去定居,這個干娘你留著,不要告訴阿狗哥,也不要告訴新嫂嫂,兒也不會說,干娘你就留著做伴身之用,若有一日,日子艱難了,你就拿出來用,權當是為這個家留個火種,留個希望,好不好?”

        “可是,這是阿禮你的東西。”

        干娘有些猶豫。賀禮立即道:“即便是我的,現在也給了干娘,就是干娘的東西了。干娘莫要擔心,大興距離滎陽,從水路走并不遠,兒此去安頓后便會派人回來看望干娘,干娘可要好好保重身子,屆時,我會讓人把您老人家接到大興去,看看都城繁華,好不好?”

        干娘還待說什么,門外傳來胡狗的聲音:“渾家,還不快把湯餅端進去,阿禮和魚兒應該餓了。”

        “是。”

        新嫂嫂端著托盤的身影從門外走來,干娘見她進來,下意識的就把金塊往腰間藏,新嫂嫂不知是否看見,臉上的笑容卻真切客氣了幾分。

        賀禮笑了笑,不以為意,胡狗是老實人,干娘雖然精明,但畢竟已經年老,賀禮看這位新嫂嫂是個利害人,該說的該敲打的,他都做了,應該能保干娘老年生活安穩了,左右以后等他在長安安置好,他還會派人關注著的。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474896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特马12生肖数字图 北京28开奖* 北京赛车pk阶梯投注法 竞彩比分推荐唯看 球探比分足球即时 山东11选5任一计划 王中王六肖期期准 辽宁心悦麻将苹果版本 麻将最常见胡牌规律 快乐十分20分钟开奖黑龙江 足球比赛比分 pk10人工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