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猛卒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接受調查

第三百三十四章 接受調查

        在回京的第三天,郭宋來到了郭子儀的府宅。

        郭宋被郭子儀的長孫郭鋒領進了后宅,郭鋒要比郭宋年長十歲,曾在宮中擔任侍衛,目前沒有出仕,在府中打點家族產業。

        “祖父前些天還夸賢弟不計個人榮辱,以國事為重,顧全大局,還說等你回來后聚一聚。”

        郭鋒為人比較正直,對郭宋印象很好,雖然他對郭宋不肯回歸家族也頗有微詞,但他對郭宋為國效力,尤其對郭宋不顧個人安危出使安西更是贊嘆不已。

        “老令公身體怎么樣?”

        “身體還不錯,就是年紀大了起夜比較頻繁,睡眠不太好。”

        “也要注意適當運動,或者出去走走,對他身心健康會有好處。”

        “是!御醫也這樣說。”

        兩人邊說邊走,很快便來到后宅,郭子儀不在房間,而是坐在花園里曬太陽,今天陽光不錯,溫暖和煦,后面站著幾名侍女。

        郭宋上前跪下行大禮道:“孫輩郭宋參見老令公!”

        郭宋雖然不承認自己是靈州郭氏,但他對郭子儀還是以孫輩自居,算是承認自己是半個郭家人。

        郭子儀微微笑道:“好孩子,快起來吧!”

        郭子儀每天都能看到中原戰報,他當然知道郭宋在中原戰場上發揮的作用,尤其徐州之戰,扭轉中原局勢的關鍵一戰,居然是郭宋率軍打贏。

        郭子儀看了天子特地轉給他的太子報告,對郭宋的敏銳判斷力,果斷出擊,一戰擊潰李納的軍隊,讓郭子儀贊嘆不已,

        雖然郭宋回歸靈州郭家的可能性不大了,但郭子儀還是希望郭宋能在內心承認自己是郭氏一脈。

        “你是什么時候回來的?”

        郭宋站起身,恭恭敬敬道:“孫輩是前天回來的,本想昨天來探望老令公,只是有些事情耽誤了,所以今天才過來,希望老令公一切安好。”

        “我過得不錯,吃得好,睡得好,活到一百歲應該沒有問題,說不定還能看到玄孫,鋒兒,趕緊安排你兒子去相親,我在等著抱玄孫呢!”

        郭鋒有點哭笑不得,連忙道:“祖父,他才九歲,現在相親太早了。”

        郭子儀心情不錯,說話也很風趣,他又看了一眼郭宋,又笑道:“你這臭小子打算什么時候成婚,馬上要獨守一方,居然還是單身,是不是打算迎娶郡主,天子可是有點這個想法哦!”

        郭宋嚇一跳,連忙道:“我今天前來,也是想說這件事,我在京城沒有長輩,可能以后成婚之時,還得請老令公做我的長輩,比如替孫輩求婚”

        郭子儀呵呵一笑,“那你先告訴我,你看中誰家的女兒了?”

        “是之前東宮贊善大夫,現任簡州長史薛勛的女兒,我們彼此都很鐘情。”

        郭子儀點點頭,“薛勛這個人我知道,出身太原薛家,算是名門子弟,為人正直,敢說真話,他的女兒人品應該也不錯,只是他現在在簡州,求親不太方便啊!”

        “他可能年底會回來述職。”

        “那好,年底他回來后,我親自替你去求婚。”

        郭宋大喜,連聲感謝,他見郭子儀有點倦意,便道:“孫輩就不打擾老令公休息,先告辭,改天再來探望!”

        郭子儀點點頭,“讓鋒兒送你出去,另外我要告訴你,常袞你不要放在心上,這種人沒有容人之量,他的相位長久不了。”

        “孫輩謹記!”

        郭宋行一禮,退了下去。

        郭鋒送郭宋出門,這時郭宋取出一張圖紙遞給郭鋒。

        “這是春床?”郭鋒好奇地問道。

        春床是一種窄形床榻,用竹子或者藤編成,但郭宋在圖紙上畫的卻是躺椅,他笑道:“這不是春床,叫做躺椅,用竹子或者藤來制作,老爺子平時可以半躺在上面,會很舒服,坐榻沒法靠,老爺子的腰承受不起,兄長可以按照圖紙找木匠來做一把。”

        郭鋒越看越覺得合理,他欣然道:“我明天就去找木匠打制!”

        從郭府回來,剛到清虛宮前,清風便匆匆跑來,急聲道:“師叔,有兩個京兆府的官員在等你,好像是為什么案子而來。”

        郭宋心念一轉,頓時明白了,一定是為元駒兒的案子而來,他們來找過自己,但自己不在京城,等自己回京,他們當然會再次上門,這也是他們的職責。

        郭宋點點頭,“我知道了!”

