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逍遙在初唐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人之害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人之害

        賀禮在長安城里忙著安家立業,天下間卻依舊紛紛擾擾。

        閏二月的時候,竇建德滅宇文化及父子,禮敬先帝楊廣元后蕭氏,以臣禮拜之,拘捕殺害先帝楊廣的全部主謀宇文智及、楊士覽等,召集隋朝文武百官核對人物后,斬首示眾,并把宇文化及并他的兩個兒子拖到大陸縣斬首。

        之后,攻下洺州,遷都洺州,稱萬春宮,又遣使奉表于洛陽城中的皇泰主,于王世充結為友好。時有嫁到突厥的隋義成公主遣人來接蕭皇后,竇建德不僅親自護送蕭皇后去突厥,還把宇文化及的首級獻予義成公主,與突厥交好,仗突厥之勢,軍容聲威更盛。

        至此,竇建德才有閑暇過問賀禮逃脫一事。蘇烈早已查明經過,見大王過問,直接把客館守將、錢家兄弟一并押到萬春宮里,等候大王發落。

        守將一見竇建德,立即哭嚎起來:“大王,末將冤枉啊,末將自大王起事便追隨大王左右,豈是那等見利忘義之小人?末將也是被小人所誤,是錢大、錢三說賀禮是他們在韋城縣時的鄰居,自幼一起長大的,不忍見同鄉如此,苦苦哀求于我,末將與大王也是同鄉,有感于此,一時心軟,信了他們,才大意著了賀禮的道,讓他逃脫,大王,大王恕罪,大王明鑒。”

        錢三個慫貨,抖若篩糠,連屁都不敢放,唯獨錢大是個狠的,聞言幾乎目眥欲裂,人又悍勇,被兩個人壓著也不顧,硬是掙起來,怒罵道:“孫祖德,明明是你聽說賀禮有李密贈的金銀珠玉,起了貪念,索賄受賄,故意放松防守放他逃跑,男子漢大丈夫,你敢做不敢當?”

        守將不禁瑟縮了一下,色厲內荏:“錢大你胡說!明明是你哀求本將軍,說與賀禮是發小、同鄉,求我待他寬厚些,說他定不會逃跑,結果呢?他跑了!怎地到了大王面前竟不敢認了?”

        蘇烈冷眼看著兩人狗咬狗,也不說話。竇建德皺眉,不耐煩的擺手:“夠了!本王面前,爾等也敢聒噪?都給本王閉嘴,你過來!”

        卻是指著錢大。錢大不敢相信的之志自己,見竇建德點頭,連忙掙開押著他的兵卒,兩步上前大禮叩拜:“小人拜見大王,大王萬福。”

        竇建德也沒讓他起來,只道:“我來問你,你與賀禮是同鄉?”

        錢大連忙道:“回大王,是同鄉,皆是韋城縣人,我們兩家在同一條巷子,就是隔壁鄰居,往日常有往來的。”

        竇建德皺眉:“既是同鄉,何以竟告知外人賀禮攜有金銀珠玉?財不露白,如此亂世,更當謹慎之理,你可知?”

        錢大額頭上冷汗都冒出來了,咬牙道:“稟大王,原該如此,只是,后來小人與賀禮鬧了些矛盾,小人全家便是被他所迫,才全家從韋城縣搬到大王治下的。”

        “此話怎講?”

        錢大連忙道:“大王容稟,先前賀禮與小人的幼弟十分要好,他搬去滎陽城,特意讓舍弟幫忙照看祖屋,鑒于小人家中兄弟眾多,然居所狹窄,還答應把房屋借與小人一家居住。誰知此人不守信義,前言才答應,住了僅半年多,他便無故把小人等趕出屋宅,并仗著李密的勢,迫害小人,小人全家為了活命,聽聞大王治下能讓小民過活,小人全家才大老遠投奔大王而來。小人與賀禮有破家之恨,如何會為賀禮求情?請大王明鑒。”

        竇建德聞言,啐了他一口,鄙夷道:“好個厚顏無恥的東西,別人借你房屋,你不感念恩情便罷,還要恨人不一直借你,世間豈有這等道理?不想我治下還有這等小人,來人,拉下去砍了!”

        錢大臉孔煞白,眼底帶著深深地恨意,若不是賀禮把他們趕出韋城縣,他何至于有今日!心下憤恨,不禁口不擇言:“大……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小人還知道一件事,知道賀禮說大王壞話的事情。”

        蘇烈聞言,不再沉默,怒罵一聲:“你胡說!爾等小人,賀先生那等人品,豈是會背后說人之人?大王待他禮遇,賀先生更不至于說大王壞話才是,小人也敢攀扯誣蔑賀先生?”

        錢大梗著脖子,道:“他在樂壽沒說,但他在滎陽說了,小人親耳所聞,蘇將軍可敢保證賀禮不曾在滎陽說過?”

        蘇烈詞窮,啞口無言。

        錢大嘿嘿笑笑,煞白的臉,猙獰的神情,仿若兇鬼,幽幽道:“稟大王,滎陽城里許多人都知道,賀禮曾說過大王沒有皇帝命,說大王做不了皇帝,不止如此,他還說,這天下間許多人都做不了皇帝,沒有那個皇帝命,唯有大興城里的李唐才有龍命。”

        “胡說!”

        蘇烈又斥責了他一句。

        錢大嘿嘿笑道:“蘇將軍且慢罵小人,洛陽城周邊、東郡、滎陽郡幾處之人皆知賀禮說得準,鐵口直斷,當初李密起事,聚眾數十萬,賀禮便曾斷言瓦崗無法成事,還預言李密與翟讓會有紛爭,如今如何?翟讓已成李密刀下鬼,李密也已命喪,皆全被賀禮言中,此事人人皆知,小人斷不敢欺騙大王。”

        一直旁聽的孔德紹于此時緩緩插言道:“稟大王,此事微臣也聽說過,李密敗亡之事傳到東郡、滎陽郡一代時,滎陽鄭氏的鄭太公曾感嘆賀禮眼光獨到,看人精準,說李密若是早納賀禮之言,定不會落到如此下場。賀禮能識人,能斷事之名,左近人人皆知。”

        竇建德默然片刻,又問錢大:“你且說說看,賀禮說了什么?若有半句虛言,本王殺你全家,若據實說來,本王命人打你一頓便罷,饒你狗命!”

        錢大大喜,連忙道:“不敢欺瞞大王,小人前些時日回鄉時,聽人說,賀禮曾說太原李氏家的二公子是被神仙摸過頭的什么皇。小人當時聽了,便嚇得直掩耳朵,小人雖大字不識,不通文墨,卻也知皇字非尋常人可用,是以記得十分清楚。大王,小人不敢有半句隱瞞,大王饒命!”

        竇建德懶得理他,擺擺手,示意蘇烈去處理,包括孫祖德,怔愣了一下,不免想起賀禮留給他的書信,婦人之仁與明主之仁……賀禮的意思幾乎一目了然,賀禮覺得他的仁義是婦人之仁,非是明主之仁,所以,賀禮看不上他,不會效命于他。

        正出神,侍從來報:“稟大王,孫安祖將軍負荊求見。”

        孫安祖便是孫安德的兄長,是竇建德手下的老兄弟,起事之時便投了頭,兩人情義深厚。竇建德聞言,顧不得多想,連忙讓人把人放進來——

        孫安德看守不利,致使賀禮逃脫,然其兄孫安祖并一眾跟隨竇建德起事的老兄弟們求情,竇建德饒恕了他的罪過,只罰了錢家兄弟一人三十棍,孫安德繼續守衛客館。

        haptererror();

  http://www.ukgpxp.com.cn/book/76581/351231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到百度首页 深圳风采 乐股配资 福建22选5 云跟投配资 竞彩篮球比分 上海快3 万盈网配资 美牛配资 浙江快乐12 陕西快乐10分 曰本A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