        他快步走進了自己住的院子,兩名坐在院子里的官員立刻站起身,為首官員抱拳道:“請問是郭使君嗎?”

        郭宋點點頭,“我是郭宋,兩位是”

        雖然郭宋已經辭職,但他爵位還在,所以兩名官員對他很客氣,為首官員介紹道:“在下是京兆府司法參軍宋云,這位是我的同僚張慶,也是京兆府負責辦案官員,我們前來是想了解一些情況,希望使君能配合。”

        郭宋一擺手,“那進屋里去談!”

        三人走進客堂,分賓主落座,郭宋又吩咐隨從煎茶,宋云微微欠身道:“幾個月前我們來過一次,是觀主李天師接待的,想必郭使君也知道是什么事情,就是關于元駒兒失蹤一案。”

        郭宋淡淡笑道:“為什么叫失蹤案?幾個月都找不到,應該死了才對。”

        “因為沒有找到尸體,所以無法肯定他已經死亡,說不定他還被關押在某處,所以只能叫失蹤案,算是一樁刑事案件。”

        郭宋搖了搖頭,“我覺得把它列為刑事案件有點不妥,你們并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被綁架?說不定他出去游山玩水,不幸失足掉進深澗,也說不定他去嶺南游玩了,或者出海了,過一年半載后又回來,這不應該列為刑事案吧!”

        兩人對望一眼,這位郭使君有點在鉆牛角尖,宋云苦笑一聲道:“好吧!且不管它是不是刑事案,既然家屬報了案,我們就得調查,因為有人告發,說郭使君在元駒兒失蹤兩天前和他有過矛盾,我們也調查了,好像郭使君殺了云駒兒的手下。”

        “確有此事,不過我們是公開比武,應該不算殺人吧!”

        “這種私人賭斗,一般民不告,官不究,也不是我們調查的重點,但因為郭使君和元駒兒有了矛盾,所以也就成了元駒兒失蹤案的調查對象,當然不止使君一人,一共有三十二人都需要調查,這是例行公務,請使君理解。”

        “我很理解,你們需要調查我什么?”

        “首先我們要知道,使君和元駒兒有沒有私仇?”

        “在清秋島發生沖突之前,我還從未聽說過這個人,更談不上有私仇。”

        “那元駒兒手下被殺后,有沒有派人向使君報仇。”

        “或許他有這個心吧!但我沒有感受到,第二天我在朝廷述職,眾所周知,我和常袞發生了矛盾,我因此被迫辭職,元駒兒的那點小矛盾和常袞的矛盾相比,簡直不值一提,如果是常袞被人宰了,或許我應該是頭號嫌疑人,我在朝堂公開威脅他,讓他洗干凈脖子等著”

        “咳!咳!”

        宋云重重咳嗽兩聲,打斷了郭宋的話,郭宋肆無忌憚抨擊常相國,令兩人心驚膽戰。

        “還有一個重要問題。”

        宋云問道:“在元駒兒失蹤的同時,使君也離開了長安,使君為什么要離開長安?離開長安去了哪里?”

        “這不好說,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

        宋云的語氣變得有些不善,“但是元家堅持認為,使君是元駒兒失蹤案的最大嫌疑人,元公子認為使君離開長安就是躲罪去了。”

        “元公子認為?”

        郭宋心中暗暗冷笑一聲,元霄果然陰魂不散,又出來了,他冷冷道:“看來京兆府是替元家辦事的。”

        “郭使君,請注意你的言辭!”旁邊張慶厲聲道。

        “好吧!既然你們一定想知道,那我就坦誠相告。”

        郭宋從懷里取出天子金牌,放在他們面前,“我是去替這面金牌的主人做事去了,你們若不信,可以去問問他本人。”

        兩人看清金牌上的字,頓時臉色大變,一起騰地站起身,宋云結結巴巴道:“下官唐突了,請郭使君見諒,調查到此結束,我們不會再來。”

        兩人狼狽不堪地逃走了,他們也是因為元家施壓才來的,根本就沒有任何證據,沒想到撞一個大釘子,使兩人對元家暗恨不已。

  http://www.ukgpxp.com.cn/book/78652/461640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ukgpxp.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大乐透论坛 2012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江西麻将玩法介绍 彩票榜分分快三 内蒙古11选5 360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 海南琼崖麻将有群进吗 捕鱼大师官网最新版 五分彩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 天空娱乐 体球球毛 快乐10分投注技巧